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落叶中文 -> 仙侠小说 -> 穿越之遨游江湖

无法原谅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正月十四,天空的月亮已接近圆满,月光明亮,桂华如水。我站在院子里遥望明月,想起莫言小妹他们。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已经知道了我的事情,有没有被连累呢?我叹口气,呼出一团白色的冷气。莫言、阿恒、云筑、筱湄,希望你们平安。纵使相隔千里之外,但是我们抬头所望的是同一轮明月。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我轻声吟道。

“嗤嗤。”

“谁?”

墙头上跳下来一个人,他眼梢带笑,清雅的容貌在银色的月光下更添了一份魅力。“你何曾变成了一个诗人?最近老是听见你作诗?”卫青平道。

我皱皱眉头:“半夜爬墙,非奸即盗。”

卫青平用一只手指点点自己的额头,无奈苦笑:“子惜,不用这么刻薄吧?还在生气吗?不如你打我一顿消消气?”他歪着头,带着一点讨好地凑近我,仔细看着我的表情。

我沉默了一会儿,然后问道:“你知道你们教主抓我来到底有什么目的?他会不会放我走?”

他眼眸一闪,脸上的微笑渐渐下去,慢慢道:“教主他,他并未告诉我们接下来会有什么计划。我只是知道大概和无忧宫、逍遥派有一点关系。不过,你放心,我……我和沈默会向教主请求不要伤害你。”

“呵,他会听你们的吗?他是一个那么自我又喜怒无常的人。”

“子惜,对不起。”

“道歉有用的话,还要警察干什么呢?”我知道他听不懂,仍是拽出一句道明寺的名言。

“什么?”他眸子一眯,果然有些迷惑。

“道歉有用的话,还要官差干什么?”

“官差?那些衙门的官差的确都没什么用。”他点点头,“都只会点三脚猫功夫。”我看他一本正经的样子,无语。

“子惜。”他一副吞吞吐吐的样子,“我听说你最近常和教主在一起?他还教你武功?”

“不错。”

“你还去过无棉苑?”他急促地问。

我点点头:“去过几次。”他脸色一变。“怎么啦?”看他怪怪的,我问道。

“啊,没什么。我想可能教主对你还不错,应该不会为难你。”仿佛是为了宽慰我,他冲我微微一笑。

我面无表情:“天色已晚,堂主请回吧。”

他尴尬地摸摸鼻子。其实,在我心底现在对他也谈不上多么深恶痛绝,毕竟他也是奉命行事,而且他不曾为难过我反而是帮了我许多次。只是被朋友欺骗的滋味实在是不好受,心中那口气还没咽下去。我转身向屋里走去。

“沈默,”卫青平在背后突然道,“他十五会参加教赏大会。”我脚步没有停留,回到房间。

卫青平不知道在院子里站了多久,“似此星辰非昨夜,为谁风露立中霄。”院子里传来似有似无的一声叹息。

正月十五,元宵节。也是冥玦教一年一度的教赏大会。据我估计也就跟期末考试表彰大会差不多。

一大早,吟霜就带领两个丫鬟把我打扮了一番。头发除了两边留下两缕,其余的全部盘起,用一个金丝环挽住,再插上一个大的孔雀步摇。身上穿一件粉红色的掐腰丝绸袄,下面是一条百花裙,外面还披一件红色的暗花锦袍,大大的衣摆像礼服一样。“我只是个囚犯耶,搞这么隆重?”我吃惊地问吟霜。她眼波一闪,仍是不露表情:“这是教主的吩咐。”

打扮完毕后,吟霜给我一个四面花卉宫灯,说是要题一个灯谜在上面,并要为猜出谜语的人准备一份礼物。礼物?虽说我身上带的几样东西都没有被搜走,可是都是值钱的宝贝哦,我可不舍得送人。我眼珠一转,有了,不如到时候送别人一首诗好了,无本生意。听吟霜说猜中了别人的灯谜能得到别人的奖品,我决心好好努力,争取多拿几份。

冬天的夜晚总是来得比较早。当我被带到议事大厅外面的时候,各色灯笼已被点燃,绚烂多姿的沿着走廊铺陈开去。恍惚中,仿佛回到了儿时参加花灯节的情景。正在我发愣时,议事大厅的门开了,走出来几队人,其中有一部分着黑衣带黑巾蒙面。

“子惜,”卫青平看见我,快步走过来跟我讲话,“我们刚开完会,等一下宴会就开始了。”他挥挥手,他后面的一队人就自行离开了。

“他们干嘛蒙着面啊,不都是自己人吗?”

