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表,已经七点零二分。

说起来是有那么点不可思议,他真的答应陪她参加他们系上举办的联欢活动。

不但礼拜天一大早六点起床、六点半出门,还七点整准时来到他和欢钰约定好的地点,却没看到任何身着绿衣的人出现在视线范围内。

侧转身躯,一抹清新可人的白色身影映入眼帘,以极缓慢的速度朝他靠近。

他看也不看就移开视线,心想那必定是个不认识的人。

怎知下一秒,身侧传来一声不稳的低唤。“我…我来了。”

咦?这不是堂欢钰的声音吗?

他诧然回身,惊觉刚刚那名白衣女子就是她,这样的大发现,让他狠狠地倒抽口凉气。

“怎么是你?”

“我…”堂欢钰的表情蒙上“置之死地而后生”的黯光,随即垂下小脸。

完了!她就知道她根本不适合穿别的颜色的衣服,早知如此,她就不该收下这件洋装,现下后悔也来不及了。

但其实,他会倒抽口气是因为太过震惊。

李俊轩惊为天人地瞪眼望着眼前这个俏丽柔美的佳人,难以置信她是那个一向作绿色打扮的堂欢钰。

一样的黑发白皮肤,一样的娇小敝表情,但这件象牙白的无袖洋装,衬得她雪白肌理更显粉嫩,细致洁白的小腿跦着白色布鞋,干干净净、简简单单,清新自然得有如晨间朝露。

由于过度吃惊,他僵在那儿久久说不出话来。

见到他这样的表情,堂欢钰自动解读成“他觉得难看”的反应,已是沉甸甸的心情顿又往下凉了半截,打定主意再也不穿别种颜色的衣服了。

一转身,她决定不再挣扎,快快回家免得继续留在这里丢人现眼。

发觉她突然离去,他错愕中连忙拉住了她的手腕;即使满心不愿,但她还是闷着气停下脚步,等着地开口。

“你要去哪?”

“…我要回家。”

“回家?时间不是快来不及了,你为什么还要回家?”

她没有吭声,别开脸摆明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怎么了?为什么一脸臭臭的。”尽避一头雾水,他却好脾气地劝哄她。“难得你今天穿得这么漂亮,应该要开心点才对。”

听到“漂亮”两字,她倏地扭过脸来瞪住他。“漂亮?”

“是啊!这一身白色很适合你,你难道不觉得?”

她似乎在困惑着他的话是真是假,上掀的眼眸睁得圆大,黯瞳瞬间一亮。“适合我?”极力想从他深眸中分辨出话里的可靠度。

“是很适合你。”他语气坚定地点头。

堂欢钰怔忡着一动不动,心里涌上一股复杂的欣喜与悸动,梗在喉头的那颗异物忽地咽进肚腹里消失不见。

“真…的?”怕他只是在敷衍自己,她小心翼翼地再确认一次。

看出她眼中的疑虑与露出马脚的欢愉,他总算明白她在闹什么别扭,也明白自己该怎么做比较好了。

“走吧!集合地点不是在你学校校门口?再不出发恐怕会来不及。”他逸出抹好温柔的笑容,里头蕴藏着无可抹灭的深情。“相信你今天这副打扮,一定还会让不少人跌破眼镜。”

“为什么?”

“因为很好看。”为了加强她的信心指数,他冷不防凑近她眼前,又轻轻补上一句:“而我也很喜欢你这样子。”俊逸脸庞不再阴暗,在鼓舞她的同时也强化了他的阳光面。

堂欢钰的脸红了,就像涩绿的青苹果突然间熟透成一颗红苹果…他喜欢她这个样子…这么说来,她的勇于尝试是对的?

不可讳言,她也好喜欢、好眷恋他赞美自己的专注模样,让她一颗心为之热切激昂,那种有点甜蜜、又有点飘飘然的感觉,真是太奇妙了!

丙真是一旦沉沦,无论怎么理智都救不回来了吧?

