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落叶中文 -> 仙侠小说 -> 穿越之遨游江湖

与月相逢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我点点头:“好的,赶紧回去,免得她们跑一趟。”

夏荷惊喜地迎上来:“太好了,你终于出来了。再不出来,我们就要考虑通知护法了。”

“哦,对了,护法那边有什么消息吗?”我正准备上马车,闻言停下问道。

“护法飞鸽传书了一封信回京城,莫公子转给我们了。”

“啊,快给我!”我抓过信,立刻钻进马车看起来。她们赶着马车回楚庆城。柏汐云在信中说,沈默中的牵魂术程度比较深,目前有所缓解,彻底解除还需一段时间。他在信中还叮嘱我不要随便出门,要注意安全。我想如果他知道我跑来了楚庆一定会大吃一惊,不免有点像恶作剧得逞的小女孩,自己偷偷一笑。

回到楚庆,我决定临走之前去见见孟锦心。我派人给她送了张帖子,约她下午在玉水河畔的观水草庐见面。

到了约定时间,看见一个玲珑的美少女从轿子中走了出来。她看见我,笑眼弯弯,更显得睫毛浓密,加上小巧的鼻子、秀气的嘴唇,犹如一个芭比娃娃。

“锦心。”

“子惜姐姐。看见你真高兴。”她甜甜一笑。

好可爱啊!我打心眼里喜欢这个小妹妹,让她做我未来的弟媳妇,我真是太满意了。我掏出一大堆礼物送给她,她羞涩地推辞,我心中感叹,多有礼貌多懂事啊。人家说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欢,我怎么会看弟媳妇越看越喜欢?

“嗯,子惜姐姐,莫言他……为什么没有回来?”她低着头看着我塞给她的玉簪,两颊飞起红云。

“他要照顾弟弟妹妹和生意,走不开。下次等他有空了,再让他来看你。不过他托我向你问好。”阿弥陀佛,为了我未来有个可爱的弟媳妇,就让我撒个小谎吧。

“真的?”她抬起头,眼睛里熠熠生辉。

我连忙点点头:“是啊,还说谢谢你上次替他带口信给我。”

她开心的忍不住笑了,却又咬着下唇说:“他最近好吗?你们大家都好吗?”

“好!我们大家都很好。特别是莫言,生意越做越大,不得了呢!全国都有他的店铺。”

“真的?”她的眼睛里写着钦佩和爱慕,“我就知道他……不是,我爹爹和哥哥说,他一定会成大器的。”

我在心里偷偷笑了,小丫头还要借他人之口来夸自己的心上人啊。“锦心,不如什么时候你去京城来我家做客啊。”

她脸上浮出忧色:“暂时可能不行。我爹爹最近似乎有什么心事,总是闷闷不乐、忧心忡忡。我要留在家里陪他。”

我正要出言安慰她,忽然听见春雨暴喝一声:“什么人?”抬头一看,一群蒙面黑衣人围住了草庐。那群人一句话都没说,立刻开始动手,四个丫头冲了上去。锦心留下的一个丫鬟见状已经晕了过去。

四个丫头以一敌二或三,渐渐有些吃力。夏荷喊道:“月裴快走!”

我拉着锦心躲躲闪闪地走出草庐,在一边看着干着急。忽然一个黑衣人向我们扑过来,我赶忙护住锦心。却听见一声惨叫,锦心一脚踢中那人胸口。文静秀气的芭比娃娃、小萝莉会武功?我目瞪口呆!孟锦心对我甜甜一笑:“姐姐不用担心,锦心自幼习武,你跟在我后面就可以了。”我的下巴半天没合拢。行走江湖一年,我的眼神居然还是如此不济!

于是情况反了过来,孟锦心走在我身前,用手护住我。我万分沮丧,居然要一个比我小好几岁的小丫头保护,唉!

我和锦心还没离开草庐附近,忽然又飞过来两个蒙面黑衣人。我暗叫不好,本来春雨她们就已经很勉强了,现在又多了两个人,岂不是连脱身都不易?我正兀自担忧,却发现那两个人冲入阵中以后居然对付的是那帮黑衣人。他们是来帮我们的?只见这两个人武功高强,不一会儿就联合四个丫头打退了黑衣人。一声呼哨,黑衣人全都撤走了。

冬雪跑过来问道:“月翡你没事吧?”