“他们都是我青龙堂的人,是负责在江湖打探消息的,所以要尽量不露面,包括面对自己人。除了我和教主,没人知道他们所有人的真面目。”他停顿一下,“教主在跟沈默讲话,他马上就出来了。”

话音刚落,沈默就出现在大厅门口。他看见我,怔了一下,向我们走过来。看见他,我的胸口一窒,随着他的脚步我的心越跳越快。“我走啦。”我对卫青平说,匆匆离开。我不知现在该如何面对他。

“芷萱!”沈默喊了一声,拦住我。他声音干涩地说:“对不起。我,我真的不想……”

“够了!我不想再听你讲话。反正你说什么我都不会再相信你了!”我将他狠狠地推开。

“萱儿!”姬昱焰站在大厅门口忽然喊我。我调整一下呼吸,平静的向他走去。“萱儿,你的灯谜准备好了吗?”他目光瞟了瞟我的身后,问道。我点点头。“好,哈哈,那你可要准备好礼物啊。走,随我参加宴会去。”姬昱焰带着我向院子里走去。

院子里架起了一些火盆,四周挂着灯笼,每张桌子上放着一盏牛皮纸灯。一时倒也夜如白昼。不少人已经入座,互相大声的谈笑。“教里多是粗人,灯谜也不过是凑个趣儿,数量不多。你让吟霜带你去那边看看,等会再让她给你安排位置。”姬昱焰吩咐道。于是我便随着吟霜去猜灯谜。

“书签。猜一字。”我低眉静思,“有了,书签自然是夹在书页里的,是一个‘颊’字。”我喜笑颜开,“吟霜,快帮我记上。”

“戴月禾锄归。射药材名。”我皱皱眉头,这中药药材我可不太懂,“看上去像是说夜晚回家之类的。”吟霜闻言,眨眨眼睛:“可是‘行夜’?”我忙道:“有这种名字的药材吗?”她点点头。我想一想,笑道:“是了,定是‘行夜’。那这个就算是你猜对的啦。”“吟霜不敢。”“哎呀,客气什么啊?我们姐妹同心,其力断金。今天把这里的奖品一扫而空。嗯,对了,我出的灯谜怎么没看见?”“被教主拿走了。”啊?我一愣,不觉庆幸,还好是吟霜帮我代笔的,我的字实在是太丑了。

接下来我又顺利猜出三个灯谜。“无为有处有还无。打一佛教用语”。谜底是:空既是色,色既是空。

“一边绿,一边红,一边怕水,一边怕虫。字迷。”谜底:秋。

“出身黄苍苍,老来白如霜;头顶红色帽,一路叫补缸。”打一动物,谜底是:鹅。

宴会正式开始了,吟霜才带我回到位置上。姬昱焰一个人坐在正上方,其余的人分坐在两边,中间留出空地用于表演歌舞。卫青平坐在我前面那排比较靠前的位置,沈默则坐在另一边第一排的第一个位置。

姬昱焰站起来,举起一杯酒:“冥玦圣教,替天行道,(&手机&阅读&.cn&)泽被苍生,寿与天齐!”我暗笑,这些什么武林门派果然都喜欢喊口号,喊来喊去也就那么几句。这时院子里的教徒全部站起,朗声道:“冥玦圣教,替天行道,泽被苍生,寿与天齐!”言毕,姬昱焰哈哈大笑,他的衣袍和头发被火盆的热气吹得飞舞,眉宇间豪气尽显。这一刻我感受到了他作为一个强者的霸气。

不一会儿,美食陆续端了上来,一群舞女和乐师开始表演节目。众教徒谈笑风生,无拘无束。

吟霜帮我领来了一堆奖品,我兴奋不已,有玉兔、匕首、一瓶玉露丸,还有一个家伙居然给了一百两银票。哇哈哈,这里的人好大方哦,我乐开了花。我正思考一百两有多少购买力,忽然一个黑衣卫说教主找我。于是我让吟霜帮我把东西收好,走到了姬昱焰身边。台下依然莺歌燕舞,但是我感觉到不少人注视着我,有的还很诧异。

“教主,你找我?”

