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课钟一响,江靖香飞也似地抱着早就整理好的课本跨出教室外,连讲台上的教授都还没动静,她已经三步并两步地溜得老远。

堂欢钰纳闷着她怎么丢下自己就跑掉,于是乎匆忙收拾东西尾随追上。

许是因为她个头娇小又比较瘦的关系,相较于江靖香奔行得气喘吁吁的,堂欢钰则三两下就赶上了她的步伐。

正当她只差两步就能伸手搭住江靖香的肩膀时,前方拐弯处忽地闪出一个中等身材、长相普通的男子,咧开一嘴泛黄的牙齿,大剌剌地揽过江靖香的腰身,与她并肩往前,而江靖香也状似娇羞地倚在他怀里,笑得甜蜜。

堂欢钰怔忡地停在原地楞了几秒,不消片刻又拔足拦到两人的身前。

“靖香,他是谁啊?”无血色的面容一如往常的苍白,平板神情出现疑问。

“赫!”江靖香骇了一大跳,偎在男子的肩头猛然瑟缩。

一见是她,庄家维同样脸色遽变,惧意瞬间蔓延了他的周身,令他不自觉地喉头抽紧,却放作无害地咳了两声。

“你、你怎么追上来了?”江靖香面有难色地咽了口唾液。

“是你说要和我做朋友的,还说要和我一块上下课,有什么问题吗?”她闷闷不乐地反问。自小到大,肯和她做朋友的人就不多,毕竟能忍受她无厘头思考逻辑和答话方式的人少之又少。若提到知心好友,她更是一个也没有。

“我今天有事,不能陪你一块走,你先回去吧!”江靖香赶紧陪着笑脸,就怕得罪了这个脾气阴晴不定的古怪千金。

“他到底是谁?”还是问一下比较安心,尤其她明明记得江靖香已经被那个叫庄家维的混蛋甩了,莫非她这么快又交男朋友了?

“他…他是…”江靖香支支吾吾,慌乱中连忙编了个谎言。“他是我堂哥啦!”话一讲完,正好有两个男孩子迎面走来,朝他们打招呼。

“嘿!庄家维,跟女朋友一块啊?”

“真幸福哟!他的女人缘就是这么好。”

“就是呀!”

“先走喽,掰。”两人一搭一唱地说完便擦肩而过。

于是,庄家维的脸更绿了,江靖香的脸则更红了,为他,也为自己的谎言。

“庄、家、维?”堂欢钰神色凝重地思忖这个名字。“这名字不就是那个脚踏两条船的负心汉吗?”

“呃…呃…”

“而他就是庄家维,那你怎么还和他在一块?”素容一沉,堂欢钰摆明不悦,嗓音也渐渐冰冷。

壮起胆子,庄家维摆出一副不怕她的模样挺身而出。“那纯粹是一场误会,所以我和靖香还是男女朋友。”

“是啊是啊!就是这样。”江靖香急忙附和。

“可是你后来没向我解释。”她不快地板起脸孔。“而且你今天扔下了我。”

“难不成…难不成我每件事都要跟你报备不成吗?”料想她也不敢怎么样的江靖香,性子一来讲话也跟着刻薄。

“是你说的,我们要做好朋友。”堂欢钰认真地重复。“所以好朋友不能撒谎不是吗?”

“谁、谁想跟你做好朋友!当初我只是想利用你帮我报复家维罢了,哪知道你还找错人,”牙一咬,她豁出去地坦然答道。“不过这样也好,反正我跟家维已经和好了,我也不需要你这个朋友。”

“为什么?”她还没弄懂江靖香的意思。

“别再问我为什么,你真是烦死人了!要不是看在你们家很有钱、而你又很好利用的分上,我根本不想理你。”话说得太绝,连身侧的庄家维都紧张得推了推她,暗示她别再说了。

“你不想理我?”归纳出这个结论,堂欢钰似乎是懂了。

“对!我们不是朋友了!”这阵子按捺得快得内伤,总算可以跟她撇清关系。

“因为你跟他和好了?”

