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落叶中文 -> 仙侠小说 -> 穿越之遨游江湖

重返楚庆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司空星派了一个随从带着公文和密信,赶往附近的驿站,将凤城灾情火速上报朝廷。我们剩下的六个人则继续前往楚庆城。因为凤城附近十里八乡都遭灾了,我们买不到马匹。所以我和伺剑还有两个伺卫赵大勇、赵二奎兄弟俩只得徒步而行。他们三人健步如飞、气息平稳,可怜我虽然有一点内力但是不敢施展轻功,只能双脚不停的跟着马车连跑带走。没多久脚都起了血泡,整个人疲惫不堪却又无法停下。听见楚皓月与司空星在马车里面谈笑风生,我真是七窍生烟。

太阳火辣辣地照在头顶上,我只觉眼前一花,耳朵轰鸣,接下来眼睛一黑就失去了知觉。等我醒来的时候,感觉自己靠在一个有节奏摆动的东西上,清醒过来才发现自己靠在马车里。

“你醒了?不用担心,你只是身子弱,一时晕过去了。”司空星微笑着对我说。

“没用。”楚皓月皱着眉头看了我一眼。

我诚惶诚恐地说:“小的从小就体弱多病,为了养生学了点内功,却不知还是如此不济。请公子、大人多多担待。”心里暗暗期盼,可别把我赶下去啊。

“伺书!你醒啦?”车外响起伺剑的声音,“还不快出来,不要打扰了公子和大人。”我苦着脸,腹诽道:伺剑啊伺剑,你可真是我的灾星。

司空星摇摇手中的折扇,含笑道:“唉,坐了半天的车,也真有点无聊啊。楚兄,不如我们考考他,看他是否有资格做你的书僮?”楚皓月不置可否地哼了一声。司空星看他没有反对,端起茶杯,吹了吹,忽道:“不如就以茶为题?”

这个题目对于我来说可算是很偏的题了。我绞尽脑汁地想,有什么关于茶的名诗名词呢?好像没背过哦。“哼,不限格不限韵都作不出来?”楚皓月眼神带着轻视地扫了我一眼。忽然灵光一闪,未薇曾经看到过一首诗很有特色,念给我听过。于是我仔细回忆了一遍,开口道:“茶。

香叶,嫩芽。

慕诗客,爱僧家。

碾雕白玉,罗织红纱。

铫煎黄蕊色,碗转曲尘花。

夜后邀陪明月,晨前命对朝霞。

洗尽古今人不倦,将如醉前岂堪夸。”

司空星将扇子一收,在手心上敲敲:“不错,果然还有些文采。”

楚皓月抬眼瞧瞧我:“凑巧是他以前写过的吧。”他靠着一个蒲团,不经意地为自己倒上一杯茶。他们二人面前的小几上还放着几碟糕点。哎,有钱人就是懂得享受啊。看看这马车,外表朴素,里面看似也不奢华。但是仔细瞧瞧却是应有尽有,日常起居所用都不缺少,且内部设计精巧,用具都能收纳起来,不影响人的活动范围。

司空星取出两个盒子,挑眉问我:“下一局?”

“围棋?”我问道。他点点头。“呃,小的不会。”他们二人不免有点意外。在他们心目中,读书人自然应该是琴棋书画都要会。“不过我会下五子棋。”我可不能被他们赶下去,得赶紧表示自己“有用”。

“五子棋?”司空星有点好奇了。

“是,是这样的……”我给他们解释了一下规则。并自吹自擂了一番,号称我是打遍家乡无敌手。

司空星潇洒地做了一个手势:“请。”于是我便与他下起五子棋来。他让我执黑先行,我就不客气的用了瑞星开局,不一会儿他叹息一声,表示认输。而后他执黑先走,我依旧让他落败。楚皓月观战半天,要求与我对弈。我也毫不客气的将他打得落花流水。

他们二人面面相觑。司空星道:“伺书在这五子棋上的确是棋艺精妙,我们自愧弗如。”我嘿嘿一笑:“哪里哪里,不过是熟能生巧,以前玩得比较多而已。我略懂一些技巧,所以才能胜你们二位。”

司空星问:“哦?有何技巧?”

