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落叶中文 -> 仙侠小说 -> 穿越之遨游江湖

平静生活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一个堂堂男儿若整天蒙着一块面纱一定非常奇怪,所以我只能着女装,这样出门就不太方便。加之莫言对我不太放心,我想出去逛逛的机会就愈发少了。

轻功的学习告一段落。沈默总是神出鬼没,我就自己在家研究练习,不懂的,等碰到他再问。

这天正在家闲得发慌,突然老张过来说前厅有人找我。我过去一看,大惊,居然是怡香楼的一个小丫头。

她见到我,微微一福,递上一张帖子:“若梅姐姐请小姐一叙。万望小姐惠临。”我打开帖子一看,原来是若梅约我申时在玉水河畔观水草庐见面。她如何得知我的真实身份?我合上帖子,冲丫头点点头:“告诉若梅,我准时赴约。”她行礼离去。

我一时心头也有些乱,假如若梅知道了我的身份,那么媚娘是不是也应该知道呢。

秋日的玉水河边已有一丝凉意,河边仍有一些老叟稚子垂钓娱乐。几头水牛懒懒地在河边啃着枯草。

我正坐在草庐中闲闲地看着风景,嗅着秋日的气息,耳畔传来一声轻唤:“移光。”我转过头,若梅正看着我,我还没开口,她赶紧又喊我:“秦小姐。”

“若梅,何必这么见外。你喊我芷萱就好了。”我拉着她的手坐下,细细打量她。她今日必定是外面有应酬,头戴一支梅花金钗,身着绛红色长裙,外罩一件青烟色外衣,上面绣着一枝梅花,斜斜的从下往上延伸到肩边。只见她黑发如云,神情如以前般清冷,但是看向我的眼光有一丝惊喜。

“若梅,最近好吗?

“芷萱,你还好吗?”

不约而同的,我们都说出了这句话。我们相视一笑。她说:“嬷嬷如今待我们不错。怡香楼的生意也非常好。我,托你的福,如今还有些名气。过的还不错。”她眼帘低垂,看不出是什么表情。

“若梅……”我欲言又止。

“你别担心我。我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她淡淡一笑。

“若梅,只要你需要,我能帮你的一定会帮。”想想红线和媚娘的话,每个人的想法不同,我不清楚她到底有什么打算。我能做的就是到时候尽量帮忙凑钱给她们赎身了。

她抬起眸子,大有深意地看了我一眼:“你还真是,真是跟媚娘说的一样。”

我讪讪地笑道:“略有几个臭钱,帮不上别的,但是能尽力而为。”如今她们的身价也不是我能轻而易举替她们赎身的。真是钱到用时方恨少。何况媚娘未必肯放手。

“她们都还好吗?”我想起烟萝、红线和无双。

“都很好。特别是无双,风头一时无两,连京畿的人都在传说她的艳名。”

我点点头,以无双的才貌,艳名高帜是情理之中。

“若梅,你怎么知道我的身份?”我充满探究地看着她。

她微微一笑:“秦子轩公子失踪,连城守老爷都惊动了,我们这些小百姓怎么会不知道?”

“啊?!”我震惊,我怎么不知道。

“本来我也未曾想过你就是那秦子轩。但是,但是沈默沈公子曾经找我打听过你的消息,他告诉我秦子轩是女扮男装。只是,只是当时我并不知晓你就是秦子轩。你走之后,我听绿衣说你是男装而来的,就有点猜疑。待派人去你家送帖子才确定。”她看着我,似乎很在意我相不相信。

“这么说,媚娘也知道了?”

“她那只老狐狸肯定应该知道。”她美目看我一眼:“说起来,媚娘还是挺喜欢你的。”

喜欢我?这就是她宁可错放一个麻烦也没有为难我的原因吗?我苦笑。还真不知是不是该“谢谢”这位老鸨了。

太阳渐渐下山,水面上金光粼粼。

“芷萱……”若梅的眼睛如同这水面,也含着清波:“你,你认识沈默吧?”

我一听,咦,闻到八卦的味道了哦。赶紧用力点点头:“是啊是啊,我认识他。最近还跟他学功夫来着。”

“他教你功夫?”若梅脸色一愣。

“是啊,学点轻功。不过他不许我喊他师父,大概是怕我给他丢脸吧。”想起我上次从天上掉下来的狼狈样,我不禁乐了。

“他,最近还好吗?”若梅似乎脸红了。咦?真的有“私情”啊。呵呵。可以去取笑取笑沈默啦。看他成天还板不板着一张脸。“我已经很久没见到他了。”

我想起他最近的确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对若梅说:“他最近好像是很忙。我也好久没看见他了。要不等我下次看到他,我让他来找你?”

