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落叶中文 -> 仙侠小说 -> 穿越之遨游江湖

默然惆怅空对月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作者有话要说:加了一句莫言家的情况最后面加了几句话

按esc取消本页歌曲夏日贪凉,我决定从树林里走去慕容山庄。哪知在林子里迷了路,等我好不容易看见山下的道路时,月已上梢头。我正要从林子里下到路上去,远处忽然传来阵阵奔跑的马蹄声。我躲到树后,看见月光下隐隐有一个黑团向这边过来。越来越近,原来是一群骑马的黑衣人。只见最前面的一个人身子低伏在马背上,一手扬鞭策马,一手有节奏地拉摆缰绳,动作说不出的流畅潇洒。他的披风随风飘起,似浪翻腾。就在他经过我前面的路时,我感觉他忽然向我这边看了一眼,我心头一惊,却见月光下一片银色的反光,原来那人竟戴着一个面具!而他身后其他的黑衣人则全部黑巾蒙面。已有江湖经验的我知道此刻千万不能让他们发觉,因此一动也不动,等这群人全部跑远了,才从树后面走出来。夜晚蒙面而行,就算是好人,也不会有好事发生。不过刚才那人……真的很帅气哦,可惜戴着面具,不然还能看看他长得什么样,没准也是一个大帅哥。

半个时辰后我到了慕容山庄,如果要守门人替我通报,沈默一定不会见我。我绕到一个角落,越墙进去。虽然我的轻功已经非常不错了,但是慕容山庄内高手如云,我知切不可托大,于是靠着对地形的熟悉,慢慢向沈默的院子走去。

忽然一声门响,接着一片桔色的光芒倾洒到院中,有人从一个房间里出来了。我赶紧闪到暗处。几个人在门口向慕容青云告辞,沈默也在其中。只见慕容青云满脸笑容,和沈默多聊了几句,最后还拍拍他的肩膀。

我尾随沈默来到他的院中。见四周无人,轻声喊道:“沈默。”

他停下脚步,转身看着我:“是你?”他的脸掩在阴影中,看不清他的表情。

我走近几步:“我……听说你要定亲了?”

他沉默了一下说:“不错。”

虽然已有心理准备,但是亲耳听见从他嘴里说出来,我的心还是一颤。“你真的决定了?还是说你有什么苦衷?”

他侧过身,看着远处说:“我能有什么苦衷?这一桩婚事有多少人想攀都攀不上,人人都羡慕我。”

我凝视他的眼睛:“那你喜欢慕容雪丹吗?你爱她吗?如果你爱她,那好,我祝福你们,我再也不会来烦你。可是倘若你并不爱她,那么你就不要答应这门亲事。”

他烦躁地说:“你一个姑娘家,什么爱呀喜欢的,你管我那么多做什么?我没必要听你的废话。”说完转身就走。

“沈默。”我抓住他的胳膊,他一僵。“你听我说。我不想你犯下错误,后悔一辈子。就算你决心忘记我,再也不理我。但是请你娶一个你爱的人,请你幸福!如果你是为了用这种方式来忘记我,或者说……是为了其它的目的,你大可不必。”

他似乎怒极反笑:“娶一个我爱的人?我爱的人她早就不在这个世界上了。秦姑娘,你未免太高看自己。在我眼中,你不过就是一个我知道名字的女人而已。你与我无关,我的事情也无需你来指手划脚。”

我愣住了,眼前的这个人好冷好陌生,他的眼睛里没有了温度,他看着我的时候没有了微笑。他不再会用宠溺的眼光跟随我,不再会温柔地握住我的手,不再会将宽厚的胸膛借我遮风躲雨。往事一幕幕闪现在眼前。如果说他爱的“秦芷萱”对于他来说已经死了,那么过去的那个沈默是不是也死了呢?不——他用身体替我挡住飞镖,他嘴角含血对我微笑,他从火穹帮手上救下我后的惊喜,他对我说“让我守护你一辈子好不好?”……我的心好痛!“不!你不要这样说,我的心好痛好痛!”我一只手拉住他,一只手捂住胸口,眼泪汹涌澎湃,“沈默,难道你真的忘记了你我之间所有的事情?你真的要抹杀我们的过去?你不要这样好不好,你知不知道我有多难过。我以前是很懦弱,总是逃避感情。我承受了你对我所有的好,却只会装傻,我……可是你要知道,我并不想伤害你,对于我来说你一直都很重要,你知不知道?我害怕承诺,可是我想未来还很长远。而你,过去、现在、未来,你是不是通通都不想给我一席之地了?是不是真的让我从你的世界完全消失你就开心了?是不是,是不是啊?!”泪水哽咽着我,说到最后已经句不成句。

