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落叶中文 -> 仙侠小说 -> 穿越之遨游江湖

救人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雨过天晴,天空挂出一道彩虹。“好美!”我赞叹道。

“子惜,心情很好哦?”卫青平说。

“是呀。这次好好的教训了一下那两个坏蛋,太解气了。哼,我最讨厌这种为富不仁的人了。”我有一种行侠仗义的感觉。

“不过江湖险恶,以后还是不能太任性行事。”卫青平笑道,“老是帮你‘欺负人’,也不知是对是错。江湖上,还是越少树敌越好。”

我心里想想,也有道理。除了这两个人,我不是就已经得罪了司徒靖那几个人吗。我点点头:“我以后会注意的。不过这两个人实在太可恶了,不教训一下心里气不平。”

沈默道:“我会有分寸的。子惜,你放心,你的敌人就是我的敌人。我会保护你的。”这话竟似不止是说给我一个人听的。

卫青平轻轻一笑:“那若是她得罪了整个武林呢?”

“那我就和她一起做整个武林的敌人。”沈默平静的一句话让我的心头一颤。

卫青平哈哈一笑:“好!说的好!”

“我唱支歌给你们听吧。”此时我们只是慢慢在行,我提议到。他们欣然同意。

我抬头看着天空,乌云已经快消散殆尽,阳光探出笑脸,彩虹淡淡的浮现于碧蓝的天空。开口唱到:“人生路上甜苦和喜忧,愿意与你分担所有。难免曾经跌倒和等侯,要勇敢的抬头。谁愿常藏躲在避风的港口?宁有波涛汹涌的自由。愿是你心中灯塔的守侯,在迷雾中让你看透。阳光总在风雨后,乌云上有晴空。珍惜所有的感动,每一份希望在你手中。阳光总在风雨后,请相信有彩虹。风风雨雨都接受,我一直会在你的左右……”

我在心中暗暗祈祷,愿我能与他们成为永远同行的好朋友。小卫这么关心我,他不会对我有恶意的,一定是有什么地方出现了误会。这两个人,都是我的朋友啊。

一路上不时有一些武林人士模样的人从我们身边打马而过,看来他们很可能也是去参加寿宴的。

前方出现了两条路。一条是道路平坦的官路,一条是未经修整的小路。“子惜,走哪条路?官路比较好走,需要三天到慕容山庄。小路可以两天到,但是路上没有好的客栈和酒楼。”沈默问我。

“寿宴要三天后才正式开始。我们无需赶时间。”卫青平说。

“还是走小路吧。早去能早打听一下情况。”我说。

沈默点点头:“我也想走小路。”

对于骑马,我稍微适应了一些,但也只比往日多坚持了一两个时辰。沈默照例到我身后做我的靠椅。卫青平冷哼一声:“怪道有人想走小路。”

“小卫,别这么说嘛。”我故意苦着脸对他说。他看看我,欲言又止,有些不高兴。

“别理他。的确是因为人少,所以我才想走小路。不然怎么照顾你。”沈默低头轻声对我说。我的耳朵被他的语声弄得痒痒的,对上他那关怀又含笑的眼神,心里不免有一丝慌乱。不不不,他只是在帮助朋友。我对自己说。脑海里浮现出若梅含情脉脉地看着他的样子。

“咦?”卫青平疑惑地说。

“怎么啦?”我问。

“那个木姑娘好像在我们后面。”

我扭头绕过沈默看见一个红衣女子骑着马,距离我们大概十来米。只见她举鞭用力策马一下,那马快步赶上我们。当她经过我们身边的时候,我看见她侧头看了我们一眼,对我露出一丝鄙夷的神情。哎,那个眼神真让人火大,似乎在说我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我的逆反心理又起,故意扬声高唱:“诶~妹妹你大胆地往前走啊,往前走,莫回呀头。通天的大路,九千九百,九千九百九啊。从此后,你搭起那红绣楼呀,抛洒着红绣球啊,正打中我的头呀。与你喝一壶呀,红红的高粱酒呀,红红的高粱酒呀,红红的高粱酒呀嘿。”

沈默、卫青平都惊异地盯着我。而前面那个身影,则用力打马几下,奋力跑远了。卫青平笑着摇摇头:“你这个女娃啊!”我得意的用食指在鼻子底下一抹:“哼!”沈默笑笑:“你还有什么做不出来?”