“啊,不不不。不必了。”若梅更羞涩了。不知是不是夕阳映红了她的脸。

我抿嘴一笑:“没关系。要不我跟他一起来找你?你给他好好露一手,他可不相信我教过无双呢。”

若梅的眼睛流光溢彩,她点点头。

也许这才是她今天约我的目的吧。好啊,沈默,我可成了你的红娘哦。我得意起来,以后得让他好好感谢我。

和若梅告别后,我回到家中。看见家门口停着一辆豪华的马车,车棚是用上好的云锦布做的,马辔头嵌有金丝,何等人家如此气派?

还没进客厅,看见一位小姐模样的人坐在上首,身后站着两个丫鬟。厨房的吴妈在一边伺候着,我们家没有丫鬟,平时很多事情我都是让大家自己做。

“回啦回啦。”老张从门外跑进来,莫言跟在他身后进了大门。莫言看见我愣了一下,我也抬脚向大厅走进去。

那小姐也起身略迎出几步,我细细看她,大概十三四岁,鹅蛋脸,柳叶眉,一双杏眼水汪汪的,肤如凝脂。头戴一支七宝紫攒钗,耳戴一对紫色花形耳环,身穿一件杏黄色秋衫,胸前束一条青绿色云丝,长长垂下,颇有唐代服饰的感觉。

“莫言哥哥,好些时候不见。”她看着莫言羞涩的说,嘴角一个梨涡若隐若现。

“好卡哇伊的小美女啊!莫言,快给我介绍一下。这是哪家的姑娘啊?”我拉起小美女的手,她一愣,羞涩地低下头。

“她是城守孟大人之女,孟锦心。这位是——”我一把拉过莫言,悄悄问道,“你有没有跟城守或者她说过秦子轩是女扮男装?”他摇摇头。

“我叫秦子惜。”我冲小美人一笑,“是秦子轩的妹妹。”

小美女甜甜一笑:“原来你就是那个被家人抓回家、结果闹得莫言四处寻人的秦子轩的妹妹啊。”

我对她一福:“有劳令尊了。恐怕小姐也出力不少,子惜代哥哥赔礼了。”

她用帕子掩嘴一笑:“不敢当。令兄平安就好。”

“莫言哥哥,你最近很忙吗?我去过几次秦记铺子都没看到你。”锦心大眼看着莫言说。我偷偷冲莫言挤挤眼睛,他故意无视,对锦心说:“最近一直在教子惜姐姐骑马,所以不大得空去铺子。”

咦?这小子什么时候对我这么亲热的称呼过啊?慢着慢着,我都十来天没跟他骑马了,最近只是让护院带着我在河边骑骑马。我正欲开口,莫言把我手一拉。我只好住口。

“小姐,出来很久了,再不回去恐怕……”锦心的一个丫鬟怯怯地说。

锦心脸色一暗,看看莫言,莫言却面无表情地不语。

“锦心,今天不知道你来,所以我们回来晚了。下次有空提前通知我们,我们好好陪你好吗?姐姐很喜欢你,你以后要常来哦。”

孟锦心终是小孩心性,闻言又高兴起来:“好的,姐姐。我也很喜欢子惜姐姐。那锦心就先告辞了。”她又期盼地看着莫言:“莫言哥哥,我告辞了。你,你得空就去我家坐坐,我爹,我哥哥都很盼着你去的。”我心里偷偷一笑,是你盼着他去才对吧。

“莫言,快送送孟小姐。”我推了一把莫言。

送走孟锦心,我一把抓住莫言的袖子:“嘿嘿,老实交代,是不是孟家小姐看上你啦?”

莫言胳膊一挣,袖子一甩:“你,你个姑娘家,怎么这么讲话?”

哟?怎么跟个老夫子似的。看看他脸都涨红了,我捏捏他的脸:“嘻嘻,好烫哦。害羞什么?你们古代……你们玉德人在你这个年纪可以成家立业啦。”

“你……”莫言眼睛一瞪我,“你,唉!”转身快步走回他的房里去了。

我怎么了嘛?其实我觉得十三四岁搞什么谈情说爱、成家立业怪怪的。可是古代人早熟,是这个风气习俗,我能有什么办法。我十三岁的时候还在跟同桌划“三八线”呢。

我想了想,端上一壶茶去房里找莫言。

他正坐在书桌边发呆,见我进去,(&手机&阅读&.cn&)随便翻开一本书。

“莫言。”

“……”

“书拿倒啦。”我忍俊不禁。

他脸一红,把书丢开。

“怎么啦?是我说话让你生气了?我只是想知道你对孟小姐有什么想法,我可以帮你安排安排。”

“我能有什么想法?我对她根本没想法!”