“我的车停在那儿,我们快走吧!”握住她的手,他不待她点头便往前走出骑楼的遮蔽,艳阳高照的晴光,兜落两人一身。

幸福在这瞬间临到,她只觉心头热热胀胀的,虽是被动地让他牵着,脚下步履却毫不迟疑,渐渐地轻快起来。

一揉、二揉、三揉!揉揉揉!

怕自己眼花,江靖香不断地揉眼再揉眼,直到旁边的庄家维比她早一步清醒撞了她手肘,她才愣愣地回神。

“嗯?”

“看到没?不可思议的组合。”

“当然看到了!”她气急败坏地压低嗓音。“打从那个男的一下车,我就注意到了,还想说他是哪个女同学的男朋友,没想到竟然会是那个怪胎的。”

“说话别老是那么刻薄,她又没得罪你。”庄家维不禁蹙起眉。

“你干么又替她说话?”

“我只是想就事论事,何况你难道没发现她今天不一样?”

“哼!哪有什么不一样,不过就穿了女鬼似的白衣服来罢了。”她不屑地撇唇,就是不想承认堂欢钰穿那身白衣有种清秀佳人的味道。

“你一定要这么冷漠吗?好歹你和她曾是朋友。”庄家维真是愈来愈受不了。

江靖香不悦地想反驳什么,两旁的人已经起了阵小騒动,大家议论纷纷,小声交谈着这一男一女。

“你…是堂欢钰?”此次活动主办人方家一眯起棒球帽下的眼。“我没看走眼吧?”

“我们迟到了。”也不理会他的质疑,堂欢钰认真地道歉。“对不起。”

“呃…没关系没关系,反正还有好几个人没来,你们不是最晚的。”方家一傻笑了阵,唯唯诺诺地答着。

“堂欢钰,你要不要先介绍一下你身旁的这个男士是谁啊?”一个长相桥媚的女生忍不住嗲声嗲气的试探性询问。

堂欢钰望向李俊轩,转过头回答。“他是我男朋友。”

“男朋友?”一票女同学很有默契地倒抽口气,即使她们老早就猜着这样的可能,但一听到她亲口证实,仍觉得难以置信。

“哇塞,真的是她的男朋友耶。”

“是啊是啊!好劲爆哦!”

“你们好,敞姓李,不介意的话,喊我一声李大哥就行。”李俊轩风度翩翩地一语带过自己的身分,并加重力道握紧欢钰的小手。

谁想喊他李大哥啊!可能的话,有半数以上的女同学都想把他抢过来当自己的男朋友呢!

“他真的是你的男朋友?”拧着眉心,江靖香很不客气地问。她才不相信这男人真是堂欢钰的男朋友,他必定是堂欢钰借来客串的。

“他确实是我的男朋友。”堂欢钰一板一眼地答。

“哼,是不是涸旗就知道了。”丢下这句,江靖香漠然走开。

五分钟后,迟到的几个罪魁祸首匆匆跑步赶到,主办人方家一在点完人数后松了口气,总算可以出发了。

坐上游览车,目的地是桃园味全埔心农场。

倚着窗,堂欢钰的心情仍有些彷徨未定,虽然大家看她的眼光不同了,她也觉得自己好像真的不一样了,但是,一种更强烈的不安却盘踞了她的心头。

“刚刚那个女的就是江靖香?”

“你怎么知道?”

“我听她说话的口气就猜出了大概。”

堂欢钰停了停。“噢…”不知该接什么。

“别想太多了,今天好好地玩。”

她抿抿唇,有些支吾。“你…会不会觉得不自在?”

“我?”