我从来没有在他面前这样悲痛过、坦白过,他怔住了,我看见他的双拳紧紧的握起。我抱住他:“沈默,我明白了,我明白了呀。我从来都没有告诉过你,我喜欢你。我以为那只是喜欢一个朋友,一个哥哥。可是现在我懂得了啊。”如果不是爱着你,我的心不会这么痛;如果不是害怕失去你,我不知道你对于我比我想象得更重要。我一直以为,我对你的感情比朋友多一点,比爱人少一些,何时却已是不能没有你。

他的双手迟疑着放在了我的背后,我感觉他慢慢用力抱住我。太好了沈默,你还没有忘记我,没有忘记这份感情,是不是?我有一点欣喜,赶紧用衣服蹭去泪水,抬起头看着他。他的眼睛里时明时暗,竟像是在苦苦挣扎。不像刚才那样板着脸,但是却带着某种痛苦。不过我看见他瞥向我的一个眼神中,依旧有着曾经我熟悉的爱怜和温柔。

忽然他大叫一声,接着双手抱住了自己的头。“你怎么啦?”我担心急切地问他。他慢慢镇定下来,抬起头看向我,眼神恢复了之前的冷漠。他木然地说:“秦姑娘,这是你我最后一次单独见面。我是真心实意要娶慕容姑娘为妻,请你不要再纠缠我。不然休怪我不念昔日朋友之情。你走吧,今日之事,我们就当没发生过。我不想我未来的妻子有什么误会。三日后我和她就会在此定亲,到时候,我会给你送上一份请柬。夜色已深,秦姑娘请回,恕不远送!”

“沈默!”我话还没说完,忽然脖子一疼,接着就昏迷过去了。

我从昏迷中渐渐苏醒过来,心头有一种哭泣后的惆怅空虚,并发现自己躺在一辆马车中。从被风微微掀起的帘子缝里看见外面依然是夜晚,看来我并没有昏迷太久。我想坐起来,刚一动身体,黑暗中就有一个人说:“你醒了?”我愣了一下,探寻地问:“楚皓月?你怎么在这里?”

“啪啪”他打燃打火石,点燃了一盏灯。在渐渐亮起的车篷内我看见他面无表情地坐在一旁。

马蹄嗒嗒嗒,车身摇晃着。“我们这是去哪?我是怎么到马车里的?”我问他。

他抬眼瞟我一眼,低头看着木几上的灯说:“我们回京城。”

“回京城?”我惊得坐直了身体,连忙喊道:“不行不行,我还有事情没做完呢。我不能回去。”

“什么事情?”他冷冷道,“不会是阻止别人定亲吧?”

我一怔:“你……你刚才偷听我们讲话?”

“偷听?!”他握拳将桌子一拍,“你以为我想听!”他眉头紧锁。

“楚皓月,对不起,我失言了。我不是那个意思。”

他沉默一会儿说:“我只听到沈默最后说的那番话。他说的是不是真的,你纠缠他?你……姓秦?”

之前经历了大悲,心情还没缓过来。我感觉心力交瘁,也不想对楚皓月隐瞒下去了,长叹一口气说道:“楚皓月,我也不想瞒你了。是,我姓秦,秦芷萱就是我。”

他正摆弄着桌上的一个杯子,闻言,手一抖,小圆杯咕噜噜滚下木几。“你说什么?”他猛然抬头盯着我。

我平静地说:“我就是秦芷萱。对不起,一直任性没有告诉你。”

“我不信!”

“其实你相信,只是不想接受。我的确是秦芷萱、秦子惜。”

“你?好,好!”他忽然哈哈大笑起来,笑着笑着,声音变得苦涩暗哑,“你瞒得我好苦啊,秦姑娘!”