“可是我看她对你很有想法哦。”

“你,你真的想让我娶她吗?”莫言低下眼睛。

“哪里话?”听我这么说,他抬起头,眼睛闪过光华。

我继续说:“是你愿不愿意的问题。你愿意,姐姐帮你;你不愿意,姐姐也帮你。虽然我很喜欢锦心,但是你们毕竟都太小了。这个事情缓两年再考虑也行。不过可以先定亲。”

“我不愿意。”他闷闷地说。

“好啦,等你行了冠礼以后我们再讨论这个问题吧。”我笑笑。

“再过两天我就十五了。你不要总拿我当小孩子看。”他有些气恼。

“呵呵,谁敢当莫大老板是小孩啊?过两天你过生日,我送你一份礼物哦!对啦,你们怎么认识的?”

听到礼物,他的眼睛就亮了,呵呵,还说不是小孩子。复又脸色一沉:“哼,还不是因为某人莫名其妙地走失。害我满大街到处喊人。她那日也在街市上,见我着急,让我去找她爹帮忙。”

我暗自吐吐舌头,原来媒人是我。怎么感觉最近周围都是桃花,却都偏偏不是我的。

“咳咳,这个这个,我出去给你准备礼物啦。”说起失踪的事情我就不自在。

走到门口,我转头看着莫言认真地说:“谢谢!”

“你这个笨女人,谢什么谢?”他一怔,扭过头说。

我莞尔一笑,嘴硬心软的家伙。

莫言的生日到了,院子里的红豆也都成熟了。

我在厨房奋力拼搏,弄得满身都是面粉,脸上也沾了不少。“你干嘛?”莫言伸手给我拍衣服上的面粉。“给你做生日蛋糕啊。”“蛋糕?”“嗯,保证你们吃了还想吃。”

我在火塘里放了一个自制烤箱,拿出第一个成品,黑了。本来兴致勃勃看我做蛋糕的众人都愣了,原来这蛋糕是黑色的?

我撇撇嘴,扔掉。继续战斗。第二个拿出来,黄色的。我面露微笑地点点头。想用手去掰一块,却怎么都掰不动。拿刀砍也砍不动。天哪,居然比石头还硬。欲哭无泪。

吴妈期期艾艾地说:“小姐,这厨房的粗活还是交给我来做吧。”

我拿刀在砧板上狠狠一剁:“我就不信吃了十几年蛋糕还做不出一个来!”

厨房面粉又起。

生日宴会正式开始。阿恒送给莫言一首诗,云筑用叶子做了几个栩栩如生的小动物,筱湄亲了莫言一口,奶声奶气地唱了一支我教的小曲。老张、吴妈、刘夫子、两位护院也都被我请来,他们一起给莫言道贺。

大家都面带喜色,特别是几个孩子,这样的生日也许他们从前都没过过吧。我看着孩子们的笑脸,心头一酸。赶紧捧出我做的蛋糕:“噹噹噹噹,神秘礼物出来啦!”

大家伸头一看:“嗯,不是黑色。”

我眼睛放出一道冷光,大家纷纷说:“嗯,颜色金黄,看上去就好吃。”“闻起来好香。”“那白色的是什么?”“秦姑娘,好手艺。”

蛋糕上有一些白色的奶油,是我好不容易才打出来的,这个世界没有打蛋器,靠的就是双手,累死我了。我还铺上了一些色彩鲜艳的水果,自我感觉还不错。

我放下蛋糕,插上并点燃蜡烛。“准备好了吗?开始!”我对阿恒、云筑、筱湄说。

然后我们四个就开始唱生日歌:“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莫言生日快乐!”烛光点点,照映着每个人,映入了每双眼睛。莫言的脸上写满幸福和感动。

“莫言,许个愿望吧。”

他疑惑地看看我,然后沉思了一下。

“好了吗?”

他点点头。

“吹灭蜡烛吧。”

蜡烛熄灭,我开始给他们分蛋糕。最后还留下一块,准备送给沈默。我第一次做蛋糕,当然要献宝一下。

“不错不错,很软,很可口。”莫言开心地对我说,“难为你了。谢谢你的礼物。”

“嘻嘻,其实还有一个礼物哦,不过同时也是一个任务。”我拿出一个精致的小盒子,里面放着一颗红豆,盒子里写着一首诗:相思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

我事先打听过了,这楚庆位于玉德国的南边。称一声南国不为过。

“这是……”莫言显出惊异的神色。

“相思豆。送给你啦。不过我希望你能把它卖到500文一颗。”

“500文?”他更吃惊了。

“嘿嘿,我会帮你的。”我都计划好了哦。

我将蛋糕送到沈默家。家中空无一人。我将装蛋糕的纸盒挂在他的门上,留下纸条而去。

院子里的红豆都采下来了,按我的计划,正在制作各种装饰盒以及将它们制成一些饰品。

这天,雷鸣寺的亦证大师派了个小僧通知我,医仙诸葛兰陵不日即到楚庆城。

我高兴极了,心想,得赶紧再上山一趟,跟老和尚好好套套交情。

我把手枕在脑后:“最近好事不断啊!”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