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落叶中文 -> 仙侠小说 -> 穿越之遨游江湖

水与火的爱恋(下)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我虽然大大咧咧,但并非没心没肺。楚皓月的那杯酒是什么用意,我心里明了。当初我的确有些怨恨他,可是那种怨恨并非是你死我活的痛恨。再加上与黑衣人那一战中,他在马背上把手伸向我的时候,我对他充满的只有感激。感激冲淡了怨恨。何况我原本就是一个不喜欢记仇的人,喝下那杯酒,心中剩下的一些不快也就散去了。对于古代的达官贵人来说,责打一个下人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他能有这样的觉悟,已经算不错的了。我觉得他这人或许也没我想象的那么糟糕。因此那一晚过后,我和他之间的气场没那么紧张或者假模假式了。

不仅如此,那晚以后,我伺书居然出名了,身价大涨。人人都知道楚三公子身边有一个新得宠的小厮,不但聪明伶俐而且忠心耿耿。因此来楚家后门找我的人越来越多。有托我找楚皓月办事的,有替自家小姐来打探楚皓月消息的,可谓络绎不绝。

我干脆每天定下一个固定时间在后门处接待来客,一一与之面谈。不过虽说靠人吃人,我还是很有分寸的。那些要办事的,不论大小,一概拒绝;那些打听楚皓月喜好或者时间安排的,收取一定的咨询费;那些要我费心安排小姐与公子偶遇的,收取大笔劳务费。

第一个来找我麻烦的是楚丝叶。她生气地说:“你为何出卖我哥?帮助外面的那些女人?”

我急急辩解:“小姐冤枉啊。我告诉他们的都是一些错误的信息。比如他们问公子喜欢什么,我就告诉他们公子讨厌什么。”其实我是哄哄她的,我收了人家的钱,怎么会说假话呢。

她沉吟片刻,点头笑道:“还是你有办法。这样一来,她们只会马屁拍到蹄子上。不过,”她话锋一转,“你安排那些女人与我哥见面又是怎么回事呢?”

“小姐啊,我这样做也是为了公子好。俗话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公子看见了那些女人,理都不理,她们自然就会知难而退。”

“那万一……”

“没有万一,你放心小姐。万一那女子果然有点姿色,我是不会让公子见到她的。”

“好!”她大喜,“你果然忠心!我要好好赏你。今晚给乔倩瑶饯行,我哥一定会来,你也来哦。”

我点头,送走了这位麻烦的大小姐。其实我的确给楚皓月制造过许多巧遇,可惜他这个木头呆子没一次注意到人家小姐含羞带俏的笑容、频频暗送的秋波,别说女人的样子了,就连眼前是否走过一个女人都没感觉。我只管收钱,别的一概不管,不管是钟无盐还是赛貂蝉,不管是半老徐娘还是青春少女,各位随缘。

晚上还没到,楚府又来了一位不速之客。这日正好司部衙门休息,楚皓月在书房看书,我在外面候着。司空星带着一个小厮前来拜访。他们俩走到书房门口,小厮自己进去了,司空星则拉我到一边去。我正纳闷这主仆二人搞什么鬼,却见司空星苦丧着脸说:“完了完了,这次小月是不会原谅我了。”

我摸不着头脑:“怎么啦?”

他叹口气:“我也是被逼得没有法子了。我不想带他来,可是他以死相逼。这回小月不会再理我了。”

我安慰他:“不会的,不管你做了什么,公子他不会不理你的。”也不想想你们是啥关系。

“真的?”他的脸上竟显现了孩子般的神气。

正说着,楚皓月大步走了出来。紧接着那名小厮也跟了出来,快步冲上来,拦腰从后面抱住了楚皓月。我被震撼了,司空星目光呆滞了。只见那小厮死死抱住楚皓月:“我就是喜欢你喜欢你,我不会放弃的!”楚皓月用可以吃人的眼光看向司空星。司空星抖了一下,赶紧冲上去拉开那小厮,压低嗓门喝到:“表妹,别胡闹了!”

表妹?原来那小厮竟然是林敏之扮的。幸亏楚皓月喜欢清静,院子里没其他下人,不然可就吓人了。敢爱敢恨,忠于自己的内心,好,看不出古代还有这样的女子。我暗暗佩服林敏之,敢于冲破封建礼教的束缚啊!楚皓月啊楚皓月,对于这样一个热情美丽的女子,你就一点感觉都没有吗?看来他果然不爱女子,这也就能解释为什么之前他看到那些女人都没有感觉。

楚皓月道:“司空,你最近不要来找我了。”

“小月。”司空星痛苦地说。我很同情他,一边是爱情,一边是亲情,他也难啊。

我对司空星好言相劝,将他和林敏之送走了。当我回到书房的时候,发现楚皓月正站在书桌前,拿着一块玉环发呆。他摩挲着玉环,久久凝视。我瞪大眼睛,那、那、那不会是我的玉环吧?!

