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落叶中文 -> 仙侠小说 -> 穿越之遨游江湖

花魁大赛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最近几天楚庆城内的酒肆茶楼都在流传着一个故事:某地祝员外有八子一女。小女九妹,名叫祝英台。英台求学心切,女扮男装,到一家书院读书,与梁山伯同窗三年,结下了不解之缘。学成归来,英台在家中楼台上,向山伯倾诉衷情,山盟海誓,私订终身,并嘱山伯早日来娶。谁知祝员外早将英台许配给马家公子马文才。山伯得知消息,整日茶饭不思,终于郁闷成疾,撒手人寰。英台被逼出嫁那天,途经山伯墓地,毅然奔出花轿,扑向坟墓。霎时,电闪雷鸣,风雨大作,坟顶上裂一个大口。英台纵身一跃,投入墓中,与山伯同穴,双双化为蝴蝶,飞向仙境。

这个故事很快就从坊间流传到了民间,在楚庆城内引起了巨大的反响,人们无不为梁山伯与祝英台的爱情故事所感动。街头巷尾的人们都在议论纷纷,就连那些深闺中的女子也得以听闻这个故事,为之神往,为之黯然泪下。

没错,这个故事就是我授意老鸨流传出去的。目的,就是为无双夺取花魁之名而做准备。

“移光,移光。”绿衣一大早就飞奔进来。彼时,我们几个排练累了正在休息。

“什么事情啊?这么着急?”

“没打扰你们吧?”她吐吐舌头,“我听说,哈哈哈,我听说城里有两个叫马文才的被人给打啦!哈哈哈。”她笑得捂住肚子。

“哈哈哈,真的呀?”我们几个听闻也笑起来,大家也都听我讲过这个故事。看来影响挺大的嘛。这对于我来说是好事情。

下午。

“移光,移光。”

“又怎么啦?”

“哎呀,我实在忍不住,一定要告诉你。我听说城南卖豆腐的祝老头家,上门提亲的人络绎不绝,因为——嗬嗬,他家的女儿叫祝英台!那个女子因为相貌丑陋,多年无人提亲。”绿衣又笑弯了腰。

“想不到居然还能成全一个女子的姻缘,也是美事一桩啊。”楚庆人民好可爱啊,看来计划进行的很顺利。

我没有告诉烟萝我中毒的事情,只是提醒她要加倍小心。而若梅最近有时候会直直地盯着我看,象是有点探究我。我本打算问问她关于沈默的事情,但是转念一想,目前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平平安安地离开怡香楼,不要节外生枝。我对他们并无太深了解,还是不要打草惊蛇,以免引起媚娘的猜忌。

我本已为烟萝若梅在音律歌舞上的才华倾倒,没想到无双更是资质超群,我敢说如果是在现代社会她简直会成为艺术家,而不仅仅是优秀的歌舞者。

八月十二,四美登台。

这一天晚上的怡香楼是人满为患,许多公子哥已不求座位,只要能有立足之地就很满足了。

烟萝和若梅的歌舞暂且不表,照旧赢得了人们的疯狂追捧。

红琴已改名红线。她外表清丽,犹如天真烂漫的邻家少女。如同《长恨歌》中的王琦瑶,三小姐比不上大小姐的艳丽、二小姐的出尘,但是胜在楚楚动人的青春的生涩以及能让人安心注目的亲切感。

她化作牧羊女,唱出一曲悠扬多情的《牧羊曲》:“日出灵山坳晨钟惊飞鸟林间小溪水潺潺坡上青青草野果香山花俏狗儿跳羊儿跑举起鞭儿轻轻摇小曲满山飘满山飘莫道女儿娇无暇有奇巧冬去春来十六载黄花正年少青山美绿水秀狗儿跳羊儿跑举起鞭儿轻轻摇小曲满山飘满山飘。”

我将歌词略微改了改,还算应景。然后她放下羊鞭,脱下牧羊女的衣服,换上一身白色的罗裙,发髻间插着几朵白色的小花,挽着一个小竹篮出场了。(小说网,手机站$)她笑容无邪,带着小女儿的娇俏,唱了一曲《茉莉花》:“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芬芳美丽满枝桠又香又白人人夸让我来将你摘下送给别人家茉莉花呀茉莉花好一朵茉莉花好一朵茉莉花满园花开香也香不过它我有心采一朵戴又怕旁人笑话又怕来年不发芽……”