姬昱焰放下酒杯,面色被旁边的火盆映得微红,使他一贯邪魅的神情多了一些温暖,他笑道:“借其东邻米,烹出短尾羊,殷勤邀尔至,三人续文章。打一成语。谜底可是‘欲盖弥彰’?不知你准备的奖品是什么呢?”我瞪瞪他,一个习武之人怎么对文字也这么通晓?我没出什么物品动物之类的谜语,就是想难住这帮武夫。我撇撇嘴,从腰带里拿出一个纸包,里面包着一张洒金笺,是吟霜帮我抄好的一首词。因为关于元宵的诗词我记得的不多,所以挑了最有名的一首来抄袭,是辛弃疾的《青玉案元夕》。姬昱焰展开洒金笺,缓缓念到:“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萧声动,壶光转,一夜鱼龙舞。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恰逢歌舞告一段落,音乐停了下来,我的余光感觉到卫青平和沈默一直看着我们。他们似乎也听到了这首词。姬昱焰缓缓喝下一杯酒:“好词!不过不知令萱儿‘众里寻他千百度’的是何人呢?”我一怔,惨了,只知道抄好词,忘记里面还有这暧昧的情愫。我也懒得说太多,简单道:“死了。”

姬昱焰眼波流转,粲然一笑,我不禁一呆,或许是酒喝得太多,他的眼睛像蒙上了一层水雾,真是眉目含情。“来人,放焰火。”他下令下去。不一会儿,五颜六色的烟花在天空竞相绽放,打破了夜空的清冷。人们的眼眸都被点燃得五彩斑斓。“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你可满意?”他含笑问我,长发被夜风吹拂,丝丝妖娆。我点头,他又道:“不如萱儿今天再放歌一首?”

“可以,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个要求。”我灵机一动。

“哦?”他手里旋转着一个青铜酒器,“你在跟我讲条件?说来听听。”

“让我见诸葛兰陵。”

他看看我,微微一笑:“没有问题。只要你唱得好。”

我扫了一眼台下,不少人都在恣意喝酒喊叫,但卫青平仍安静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不时瞟瞟我,时而与身边人说上几句。沈默则一个人闷头喝酒,一杯接一杯,如喝水一般。他的身影在喧闹的人群中显得那么孤寂。

我走到乐师身边,拿起一支笛子,吹出一串音符。清越的笛声婉转回旋,喧闹的宴会渐渐安静。我放下笛子,唱出一首《刀剑如梦》:“我剑何去何从爱与恨情难独钟我刀割破长空是与非懂也不懂我醉一片朦胧恩和怨是幻是空我醒一场春梦生与死一切成空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恨不能相逢爱也匆匆恨也匆匆一切都隋风狂笑一声长叹一声快活一生悲哀一生谁与我生死与共我哭泪洒心中悲与欢苍天捉弄我笑我狂我疯天与地风起云涌”

待我唱完,院子里霎那间仍是宁静无比。所有人似乎都若有所感,有人怅然若失,有人望月长叹,有人将酒一饮而尽,还有人盯着我目不转睛。“好,唱得好!”姬昱焰率先打破沉寂,“什么名字?”

