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他吗?”

躲在某银行看板的柱子后方,一名个头娇小、黑发及腰的女孩冷峻问道。

她的神情严肃、眉头紧蹙,犀利的目光越过对街,来到转角那间露天咖啡座,乌瞳一瞬不瞬,紧盯着当中一桌的客人。

“对,就是他!”江靖香咬牙切齿地铿然回答。她的个头颇高、身材微胖、两颊淌着半干半湿的数道泪痕。心中像是郁积了太多的委屈与酸楚,扁嘴之余,眼眶不禁再度泛红。

“乖!不哭!”个头娇小的女孩用力地拍拍她的肩头,嗓音粗犷低沉,压根儿不像在安慰人。“等着看我怎么整治他!”

“嗯。”江靖香忍住泪意强吸口气,等着看好友的表现。

“我上场了!”

扔下这句,女孩毅然离开柱子的遮蔽,以傲气凌人之势,昂首阔步跨越马路,踏入转角处的露天咖啡座,直抵目标所在,椅子一拉便坐下来。

她的突兀行径打断了同桌两名男士的谈话,钱尚源挤歪眉毛,微微扭曲的五官显明了他的错愕。

相较于对方的吃惊,李俊轩仅是沉下脸,不动声色地冷眸打量这位闯入者。

懊怎么形容呢?这女孩的皮肤过度苍白,轮廓颇深,未经修整的眉毛粗里粗气,眼睛、鼻子、嘴巴没半个称得上好看;她的身高虽在标准之下,但由于她的脸蛋够小,因此整体看来还算匀称。只可惜她给人的感觉阴阴冷冷的,像是电影里“阿达一族”的成员,连女孩子应有的一点柔媚温婉都没有。

“你…有什么事吗…”钱尚源小心翼翼地问。

“没什么事不能坐这里吗?”女孩不客气地打断他。

“啊?!”他愣了下,试着礼貌地与她沟通。“可是,旁边还有很多位置,你是不是可以去坐别桌?”

女孩鄙夷地哼了一声,从侧背的大包包里抓出一只绿色的东西,直接泡进他喝了两口的冰摩卡里,杯里的巧克力冰沙骤时满溢。

“噢,天哪!”钱尚源骇地向后弹跳而起,眼珠子险些掉出眼眶。“这是什么玩意儿啊?”他发出惶恐的尖嚷。

“我的青蛙标本。”

“啥米?”他情不自禁地用台语惊叫,瞠大的眼睛瞪着那只倒头栽的干扁青蛙,感觉胃液在翻滚,喉管一阵抽动。

“你怕不怕?”女孩正经八百地抬脸问他。

“你你你…你到底是哪来的神经病啊!快把东西拿走!”钱尚源的脸一阵青一阵白,气急败坏地吼着。

“够恐怖吗?”无视于所有人厌恶兼惊惶的指指点点,女孩极认真地补问一句,见他翻着白眼拒绝回答,她的手又伸进大包包里。

“那这个怎么样?”

取出一条软不溜丢的青蛇,她抛绣球似地朝他身上一掷。

那条青蛇足足半人身长,滑溜的蛇身砸在他的腿上又落到他的脚上,吓得他“俊容失色”、放声尖叫。

“哇…”

彼不得男性自尊,钱尚源惊叫着抱头鼠窜,哪晓得被身侧的椅脚绊住朝后跌,摔在另两张椅子上跌成一团,那狼狈不堪的模样让女孩原本乌云密布的脸上,总算透出点光亮的笑容。

本想上前阻止这场闹剧的服务生,也因她的手始终放在包包里而裹足不前,深怕一不小心成了那位瞥脚男的替死鬼。天晓得她的包包里还藏了什么恶心的动物!他害怕地想。

嘴边的笑意一闪而逝,女孩直起腰杆,表情骄纵而诡异,绕过圆桌一步一步逼近钱尚源。

“你、你、你…你不要过来!”伸出手急忙摇摆,钱尚源实在吓坏了,瘫坐在地上努力想逃,无奈四肢软绵绵的,硬是施不上力。

瞥见女孩的手又从包包里缓慢伸出,李俊轩蹙起好看的剑眉,霍地起身,准备阻止这场闹剧。

“你够了吧?”喝声出口,他的表情却为之僵凝。她在做什么啊?