丝竹声声,歌声婉转妩媚,人们只见白衣轻舞,仿佛也闻到了一阵茉莉的芳香。其实是我命人偷偷燃起了茉莉的薰香。

毫不意外,人们也都喜欢上了这怡香楼的第三个红牌——红线。大家交口称赞,以为她就是今天怡香楼的意外。岂知,更意外的事情发生了。

只见四个清秀俊美的小厮抬着一方美人卧上场了,那塌子上有一个面蒙轻纱的女子侧身支肘卧躺在梨木雕花的云白石卧榻上。她慵懒的目光将众人一扫,众人心头皆是一跳,每个人都觉得那一眼是特意扫向自己的。她黑发如丝缎般美丽,上面却只单单绾着一根白玉簪,更显得明眸闪亮,宛若晨星。众小厮将美人卧轻轻放下,一人扶起美人慢慢坐起。一时众人无不嫉妒那小厮,看着他的手,恨不得将它砍掉。再看那美人从起身到坐定,微微轻拂一下衣衫,那一举一动皆透露出万种风情。此时她仍面戴轻纱,但是场中无一人不觉得她定是一个绝色倾城的女子。

又一小厮抬上古筝,燃香,烟萝、若梅、红线三女上场,依次站在琴案旁边。那女子伸出纤纤柔荑,开始抚琴。只听婉转的乐声响起,她开始唱:“为何世间良缘每多波折总教美梦成泡影情天偏偏缺苍天爱捉弄人情缘常破灭无奈困于网中挣不脱想化蝴蝶冲开万千结情缘强中断时痛苦不消说可歌往事留在脑海梦中空泣血即使未许白头柔情难以绝情义似水滔滔斩不断翻作恨史千秋待清雪”

烟萝、若梅和红线按照我教授的,于某几处轻声和唱。众人听得那曲子饱含深情,如诉如泣,再细听歌词似乎暗合化蝶的爱情故事之说,一颗心似乎随着音乐起伏,胸中都似乎涌动着无限的感概和感动。而那女子的声音清灵,不媚不娇,却有着无比的魔力,让人心向往之。歌声终,那曲子仍哀婉地叹咏几声才袅袅结束。众人尚在静静的遐思中,那女子盈盈施一礼,回卧到美人卧上面,再由小厮们抬走了。

大家回神过来,却并未喧闹,似乎还在回味着刚才的那一幕。但是心头皆无比震惊,连怡香楼的三大红牌都只能为这女子和唱,这女子是什么人呢?

媚娘娇媚地上台对众人说:“刚才是我们怡香楼新来的姑娘,名叫无双,这次将代表我们怡香楼参加八月十五的花魁大赛。随同参加的还有烟萝和若梅。希望各位到时候多多支持。”

一夜之间,无双的名字和一支凄婉动人的歌曲在楚庆城内四处相传。人们感兴趣的是,那歌似乎和近日流传的化蝶故事很吻合。这神秘女子会在花魁大赛上有怎样的表现呢?人们暗暗期待。

“您看如何选择?”大厅之中,媚娘正蹙眉思索。原因是花魁大赛上,无双的表演节目定为舞蹈,但是是《十面埋伏》还是《梁祝》,她没拿定主意。

《十面埋伏》是我按照电影里面的动作给无双编排的,那种高难度的动作,特别是长袖击鼓,我完全不会。但是只要我把动作讲述给她听,她自己琢磨,最后都能很好的完成。我不得不佩服,她是一个天才。媚娘对这个舞蹈也很满意,觉得很有气势。但是如今楚庆城内,人们对梁祝的故事正是大感兴趣的时候,这个时候如果跳一支《梁祝》,定能吸引观众。只是这《梁祝》是一个双人舞。

“今年的评判方式是怎样的?”我问。

“所有到场观众可以领到一朵绢花,到时候投给自己看中的姑娘。多者为胜。但是另外有一个审评团,他们的意见也很关键。最终的结果是两种方式结合而看。”媚娘说。

“嬷嬷,人心所向最是无敌。”我进言。

“可是这《梁祝》乃双人舞……”

“我编排的动作以突出无双为主,男角我推荐红线,她都已学会。”

“这……”媚娘思索一下,“不,这男角由你来跳!”