“嗯。”

“是有那么一点,但是无妨,反正我是为了你才来的,他们怎么看我,我都无所谓。”他淡然一笑。

她怔忡着与他四目相对,心底像有什么又加速融化了些。她收回焦距停在他的肩膀上,慢慢地,将头枕靠而上,并悄悄偎紧。

他的唇微扬着温柔笑容,虽然那抹笑容轻浅到几不可见,但他却也把头轻压在她的头顶,形成一幅亲匿的画面。

抵达埔心农场,一车子的人提着大包小包陆续来到烤肉区,着手准备中午的食物,分组的结果是他们俩被分配到和江靖香一组。

堂欢钰抱着一堆玉蜀黍蹲坐在圆石上,去除叶须并插上竹筷。

“我来帮忙。”李俊轩卷起袖子跟着坐下。

“要这样用。”怕他不会,她当场示范了一次,只可惜她的动作有些笨拙,显然也不常进厨房做这四事。

示范完,看到他俐落的剥除叶须,力道十足地将竹筷嵌进玉米硬骨里,她呆了下,窘迫地抬首快速瞄了他一眼。

“你不常进厨房吧?”他似笑非笑的。

“嗯…很少…很少。”她声如蚊纳地答。

“很正常,用不着不好意思。”他淡淡地耸肩,语气里却有取笑她的意味。

不知怎地,她想起她那个离家出走快被老爸登报作废的姐姐堂爱钰。

“虽然我不喜欢做菜,不过爱钰她就很爱进厨房煮东西了,她跟我不一样。”

“为什么要提她?”

“因为她是你的未婚妻。”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她只觉胸腔泛起没来由的酸楚。

“你是这么想的?”他的神情一凛,笑意倏敛。

“这是事实,我当然这么想。”她没有触怒他的意思,事实上,她也不清楚他为什么变了脸色。

这样的话题不该继续,他让自己沉默了下来。

一阵暖风徐徐拂过两人僵凝的脸庞,她突然又抬起头。

“那么你会娶爱钰吗?”

“我不会。”想也不想的,他斩钉截铁地答。

她愣了两秒,居然大大地松了口气。“那就好。”

扬起眉,他只觉那暧昧氛围又朝两人靠拢了些,她不经意流露的心绪,可是他值得记录的片段。

玉米弄好了,接下来是将丸子、香菇及香肠弄成一串,而江靖香也别有心机地加了进来。

“呀!不介意我也来一块帮忙吧?”她笑眯眯地问,跟之前凶巴巴的模样判若两人。

堂欢钰摇头,李俊轩则看也不看她一眼。

“你们…是怎么认识的啊?”假装很认真地帮忙了一会儿,江靖香终于按捺不住地率先发问。

一见堂欢钰欲言又止的表情,李俊轩沉声反问:“有必要告诉你吗?”

“呃…”江靖香显得有些窘然,但涸旗又恢复镇定。“好吧!那自粕以问一下你们交往多久了吧?”

“还不到两个月。”

“哦?”江靖香兴致勃勃地动着脑筋推算时间。“这么说来,你是在我和庄家维复合后,真的就去交了个男朋友啊!”她话里带刺地对堂欢钰说道。

“对。”堂欢钰却毫不避讳地点头承认。

“哟,那你也真是厉害,随随便便都能让你认识个这么优秀的男人。”

“我跟他不是在随便的情况下认识的。”她皱拢眉心。

“呵呵,我没有怀疑你的意思啊!”江靖香有意无意地瞥了他一眼。“只是觉得你们好像不是挺搭的,不过还不错啦!你今天变了个样子还挺好看的。”

堂欢钰知道她不是真心地在赞美自己,因此也没马上接腔。

“欢儿。”李俊轩突然轻唤了她一声。

“嗯?”

“跟这样的人作朋友,很辛苦吧?”他面带微笑。“如果你没要我来,我还不知道你有个这么样尖酸刻薄的朋友…不,或许地根本不是你的朋友,她只是你名义上的同学罢了。”

虽然愣了会儿,但堂欢钰没有否认。“嗯,只是同学而已,我和她不是朋友。”

“堂欢钰,你…”江靖香面色一僵。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你确实有权利选择更好的朋友。”李俊轩也不想做好人,神情清冷地附和这句。

“哼!”丢下串了一半的香菇,江靖香气呼呼地起身走人。

“她好像生气了。”目光追望了一会儿,堂欢钰有感而发,幸好没有歉意。

“她是该生气,但这是她咎由自取。”

“你不喜欢她,对不对?”她直直凝娣他。

“对,因为她太傲慢、太小心眼,被人讨厌是应该的。”

“可是在系上,大家比较讨厌的是我。”她没有表情地陈述着这件事实。

“那不过是因为你性情古怪了些,大家认定你不好亲近,没有共同的话题,并不表示他们讨厌你。”

说来神奇,很多她想不通的事,他不过一、两句话就让她解了疑惑。

“所以…我不讨人厌?”