“我没事?你胳膊怎么了?”我拉着她的胳膊问。

“没事,皮外伤。倒是你,万一出了什么事情,我们怎么跟护法交待啊。”她从上到下仔细查看了我一番,确认没事才放心下来。

丫头们围了过来,大家都没受什么伤。我走到那两个黑衣人面前说:“多谢二位相助!”其中一人眼睛眨了眨,看向另一个人,另一个人却无视我,没有说话。我不知他们这是唱的哪出,愣了一下,给他们拱手行了一礼。然后让春雨、夏荷送孟锦心及她的丫鬟回家。自己打算带着秋芹和冬雪回家。

那两个蒙面人站在河边未动。我又说道:“今日多谢二位相助。我们现在要回家了,不知你们有什么打算?如果不嫌弃的话不如去我家休息片刻。”

一个蒙面人冷冷道:“连对方是敌是友都不知道就请他去自己家里,你未免也太笨了吧?”

楚皓月?他一把拉下蒙面巾,冷冷瞟了我一眼。另一个人也扯下布巾哈哈笑道:“伺书啊伺书,人生真是何处不相逢啊!”

“楚皓月,司空星,你们怎么来了?”我大感意外。

“你放心好了,我们不是跟着你来的。”楚皓月道。我有点尴尬,因为我是有那么一点这样认为的。

司空星见状忙说:“我们有事路过此地,正好看见你,所以才出手帮忙的。你知道他们是什么人吗?”

“我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人。”我摇摇头,“那我没耽误你们吧?如果有空,就去前面我家坐坐。我可能明天就要回京城了。”

司空星瞥了一眼楚皓月,楚皓月不动声色。司空星眼珠一转,干笑道:“也好也好,时候还早,不如就去坐坐。”

此时太阳已经收走了它最后的光辉。还早?大概是相对于他们要行动做某件事情的时间来说吧。我也没有多想,带着他们回到了红豆居。

秋芹奉上香茶,我让她去帮冬雪敷药。司空星说他要参观参观院子,自己走开了。留下我和楚皓月在大厅。

半晌,我们二人都没有说话,空气似乎有些凝滞。我有点慌乱地喝口茶,对楚皓月说:“这茶很好喝。你喝喝看。”

他拿起茶盏,动作优雅地喝了一口,沉声道:“不错。”

“呵呵,没骗你吧。那个,你们来楚庆是有什么事情吗?”

他没有回答我,反而问我:“你跟孟锦心很熟吗?”

“你也认识她啊?刚才怎么不打个招呼。我是跟她很熟啊,我住楚庆的时候就认识她了。”

他似有些无奈地看着我:“你带不带脑子啊?你这样还行走江湖?我知道她是谁就一定是对她没有敌意?实话告诉你,我跟司空星正要夜探城守府。”

“呃?”怎么又骂我啊,我气鼓鼓地看了他一眼,说,“这个城守可不是刘志那种小官吏,他很厉害的。刚才你也看见了,连孟锦心的功夫都那么好,你们两个还是小心点。刚才她跟我说她爹最近忧心忡忡的,不会是你们俩做了什么吧?”

“她真这么说?”楚皓月眼眸一闪。

“是啊。”

他又沉默不语,似乎在思索着什么。过了一会他说:“最近江湖上流传的一件事情你听说过没有?”

“何事?”

“说的是盟主夫人二十年前杀了剑侠夫妇。”

“嗯,我知道,这事是真的。”我连忙说。

“你怎么知道是真的?”

“这……是我亲耳听到她承认的。”

“哦?”他似乎吃了一惊,继而冷笑道:“是因为他吧?”

“谁?”我有些莫名其妙。

“沈默!他是不是就是剑侠的后人?”

“你怎么知道?”我失声惊道。

“呵哈哈哈,”他的笑声有些苦涩,“果然是他!”他转头看向我:“此事你最好不要插手。这件事情必然会在江湖掀起巨大的风波。”

“可是……”

“这件事情不会那么简单结束。你不能参与进去。你一定要听我的!”他厉声道。

我有点吓到了,他是那样的严肃。“为什么啊?”

“总之你听我的。”他冷冷道。

“莫非……”我盯着他,“朝廷要插手此事?”他不说话。我惊道:“真是这样吗?朝廷为什么要管这件事情?难道是想利用这件事情剿灭江湖人士?”我的心怦怦直跳,如果朝廷要利用这件事情,推波助澜,江湖上必然会有一场血雨腥风。“楚皓月,你们能不能不要这样做?这样做会牵扯很多无辜的人。武林与朝廷并没有作对,为什么非要消灭他们不可呢?”我恳求他。

“你求我?”他挑眉问我。

我一怔:“是的,我请求你。”

“哈哈哈,那你是为了他还是为了整个武林呢?”