“我?”我大惊,“不行,不是说好不让我抛头露面的吗?”

“呵呵。”媚娘媚眼流转,露出她老狐狸似的笑容,“(&手机&阅读&.cn&)移光啊,你这账可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还清哦。”

“那也应该快了。等无双成为花魁,你还不愁财源广进?”

“那我们再交易一次嘛。你跟无双一起跳,只要她夺了花魁,我就放你走。”

我眼睛一亮:“当真?”

“绝对当真!”

“好,成交!拿笔墨来。”我开心不已,想不到能提前出这粉红窟。看来这媚娘真是重视这次花魁大赛啊。

八月十五,花魁大赛。

楚庆城是玉德国内非常富庶繁华的一个城市,商贾旅人、文人骚客都喜欢这个灵秀富饶的地方。因而此地的歌妓舞女也非常的多,用现代话来说,特殊行业比较发达。故而此次的花魁大赛吸引的不仅仅是楚庆城的人,更是吸引了不少外地来客。如在这样的盛会上一举成名,将会扬名整个玉德国。

不知是媚娘施展了何种手段,还是因为近日内怡香楼实在是实力强大。在三十名参赛佳丽中,怡香楼居然占了三名。

在类似于市中心广场这样的地方,搭起了高台,彩幅飘扬。三十位美女以抽签定了上台的次序后,在后台休息。只见一时眼花缭乱、云裳鬓影、燕瘦环肥,美目盼兮、巧笑倩兮。我的口水都要流出来了,老天何其厚待我,居然让我一下子看见这么多美女。有明艳高贵型,楚楚可怜型,娇俏明媚型,柔媚无骨型,明朗豪放型……我,属于蒙面男装型。这媚娘是不肯将一丝的眼光分给其他人的,定要无双夺走所有人的目光,这大概就是她选择我的原因吧。我是一片绿叶,一片毁容的绿叶。

比赛正式开始。

若梅排得比较靠前,上台唱了一曲《一剪梅》:“真情象草原广阔,层层风雨不能阻隔,总有云开日出时候,万丈阳光照耀你我……”她边唱边略略舞动,那飘逸的风姿,动听的歌喉深深地吸引了观众。鞠躬时就有不少靠得近的观众扔上了绢花。媚娘着急了,无双排得靠后,不会到时候别人把花都扔完了吧。

时而笛声悠悠,时而古琴潺潺,还有不少佳丽表演的是乐器。这古代女子,说起来比我这21世纪的现代女子多才多艺多了。真是惭愧哪。

烟萝今天被我打扮成印度美女的样子,穿着沙丽,眉间点上一个红色的胭脂点。她今天要表演的就是一支印度舞。只见她彩衣纷飞,扬手、动肩、扭颈,美目顾盼生辉,娇艳的笑容迷倒了众人。那热情的舞姿让人们似乎看到的是繁星在飞旋。欢呼声不断。

“小女子无双,今日为大家献上一支舞蹈:《梁山伯与祝英台》。”无双款款上台。台下众人先听得“无双”名已大为惊叹,又一听舞蹈的名称,更是喧动起来。为舞蹈方便,今日我们二人皆以裤装为主。不同的是她的裤子做得如裤裙一般,下边微喇,外罩一件外衣至膝盖处,外衣腰间束一条宽稠丝带,更显得细腰纤纤。我接着以男装蒙面的样子上场,台下更是一阵躁动。而当五十个乐师陆续走出,围绕高台而坐时,台下顿时一片哗然。这媚娘可是下了大血本,花钱请来众多乐师。