“你确实不讨人厌。”

很怪的感觉,她一直以为所有人不喜欢她,现在想想,好像并没有这么严重。除了江靖香,并没有其他同学排挤她。

这么想着想着,藏匿于心房深处的阴霾忽地一扫而空,她像是突然开窍了。

忍不住仰首眺望着蓝天白云与四方的绿野茂林,连挤在胸腔里的秽气都在她吸气吐气间慢慢消弭。

“待会儿我烤肉给你吃。”将最后一颗丸子用竹签串好,堂欢钰愉快笑着,带着点矜持地对他说道。

“好,我会等着。”他的嘴角凝出一弯笑意,清亮有神的眼睇着她。

“嗯,等我哦!”

看着她抱起一堆食物挤进烤肉的人群里,李俊轩的清眸变得深邃,眼中浮荡着一抹无法一言喻的深沉情感。

游戏已经不再只是游戏,他却不想正视这样的情愫在心中蔓延的后果。

就暂时这样了吧!

“二小姐。”

正要离开二夫人房间的乃妈,甫见堂欢钰便必恭必敬地微揖了个身。对于这个堂家的古怪二千金,她总是回应以提心吊胆又一板一眼的方式,不若和大小姐堂爱钰那样为所欲为,简直就像婆婆跟孙女的感情那般融洽。

“乃妈,青草茶没了。”

“这样啊,那我马上再去煮一锅。”

“好。”

乃妈下楼后,堂欢钰顺势推开半俺的门,看到母亲江颖翠坐在化妆抬前,右手搁在半空,正修着细细长长的眉。

“妈。”她喊了一声,走向前去。

“欢钰,下课了呀!”江颖翠停下拔除杂毛的动作,神色从容而优雅地回过脸慈蔼一笑,略微方圆的福泰脸庞,却有着保养极好的细致肌肤,雪白肤色则与女儿如出一辄。

“嗯。”她在母亲身后的床沿坐下,随着摇晃的水床上下弹动。

“怎么了?我的宝贝女儿好像闷闷不乐、心事重重的样子。”从镜里反映出堂欢钰那张愁眉不展的脸,江颖翠关心地问。

“妈…你为什么愿意跟着老爸这样的男人?”

听到女儿这么问,江颖翠显得十分惊讶,在以往,她这个怪诞女儿可是啥都不过问的,把这一切视为理所当然,而她也不曾费心去解释,反正一切都好得很。

“欢钰,你长大了。”半晌,她走到女儿身侧坐下,轻柔地抚着那头乌溜滑顺的黑色长发。

“我本来就长大了。”

“我指的是你的心,你开始会去思考这类问题了。”

“…”抿着唇,堂欢钰一脸不解。

“告诉妈吧!你是不是…谈恋爱了?”

“妈?”她骇一大跳,双颊马上泄密似的微红。

“别人或许看不出来,但我可是生你、养你的人,会瞧不出端倪吗?”江颖翠温言笑道。

“我…”

“我不会问你是谁,不过,也该是时候了,你已经不是小女孩了呀!”她宠溺地拍拍女儿的手,思绪不经意飘透。“想当年,我可慕十八岁就爱上你老爸,十九岁嫁给他,二十岁生下你。”

“我跟你大妈是同一年嫁进来的,我和她也早就认识彼此,情同姐妹,她是个没有声音的好女人,我便也学着她让自己低调,不争不吵…呵呵,事实上也没什么好争的,你老爸是个有情有义的男人,他不想对不起我们任何一个,我们也心甘情愿守着这个家当个少奶奶,做自己想做的事,让他没有后顾之忧地在外打拚,这样不也很好?”