“喀嚓!”一声,女孩拿出照相机拍下钱尚源形同软脚虾的凄惨模样,接着弯腰捡起那条“维妙维肖”的道具用假蛇,这才得意洋洋地扬起脸,态度轻松地斜睇着发问者。

“嗯,应该够了!”很不马虎地回答他那句问话。

李俊轩从没见过像她这么怪异又这么无厘头的女人,一时间怔忡得无法言语,简直猜不透这女孩的脑袋里装的是什么。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寒着脸,他神情凛然地问。虽然钱尚源不过是他的保险专员,称不上是他的朋友,但她做得未免过火。

“问他啊!”女孩不以为杵地用下颏比向地上那家伙。

“你…你到底是谁?!”好不容易靠着椅子扶站起来的钱尚源,恼羞成怒地冲到她面前,却因为恐惧她的包包里还藏有别的嗯心物,登时又站离几步远。“快把底片还给我!”

“才、不、要!”说完这三个字,女孩转身预备闪了。

“站住!我什么地方得罪你了,你快给我说清楚!”他忍无可忍地吼。

她停住脚步,侧过脸庞斜睨他一眼。“谁叫你要玩弄我们女人的感情!”语气却不愠不火,没有半点痛恨的意味。

“莫名其妙!我玩弄谁的感情了?!”

“还不承认?一定要我把名字说出来吗?”她撑大鼻孔。

“你说啊!我倒想知道我玩弄了谁的感情!”钱尚源已濒临崩溃边缘,他歇斯底里地大声咆哮。

“哼!你玩弄了靖香的感情!”女孩不齿地答道。

“谁?”

“靖香,江靖香,别说你不认识她。”

只差再一点刺激,钱尚源就会因为承受不了打击而昏过去。“妈的咧!什么进香团啊?我根本不认识这个女人!”

“不认识?!”女孩倒也没有很意外。“你不是庄家维吗?”

“你才在‘庄肖维’!我根本不是你要找的人!”他气炸了,握着的拳因过度愤怒而隐隐颤抖。

“噢,”她略略地蹙了下眉心,转身望着周遭的人。“那你们谁是庄家维?”

见鬼了!谁会承认自己是那个真正该死的负心汉啊!所有人噤声不语,而真正的庄家维则坐在邻二桌,冒着冷汗,不断以眼神暗示着友人千万别露出马脚,要不他就死定了。

“没人承认。”女孩喃喃自语,感到有点闷,这回竟然出师不利,实在有损颜面。“算了,不好玩!”也不管自己造成了多大的混乱,拍拍屁股就想走人。

“等一等!”李俊轩喊住她。

笨蛋才真的停下来等。女孩镇定而快步地走着,但下一秒,那个喊她的男人便追上来挡住她的去路。

“还有事?”她从容不迫地走眼望他。

“你整错了人,难道不用说声抱歉?”

“好啦!”她倒也大方,一转身便朝钱尚源行九十度弯腰礼。“对不起哦!”其实根本没啥诚意。

这一刻,李俊轩简直有股冲动要去借把菜刀来剖开她的脑袋,看看里头的结构是不是和别人不同。

“就这样?”

“不然咧?”女孩眯起眼,觉得这个男人真是既无聊又鸡婆。

“好,把底片交出来。”

“噢,那你把姓名和地址给我,等洗出来以后我再把那部分的底片寄给你。”她可不想白白浪费了整卷底片。

“我把钱给你,你把底片整卷给我!”

“才不要,里头还有别人跪地求饶的照片。”她皱皱鼻子。

“你…”

看来他是拿她没辄了,因为这女孩的思考逻辑八成与常人迥异,即使他有些好奇这个女孩是何来历。

“好吧!你叫什么名字?”

女孩的眼睛眯得更小了,简直就像闭起来一样。“名字?就是身分证上的那个名字吗?”

他屏气,顺水推舟地跟着答。“对,我想知道你叫什么名字。”

“堂欢钰。”

因为她没有考虑太久就回答,又让他出乎意料的一愕。

“我叫堂欢钰啦!”以为他没听清楚,她不耐烦地重复一次,说完继续过马路。“无聊,好烂的搭讪。”嘴里念念有词。

会再愕住没有跟上去,是因为他的心里出现另一个相似的名字。

堂爱钰…堂欢钰?

莫非…她是堂四川的另一个女儿?

