落叶中文 > 历史小说 > 万界圆梦师 > 1070 君侯的知名度不够

辛环来的很快。
他忽闪着翅膀落在城头上的那一刻,恢复了清醒,看到城楼上的姬昌等人,他的瞳孔骤然一缩,前因后果瞬间明白。
辛环顿时恼羞成怒,从背后摸出了锤钻,便向李小白打去。
他牢记着亚当等人的叮嘱,先杀异人。
看辛环竟扑向了李小白,杨戬等人不约而同的向他投去了同情的眼神,果真有勇气,姬昌不选,选了个最难缠的……
“辛环,看这边。”冯公子微微一笑,适时的发动卖萌的技能。
好似一道光在辛环的眼前划过,冯公子刹那间变成了天地之间最美好的事物。
辛环的心一软,满腔的杀意顿时消散了许多。
趁他分神的功夫,李沐使用光影之术,闪现到了他的背上,顺势发动了食为天的技能。
羽毛纷飞。
辛环的肉翅眨眼间就被拔秃了一片。
姬昌等人目瞪口呆。
冯公子的喉咙下意识的滚动。
见到这熟悉的一幕,南宫适的眼皮剧烈的跳动起来,不忍的移开了眼睛、
上次,李小白把崇黑虎的铁嘴神鹰就给拔秃了,现在那鹰还自闭着呢!
这次上来就拔辛环的鸟毛……
这都什么特殊的癖好啊!
崇侯虎的鹰好歹还能在葫芦里呆着,辛环是个活生生的人,把他给拔秃了,让他怎么见人?
此时。
被西岐士兵放上城楼的黄飞虎刚刚清醒,看到这一幕,顾不得想那么多,疾走两步,拔出佩剑,直取李小白。
李沐专注的拔毛,似是对他的剑锋视若无睹。
冯公子瞥了眼黄飞虎,看他去打李小白了,连技能也懒得用。
没人阻拦,黄飞虎轻轻松松的冲到了李沐的身前。
没人拦?
姬昌一呆,连忙提醒:“小心。”
一切都晚了。
当!
一声脆响。
黄飞虎的剑砍在了李沐的头上。
李小白毫发无伤,反而黄飞虎的剑尖折断,崩飞了出去。
众人再次愣住了,齐齐暗叫一声变态,对李小白的武力有了新的认知。
杨戬也不例外。
即便他有七十二变,也不敢站在那里任由人砍啊!
姜子牙心中越发苦涩,他本以为李小白只是神通诡异,没想到肉身也如此的强大。
元始天尊交代他的送异人上榜的事情,怕是彻底无望了。
“黄将军,一剑砍不动,可以多砍几剑,砍到你心中的气消了为止,我不介意。”李沐抬头看了眼黄飞虎,温和的笑道。
但这笑容在黄飞虎看来,却如邪魔一样惊悚。
因为李小白说话的时候,仍旧一刻不停的拽着辛环翅膀上的毛,而辛环面露惊恐之色,却连挣扎都做不到……
黄飞虎终究没敢砍出第二剑。他清楚的知道,刚才那一剑有千钧力。
换做普通人,早劈成两半了,可李小白竟毫发无伤,手都没颤一下,再砍几剑估计效果也一样。
十绝阵对付不了西岐异人。
一道灵光忽然闯入了黄飞虎的脑海,他必须把信传给闻太师,再看了眼李小白,他毫不犹豫的向城墙下扑去。
五色神牛在城墙下,在城下接住他,应该可以逃走。
“黄将军留步。”冯公子无奈的摇头,发动了卖萌的技能,“再多走几步,怕是就要进棺材了。”
用最柔的口气,说着威胁的话。
黄飞虎看向冯公子,心莫名的一软,精神瞬间恍惚,可威胁的话又让他清醒过来,再看冯公子时,他喉头翻涌,别扭的想要吐血:“魅惑之术?”
“黄将军,我说的是事实,你不会怪我的,对吧?”冯公子卖萌技能连发。
“不怪。”黄飞虎脱口而出,再次清醒过来,恼羞成怒,举起了手中的断剑,“贱人!”
冯公子眨动了下眼睛,继续卖萌。
黄飞虎看着冯公子,好似看到了一朵娇弱的花朵,心头一软,举起的剑又放了下去……
而后,又迅速清醒了过来!
再举剑!
心软,再放剑!