“比如开局,就分直指开局和斜指开局。这两种开局又各有五星八月十三式,总共就是二十六式开局。这其中有必胜开局、必败开局还有平衡局。”我侃侃而谈。

司空星奇道:“不就是小小五子相连吗?居然学问还不少!”他冲我微微笑:“伺书看来不是平凡人啊。”他的笑容让我想起了卫青平,小卫也喜欢笑。但是小卫的笑容总是单纯明媚,而司空星却总是笑得那么优雅,带着文人的做派。“不不不,不是说术业有专攻么?我只是单单这五子棋下得还可以。”难道他们还在怀疑我是什么人派来的?

司空星笑着摇摇扇子,不再说话。

“司空大人,您说朝廷会开仓放粮吗?”我问道。以前见这楚皓月虽然架子很大,但是人还不算阴沉。怎么这次见他,他不但很少说话,连整个人的气场都很不对劲,冷冷的。弄得我对他不免有点害怕,说话也只敢跟看上去好脾气的司空星讲。

“皇上他勤政爱民体恤百姓,一定会立刻赈灾的。”司空星说。玉德国的历史我稍稍了解过一点,如今的这个皇帝好像上位才三四年。之前国家也是经历过一番动荡才安定下来。

“皇上他身居庙堂,却总是心怀百姓。这次的天灾一定让他忧心了。我们现在身处江湖,也帮不上忙。唉……”楚皓月皱眉。

司空星笑道:“呵呵,楚兄刚才那番话,恐怕京城里的那些老头谁都不会相信是从你嘴里说出来的。”

我插嘴马屁道:“呜呼,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皇上英明,百姓之福。两位大人爱君忧民,实为国之栋梁、玉德之幸啊!”

司空星哈哈大笑:“伺书啊,果然不简单。”

楚皓月讥讽地一笑:“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你倒是很会说话。你倒说说何为国之栋梁啊?”

“这个这个。”我抓抓头。玉德国的文化有一部分与我们相同,如四书五经等经典子集是一样的,但是它的历史毕竟跟中华不同,这也是我过来后敢肆意用古人诗篇的原因。我刚才用的是似乎是范仲淹《岳阳楼记》中的名句,不如把剩下的那句名言也卖给他们?“这个国之栋梁,说的就是像楚大人和司空大人这样,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天下为公,公而忘私。勤勤恳恳,一心为民。忠君爱国,死而后已……”

“哈哈哈,哎哟,小月,我越来越羡慕你能有这么好玩的一个书僮了。”我唠唠叨叨的四字成语还没说够,就被司空星的笑声打断了。他笑得脸都发红了,眼睛亮晶晶的。“文采斐然啊,你说是不是小月?”

小月?我瞟瞟楚皓月,顺口说道:“哪里哪里,司空大人才是文采卓绝,玉树临风,风度翩翩,翩翩佳人,呃,公子。”

“哈哈哈哈,小月,不如你割爱,把伺书给我吧。”司空星含笑说。

楚皓月瞪了他一眼,喊道:“停车!”然后将车帘一甩,出去了。

“哎,小月,别吃醋啊!”

小月,别吃醋?我再看看司空星,眉清目秀,唇红齿白,文雅俊朗。楚皓月,司空星……月,星?这么配?啊,难道说他们就是小说中华丽丽的“断袖”、“龙阳”、“余桃”?就是可歌可泣的同志之爱、bl之情?我瞪大了眼睛,活的,我终于见到了活生生的同志!

我呆滞地看着司空星。啧啧啧,优质男人啊,为何……?卿本佳人,奈何耽美?

司空星大概被我看毛了,疑惑地看看自己身上。

“伺书!”楚皓月忽然在车外喊我。我回神收魂,啊,我怎么可以跟楚公子——我的顶头上司我的衣食父母的爱人司空星单独待在一起?我立马蹿出马车:“公子,有什么吩咐?”