“我……不过是不忍心看生灵涂炭。”

“哼!”他面色一沉,“何必说得那样动听。为了他就直说。”

我忽然想起亦证大师的话,心中觉得有点好笑,怎么今天这个场景似乎被他老人家预见了似的,我真的能让武林避免一场浩劫吗?我哪有那样的本事。

“如果我可以让朝廷放弃插手这件事情,你如何报答我?”他忽然看向我,嘴角勾起一个戏谑的笑容。我愣住了。“条件是——你永远留在我的身边,你看如何?”他的笑容越发深邃,变得有些邪惑,但却并不是发自内心的笑。

我不敢正视他,挪开了视线,喃喃道:“皓月,你,这是何苦。”

“我们可以什么都不用管,躲到无忧山,做一对神仙眷侣。”他微笑。我无法回答。他忽然哈哈大笑起来:“开个玩笑罢了。你认真的样子真是好笑!”

我瞪了他一眼。他站起身喊道:“司空星。”司空星走了进来,他淡淡道:“我们该去了。”

司空星向我告辞,我看着他们说:“万事小心!”楚皓月头也不回地走了,司空星无奈地看了我一眼,追了出去。

秋芹和冬雪走进大厅,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秋芹说:“刚才那两位公子是谁啊?武功好人长得也俊。”

“他们是我京城的朋友。”

冬雪道:“我没瞧见那一位,只看见司空公子。他这个人亲切风趣,实在很有意思。”

秋芹道:“照我说还是刚才客厅的楚公子比较引人注目。冷冷酷酷的,举手投足特别有气质。”

冬雪一笑:“不会是因为他比较像沈默那个类型,你才这么说的吧?”

秋芹思索一下说:“表面看上去很像,其实不是这样的。沈公子他的冷峻是天生而来的,他那样的人应该是外表看上去冷酷,其实是一个外冷内热的人。而楚公子刚才的冷酷,看上去更像是不高兴造成的,他给人的距离感不是因为冷,而是一种高高在上……呃,我也说不好,就是有一种莫名的霸气和威严在那里。跟沈公子的感觉不一样的。”

我诧异地看着秋芹,这个丫头看人这么准?冬雪抿嘴一笑,望向大门处,眼神中多了一种光华。这丫头该不会真被司空星那个花丛老手迷住了吧?下次见到他得骂骂他,连我们逍遥派的丫头也敢骗?

睡到半夜,忽然感觉有人在推我喊我。我睁开眼睛一看,借着透进窗户的月光,夏荷正焦急地摇晃着我,还喊着:“月裴快醒醒!那帮黑衣人又来了!”

我赶紧爬起来穿了件衣裳,听见院子中刀剑拼击的声音。“哗”,突然有人破窗而入,是一个黑衣人。夏荷冲上去与他对打起来,喊着:“月裴你快走!”

“不行,我不能丢下你们。”我焦急地喊道。

“你去找孟姑娘来帮忙啊!”

我如梦初醒:“好,你们等我,我这就去找她。”说完我就向屋外跑去。可是刚一出门,就被一个黑衣人抓住了肩膀。他将我双手反剪压在墙上。我勉强将脸侧过来,看着他。那双眼睛令我觉得很眼熟,我问道:“你是谁?我一定认识你!”

“认识又如何?你今天是跑不了了。”

“如果你们是来抓我的,那就只抓我吧,放了她们!”

“哼!一个都跑不了。”

“你,你是何奇石?”我终于认出了他。

他一惊,冷冷道:“就算你认出我又如何?我还(&手机&阅读&.cn&)是要抓你。”

我压低嗓子说:“你不想知道杀害你父母的仇人是谁吗?”

他一愣,将我推到偏僻的角落,用力捏住我的手腕,急切地说:“是谁?你知道是谁?”

我的手腕像被火烧了一样,我忍着疼痛说:“是,是曲云裳!”

他手上一滞,接着笑道:“哈哈哈,你这个谎撒得也太不高明了吧?你知道我是他们派来的,就说他们杀了我父母。哈哈,鬼才相信!”