“那当然是原因之一,而且…哼哼!友情算什么,当然是爱情比较重要!”江靖香也不避讳,整个人黏到庄家维身上,如同一只发情的八爪章鱼。“不过像你这种长得不怎么样、个性又怪里怪气的女人,大概永远都体会不了爱情的甜蜜,因为…哈,眼睛瞎了才会有男人迫你。”她恶毒地嘲笑道,仿佛早已厌恶堂欢钰许久。

“如果真的有人追呢?”没有动怒,堂欢钰不愠不火地问。

“你看、你看、你看!她真的很奇怪对不对?”停了三秒,江靖香懊恼兼火大地扯着庄家维的胳膊,情绪失控地大声尖嚷。“我都把话说得那么难听了,她竟然还问我这种问题,真是气死我了啦!”

不同于女友的发火,庄家维对这个堂欢钰起了怜悯之心。

难怪每个人都说堂欢钰很怪,经历了这两次的阵仗,他不得不承认,她确实很怪,而且是那种会让你气得半死、她却浑然不觉的无神经似的女孩。

“算了啦!我们走了。”

“如果我也交了男朋友呢?”堂欢钰目光熠熠地直视江靖香,不死心地再问。

“你、你交得到再说啦!必我什么事!”江靖香都快气爆头壳了。

“交到了我们还可以是朋友吗?”

厚厚厚!真是大肠小肠气得坑谠调了!江靖香有股冲动想去撞墙。

“我不想再跟你说话了,真是浪费我的力气。”挽住庄家维的手臂,她无情地甩头走人。

而一向卑劣无耻、感情世界欺哄诈骗的庄家维,却不时地边走边回头看她。

仿佛在为了女友无理的行径与尖酸的言辞感到十足歉意。

本来嘛!堂欢钰其实也没做错什么,没理由被骂得这么难听。反观江靖香,还真是坏女人一个,唉…

不过想是这么想,他可不会因此就爱上这个怪怪少女。

就希望能有个男人“慧眼识英雌”,看看能不能好好改造改造她喽!

请支持晋江城。

皱拧两道细若针芒的眉,范若姿极不客气地职眼逡巡着来人,涂了厚厚彩妆的精致丽颜写满鄙夷与不屑。

“就是你要找总经理?”

“嗯。”直视这个妖娆美艳的女人,堂欢钰不卑不亢地应了声。心里怀疑这里是公司还是场所。

“有预约吗?”

又不是订PIZZA,干么先预约?她闷闷地。“没有。”

“如果你想请我们总经理慈善乐捐和作些公益的话,跟我说就可以了。”

堂欢钰露出疑惑的神情,很努力地想弄懂她的意思。

想了老半天,她发现她还是不懂。

不耐地双手环胸,范若姿仰高下类,傲气凌人地睥睨这个不知打哪儿冒出来的怪丫头,加倍嫌恶地睨视她一身寒酸与古怪的穿着。

“这位小朋友,你找我们总经理到底有什么事?”

“什么事?”堂欢钰停顿一下,毫不考虑地便脱口而出。“我来当他的女朋友。”

“啊?!”她没听错吧?范若姿惊为天人地瞠大美眸眨了眨,两秒后捧着肚子爆笑出声。她笑得前俯后仰、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笑得死去活来,就差没笑跌在地上滚个两圈。

笑了足足一分多钟,她勉强地顺了顺气,压抑下满腔泉涌的笑意。

“小妹妹,你是不是‘这里’锈斗了?”她嘲讽地指指脑袋。“何况我们总经理忙得很,可没时间理你这个小花痴。”

“我不是花痴。”堂欢钰可不笨,她听得出对方在笑她,无血色的菱形唇慢慢抿紧,端凝的秀容森冷凛冽。

“你不是?”抚着起伏不定的丰腴胸口,范若姿笑得更加轻蔑。“就凭你说出你要来当我们总经理女朋友的这句话,你若不是花痴那才有鬼。”

“李俊轩到底在不在?”她矜淡的神色依然沉静。

“他在。不过他不会见你,你快点走吧!”

“我要找他。”

“就说了他不会理你,你听不懂吗?”