……
卖萌连打,黄飞虎表情不住变换,手里的剑起起落落,像是表情帝再跳剑舞,又像是被人操控的提线木偶,滑稽异常。
客户面面相觑,俱都垂下了一头黑线,仗打起来后,他们越来越看不透三个圆梦师了。
他们是客户,西岐建设的时候,隐隐有走向主角的趋势,但到了关键时刻,圆梦师的光芒就把他们映照的什么都不是了。
姬昌等人瞠目结舌,不知该笑还是该哭,打从李小白这些异人来到了西岐,所有的事情似乎就再也没正常过了。
这个时候,姬昌终于开始庆幸,当初李小白选的是西岐了,让他在战场上遇到这样的敌人,非疯了不可。
……
下面给你吃和卖萌,算同一类技能。
不同的是。
下面给你吃提升的是好感度,虽然时间随机,而且后遗症严重,但产生的好感度是实打实的。
可以利用时间差做许多事情,弄好了好感度甚至可以累积。
但卖萌不一样,它会对目标造成的心软的效果,虽然没有次数限制,但效果差到了极点。
一旦目标从技能效果中退出来,心软的效果会立刻消失,进而转化成愤怒。
技能的累加,还会使愤怒值累积。
一旦取消技能,积累的愤怒值极有可能会把施术者毁灭。
但凡施术者能力差一点,跑都跑不掉。
说是卖萌,但效果更像是弱化版的嘲讽。
也可以算是弱化版的屏蔽。
毕竟,目标心软的时候,刺杀起来也相对容易一些。
卖萌不用来刺杀,进行技能连打,更像是熬鹰。
不使用其它技能配合,技能拖住的就是两个人,一方妥协,或者一方毁灭才会终止。
“冯仙子,武成王是忠义之士,不要折磨他了吧。”姬昌不忍心看黄飞虎尴尬,小心翼翼的劝慰。
“我知道,我在消磨他的戾气。当初,黄飞虎在朝歌被装了一次棺材,心中对我们一定充满了恨意,不化解难免以后要生事。”冯公子坚持对黄飞虎用技能,回头对姬昌解释。
“……”姬昌一头黑线。
冯公子一句话,没能平息黄飞虎的怒火,反倒把他的火给挑起来了。
怪不得闻仲来的这么快,敢情你们早在朝歌闹过事了?
而且,你现在干的事,也不像是在平息他的怒火啊!
怒归怒,姬昌也不敢在这个时候招惹一群疯子,摇摇头,无奈的退到了一边。
“武成王。”冯公子看向了黄飞虎,“识时务者为俊杰,我们最讨厌打打杀杀了,如果你心中的怒气平息了,就眨眨眼……”
黄飞虎猛醒过来,忽然意识到他的行为有多可笑,脸憋得通红,看着耍弄他的冯公子,终于不在机械的举剑了。
李沐拔光了辛环一个翅膀的羽毛后,退出了食为天的状态。
辛环被食为天制住,但外界发生的事情他一清二楚。
他修行几百年,从来不知道什么事胆怯,遇到闻仲也出手。
但这次,遭遇疯疯癫癫的李小白师兄妹,他真的怕了……
闻仲讲理。
眼前的家伙不讲理啊!
最关键的一点,他能感受到拔他羽毛的家伙看向他的目光,就像是在看食物。
那绝对不是错觉!
所以。
当他法力恢复,站在李小白面前,根本没有勇气再拿起锤钻反抗。
“辛将军,黄将军快悟了,你悟了吗?”李沐微笑着看向了辛环,道,“止戈为武,遇到问题解决问题,不要再动不动就喊打喊杀了,于修行不利。封神之劫,是因为神仙犯了杀戒。而我此番入世,便是为止杀而来的。”
止你妈!
辛环好悬没炸了。
他低头看着一地的羽毛,感受着失去了羽毛覆盖,凉飕飕的肉翅,一滴泪水从眼角滑落,绝望的闭上了眼睛:“多谢上仙指点,我悟了。”
是的!
他是悟了!
此时此刻,他悟通一个道理,和西岐的异人比起来,朝歌的异人就是个屁,成不了大事。
这场仗,闻仲输定了!
早早归了西岐挺好的。
“武成王,辛环悟了,你呢?”冯公子趁势停下了卖萌,有样学样。
黄飞虎看向一脸苦涩的辛环,又看看对面容似仙女,心如蛇蝎的妖女,茫然不知所措,别人能降,他不能降!
他的妹妹是皇妃,父亲是界牌关守将,一家人盘根错节,早和商汤纠缠不清了!
若降了西岐,置家里人于何处?
“杀了我吧!”黄飞虎颓然叹息了一声,闭目道。
恰在此时。
远处又有几骑骏马飞驰而来。
一直在旁边看戏的李海龙忽然笑了:“武成王,别说什么死不死的。咱们的原则是一家人必须整整齐齐,看那边,你的兄弟们也来打牌了。有什么事咱们边打牌边说,跟个妇道人家说不清。”
“李斯特,你想死吗?”冯公子着恼的白了李海龙一眼,斥道,“说谁妇道人家呢?”