“何奇石!你爹或者芸娘的爹在二十年前参与过追杀剑侠夫妇那件事。那次追杀就是曲云裳组织的。她在剑侠夫妇死后陆陆续续将所有参与的人都杀害了。她的弟弟曲飞扬有一个本事,就是能在极短的时间内将别人的武功学到表面上七八成像。他就是偷学了太乙旋风这招将你爹杀害,嫁祸给赵乾坤。”穆剑亭曾经说过赵乾坤是他调查出的一个目标,结合太乙旋风这招被莫名使用,我推测事情的真相应该是这样的。但是此时我一定要斩钉截铁地说,好让何奇石相信我。

何奇石果然呆滞了,他的眼神中出现震惊、愤怒、悲伤和懊悔。过了一会儿他嗓子暗哑地说:“江湖传言是真的?她为何要这样做?”

“你是说曲云裳?她疯狂的喜欢上了沈思傲,可惜得不到他。她自己得不到的也不让别人拥有,所以找了一帮或是为了报仇或是为了无忧宫宝物的人来追杀他们。但是由于她爱着沈思傲,所以她又杀了那些人,说是替沈思傲报仇。其实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担心此事泄露出去。”

他渐渐放开我的手,心中似乎很不平静。半晌,他问道:“此事盟主可知情?”

“之前可能不知道吧,因为没听说他也参与了。但是现在江湖上传的这么凶,他应该已经知道了。何奇石,现在你知道真相了,快去找芸娘吧,你们一家三口可以团圆啊。”

他忽然转头看着我,眼睛中出现挣扎。他又一把抓住我,恶狠狠地说:“刚才你对我说的话不许对任何人讲!否则你的下场就是死!”我怔住了。他点了我的哑穴,抓起我飞到房顶,打了一个呼哨,然后带着我离开。我看见那些黑衣人陆陆续续地跟了上来,心里担心着那几个丫头,就在这时看见一颗信号弹飞上天空,嚣叫着炸开。我心中一宽,她们起码还活着,接着晕了过去。

等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一辆马车里,还是不能讲话。何奇石已恢复正常的装束,坐在我身边。透过窗帘缝,我看见外面已是白天,马车周围有一些骑着马的人。他们已经将我带出楚庆城了么?

我用乞求的眼光看着何奇石,可是他不为所动,只是紧紧地抱住剑目不斜视地坐着。我心中气恼,这个家伙到底怎么回事啊?是敌是友都分不清?

马车快速地奔跑着,离楚庆越来越远,是要带我去慕容山庄吗?春雨她们情况如何呢?会有其他弟子来救我吗?可是按照这个速度,等他们搞清楚状况再来追就很难追上了啊。我的心中满是焦急。如果将我送到曲云裳的手中,我还有活路吗?上次对她说的那番话没差点把她给气疯,她一定不会绕过我。

马车忽然停了下来。依稀听见一个人说:“各位,得罪了!在下在找一个人,不知是否可以看看这马车里面?”

楚皓月?我激动万分,立刻用头撞了一下马车。何奇石马上拉住我。马车外一个人冷冷道:“阁下也未免太狂妄了,你拦住我们就该死,还敢看马车?”楚皓月大喊一声:“伺书,是不是你?你在马车里对吗?”

我不能言语,急得呜呜咽咽,何奇石又紧紧地拉住了我,一时无法,不知该怎么办才好。谁知外面已经开始打起来了。

过了一会儿,一把剑忽然将车帘子挑了起来,那一刹那间,我看到了楚皓月的眼睛。“伺书!”他喊道,但立刻又被人纠缠上了。过了一会儿我又听见了一颗信号弹炸开的声音。一直稳坐的何奇石点了我的穴,让我不能动,然后跳下了马车。

我心急如焚,只能用耳朵去听,却听不出什么情况。就在这时,一声巨响,马车忽然塌了半边,一个人从马车上砸下来,从我身旁滚到了地下。我看见楚皓月和司空星都还穿着夜行衣,正跟一群人打斗。对方人太多,他们应接不暇。

楚皓月瞟了我一眼,见我无事,就专心打起来。何奇石也加入了与他的打斗。我听见一阵马蹄声,勉强转过眼珠看见春雨和秋芹过来了。春雨飞身下马开始打起来,秋芹跑过来扶起我说:“圣女你没事吧?”我眨眨眼睛,她马上替我解穴。我说:“我没事,你快去帮他们,他们快支持不住了。”