“你还没有问他。”

“哈!你这么想给自己找难堪?”掀高半边眉毛,范若姿真不敢相信这丫头的脸皮厚到这种程度。

堂欢钰不说话,沈暂眸底射出冷厉锐光,黑发包里着发白的面容,有种说不出的阴森诡异。

这一瞬间,范若姿像是吓到了,冷意窜上四肢,嘴角的嘲笑倏地冻结。

对方明明是个没啥存在感的小女生,怎么这会儿她的气势却压倒了自己?

“好…好吧!”范若姿僵硬地哼出这句。“告诉我你的名字,我去通报我们总经理,看他想不想见你。”

“堂欢钰。”

范若姿再度一震。“堂欢钰?”总经理的未婚妻叫堂爱钰,而这丫头叫堂欢钰,这…这表示什么?

“你…你不会和堂爱钰有什么关系吧?”她不确定地退了一小步。

“我们是姐妹。”

“什么?!”完了!完了!真的完蛋了!范若姿只觉头昏眼花、摇摇欲坠。她竟然得罪了未来总经理夫人的妹妹,她…她死定了!

“对不起!对不起!我…我马上去跟总经理说堂小姐你来找他。”事不宜迟呀!她踩着三吋高跟鞋落荒逃开,一秒也不敢耽搁地,前去通报总经理。

于是三分钟后,堂欢钰在范若姿弯腰揖礼陪笑脸的恭迎中,缓缓踏入宽敞明亮的总经理办公室。

门关上后,她看到李俊轩坐在临近落地窗的沙发上,俊逸有型的面容显得冷峻而危险,烫得笔挺的白衬衫却松开了领带和三颗钮扣,露出一截精壮结实的小麦色胸膛。

“真是稀客。”他开口说了第一句话,深不见底的黑肿闪过戏谵。

“好久不见。”她也说了第一句话,却是理直气壮。

“坐啊!”扬起眉,他拍拍身旁的位置。

本以为她会避嫌地坐到另一侧的沙发上,结果,她还真的坐到他身边去,侧过脸来注视他。

“你两个月前说的话还算数吗?”

“怎么,你终于有兴趣了?”明明已经间隔了两个月,然而一看到她,他却觉得与她的相遇恍如昨日,她还是老样子…不,应该说她还是“怪”样子。

“游戏怎么玩?”

“听过角色扮演吗?”他斜斜漾开线条美好的唇形。

“角色扮演?”

“你演女主角,我演男主角,我们是对情侣,说白点就是男女朋友。”

“好。”听到“男女朋友”四字,她马上应允,深眸一瞬不瞬地盯紧他。

“你真干脆。”李俊轩微微歪首,甚觉有趣地莞尔一笑。

“那我就是你的女朋友了,对吗?”

“是啊!”虽说利用她的单纯来拐骗她有点恶劣,不过,他可不会有罪恶感。“那我把游戏规则说清楚点,你可要牢牢记住。”

为了拥有一个男朋友,堂欢钰没有迟疑地点头,凝神聆听。

“第一,不能公开。也就是除了我们彼此,不能让第三个人知道。”李俊轩交叉着十指,神色优雅地娓娓道来。“第二,这是游戏,所以最好不要有人认真,你要是爱上了我,我可不会负责。第三,扮演好各人的角色,各司其职,要不这个游戏可玩不下去了。”

他说了堆规则,堂欢钰却吸收得零零落落,他的大部分用词,她都无法搞懂。

“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你可以不要咬文嚼字吗?”

“咬文嚼字?我有吗?”他惊讶道,他以为他的这辞够浅白了。

“可我不大懂。”她懊恼得眉心深拢。

见她小脸发愁,他不忍地放缓语气,体贴地用另一种方式阐述。

“总之,我们是男女朋友这事,你不要告诉别人就对了,毕竟名义上我跟你姐姐堂爱钰还有婚约关系,你要是说了,这样不太好。再来,我们在玩游戏,所以玩完后一拍两散,再见面也可以形同陌路;最后,你只要当个称职的女朋友,我就很满意了。”

“爱钰她不会在意。”她突然说。

“嗯?”

“因为她不会在意,我才来找你的。”她严肃声明。

李俊轩愕了下,随即满不在乎地冷笑。“我知道,我非常清楚她不想要我这个未婚夫。”

“所以你是我的男朋友了对不对?”