楚皓月吓了一跳,我摆出低调的、羞涩的、卑微的、讨好的、无辜的笑容看着他。他怔了一下,衣袖一挥:“我们就此休息片刻,你先跟赵大勇去前面打点一下客栈。”

报复,□裸的报复!不就是跟你的亲密爱人多说了几句话吗,居然就这样折磨我?“是~。”我用一个字百转千回地表达了不情愿。

赵大勇是一个沉默寡言的汉子,跟他走了半天路(&手机&阅读&.cn&),竟然连一句话都没有。实在太无聊了。“我说,赵大哥。小弟是头一次给官府大人做书僮,有许多不懂的地方,以后还希望您多多提点。”

赵大勇摆摆手:“不敢当,不敢当。我只是个伺卫,许多事情我也不懂。”

“哦~。”我拖长声音说,看来这古人还蛮有城府的嘛,并非都是热情的类型。

他看看我:“你跟着公子,以后大概免不了跟着他去见一些大人。他们那些人在一起饮酒作诗什么的,总归是要带个书僮的。”

“多谢赵大哥。那不知道楚公子……他的脾气怎么样?”

“我们下人不可议论主人。”赵大勇一脸严肃认真地说。我赶忙解释:“我也是想了解一下公子的喜好,以后能好好伺候他。”

“伺书,我看你也是一个机灵的孩子。你放心,只要你恪守本分,公子是不会亏待你的。楚大人、司空大人他们从不苛待下人,反而是很体恤我们。”

“楚大人和司空大人……很熟吗?”

“当然,他们在京里就是好朋友。一起喝酒一起游玩,好得不得了。这是人人皆知的,他们的关系不是常人可比。”

不是常人可比,也就是非同寻常啰。看来他们两个还真有其事啊。我偷笑,发现“主子”的秘密了,嘻嘻。

又走了两天,司空星会偶尔喊我去车上陪他聊天下棋,我很感激他。但是楚皓月好像不太喜欢看见我们说说笑笑,我只得尽量低调再低调。我也不过是想少走几步路嘛,楚皓月啊楚皓月,你还以为我会跟你抢情人?切!

伺剑看我总是到车上去也不高兴了。不停地嘀咕:“我是先来的。凭什么啊?肯定是会拍马屁讨好。”这人和人之间的矛盾呀,总是到哪都不会少。我怎么会跟伺剑去争什么主人的宠爱呢?作为一个有独立人格的新世纪女性,我有自尊自信,要自强自立,才不稀罕什么楚公子司空公子呢。等我到了楚庆,绝对逃之夭夭。到了那个时候,伺剑啊,你就知道“燕雀岂知鸿鹄之志哉”。

接下来总算是到了富饶一点的地方,买到了马匹。行路的速度可以加快了,大家简直是马不停蹄地向楚庆跑。司空星也很少找我聊天下棋了。

等我看到了楚庆城外的无忧山时,激动得甩了几个响鞭。楚庆,我回来了,莫言孩子们,我回来了!想着这大半年的艰辛,我感慨万千。命运让我兜兜转转,却又回到了起点。

入城后我东张西望,看着熟悉的街道激动不已。伺剑却以为我是乡巴佬进城头一回,嗤笑不已。我没理他,也不是打算立刻逃走。逃跑也要动点脑子,不可明目张胆。我决定趁他们不注意的时候偷偷逃走,这样他们也无从寻找我。

我们一行人去了一个大宅院。门口石狮气派,白墙黑瓦飞檐走兽。门额上书“柳府”。

不一会儿出来一群人将我们殷勤地迎接进去。各种寒暄话说完,我这才明白,原来司空星的父亲与这柳府的老爷是好朋友,曾经一同为官。他借口外出巡游,到柳府暂住一段时间。楚皓月与司空星来楚庆到底是做什么的,我不知道,也没有兴趣知道。反正我是要马上离开他们了。