第二日中午,我们行到一片荒野,远远可以望见炊烟袅袅,想必是一个村落或者一个小镇。

我们放慢速度,卫青平说:“明日中午应该可以到慕容山庄。”

“在哪个城里?”我只知道跟他们赶路,都不知道是往哪里而去。

“在白鹤镇,并不在哪个城里。”

“哦。”我微微有点失望。

“那白鹤镇有个曲水酒家,美食不少。”他冲我微笑,似乎知道我之前为什么失望。我不好意思地吐吐舌。他又将眼光瞟过沈默:“镇外有个晓雾林,依山傍水,十分美丽。”

“是吗?那等我们办完事情,一起去游玩一下。”我说。

正在说笑间,我忽然听见一阵隐隐约约的哭声传来。在这荒郊野外,连飞鸟都少见,怎么会有人在哭?我正疑惑,只听沈默一声喝道:“不好!”,然后扔出一支飞镖。前方路边林子里一个身影倒下。我们快马过去一看,原来是一个妇人正上吊自杀。她身后有两座新坟。

我将她枕到我的腿上躺好,不一会儿她悠悠醒来,缓缓睁开了眼睛。她似乎怔了几秒钟,然后眼泪流下来:“几位何苦要救芸娘,我已是生无可念,唯愿一死。”

“姐姐,人生在世谁不会遇到一个沟一个坎,等你走过去回头看的时候,就知道那些困难都没什么了不起。只不过你现在是在过这沟沟坎坎的过程中,才会觉得难觉得痛苦。只有活下去,才有希望啊。”我诚心诚意地说。生命是世界上最宝贵的东西,无论如何我都要打消她的死意。

“姑娘,多谢你好心劝我。可是,可是我已经无脸活在这世上。”她呜呜哭泣。

“姐姐,如果方便的话,你不妨说给妹妹听听。”

她犹豫了一下,看看我,叹口气:“唉,罢了,既是要死之人,说给妹妹听又何妨。我,我被我夫君休了。”

“什么?”我大惊。她一听,将头低下。“姐姐,你真傻啊!”我不禁抓住她的双臂说。她疑惑地抬起头。

“你夫君将你休了,那是他对不起你,是他没有慧眼没有福气。你为何为了一个对不起你的人自杀?你不是应该好好活下去——还要活得漂漂亮亮的,让他后悔一辈子吗?”我认真地说。

她拭泪的手停了下来,眼睛里露出吃惊的神色,看来是有人第一次对她说这样的观点。“可是……”

“难道姐姐你离开了他,生活难以维系吗?”

“那倒不是。”

“既然如此,你为什么不好好活下去,过上好日子给他看看?女人并不是男人的附属品,没有男人照样能活得精彩,拥有属于自己的一片天空。啊,难道说你是因为受不了别人的闲言闲语?哎呀,姐姐,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人是为自己而活的,怎么能因为别人的几句废话不明是非的话就送掉自己的性命呢?别理会那些俗人!”