站定在总经理办公室前,范若姿忙不迭地腾出手来拨拨刘海、调整裙线,顺便将大V领的开襟针织衫往下再拉低些,试图露出她饱满诱人的乳构和大红色蕾丝内里花边。敲门前还不忘检视涂上亮橘色指甲油的青葱玉手,是否如刚搽上时一样完美、一样无懈可击。

十秒后,她满意地笑了,同时扭着妖娆身段敲门入内。

“总经理,您要的财务报表我替您拿来了。”

“嗯,放着吧。”李俊轩头也不抬地应了句。

即使她的上司瞧也不瞧一眼,她仍旧尽心尽力地扮演好花瓶的角色,自门边走至他桌前的这一段路,依然扭腰摆臀,未有松懈之意。

“总经理,需要替您换杯热咖啡吗?您桌上这杯好像冷了。”报表端正搁放在桌上一角,她必恭必敬地殷勤询问,微俯的身段刻意开展前襟,好让圆润有料的胸脯有亮相的机会。

“不用了。”

“噢…总经理,明天就是元旦假期了,您有打算怎么度过吗?”

“没有。”他的回答一次比一次不耐

范若姿可不死心,继续再接再厉。“总经理,快到中午吃饭时间了,要不要替您买个便当回来?”不管他有没有打算看她,她脸上笑容始终绽放如盛开的玫瑰,欲滴。

总算,李俊轩忙碌不停的笔在这时打住,抬首望向老头子经过千挑万选才选出的这位总经理秘书,英挺深刻的俊容凝上一抹冷冽的温度。

“你没有事要忙吗?”

噢耶!总经理终于肯看她了,她兴奋得心儿枰枰跳,故作娇羞地痹篇他的视线。

“是…是啊,如果总经理想约我一块去吃饭的话,我有好餐厅可以。”完全不懂得察言观色,只晓得卖弄风情。

数不清这是第几个了。李俊轩漠然地微叹口气。

“我有未婚妻了。”

“嗯?”范若姿傻呼呼的,仿佛没弄懂他话里的意思。

“还没听说吗?关于我和‘富贵集团’千金的事。”他还以为这事传得沸沸扬扬,全公司上下没人不知道。尽避这不过是谣传,但他存心以此戳破她的美梦。

什么?总经理已经有未婚妻了?她大受打击地震住。“我…我不知道。”嘴唇轻轻颤抖着。

“身为秘书,你的消息未免太不灵通了。”他冷声嘲讽道。

“因为我也才第三天上班而已…”她嗫嚅地,整颗心揪得好紧。

“重点是,就算我没有未婚妻也不会看上你。”他无情地再道。

宛若大晴天突来的一记闪电,劈得她灰头土脸。“总、总经理你…你…”她漂亮的粉妆瞬间一垮,自信及美丽皆毁于一旦。

“我希望我雇用的是个称职的秘书,而不是一天到晚花枝招展的花瓶,你明白吗?”

“我…我…”她欲哭无泪的脸色黯淡,双手在身下不断扭绞着。“我并没有这个意思…”

“哦?”皱拢眉宇,李俊轩犀利的眼神早已洞悉她的想法…不就是痴心妄想着飞上枝头作凤凰?

“我…”她心惊地一时语塞。

“如果做不下去,待会儿就递辞呈过来,我马上签字。”

“不不不,不要赶我走!”范若姿呜咽一声按住桌角嚷。“我以后一定认真做事,不会再对总经理存有妄想了。”

“是吗?”鬼才相信!要不然之前也不会走了三、四打的秘书。

“请总经理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保证不会再花痴了!”她急急哀求,就差没跪在他面前让他相信她。

说实在的,像她这样的女人不值得同情,但一个月内换了这么多的秘书,着实也令他心烦。

“好吧!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最好记得你今天的保证,好好做好你分内的工作。”李俊轩面无表情地松口道。

“谢谢总经理、谢谢总经理!”范若姿万分感激地拚命点头。

“嗯,快点出去吧!”

“是是,我马上出去。”

把人赶走后,他正想拿起咖啡浅啜一口,桌上的私人专用电话却铃铃作响。

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他那位无所事事的老头子打来的。

“什么事?”接起话筒,他的声音平板毫无起伏。

“你还在忙吗?”果然是他父亲大人李朱舍打来的。

“嗯。”

“别忙了、别忙了,今儿个晚上家里办了跨年舞会,你早点回来准备,而且我大费周章把堂四川的宝贝女儿给请了来,你今晚可要好好表现。”

“我说了我在忙。”

涸粕惜李朱舍压根儿不理会儿子的抗议,不爽像连珠炮火接连轰出。“我警告你啊,这回不许再找借口!我好不容易和堂四川搭上线,这婚事也八字有了一撇,你这个男主角却连女主角长什么样都不知道,未免太过分了吧?”