“原来楚公子是楚翰林家的公子,失敬失敬。”客厅入座后,听了司空星详细的介绍,柳老爷连连说。

“哪里哪里。柳老爷客气了。家父时常在我面前提起您,说您为官清正,朝野敬重。是我们晚辈学习的楷模。”楚皓月恭敬地说。

“哦?楚翰林真的这么说?哈哈,真是折杀老夫也!”柳老爷开心地摸着胡子说,“哦,对了。我的小儿柳成玉与楚公子还有司空贤侄年龄相佛,日后你们还要多走动走动,让他向你们多多请教。”

“柳老爷客气了。”楚皓月道。

柳成玉站起来,又向楚皓月和司空星行了个礼。“呵呵,成玉,何必如此多礼。我们这才几日不见?”司空星笑道。柳成玉也微微一笑。柳老爷在一旁开心地看着。

一切收拾停当,吃过晚饭,柳成玉到我们住的院落来拜访。柳府有丫鬟,我就不用端茶倒水了。正待溜开,忽然柳成玉愣愣地盯着我。糟了,难道他认识我?我心里犯着嘀咕。

“你是……雷、雷锋?”柳成玉吃惊地说。

呃?耳朵简直轰隆隆作响,这个名字我貌似是用过一次哦。“你是……?”我问道。

“你不记得我了?去年七夕……”柳成玉欣喜地说。

“哦?你是,你是不是也参加过斗诗?”

“是啊,我就是那个差点拿走灯笼,结果被雷兄折桂而归的人啊。”柳成玉这人有点呆劲,跟我讲了半天,也没注意到我的勉强和楚皓月他们的沉默。

“伺书,你不是说你没来过楚庆的吗?”楚皓月阴沉着脸问我。

“呃,其实小的以前确实来过楚庆。但是我,我好歹是出自书香门第,祖上也有过功名,不想让熟人得知我……我已身为仆役。如果不是柳公子认出我,我是决计不会承认我是何人的。”我好不容易才想出这番托词,作出一副悲切的样子。

“雷兄你,你这是?”柳成玉迷惑不解。

“他现在已经是我的书僮了。”楚皓月淡淡的说。

柳成玉吃惊地看向我,眼睛里慢慢出现怜悯。“你去年不是还……”我怕他说出孩子们来,赶紧打断说:“家道中落,落魄中被人陷害,幸亏楚公子不计较,愿意收留我。唉,天有不测风云,不谈不谈。”

柳成玉摇摇头,叹息道:“雷兄不必伤怀,你的才情无论是在哪里都不会被埋没的。你的那首《鹊桥仙》用词精巧,婉约中又带有豪放的风范,实为不可多得的佳作。那句‘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更是让人拍案叫绝啊。”

“成玉,是什么好词,说出来我们也听听。”司空星别有用意地瞟了我一眼。

“好,我就念给你们听听。”

“诶,柳公子,那都是我胡乱写的,你就不要让我出丑了。”在马车上我表现良好是不想被赶下车走路,但是现在我没必要让他们觉得我是个人才,我得低调再低调,为暗自潜逃做准备。

“怎么,我们就没资格听吗?”司空星做出一副受伤的样子。我无语。柳成玉于是很高兴地说:“雷兄,不必太过谦。司空兄和楚兄又不是外人。”唉,不是外人?是啊,是我的主人!柳呆子继续说:“大家听好啦: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司空星赞道:“好!果然是好词。想不到伺书也是一个多情种子。哈哈。”

楚皓月颌首笑道:“果然不错。看来我这书僮收得值啊。”咦,他这是什么意思?他心情变好了?还是别有深意?

柳成玉双目闪闪:“雷兄,我们以后多多亲近,我要好好向你讨教讨教。”

我抬眼看看楚皓月,故作为难。柳成玉顺着我的目光,又期盼地看着楚皓月。楚皓月干笑一声:“无妨,无妨。”柳呆子这才高兴起来。

我不动声色,心里却也是暗暗高兴。这下逃走的机会更多了。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