“好,你要小心!”说完,她提剑冲进人群。

对方的一个人闪出人群向我这边过来,我看着他手中的剑,心想难道是想拿我做人质?我立刻施展轻功跑开。那人以为我想逃跑,也用轻功追上来,手中还挥舞着剑。

忽然我脚下踢到一个什么东西,将我一下子绊倒,原来是一具尸体。我头皮发麻,随手抓起一把刀就向追我的人扔过去。那人一个翻身将刀一踢,那刀竟然刀口朝向我疾速地飞过来。我还没来得及喊出声,一个黑影将我抱住向旁边一滚。一股浓稠的液体喷到了我的脸上,我闻到了血腥的味道,视线被红色模糊了。楚皓月压在我的身上,我看见了楚皓月惊恐的脸,还有半截刀。难道他替我挡下了那一刀?我昏了过去。

我清醒过来,发觉自己躺在一间屋子里。看见了秋芹,我立刻坐起来:“楚皓月,楚皓月呢?”

“楚公子他……”

我冲出门外,看见司空星站在院子里。我抓住他的袖子:“司空星,楚皓月呢?他在哪里?他怎么样了啊?”

司空星用一种痛楚的眼神看着我,良久才说:“他,在房里。”

我心如重击,难道他……司空星叹了一口气,我汗毛直竖,推开他身后的房门,一步步走进去,脚步不稳。楚皓月静静地躺在床上,面色苍白。他的衣服已经换过了,床边扔着一件血衣。看见血衣,我腿一软,跌在了床边。我颤抖着伸出手到他的鼻下——没有呼吸?我的心被重重一击,我惊吓得向后倒去。

不,这不可能!我看着他紧闭的双眼,苍白的嘴唇,泪如雨下:“皓月,不会的,这怎么可能?你不要吓我好不好?你不是很生我的气的吗?你起来骂我打我,不要躺在这里不动啊!呜呜呜,你不能为了我……不能这样啊!”我抓着他的手,摇着头说,“对不起,对不起啊!我宁愿死掉的是我,你为什么要救我,不值得啊!”

我用手一点点地抚过他的眉、眼睛、鼻子和嘴唇,巨大的悲痛淹没了我。我忍不住扑在他身上又哭起来。忽然间我感觉有人抱住了我,我的头已经被自己哭得很晕了,迷茫地抬起头,却对上了一双深邃充满忧伤的眼眸。我不是愣了,而是呆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你、你没死?”

楚皓月淡淡地一笑,垂下眼眸,将感动、无奈掩饰下去:“能得你一哭,我楚皓月也算此生无憾了。”

“那、血,你伤得重、重吗?”我结结巴巴地说。

“那是旁边尸体的血,我没事,刀没有插到我。”

刚才的痛哭让我抽泣着停不下来:“你、你们,戏弄我。我,我……”

他握住我的手,温柔地抚摩,然后用力将我拉近。我吓了一跳,看见他的脸慢慢靠近,还没反应过来,他已经吻上了我的嘴唇。我瞪大了眼睛,却被他紧紧抱住动弹不得。他先是轻轻地在我唇上摩挲,接着浅浅地撕咬。我“呜呜呜”地挣扎,他托住我的后脑勺,用力向里面探进。我的头“轰”地一响,脸上一片火辣辣的,连呼吸都似乎停滞了。他吻得那么的用力,带着最深的渴求,却又有着最深的绝望,似乎是最后的告别。

良久他放开我,凝视着我,我大口大口地喘气。他嗤笑一声:“这不会是你的初吻吧?连呼吸都不会?”

我气恼地瞪着他。他笑了一下,说道:“这就算是你报答我的救命之恩吧。我们俩谁也不欠谁了。”

“你什么意思?”

他坐起身,掸掸衣服:“我现在差不多也算‘使君有妇’了,如果要我对你负责的话,岂不是只能娶你回去做小老婆?哈哈,我怎么敢要逍遥派的圣女做我的侧室呢?你不要放在心上啊,我吻过的女人不要太多,都要我负责的话我的府邸都要装不下了。”他瞥我一眼:“你出去吧,我还要休息。”

我跌跌撞撞地走出房间。楚皓月,我知道你是故意那么说的,你不想让我的心里有歉疚。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胸中似乎有一把悲伤的火在烧,让心静不下来。我看着天空,忍住眼泪,沈默,沈默,我快要撑不住了。你为什么还不回来?我就要……撑不住了。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