“对。”他伸出长指,温柔拨开她额角的一绺乱发。

对于他突如其来的举动,堂欢钰骤觉背脊一凉,心头仿佛有大象乱踏。

“怎么突然想通了?”低醇如酒的嗓音低沉地在她耳畔响起,她呆呆地仰脸,看到他辽阔似海的黑眸正灼灼瞅住她。

她果然不对劲,上回脸颊发热、四肢无力,她还以为是肚子饿的关系,但今天她吃得超饱的,却也莫名其妙地发热发晕。

“我…我不想和别人不一样。”

“和别人不一样?”

“而且她说我交不到男朋友。”

“她?她是谁?”

“她是江靖香啊!她好奇怪,庄家维回过头找她以后,她就不理我了。”想到那天的情况,她就觉得不舒服。

江靖香?庄家维?这两个名字他还没忘记,会对她留下印象,这两个人可是一个重要开端。

“你的意思是,江靖香曾经利用你去对付庄家维,结果他们现在一和好,这个江靖香就不想理你,还说你交不到男朋友?”

“所以我说她好奇怪。”堂欢钰有点沮丧地垮下肩膀。

李俊轩忖度着没马上接腔。想也知道奇怪的人是谁,江靖香只是犯了一般女人都会犯的错罢了,应该不算奇怪。

“所以你才会来找我?”

“对。”她也不隐瞒。

“那么你说吧!你希望我怎么做?”

“我本来想带你去给靖香看的,不过你说不能给别人知道,那就算了。”

“好吧!她是例外。”

“嗯?”堂欢钰睁眼。

“就让她知道吧!别把我的真实姓名告诉她就好。”只见他嘴角扬起一股略带邪气的淡淡笑意,趁她不注意时慢慢俯下身。

“嗯?”眼珠子再睁得更大一些,但不是因为他让步作出妥协,而是因为他又把唇贴上她的,吞噬了她不及发出的疑问。

宾烫的热度吓得她瞠目急退,他的大掌却狡狯地抵住她的背脊,趁势掌控大局,迫使她仰首张口,便于他细细品尝她的青涩香甜,呼出的气息喷彿在她脸上,她呼吸促乱,心脏如遭电击地加速奔驰。

堂欢钰惊慌失措地握拳抗拒他的胸膛再一步逼近,被动的任他翻搅唇内蜜津,全身燥热赭红,某种她所不明白的愉悦淹没她的理智,喉间发出极轻微的呜咽声,再没有力气阻止他的侵入。

握拳的手渐渐松开,她颤抖地摊平十指,轻压着他的腰际,脑中晕沉沉地想着:难怪有那么多女人喜欢被男人毛手毛脚,因为这感觉还不坏嘛!

即使他的唇已经离开她的,他仍然搂着她,将她因在自己与沙发之间。

她眼儿迷离、两颊嫣红地抬脸,凝盼他许久,才找回原有的思绪。

“你为什么又亲我?”

“因为你现在是我的女朋友了。”他唇边逸出了笑,不由得爱怜地再轻啄她的唇瓣,眼底聚着一簇炙热灼烫的火苗。

“那你以后会常常亲我?”

“对。”李俊轩的笑意不断扩大,他伸手将她两边长发勾到耳后,发现这样的地看起来有精神多了。

“不要!”堂欢钰面有愠色地用力甩头,又让长发盖住耳朵。

“你不喜欢把耳朵露出来?”

“不喜欢。”

“为什么?你的耳朵涸粕爱啊!”

“就是不喜欢。”她固执地答道。

“好,不喜欢就不喜欢。”他想他对她已有初步的认知与了解,因此也不强迫她作任何改变。“对了,那你喜欢我私底下怎么喊你?”

“我叫堂欢钰啊!”

“我当然知道你叫什么名字,我的意思是,我们之间是不是要有亲匿一点的称呼比较好?”

“都可以。”她很困难地答。男女朋友该说些什么、做些什么,她还是懵懵懂懂,一头雾水。

“那你喊我俊轩,我喊欢儿,好不好?”

“欢儿?好像在叫狗。”

他忍俊不禁又笑了。“有像你这么样古怪的狗吗?”