黄飞虎也看到了骑马赶来的黄飞彪等人,手足冰凉,心中大骇:“你们……”
“没错,都是我叫过来的。放心,凡是进了咱的地盘,谁都出不了危险。”李海龙笑看了黄飞虎一眼,道,“杨戬,传令下去,不要伤到黄家的几位将军,把他们放进来,都是自己人。”
瞅着黄飞豹等人纵马进了城门,黄飞虎倔强的心终于沉了下去,眼前一黑,差点没晕过去。
从他们安营扎寨到现在,不过两个多时辰。
魔家四将的军队已经被破,他这一路所有的高级将领被生擒,和被废掉也没什么区别了!
他没有看到黄天化。
但黄天化打小修道,哪懂得什么带兵打仗。
此时,黄飞虎只期望,黄天化不要冲动到带兵来闯西岐救他,听闻仲指挥,还有一线生机。
不然,就真完了。
一天之内两路大军被破,哪还打个毛!
……
在姬昌等人错愕的眼神中,黄飞豹、黄飞彪、黄明等人飞奔上了城门楼。
所有人都以为,黄飞豹等人会像黄飞虎一般被李小白折腾一番。
可在他们上楼之后。
一道光芒突然从天而降。
李海龙面前,忽然出现了一张绿色的牌桌。
黄飞虎、辛环,新上来还没搞清楚情况的黄飞豹、黄飞彪俱都被吸到了桌子旁边,坐在了椅子上。
李海龙坐在首位,面前一张多出了一张用小篆写着“主公”两字的身份牌,其余几人旁边同样多出了身份牌,却是面朝下扣着的……
这就是打牌?
姬昌皱眉,看向了姜子牙。
孰料,姜子牙也是一脸懵逼。
那边。
三个客户在看到牌桌的时候,眼珠子都要瞪掉了。
许宗:“卧槽,三国杀?”
诸葛温:“有没有搞错?”
周瑞阳:“真就在战场上打牌了?快捏我一下,我特么一定是在做梦……”
……
李海龙选了孙权当主公,看了看自己的身份,他有看向好似便秘一样挑选自己武将的黄飞虎等人。
黄飞豹等人没搞清楚状况,没有理会自己的身份牌,你一言我一语的询问黄飞虎发生了什么事?
李海龙轻轻敲击桌子,咳嗽了一声:“牌局马上开始了,先选武将,什么事在牌桌上说。牌局规则想必大家都清楚了,咱可以说别的,但必须按照规矩玩牌,否则我脾气不好,可是要掀桌子的。我的召唤身不由己,你们也体会到了。一会儿,你们不让我赢,我就直接召唤黄妃、黄滚,黄滚老将军倒也罢了,黄妃从朝歌赶过来,怕是要吃不少苦头……”
牌局的规则。
胜利者有权决定是否结束。
现在,除了李海龙,剩下的都是敌人,无论他是什么身份,都有可能召来群攻。
最后导致的结果,很可能是黄飞虎等人为了报复,把牌局无休无止的进行下去……
所以,李海龙不得不出盘外招了。
黄飞虎等人瞪着李海龙,手掌颤抖,眼睛里火苗跳动,敢怒不敢言。
……
稍后。
牌局开始。
李海龙丢出了一张南蛮入侵,看向牌桌上的人:“别紧张,这是牌局,也是交流会。咱们可以谈谈接下来的战略,比如闻仲那边有什么打算?”
……
牌局外。
姜子牙观测了一会儿牌桌上的情况,转向了李沐:“李道友,强迫别人来进行牌局,是李斯特道友的法术吗?”
“对,他想约的人,没有约不来的。”李沐笑笑,回道,“除非死在打牌的路上。”
“李仙师,有如此能力,为什么不直接把闻仲找来?”姬昌忽然问。
“君侯,打仗总要一步一步来的。欲速则不达,慢慢蚕食他们的小兵,才能给敌人造成恐慌,从心理上瓦解他们的斗志。这样,我们以后打起仗来,才能事半功倍,把伤亡降到最低。”李沐看了眼姬昌,回道。
开玩笑。
难道要告诉他,李海龙没有见过闻仲的面,召不来他吗?
瓦解敌人的心理吗?
姬昌看着李沐,沉默片刻,叹道:“李仙师,有心了。”
李沐摇摇头,看向了闻仲大营的方向,笑道:“还有一点,君侯需要借战役来提升知名度,提前结束战争于君侯的名声不利。君侯见过猫抓老鼠吗?通常,猫抓住老鼠后,会不停的把老鼠放走,又抓回来,直到玩够了才吃,这样才能享受最大的乐趣啊!用这样的方式对付闻仲,传出去,许多对西岐有企图的人,再来打西岐,就要掂量掂量了。”
“……”姬昌呆住,看着李小白,汗毛倒竖,不寒而栗。
牌桌上。
黄飞虎等人听到李沐的言论,一个个脸色煞白,连牌都抓不稳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