楚家老爷夫人比较识趣,开完欢送会,就让几个年轻人到花园去设宴。大公子、二公子喝过几杯酒,与乔倩瑶寒暄几句就退场了。他们临走之前给楚丝叶使眼色,她却视而不见。

朦胧灯光下的乔倩瑶越发的清雅动人,一颦一笑惹人爱怜。楚皓月说:“最近公事繁忙,也没有常来看望倩瑶妹妹,还请妹妹不要见怪。”

乔倩瑶抿嘴一笑:“楚大哥言重了。你身在朝廷,自然应以国事为重。反正我们日后又不是不能见面,来日方长嘛。”好个“国事为重”,多么体贴善解人意的女子啊;好个“来日方长”,情意绵绵惹人无限遐思。我暗暗点头,这个女子识大体,温婉可人,确实不错。楚皓月如果不是不喜欢女人,这百炼钢恐怕也要化为绕指柔了。

乔倩瑶拿出两个东西,说是送给楚丝叶和楚皓月的礼物。楚丝叶的是一个香囊,楚皓月收到的则是一个坠子。乔倩瑶说:“倩瑶手拙,万望你们不要嫌弃。叶儿妹妹的香囊可以装你新买的香稞子。至于楚大哥的坠子,因为叶儿妹妹说你的玉环的坠子旧了,所以我就给你打了一个新的。”

楚丝叶紧接着急急地说:“哥,就是你定亲的雪花玉白玉环啊。”这句话一说完,乔倩瑶的脸色立刻就白了,楚皓月也一声没有吭。现场的气氛突然凝滞。而我则脑袋轰然一响,白玉环,定亲?什么意思?那我那块,应该是凑巧同为雪花玉的白玉环吧。

乔倩瑶声音滞涩地说:“楚大哥,你,你定亲了?”

楚皓月面色无波道:“不错。”乔倩瑶身形一晃,楚丝叶则有按奈不住的得意。

原本一场欢送会,以客人的头疼草草收场。

我找了个时机,找楚丝叶问个明白。

“公子订婚了?是哪家女子?”

楚丝叶轻轻一哼:“谁知道是哪家女子。爹娘说,当年把一对白玉环中的凰环给了他们故人之女。可惜后来那家人家道中落,与我们失去了联系。这么多年来都没有音讯,我看这亲事不算数了。我现在不过是利用这(&手机&阅读&.cn&)事,替我哥挡挡桃花。”

凰?我费力思索,好像没太注意过哦。

司空星不能来楚府了,那林敏之居然还不死心。几乎天天扮作小厮来缠着我。我几乎快被她魔音穿耳了,终于深刻理解了司空星为何如此隐忍不顾委屈几乎将爱人拱手相让。而且这位小姐听说楚皓月定亲了,不但不退缩,反而说:“是哪家的女子,我过去与她会会,说不动我就用手中的剑让她乖乖退婚。”眼中闪耀着自信的光芒。

我实在没有办法了,只得出了一个狠招。我说:“林姑娘,我们公子太讨女人喜欢,连带我整天被人烦,也很气闷,啊……说的当然不是可爱如您的林小姐。我恨不得公子早日成亲。林小姐的一番情意实在是让伺书感动。我看为今之计只能一招取胜,来招狠的,逼我们公子不得不就范。”

她眼眸闪闪:“什么计策,快快道来!”

我于是在她耳边悄悄告诉她。她听完脸红了。我心想,你不答应呢,别怪我没帮忙,你答应了呢,我就看看楚皓月的好戏,hohoho。她沉吟片刻,毅然道:“好!就依此计进行。”

第二天我从后门悄悄放进林敏之,她随我一起去了书房。我们在书房等着楚皓月,当他进门的时候,我趁他不备,偷偷伸脚绊了他一下。他往前打了个趔趄,林敏之适时闪了出来。哇,正好!楚皓月亲到了林敏之……的脸。我暗暗一拉拳头:耶,成功了,有好戏看啦!这可不就是古装版的一吻定情么?

楚皓月先是一惊,然后沉默了。林敏之娇羞地捂着脸。我强忍住笑意,咳嗽一声:“哎呀,公子,这可如何是好?”

楚皓月淡淡道:“楚某失礼了,但并非故意所为,还请林小姐见谅。”

林敏之红着脸说:“楚大哥,今天的事情我不怪你,你明天……就去找我爹提亲吧。”

楚皓月诧异道:“提亲?为何?”