“我没养过狗,我不知道。”

摇摇头,李俊轩真觉得和她说话是种“艺术”,因为很难懂。

“走吧!我带你去吃饭。”瞄了眼墙上挂钟,他临时起意地说道。

“我不饿。”

“不饿也没关系,让你感受一下男女朋友该有的样子。”

“你现在不是上班时间吗?”堂欢钰突然正经八百地问他。

“为我的女朋友例外一次又有何妨?”李俊轩迎视她,眸光掠过一抹内敛情愫。

为我的女朋友例外一次又有何妨?

听起来没什么的一句话,却教她面容震动,紧闭的心扉像被猛然撞开,撞出了一个大洞,而他的模样、他的身形、他的每个表情,全被这个洞吸了进去,一下子塞得好满好满,再没有空隙。

男朋友…她想她开始有点了解男朋友的用途了。

因为她的心,突然不再空虚了。

她很少去注意街道上熙来攘往的人群,更不曾仔细观察那些双双对对的情侣夫妇,她一向独来独往,没有男性朋友,也不爱看电视、电影、,总是把闲暇时间专注于其他事物上;像是采集各种昆虫作为标本、研究杀害蟑螂的方法、如何在五秒钟内爬到树上等等。

因此当她的身旁多了个人陪她一块走路,而且还强制性地握住她的手时,她关注的重点出现大移转,映入眼帘的风景视野也迥异于以往。

原来有这么多男男女女也是这样手牵手走路的,她不再落单,她变成和大家一样,唯一不同的是,她的男朋友比起别的女孩子身旁的男朋友,似乎要好看太多。

她忍不住一再抬眸偷觑他英挺的侧脸,发现他不说话时的神情又冷又酷,凝望前方的视线深邃缥缈。

“不习惯吗?”在她看了他二十几遍后,他耸肩问了。

“习惯什么?”她不懂。

“不习惯有人牵着你走路吗?”

她率直地摇头。“不会,而且你的手很温暖。”

“有没有看到前头那对小情侣?”他用下颚指了指前头。

堂欢钰“噢”了一声望向前方,有对穿了高中制服的小情侣站在一处橱窗前,面对面搂得死紧,压根儿不在意他人的眼光。

“然后呢?”

“然后?”他就知道她没特别的感觉,无奈地低笑一声,将她拉近自己一些。“然后你想不想跟他们一样?”

堂欢钰蹙起眉,想到自己要在大庭广众下和他搂搂抱抱,总觉得不大好看。

“不要,很少有人跟他们一样,我不想跟别人不一样。”

“呵。”他大感意外地用另一只手摸摸她的头。“你不笨嘛。”

“我们要去哪里?”他似是漫无目的地带着地在街上乱晃,让她走得脚有点酸。

“不去哪里,就只是逛街。”

“我不逛街的。”

“有没有想买什么东西?”他还是问。

“没有。”

“挑一样吧,我买给你。”

“我自己有钱,不用你买给我。”她摸摸钱包。

“这跟有没有钱无关,这是心意,是男朋友偶尔该为女朋友付出的。”

“是这样吗?”

“当然是,所以你挑一样吧!”

她皱皱小脸。“什么都可以?”

“对,什么都可以。”

堂欢钰抓抓头,很努力地绞尽脑汁想着,不过对于衣食无虞的她而言,还真想不出有什么东西可以让他送。

“有这么难吗?”

“因为我什么都不缺。”

“我并没有要你去想你缺什么,而是看你喜欢什么,我买给你。”

“我喜欢的东西?”

“对,你喜欢的东西。”

“我喜欢昆虫标本。”她马上兴致勃勃地答,这也是他头一回发现她一向清冷的眼眸里出现兴奋的光采。

但这样的回答却让他十分泄气与错愕。“昆虫标本?”

“对,就是昆虫标本。”

“这…这东西很难买到吧?”

“那你要不要跟我一块去抓?都没有人帮我抓。”

“帮你抓?”他相信他此刻的表情一定很难看很难看。

“嗯!我家后山上就有得抓,可以吗?”

能说不吗?在发觉她有这样的嗜好以后,他怎忍心泼她冷水,跟她说不?

但也因为如此,他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做错了决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