“可是,我不想当小的。”堂欢钰没来由地冒出这句,一想到李俊轩将会娶爱钰,她就无法忍受。

“傻瓜!妈妈当然也不希望你去当人家的小老婆,何况不是每个男人都跟你爸一样,可以面面俱到地顾及他的大小老婆。”

堂欢钰垂下脸,很没安全感的靠着母亲的肩膀,就像小时候一样。

“妈,我是不是很怪?”

“是有一点怪,”江颖翠失笑道。“但妈觉得这才是你独一无二的地方,妈妈以你为荣,你要这么记得。”

“嗯…”

“对了,爱钰有没有消息?”

提起爱钰,她刚要扬起的嘴角不禁轻垮,但还是尽量保持泰然自若的表情。

“有,她要回来了。”这就是她心情复杂的原因。

“那就好!都离家了这么久,这样下去怎么行。”江颖翠忍不住以一个为人母的身分叨絮道。“而且大姐也很担心她,不管怎么样,有什么事要和父母好好商量,这样一声不吭离家出走总是不对的。唉,虽然这年头听从父母安排的婚事是迂腐了些,但四川为爱钰安排的对象,无论人品、样貌都是一流,爱钰这孩子没理由不接受啊!你说是不是?”

堂欢钰听不进去,她的表情恍恍惚惚的,陷入一种无意识的状态中。

离家出走两个多月,堂家大小姐堂爱钰最终仍被逮了回家。

说是被“逮”也不尽然,因为扯她后腿的正是堂欢钰,而且还是临危受命出面扯的,所以堂爱钰便在表面上极不愿意、事实上正合此意的情况下返回家中。

堂四川铁了心不允许她和那个无端冒出的男人在一块,因此又安排了个饭局让她和李俊轩见面,消息各自传到堂欢钰和李俊轩耳里,心情百味杂陈。

而当手机铃声响起之际,李俊轩正在下班返家途中,且因在壅塞路段里动弹不得,由于诸多扰人事端滋出烦躁,就见他皱拢的两道浓眉几乎要比邻而居。

按下免持听筒键,他沉郁地应声。“喂,我是李俊轩。”最好不是那个老头子,他今天已经够烦了。

“…喂…是我。”意外的是,打这通电话的人是堂欢钰,在略具杂音的收讯中,她的声音听来有些畏缩,显然也惴惴不安。

错愕数秒,他回过神。“怎么了?”

“你…应该知道了吧?”

深叹口气,他很是无奈地道:“是,我知道,我接到消息了。”

话筒一端有些默然,似乎也为这事而苦恼,半分钟后,她低低地说:“嗯…那没事了。”

“等等!”知道她想挂电话,他急忙喊道。“先别挂电话。”

“我只是想确认一下,没别的意思。”

“你在哪里?”深吸口气,他稳住了复杂的心绪。

“我?”

“对,你现在在哪里?”

“我…我回家了。”

“我过去找你!”他想也不想地铿声道。

“不!不要!”她一时情急脱口而出,从没想过自己会如此慌乱而心虚。

“你在怕什么?”

“你、你不是说不能让别人知道吗?”

李俊轩震愕地顿了顿,也没料着自己竟会这么冲动。“好吧,那么你出来,我们好好谈谈。”

“不用了,这样就好了。”

“什么叫这样就好了?”他有些火大,差点没撞上前面的车尾巴。

“我…”她自己也不知道啊。

“就这么决定了,我们见了面再谈。”

“现在已经七点了…”

“我们在介寿公园门口见吧!我等你。”不待她答覆,他迅速挂了电话。

…听着话筒里传来的嘟嘟声,堂欢钰简直傻掉了,她不敢相信他竟会这么命令她,硬要她出去和他“好好谈谈”。

但,能谈什么呢?爱钰已经回家了啊!

想是这么想,她却不由自主地走向衣橱,抓出那一千零一件的白色洋装换上。

又不由自主地走到梳妆抬前将有点乱掉的头发梳理平顺,接着便小跑步地冲出了房门,去赴那七点的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