“好妹妹!”芸娘一把握住我的双手。她的泪水滑过脸庞:“谢谢你对我说这些。可是石郎他……”

“姐姐,这天下三条腿的蛤蟆难找,两条腿的男人还不好找吗?我看姐姐花容月貌,别再想着那个什么石郎了,干脆再找个更好的吧。”

“子惜!不得胡言乱语。”沈默突然沉着脸喝道。然后又对芸娘说:“这位夫人,万勿见怪。我的朋友并非有意冒犯,她……”

“公子不用担心。这位妹妹天真烂漫,心胸开阔,见识不凡,她快言快语我又怎会见怪?说起来,我还要感谢三位的相救。只是,唉……”她眼睛里泪花翻滚,却又强行忍住,片刻后说:“其实我寻短见也不止是因为石郎休了我。而是……我公婆近日被人杀害,我夫君说,凶手是……是我的父亲。”

“啊?”我不免吃惊,“这怎么可能呢?既是儿女亲家,怎么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

“我们赵、何两家原本是世交。我和石郎从小亲梅竹马一起长大,婚后感情融洽。公婆对我也很好。一个月前我和石郎外出了几天,等我们回到家才得知公婆已经……已经被人杀害。石郎他看了伤口,说是由我们赵家的太乙钩所伤。而我爹娘又……又双双悬梁自尽,石郎说他们是畏罪自杀。”说到这里她伏到我身上嚎啕大哭。

“这可就奇了?既然是世交,怎么会变成仇家?”我想不明白,沈卫二人也有点吃惊。

“我也想不明白。我爹爹和公公是多年的朋友,生死之交,怎么可能会做出这种事情!但是,但是那伤口的确是太乙钩造成的,这让我无言以对。”

“你能确认你公婆致死的原因是太乙钩吗?”沈默问道。

芸娘沉思一下:“伤口形状的确是我们赵家太乙钩造成的,而且是‘太乙旋风’这招。但是,我总觉得不是我爹爹所为。我也说不上来具体原因,只是我的感觉。可是石郎他并不相信我。毕竟,太乙钩这种兵器是我们赵家独有,而那套太乙钩法世上也只有我爹爹才会。”她眼圈又红,“石郎恨我爹,恨我,视我为仇人之女。他……爹娘公婆已去,石郎他又恨我。我孤零零的何苦苟存于世?我今日祭拜完爹娘和公婆,心想下去了也好,能找他们问个清楚明白。”

“芸娘,这人固有一死,或轻于鸿毛,或重于泰山。你这样轻易地死去,对得起生养你的父母,对得起含冤死去的公婆吗?你不是认为不是你爹所为吗?你为什么不去找证据呢?”

“可是,可是公婆真的是死于我们赵家的太乙钩啊,我……”

“芸娘,振作起来!只要有一丝的疑惑,你就要努力去证明。这个世界没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的。再说了,你连死都不怕,你还怕什么?”我鼓励她。

她迷茫的眼神渐渐清明,慢慢自语道:“不错,我爹爹是不会这么做的,他不会……我连死都不怕,还怕什么?就算石郎他现在恨我不理我,但是真相大白的那天,他一定会再来找我。啊,对了,如果真的不是我爹爹所为,那么爹娘的死也很有可疑!”她收敛愁容,脸上出现一种坚毅的表情。

“姐姐,你有何打算?”

“我,我也不知道。再去调查一下我们离开那几日所发生的事情吧。”

“呃,这位夫人,你暂时还是不要过于劳累,切勿再过度伤心。因为你现在不是一个人了。”卫青平说道,之前他曾替芸娘把过脉。

“你是说?”芸娘猛然抬头说。

“夫人,你有喜了。”

芸娘的脸上似喜似忧,一时间似乎感慨万千。最后她说:“今日多谢三位相救。不然芸娘真是要铸成大错。请受我一拜。”她似要跪下,我赶紧拦阻她。她只得一福:“再造之恩,来世结草衔环再报。请问公子姑娘尊姓大名?”

“我叫秦子惜,这位是沈默,这位是卫青平。”

“三位恩人,芸娘打算到前面镇上的清水庵暂住,那里的师太与我家十分熟识,她会好好照顾我的。日后,芸娘一定会好好报答三位。”

“芸娘,不要这么说。什么报答不报答的,这是上天不让你做傻事,你只需好好活着,将孩子养育成*人就好。”我握住她的手说。

她辛酸地笑笑:“不知你们前往何处,我是否耽误你们了?”