一声二胡响起,拉的是梁祝的主旋律,用二胡开场是想让众人一听就知道曲子的悲剧基调。二胡拉了两句,声弱,笛声响起。明朗欢快的笛声以及玉德国弦乐器中明亮音色的乐器也都演奏起来,用来表现出一幅风和日丽、春光明媚、草桥畔桃红柳绿的画面。这段音乐以轻松的节奏、跳动的旋律、活泼的情绪生动地描绘了梁祝三载同窗共读共玩、追逐嬉戏的情景。我和无双也轻快地舞动,我只是简单地动作来表现,她是跳跃旋转来尽情地表达。然后不同音色的弦乐器分别代表梁和祝,以表达十八相送、长亭惜别,无双以柔美的舞姿表达着少女的羞涩、爱慕和依依不舍,而我既然是只“呆头鹅”,只用在她身边简单舞动。接下来音乐突然低沉,人们心头一黯。只见梁祝二人努力靠近,却总是被无形的力量分开。之前的音乐只是部分乐器在演奏,此刻,所有乐器全部响起,激烈高昂,带给观众极大的震撼。此时是抗婚□。待二人终于相会后,音乐再次柔和却仍凄凉,楼台一会互吐心声。我们俩深情相望,然后再次分开。二胡凄凉的又起,我匍匐倒地。此刻是哭灵□戏,全体音乐奏响,哀恸达到□,无双一个人独舞,所有在场人的心随着她,只觉得山河变色草木含悲。音乐渐渐由激昂转弱,柔和的主旋律起,我们二人拉开衣服上准备的“蝴蝶翅膀”,互依互偎,翩翩起舞,迎风展翅,一起飞向远方。

全舞完。众人全无反应。此刻突然有人喊起“无双无双,天下无双”,众人才像是回过魂来,全场爆发出热烈的掌声。我冲媚娘眨了眨眼睛,这口号和人可都是我安排的哦。掌声一直不停,无双只得再次上场施礼,我也站在她后面行礼,然后假装无意中面纱滑落,众人惊,但是立刻又看向无双那绝世面容——这又是媚娘安排的,却也正合我意。

表演结束后,无双的绢花理所当然的是全场第一。本以为无双是稳坐花魁宝座,没想到意外又出。

原来那帮评审团觉得无双跳的是双人舞,有点异议。“这些古板老头,没准是被那第二的收买了。”媚娘咬牙。我想了想,给她出了个主意,让无双跳一曲《十面埋伏》。

此刻台下的普通观众见结果迟迟不出,早就沸反盈天了。他们大喊着无双的名字。评审们无奈,只好宣布再让无双再舞一次。

长袖纷飞,游龙惊凤,仙姿翩然。十面大鼓不断被击响,气势逼人。这下子,无人再敢不服。

花魁就是——无双!

而我,终于也能回家了。

那一日,媚娘笑开了花,新花魁落她家,她应酬了一夜。

第二日,我立刻找媚娘。她柔目看我,欲开口。“什么都别说。让我走吧!”我急切地说。

她似叹息一声,应诺了我。把我那所谓的卖身契给了我,还给我十两银子,说是作盘缠。

烟萝用力地抱我,眼泪不断,说着对不起我,说着一定要来看她。

若梅泪光莹莹,却微笑向我,祝我一路平安。

红线、绿衣眼圈都红了,拉着我的手不放。

无双向我浅浅一笑:“走好。有缘自会相见。”

我向她们微笑,给每一个人拥抱。这些日子的情谊我会记住的。

我将一张纸塞给媚娘,请她交给那个叫海棠的女子,她一直在等待着一个说会来接她的人。然后冲她们挥挥手,带着不舍,却又心情雀跃地离开了怡香楼。

终于可以回家了。莫言、阿恒、云筑、小妹,我回来了!

媚娘展开那张纸,上书:请海棠将这首词写给她等待的人:一别之后,二地相思,只说是三四月,又谁知五六年,七弦琴无心弹,八行书无可传,九连环从中折断,十里长亭望眼欲穿,百思想,千许念,万般无奈把君怨。

万语千言说不完,百无聊赖十依栏,重九登高看孤雁,八月中秋月圆人不圆,七月半烧香秉烛问苍天,六月伏天人人摇扇我心寒。五月石榴如火偏遇阵阵冷雨浇花端,四月枇杷未黄我欲对镜心意乱。急匆匆,三月桃花随水转。飘零零,二月风筝线儿断,唉!郎呀郎,巴不得下一世你为女来我为男。

媚娘看向已经不见人影的方向,又叹了一口气。这孩子还是这么的爱“多管闲事”。然后又莞尔一笑。

作者有话要说:昨天有人问我:你的小明朗到哪了?

吾答:还在青楼,明天就要出来了。她再不出来,我就要写《青楼秘史》了。

^@^芷萱:好开心,就要转战江湖了!众多帅哥,我来啦!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