看见他这个样子我也很难受,但是却不知该说什么。

“你怎么不说话?你是不是打算准备一直瞒下去?因为你从来没想告诉我你是谁,你不想和我扯上关系是不是?你心里,你心里一直都想着他,对不对?”他强遏着怒气质问我。

我低下头,无言以对。此时此刻我没有力气去解释什么。虽然我觉得他是一直强势着对我施予感情,可是我也不能否认我确实害怕让他了解我更多,爱我更多。我不想亏欠他,可是却伤害了他。

“皓月,让我走吧。以后我再解释给你听。”

“你休想去找他!”他冲口而出。

我掀开帘子,准备跳下车。他忽然伸手点了我的穴,我一动也不能动。“楚皓月,你干什么?快给我解开!”我又气又急。

“我不许你走!你说过要陪我一辈子。我管你以前是不是喜欢他?我不管,我只要你的现在和未来。”他一把将我抱在怀中。

我的现在和未来?沈默他已经不要了。

“楚皓月,你别这样。”我轻声说。他更紧地抱住我。“皓月,我今天要跟你讲清楚。因为我已经想明白了。我不能再耽误你了。我……”

“不!我不听,你不要说!”他的双手抓得我发疼。

“皓月,你很好,我喜欢你,是真的。我还想过也许我们将来会在一起。可是……我忘记不了他,我也不能让他忘记我。你放我走吧,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他又将我的哑穴点上,柔声哄我:“你不要说了,伺书,你好好睡一觉。等你醒来我们就离开这个鬼地方了。我们回去,还是像以前那样好不好?我们天天在一起,再也不理会其他人、不管其它事。睡吧。”

我瞪着眼睛看着他,却见他发红的眼睛里满是痛苦,我的心一颤,继而昏睡过去。

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看见楚皓月正怔怔地看着我,见我醒来,他微微一笑:“你醒了?喝点水吧。”他一手抱着我,一手拿着杯子给我喂水。我的确口很渴,于是咕嘟咕嘟一口气都喝完了。喝完水我拼命朝他眨眼睛。他替我解开了穴道,我应该能动也能说话了。

我想活动一下僵掉的身体,却发现全身软绵绵的,一点力气都没有。“咦?怎么回事啊,我怎么全身发软?难道是饿了?”我非常困难的才将自己靠在车篷壁。

楚皓月垂下眼睛:“我给你喝了软骨散。”

“楚皓月!”我眼睛里都能喷出火来了。

“你这两天好好休息,一切等回京在说。”楚皓月拿出一个靠垫放在我身后。

“皓月,你让我去,好不好?”我乞求地看着他。

“你还要去找他?他都已经那样说了,你、你还去?”

“我不相信他会这样对我,我要去问清楚。”

“芷萱!你醒醒吧。他与慕容雪丹定亲是他自己提出的,没有任何人逼他。他甚至请出了江湖上鼎鼎有名的石泉山人鹤翔天,以自家长辈的身份向盟主提亲。你要怎样才相信,他是真的要娶慕容雪丹!”

“不……这不是真的。我不信不信!”他昨晚明明还拥抱过我,他用力拥抱过。

“芷萱,忘记他吧!我会比他疼你一百倍,一千倍。永永远远都在你的身边。我不会像他这样让你伤心流泪。”楚皓月轻轻抱着我。

我的眼泪静静地流下:“皓月,你说他为什么要忘记我?难道他过去为我做的事情,对我说的话,一切一切都是假的吗?你说他为什么要这么残忍,说忘记就忘记,说不要就不要。自己潇洒地抽身离去,却留下我在原地一遍又一遍地怀念过去。早知道这样,他当初又……又为什么要对我那么好?呵,我以为自己是一个很洒脱的人,到头来才知道最放不下的人是我。皓月,我的心好疼啊,它被刀割,被火烧,现在已经一丝丝地裂开,马上就要碎成一瓣一瓣的了。”

“你别说了别说了!芷萱,从今以后你不要再提他,你的眼里心里只许有我一个人。你是我的,是我楚皓月的!”他把头蹭在我的肩膀上,紧紧地抱住我。

我闭上眼睛:第一天。

第二天,楚皓月给我喂水喂饭。他说:“药力会慢慢减弱,等到三天后你就能动了。”

我不说话,看着车外飞驰而过的树木,心里一直念叨着:第二天,第二天……

楚皓月看我不言不语,眼睛越来越红,他发狠似地摇晃着我:“你醒醒吧,你为他这样值得吗?就算我现在放你走,你去了能做什么?当着所有武林人士的面将他带走?他会听你的吗?你不过是徒增一个笑话啊!”