“刀剑如梦。”

我回到我的位置上,长长的衣裙从地上逶迤而过。卫青平回头对我偷偷眨了下眼睛。想到可以见医仙,我心情大好,冲他微微一笑。他惊喜,赶紧端着一杯酒过来:“子惜,让我敬你一杯,算是赔礼道歉。你原谅我吧,我以后好好补偿你。”“如何补偿?”他凑到我耳边悄声说:“以身相许好不好?”说完眼睛又笑得弯弯的。我瞪他一眼,端起酒杯道:“暂时原谅你吧。人嘛,我也要了——”他眼睛一瞪,正要露出惊喜,我忙道:“拿去喂猪。”他丝毫不生气,只是摇着头哈哈大笑。由始至终我没有看过沈默一眼,但是我一直感受得到他的视线。

灯花灿烂,霓裳绚舞,丝竹咿呀,我观赏了一台古代春节联欢晚会。会毕,吟霜送我回藤萝院。我好奇地问:“怎么没看见羽夫人?”“羽夫人从来不参加教里的活动。”“哦。”我思道,还真是一个冷清的人,大概是不喜热闹吧。

当我们跨进藤萝院的时候,我发现一袭黑衣的沈默正站立在院中,月光下的他身形挺拔,有一种傲然的风姿。吟霜见状,忙出门并关上了院门。“哎……”我喊她不住,气恼地瞪了一眼沈默,向屋里走去。

“芷萱!”沈默一把拉住我的手,将我抱住。

“你,你,你干什么?”我狠狠地挣扎,又羞又气。

“不要动,不要动芷萱,就让我好好的抱抱你。”他用力圈住我,将我拥在怀中,我又闻到了他身上那种让人安心的味道。“我不是故意的。我也不知道……不知道我会爱上你。”他在我耳边低声呢喃着说,“我以为只是一个简单的任务,谁知道一切都变了样。我想过带你离开,可是他却来了。后来我想,带你回来,告诉教主你不是他要找的人,让他不再打扰你。可是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芷萱,你不要怪我,我会向教主证明你不是他要找的人的。”

我惨然一笑:“有用吗?他已经认定我是秦无棉的女儿了。他不会放我走了。”

沈默更用力地抱紧我:“原谅我。我一直很矛盾,不知道是带你走好还是回来讲清楚好。初一那天你病倒了,卫青平说只有教主才能救你,我无从选择,只好最后下定决心带你回来。这些日子我很担心你,那日听说你病了,我晚上偷偷跑出来看你,谁知,”他苦笑一下,“差点碰到教主。你整个人一直发烧说着胡话,你不知道我有多心疼,我抓住你的手对你说‘萱儿,你不要怕,我会一直在你身边。’”我心里一动,原来我在牢房病倒以后他来看过我。他轻轻松开我一点,低头看着我的眼睛说:“不要不理我好不好?你的冷漠让我的心都……”

“哼,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又在骗我?”我冷冷道。他脸色唰得变白了,身形一晃,眼睛痛苦地看着我。其实话一出口,我心里也很难受,好像一只利爪在心头狠狠地挠了一下,可是却无法控制地说了出来。

“我没有骗你,除了隐瞒过,我真的没有骗过你。”他急切地辩白。

“好了,我理解你的苦衷。可是是不是所有的伤害在一声道歉后就能一笔勾销?好像从来没有发生过,好像水波过了无痕?不,发生了就是发生了。你走吧,以后我们路归路,桥归桥。”我不忍再看他惨白的脸,猛然跑进屋,关上门。

“芷萱!芷萱……”他的声音慌乱,透着一丝无助。

“你走吧。你救过我,骗过我。我们恩怨两清!”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在桌上趴着睡着了。吟霜摇醒我,递给我一碗元宵。正是我喜欢吃的黑芝麻和红豆沙的口味。我喜笑颜开:“谢谢吟霜。”

吟霜看着我,良久问道:“为什么不原谅他?你不是已经原谅了卫堂主吗?”

我搅搅汤圆:“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因为他伤我更深吧。”

“可是他们不是一样的骗你吗?有什么区别?”

“越是你信任的人,带给你的伤害才越深,也越不容易让人忘怀。真正能伤到你的,恰恰是你最在乎最亲近的人。你明白吗,吟霜?”

难以释怀啊。

她无言,半晌等我吃完汤圆才说:“这是他亲手做的。说你赠他水饺,他还你元宵。”我一时倒愣住了。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