“我们去慕容山庄。”

“慕容山庄?石郎他也去了那里。”她神色黯然。忽然她拿出一张纸给我:“妹妹,这是石郎给我的休书。假若你见到他,请问他要不要我和孩子。如果他要就请他到清水庵来接我们,如果他不要,日后你再把这休书还与我吧。”

这个芸娘真是一个痴情女子。我点点头,接过休书。

我们将芸娘送到了镇上,她执意不肯耽误我们,没有让我们送到庵里。而我们经此一耽搁,也快马加鞭,争取能日落前到达下一个小镇。

太阳已只剩下最后一线余晖,前方的小路上出现一个黑点。等我们渐渐靠近,才发现原来是一匹马正在路上徘徊吃草。“这不是木姑娘的马吗?”卫青平疑惑地说。

我们几个翻身下马,决定四周看看。因为这马并没有被拴起来,显然有什么事情发生。我们向林子里走去。忽然听见一声怒喝:“住手!你,你知道我爹……”话还没说完就突然停了,应该是被人点了哑穴。

“哼哼,臭丫头,脾气挺辣的。我管你爹是谁,天王老子现在也救不了你。你还是乖乖地听话吧。”一个脸上带疤的男人正狰狞地笑着,逼近了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的木姑娘。他的身后还站着两个黑衣人。

沈默扔出一支飞镖,卫青平也拔剑冲了过去。疤脸听见镖声,一个翻身,躲了过去。“什么人?敢坏我冥玦教的事情?”疤脸喝道。沈默和卫青平互相看了一眼,停住脚步。我暗自忖道,难道这冥玦教十分厉害?沈默问道:“阁下是冥玦教哪位?不知对这位姑娘意欲何为?”疤脸哈哈笑道:“我是冥玦教左使追风,这位姑娘是我们教要追拿的叛教之人。我们教内之事,还请两位不要插手。”沈默眉头一皱:“左使追风?”卫青平朗声一笑:“哈哈,追风大人,可惜我们今天非要救这位姑娘不可。得罪了。”说话间就亮剑而上。

见他们几人打成一团,我悄悄走近木姑娘。她似被人点了穴道,无法动弹也不能讲话。我对她说:“你不要担心。他们俩会救你的。”她的一双美目复杂地看了我一眼。

不多时胜负已分,那疤脸低喝一声,三人闪身几丈远。“你们好大胆。等着瞧!”说完恨恨而去。

沈默“唰唰”几下,解开了木姑娘的穴道。她闷哼一声,缓缓站起身。她衣服被划破,臂上有几道血痕,看来刚才必定经过了一番苦斗。

“木姑娘,你没事吧?”卫青平问她。却又立刻尴尬地扭过头。原来木姑娘的肩头衣服被划破,露出了肌肤。我暗笑,古代人还真是保守。

木姑娘反应过来,立刻用手捂住肩膀。她又气又急地说:“今天的事,你们不许说出去!”说完瞪了沈默一眼,快步走出树林。

“咦,救了她连声谢谢都没有?”我摇摇头。

“算了,反正我们也不是为了她的感谢。”沈默安慰我。我却想着刚才木姑娘瞪他一眼是什么意思。

“那个冥玦教是什么组织?”我要丰富一下江湖知识。

“是一个神秘的教派。他们虽然在江湖活动,但是很少有人见识到他们的真实面目。”卫青平说。

“他们是坏的吗?那个木姑娘真的是他们组织的吗?”

“好与坏?呵呵,以后你就知道了。江湖中,是正是邪,不是那么容易分辨的。”卫青平轻轻一笑。

沈默道:“走吧。”卫青平猛然哈哈笑道:“追风左使?没想到我们居然能碰到追风左使!哈哈哈。”他复又对我意味深长地说:“子惜,以后你可要小心这追风左使!冥玦教可是一个很可怕的组织。”

我看了沈默一眼,他不发一语,眉头却微微皱起。

难道,这冥玦教真的是一个恐怖组织?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