我看他一眼,长叹一口气。是的,他说的都是真的。我去了能做什么?我有能力让沈默改变主意吗?我有能力阻止他们定亲吗?正视现实吧秦芷萱,你无能为力。

第三天,定亲仪式应该开始了吧。沈默是不是穿上了他从未穿过的华服,慕容雪丹一定打扮得很美丽吧。大家一定称赞他们是金童玉女,天造地设的一对。

我睁大眼睛看着车窗外,一整天都不吃不喝,直到夕阳最后一丝余晖落尽。我的眼睛黯淡下来。

“啊——啊——啊——”楚皓月忽然撕心裂肺般地长啸,这声音在寂静的荒野直冲云霄,惊飞归家的飞鸟。其实在我心里,我已经这样长啸呐喊了好多次,我真想用这样的喊声将我所有的痛苦都发泄出来。就像张柏芝在《河东狮吼》里面那样,声嘶力竭、痛彻心扉,连山河都为之变色。可是我却没有一点力气和心力喊出来。

楚皓月啊,这样的喊声……我终是伤到了你。

沈默,你不再属于我了。你不再爱我了。

可是我依然爱着你。

第三天过去了。

楚皓月带我回到了京城,软骨散的药力也都散了。但是我依然仄仄的,似乎大病一场。他原打算带我去他家,在我一再的坚持下才把我送回自己家,但却派了四个保镖过来。我想无非是不想让我再跑了吧。

莫言看见我的样子大吃一惊,立刻就要去请大夫。我拦住他,指着心脏对他说:“是这里生病了,累了,没有力气了。”说完把头靠在他的身上:“莫言,我撑不住了。”

莫言把我一把抱起,送我回房间。以前我总说他是j家美少年,可是如今,少年也长大了。他比我当初遇见的时候高多了,不再是瘦弱的男孩,而是一个身材健硕的男子。他的眉目更加舒展,在以前清朗俊秀的基础上多了一层成熟的魅力,不过毕竟年龄还不大,依然有着少年般的纯净。我双手环抱在他的脖子上,低头说:“莫言,我是不是很不称职?我没有陪在你们身边,看着你们一天天变化,陪你们经历成长。我不是一个好姐姐。同样,我也不是一个好朋友,一个好恋人。我似乎做什么都很失败。”

他顿了一下,抱紧我说:“你胡说什么?在我……们的心目中,你就是世界上最好最好的人。是我们最最重要的人。”

我笑着流出眼泪来:“还是我的小傻瓜们好。我真高兴有你们。”

莫言将我安顿好,他没有问我什么。只是每天带着孩子们来陪我,让厨房给我做各种好吃的食物,还请来一些街头艺人来府里给我们表演解闷。他总是这样懂事,从各种细微的地方体贴你,却不给你任何压力。我知道他其实很想问我,很想了解一切。但是他担心让我伤心,所以选择默默地关怀。

这一天他忽然很严肃的对我说:“芷萱,其实有一件事情我当初骗了你。”我愣住了。他继续说:“当初你问我多少岁,我说十四,其实我当时已经十六了。我之所以骗了你,是因为,我的族人全部被先皇所杀,我是唯一逃出来的一个。为了不被人发现,我就谎报了年龄。”

我惊讶极了,原来莫言竟然还有着这样的身世。我握住他的手,他微微一笑:“没事,都是过去的事了。我的父亲原本是一个守卫边疆的将军。在七年之乱的时候,他跟如今的皇上关系密切。其他皇子为了争权夺利,陷害我的父亲勾结外疆人,说他出卖玉德国。先皇在看了假的证据以后,就将我们上官家诛灭九族。幸而抄家当日我侥幸逃脱,这才一个人苟且活了下来。我们上官族上下300人,我的爹娘、哥哥姐姐,还有尚在襁褓的弟弟,全都……我从边疆一路走来京城,我本幻想来杀了那狗皇帝,不成想还没等我杀他,他就一命呜呼了。你知道如今的皇帝为什么没有彻查我们仙株会吗?因为他认出了我。”

“什么?那他……”

“他与我父亲是生死之交。说起来我父亲的死也算是因为他。他几乎是看着我长大的,所以他为了弥补我们上官家,就默许了仙株会的存在。”