林敏之一愣:“你、我,我们都这样了,你应该对我负责啊。”

楚皓月嘴角一勾,忽然浮现出一个古怪的笑容。我还没揣测出是什么意思,他忽然揽过我的肩膀,对着我亲了一口,而且还是唇,不是脸!我心脏先是停止了跳动,继而狂跳起来,跳得胸口隐隐作痛。脸也滚烫滚烫的,连呼吸都不知该如何继续了。我彻底石化了。林敏之如见鬼一样,也完全呆滞了。

楚皓月轻轻一笑:“如你所见,我喜欢的是男人。而且我现在也亲了他,是不是也要对他负责呢?”

“无耻!”林敏之“啪”打了楚皓月一巴掌,跑了。

“伺书,伺书。”楚皓月摇晃我,“我知道是你放她进来的,我告诉你……”

“卑鄙!”“啪”我也打了他一巴掌,转身就跑了。呜呜呜,楚皓月你这个混蛋,人家的初吻就这样被你偷走、浪费、糟蹋了。我,我好亏啊我,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呜呜呜。好戏没看成反倒成了一出戏。

羞愤之下,我冲到园子里一个无人的角落,发狠似的将杂草树枝乱打一气。发泄完毕后,刚才楚皓月吻我的镜头又出现在脑海。心脏又狂跳起来,胸口一阵郁闷与烦躁。我跳起来,后悔刚才怎么才打了他一巴掌。我应该用拳头砸他,用脚踢他踹他踩他……不打得他满地找牙,我真是气难消。我有再去打他一顿的冲动,可是权衡一下我们之间武功的差距,我就歇菜了,没准到时候是我被打一顿。

我恨恨地想,这笔账以后再找你算!一个人静静待了许久,我回到房间,打算收拾自己的东西离开楚家。我正收拾着,忽听一个声音在背后说:“怎么?想走?”

我停顿了一下,克制住转身痛扁来人的念头,继续收拾包袱。楚皓月冷笑一声:“怎么跟个小娘们似的,还会使脸子了。”

我也冷笑一声:“爷既然觉得没什么,不如我也去亲亲司空星?”

“你敢!”他断然喝道。看吧看吧,一边说没什么了不起,一边又不让我去亲他喜欢的人。这不是半边道理么?

“哼!”我讽刺、愤怒地从鼻孔出气。

他看我不停手,恼怒道:“我不让你走你就不能走。”

我把手上的东西往床上一摔:“你凭什么不让我走?你真当我是你们楚家的奴隶?你拿出卖身契给我看看啊?我为什么不能走?爷我想去哪就去哪!”

“哼,敢称爷了是不是?”楚皓月一把抓住我的手腕,“想走,没那么容易!哼,你运气看看?你现在已经一点内力都没有了。纵使想跑,也跑不了。何况如果我将你的画像往官府一送,就算天涯海角也会把你挖出来。”

我暗暗运气,果然一点内力都感觉不到。我又怒又急:“你到底对我怎么了?我的内功呢?”

他把我的手一丢,双手背负身后道:“你说过不再做飞贼,所以我就给你下了点药,让你暂时失去内力。以免哪天你又心血来潮,出去给我惹祸。”

“你,你,你……”我气得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他露出一个狡猾的笑容:“只要你乖乖听话,我们不妨可以做一个交易。”

我警惕地问:“什么交易?”

“只要你留下来,等我们把怡香楼的问题查清楚,你在其中做一个证人。案子一结,我立刻还你自由、恢复你的内功,你看如何?”

我沉思片刻,原来我还有利用价值?我说我这么个无足轻重的人物,到了京城他应该不用再提防我是什么派别的,早该赶我走了,怎么还留着我呢?我说:“我不留又如何?”

“你跑得试试啊?且不说你现在已经没有内力不能使用轻功,”他忽然伸手抢过我的包袱,“现在又没有钱财傍身,我又可以让全国的官府通缉你。你说你能逃得掉吗?”

我彻底崩溃,老天啊你怎么让我遇上这么一个无耻的人!我已经气得说不出话来了,捂住胸口勉强挤出几个字:“我……的……包……袱。”

他用手掂了掂:“等我放你走的时候,多加你一倍。现在暂时由我替你保存。”说完拎着包袱扬长而去。

我扑通倒在了床上。

经过那么一闹,接下来的日子我与楚皓月的相见倒没有那份尴尬。一来是他跟没事人似的,二来是我已经快被他气疯了,只顾着生气和想着怎么整他,反而忘记了害羞和不自在。

我后来又去找他谈条件:“要我留下来可以。只要你再答应我一个条件,我就心甘情愿地留下来。”

他打量我一番:“什么条件?”

“请你帮我办一件事情,我保证不会对你造成任何损失和困扰。等我觉得有需要的时候,我会告诉你的。”

他眼眸一闪:“如果在我的能力范围内,我一定帮你。”

其实这个条件很简单,万一将来我自己找不到莫言,就让他帮我找。

===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