“你自己擅作主张还怪我不合作?”他冷冷地回答。并非他与自己父亲有仇,实在是李朱舍太过迂腐,都什么年代了,还相信要靠企业联姻来稳固自己事业,才会找上“富贵集团”的堂四川,一迳地要撮合他和堂爱钰的婚事。

说真的,不管外界评论堂四川的长女堂爱钰是个多么漂亮的美人胚子,他一点兴趣也没有。

何况什么样的美女他没见过?只在于黏上他的美女都是贪图他的名和利,而这个堂爱钰是李朱舍巴不得她主动黏过来的美女罢了。

“反正我不管啦!跨年舞会九点开始,要是九点以前你没回来,我就放把火把你那间宝贝别墅给烧了。”李朱舍威胁道。

“爸!”听到这句话,李俊轩的眼眸迸出怒火来。

“就是这样了,记得九点啊!”强调完这句话,李朱舍挂上了电话。

“可恶!”

瞪着被他扔到地上去的电话,李俊轩忿忿不平地一拳击向桌面。

真是卑鄙!老头子竟然拿他那栋宝贝别墅来威胁他屈服!他明知道这栋别墅是他的避难所。

沉吟半晌,他显然没有退路,他相信那个疯老头说到做到。

罢了,去就去吧!反正他确实也该会会他这个未来的妻子。

想到堂爱钰,脑中忽地又闪过另一个名字。

也或者,他可以确认一下这个“堂欢钰”的身分?

坐在自家那辆加长型的黑色劳斯莱斯里,两个长相颇为悬殊的女孩坐在后座。其中一个正倒着玫瑰乳液替粉嫩藕臂保湿并增添身上香气,另一个则穷极无聊地瞟向窗外街景,表情夸张地嚼着口香糖,顺时钟转圈的嘴巴一下子突出一下子凹陷,看起来十足滑稽。

堂爱钰斜睨妹妹一眼,很是哀怨地吐出一口废气。

“吃口香糖就吃口香糖,有必要这么努力地进行嘴部运动吗?”

“嗯!”堂欢钰用力点头,视线仍留在不断后移的街道,下一秒,她停下嘴巴动作,专注地鼓起腮帮子,慢慢慢慢吹出一个大泡泡。

泡泡愈来愈大、愈来愈大…“啪!”一声,张力过剧登时破裂,粉红色的薄膜整个黏上她的人中和鼻尖。

堂欢钰兴冲冲地扭过头凑近姐姐面前,故意要让她看清楚自己的“杰作”。

“厚!脏死了!”拧着眉,堂爱钰尖叫一声,懊恼地抽了一堆面纸塞到妹妹手里。“快点擦一擦,好恶心!”

“嘻嘻。”堂欢钰露出顽皮的笑容,这才慢条斯理地捏起面纸,把口香糖的残渣清除。“再玩一次。”打开包装又丢了一颗口香精到嘴里。

“欢钰,不要玩了啦!已经快到李猪头他家了!”她懊丧地说道,要出手制止已来不及。

“我要破记录,让泡泡黏到我的脸上。”用力握拳放到腰间,堂欢钰认真地为自己打气。“加油!”又开始她夸张的嘴部运动。

“堂欢钰!别把我的话当耳边风!”板着精致妍美的瓜子脸,堂爱钰气呼呼地摇晃她的双肩。“你到底听到我的话没有?不要玩了啦!”

“噢,那你想有没有可能黏到眼睛?”她仍然一意孤行。

“拜托你振作一点!我没时间跟你猜谜啦!”

“那如果一次嚼两颗应该就有可能喽?”不管堂爱钰是不是已经气得跳脚,堂欢钰仍旧置身事外,完全忘了今天上场的目的。

罢了罢了!,靠人不如靠己,她还是认命点吧!堂爱钰把脸一别,决定放弃和她这个奇葩妹妹周旋。

十分钟后,车子缓缓驶入灯火通明的李氏别墅内,姐妹俩相继下车,并在李朱舍乐不可支的迭声欢迎中,步进了热闹滚滚的大厅。

由于她们迟到了半个多小时,里头早已人声鼎沸,且当中有许多人是李未舍自家员工,不过有一半以上都是被爱办宴会的老板给硬是抓来凑人头。

即使如此,布置得华丽缤纷的炫光舞池里,已有不少舞林高手正忘情地扭动身躯,将气氛炒得火热。

“爱钰呀!你总算来了,我正等着你呢!”他喜形于色地笑嚷。

“李伯伯你好。”行过礼,堂爱钰勉强勾动嘴角浅浅一笑,礼貌性地问好。

“好好好,伯伯我真高兴脑拼到你来,呃,这位是?”李朱舍的笑容微微冻结。这是打哪冒出来的鬼丫头?白惨惨的脸上挂着死气沉沉的表情,嘴巴却有一着没一着的嚼着口香糖。

最可怕的是,她竟然穿了一整身的绿!