“是这样啊。那你当初还怕什么?”我又不解了。

“我跟你说的,都是皇上后来跟我讲的。他说要替我们上官家平反。呵呵,你说还一个虚名又有什么用,人都不在了。我如今只想与你们大家一起好好生活。”

“莫言,想不到你也是一个苦命的孩子。”我轻轻拍拍他的背。

他替我挽起一缕碎发,看着我的眼睛,认真地说:“人活在这个世界上,各有各的痛苦。痛苦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被它打倒。只要你努力活下去,总有一天会发现那些痛苦如尘烟一样,风吹即散。”

我一怔,他将自己最痛苦的经历讲出来,是为了安慰我么。我心头一酸,非常的感动,勉强笑着说:“你放心,我就是蒸不烂、煮不熟、捶不匾、炒不爆、响当当一粒铜豌豆。”

“那才是我熟悉的秦芷萱。”他凝视着我,欣慰地一笑。

司空星、柳成玉和花无语来看我。

司空星说:“你可别怪我。你只留下那封信,把小月急坏了,他发疯似的到处找人。我被他骚扰怕了,在武林大会上看见你就告诉他了。”

我故意瞪他一眼。他啊呀呀道:“他也没讨到好啊,什么也不说就出去大半个月,都快把皇上给气死了。他这几天都在受罚呢。他让我跟你说一声,他一忙完立刻就来看你。”

柳成玉道:“的确,不少人为这事上奏,皇帝只好说是派他出去办事去了。”

我对柳成玉拱拱手:“恭喜柳兄现在在朝廷当差。”

司空星道:“你还有一事要恭喜他,皇上要给他指一门亲事呢。”

亲事?我的心一抖。

柳成玉和花无语瞪着司空星。司空星一怔,发现自己说错了话,尴尬地摸摸鼻子。柳成玉忙说道:“你好好休息几天,等你身体好了,我们大家再出游去玩。”

司空星也说:“是啊,城里来了好几拨玩杂耍的,你一定没见过。过两天我就带你去,还给你包场子好不好?”

我知道他们都是真心实意地关心我,纵使心里还是很失落伤感,也微笑着点头说好。

最后花无语说要留下来陪我住两天,将他们二人送走了。

我将最近发生的事情原原本本地告诉了花无语。她沉思半晌说:“想不到沈默的变化如此之大。难道真是‘哀莫大于心死’?”

我苦笑一下:“或许这就是上苍对于我的惩罚。在我拥有的时候不知道珍惜,现在要我尝尝失去的滋味。”

花无语说:“你当初听说他要成亲的时候为什么不去问他呢?”

我默然片刻道:“当初听说的时候我有些失落,但是并不打算去纠缠什么。或许就像一个人受伤的最初片刻,他感觉不到疼,但是渐渐的,伤口会越来越疼。就在他对我讲述那一番为我而受的痛苦的时候,我终于开始明白他的心情,感同身受地体会到了那种痛彻心扉。我的心情从此大不一样。我开始失去了置身事外的洒脱,仿佛从云端跌落万丈红尘。一颗心有了感觉,首先尝到的竟然是痛苦。我以前向往爱情,却害怕受伤,所以不敢靠近爱情。就拿苏凌来说,我何尝不是因为害怕失去和痛苦,而选择了守望。从没想过主动去探寻那段感情的真相。如今,我好不容易勇敢了一次,却真的受伤了。无语,你明白那种痛吗?”我凄然地看她一眼,“我自己经历了,才明白当初对他的残忍。”

花无语抱住我:“好了芷萱,别难过别伤心。你还有我们。心碎了咱们把它粘好,时间一长,你就会忘记痛苦,一颗心就又是崭新崭新的。”

“也许有一天我真的会淡忘这种痛苦,但是我不会忘记曾经有这么一个人,在我生命中给过我快乐、给过我痛楚。无论是什么,它都与我的生命交融。我不会像他那样选择遗忘一切。”

花无语犹豫了一下,说道:“芷萱,你应该明白,你痛苦会有人比你更痛苦。楚皓月他……你在他的面前为别的男人伤心,他一定非常非常痛心吧?”

耳畔响起他的那几声长啸,饱含着太多的痛郁,我唯有长叹一声。

佛言:人生在世,如身处荆棘之中!心不动,人不妄动,不动则不伤;如心动,则人妄动,伤其身,痛其骨,于是体会到世间诸般痛苦。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