如果是那种粉嫩青春的绿就算了,问题是她这身绿是那种暗淡无光的绿,酱菜一般的灰绿色。

“她是我妹妹,她叫堂欢钰。”堂爱钰忙替她答道。

“你妹妹?”张着抽搐的厚唇,李朱舍受到不小的惊吓。不论从哪个部分看,她们都不像是对姐妹,幸好他一开始就属意最漂亮的堂爱钰做他媳妇,何况她和儿子站在一块,说有多登对就有多登对。

“对,我是她妹妹。”

“这样啊,呃…欢、欢迎你来。”他言不由衷地表达欢迎之意,表情显得僵硬,继而转向堂爱钰,歉疚地垮下神色。“真对不起,俊轩还在公司加班没回来,所以他晚点才会赶到…”

“没关系。”尽避她表面上装出惋惜的样子,但心里其实求之不得。要不是为见她心上人一面,她根本不想来。

“请问吃的东西在哪边?”堂欢钰突兀地问道,同时伸长脖子,像个小型雷达四方搜寻着食物的位置。

“在…在、在那个地方。”举手比了个方向,李朱舍压下心中不悦,陪着笑脸亲切地回答她。“从这里走过去就看得到了。”

“掰。”连声谢字也没说,堂欢钰大剌剌地朝着她今晚打算攻陷的城池前进,走没三步却被堂爱钰气愤难当地揪回来。

“堂欢钰!你是来吃东西的吗?”把妹妹抓至一旁,堂爱钰抑着音量在她耳边低吼道。

“难道不是?”她显得很纳闷。

“别吃了,快想办法帮帮我。”说话同时,堂爱钰紧张地左顾右盼,心想“那个人”是不是真的有来。

“你的心上人出现了吗?”堂欢钰耸肩,一问完却感觉身体一阵大摇晃,只见堂爱钰激动地抓住她的胳臂猛摇,不断低声鬼叫。

“啊!他在那里、他在那里!”

看到暗恋多年的真命天子出现在眼前,堂爱钰只觉心跳都要停了,即使两人隔了那么远的距离,她仍能清楚地看到他脸上自信飞扬的神采。

“天哪!我要休克了。”捂着胸口,她一副承受不住、摇摇欲坠的模样,纤手攀在妹妹肩头,酡红的双颊粉致动人。

“没那么夸张吧?”堂欢钰眯起不大不小的黑眸。

“厚!你没喜欢过人,所以不能理解我的反应啦!”

“那还等什么?就照西瓜姐的计划去做啊!”

“说得倒简单,问题是我不敢主动去搭讪啦。”扭绞手指,她窘困地答。

“鼓起勇气很难吗?”堂欢钰不以为然,一根肠子直到底的她,很多事情总尽量往单纯的方面想,也没什么心眼。

堂爱钰支吾老半天,懊恼地跺脚。“唉哟,你不会懂的啦!”

“我不懂?”仔细想了两秒,堂欢钰倒也干脆。“确实,我也不想懂。”

堂爱钰闷闷不乐地支着下颐,视线微微上移,瞳眸忽地湛亮,似乎想到什么。

“啊!我想到了!”摩擦拇指食指发出声响,她兴奋地低嚷道。

“嗯?”

拉住妹妹的胳膊,她神经兮兮地交代。“我现在要假装不舒服到楼上躺一下,待会儿那个李俊轩要是来了你先帮我挡着。”

“挡着就好了吗?”

“对。”

堂欢钰有些无趣地抓抓头。“那你要干么?”

“我?我当然是在楼上等着伺机而动。”

“怎么动?”

“唉哟,怎么动你不用管啦!只要想办法把李俊轩拦住就好了。”

她想了几秒才点头表示同意。“那我可以去吃东西吗?”内心却完全没有打算要去拦爱钰口中的这家伙。

堂爱钰一翻白眼。“好,可以,你尽避去吃吧,我去跟李朱舍说我人不舒服,要借他们楼上客房休息休息。”

“然后呢?”

“然后你要是等很久都没等到我回来找你,你就先回家去吧。”

“噢。”只见堂欢钰的眼睛始终瞟着那一长排丰盛的宴会美食,完全没去聆听她说的话。

“好了,我走了!”属于她的幸福,从这秒起她要努力去争取!握紧拳头,堂爱钰在心里大声为自己加油打气。

等堂爱钰前脚一走,堂欢钰便后脚跟上,迫不及待地跑去觅食,却不知道属于她的幸福之旅,也随即要展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书首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