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公园不大,再加上里头的树还不够茂盛高大,三三两两的男女老少伴着路灯谈心散步,几只流浪狗彷徨无依的四处嗅嗅、四处觅食,很轻易就让站在入口处的李俊轩瞧个明朗。

倚着灰白色柱角,他将投注在公园内的视线收回,移向甫下计程车的堂欢钰。

“你来了。”不消一秒,他站定在她脚跟前。

她抿抿有些干裂的唇瓣,黑眸不着痕迹地落在他胸际。“嗯,我来了。”声音不大不小地传入他耳里。

“吃过饭了?”

小小力地点头。“嗯,吃过饭了。”

“这时间才把你找出来,没关系吧?”

“嗯…没关系。”声音却没啥元气。

“…你不能说点别的吗?”轻喟一声,他无奈地摊手。

“我已经说过我没什么好说的。”

“既然这样,那我们走吧。”耸完肩,他不由分说地便牵住她冒着冷汗的手,以坚定而不失温柔的劲道牢牢握着,接着便往红砖道下的水泥地走去。

“要去哪?”她错愕地抬眸。

“去看星星。”按下遥控锁,他带她来到停在路边的车旁,打开车门,摆明要她上车。

“看星星?”她唯一能想到的地点,是他私人住处那间开着天窗的房,迟疑了下,她顺从地坐上前座,呆呆望着他绕过车头再坐上驾驶座的俊挺身影。

此时此刻,他们都没有把按捺在心头的那股冲动脱口而出,任静默一再蔓延、一再扩张,大范围的吸收了所有的噪音。

半小时过去,她只觉窗外风景渐渐清朗与空旷,脱离了钢筋水泥的包围,一望无际的海岸线在眼前伸展开来,静夜中的大海看来宁谧深沉,却又暗藏着波涛汹涌的浪潮。

仿佛看出她眼底的疑问,他淡淡地勾唇。

“在海边看星星,应该是个不错的选择吧?”

“海边?”由于她甚少亲近大海,他突来的提议加实践令她有些吃惊,也有些欣喜,她一直想去海边走走,没想到他竟然实现了她心底的小小愿望。

饼没多久,车子在一处滨海的小咖啡馆边停下,推开原本建造的小小店门,里头竟然别有洞天。馆内除了摆放主人出国游玩时带回来的纪念品与木雕,还有一些与海有关的装璜与饰品。

而后门推出去是阳台式的露天咖啡座,三大把伞花下方共有三对情人座,算是这间咖啡馆的特别座,也是座,没先订位是很难抢得到的。

和留了络腮胡的胖老板打过招呼后,李俊轩牵着地的手来到唯一空着的露天咖啡座坐下。浪涛翻滚声就在耳畔,她深受吸引地看着那片深不可测的海洋,只觉胸口热热的。

“给我来杯热咖啡,她的话…有没有绿色的饮品?”他问着女侍者。

“呃、我们有个特调果汁叫夏威夷椰林,是凤梨汁加奇异果汁。”

“嗯,就这个了。”

堂欢钰恍若没听到他和女侍者的对话,等她回过神,那杯“夏威夷椰林”已经送到她面前。

“这个是?”

“凤梨汁加奇异果汁,不确定好不好喝,不过是绿色的。”他浅笑。“对了,这杯饮料叫‘夏威夷椰林’。”

“夏威夷椰林?”她一阵惊疑。

圆型杯口加上葫芦型的杯身,翠绿色的液体有着奇异果的黑色粒子,一支热带雨林似的小阳伞币在杯沿,搭配着红色又卷绕成心型的吸管,果然很有“夏威夷”的感觉。

她尝鲜地喝了一小口,酸酸甜甜的跳跃感在舌尖激发出某种欲望,她更大胆地再喝一口,觉得好喝极了。

“嗯,很好喝。”她的眼睛因为这样的发现而睁得又圆又亮。

“好喝就好。”

“我没来过这样的地方。”

“是指海边还是这样的咖啡馆?”

“我很少来海边…印象中几乎不曾,可是我一直很想到海边走走。”她忍不住癌视着阳台下方那一片海岸线及沙滩。

“你想要的话,我们待会儿就下去走走。”

“真的?可以下去吗?”

“咖啡馆旁边就有个石阶可以下去,不过要很小心。”

“好,我想下去。”她兴致勃勃地忙点头。

他微笑着轻啜了口不加糖也不加奶精的黑咖啡,挟着碱味的海风冷不防吹来,乱了两人的头发。

“好奇怪。”她若有所思的敲起眉。“我们见面明明是要谈判的,为什么现在却坐在这里,一副没事的样子?”

“谈判?我有说要跟你谈判吗?”

“但是…爱钰她…”

“可以先不要提起这个名字吗?”

“不可以!”咬着下唇,她果决地摇头,显然很坚持。

只见李俊轩两道浓眉陡地紧蹙,半晌后弃绝地叹了声,放下手上的咖啡杯。

“为什么要谈她?”

“因为她回来了。”她回答得理直气壮。

凝着刚毅轮廓,他的双唇抿成一线,有些冷淡、有些薄情。“回来了又如何?这并不影响我跟你之间的关系。”

“关系?”

“你怀疑吗?”

“我们之间…”她目光湛湛地睨着他。“不是游戏吗?”

奇异的,在听到她亲口说出“游戏”两字时,他的心竟没来由地抽了下。

“对,是游戏…当然,你随时可以提出终止的要求。”他潇洒说道,却觉得自己虚伪得让人反胃。

她表情一震,喉头紧缩得疼痛,她从来没有想过要终止,她以为,终止键操控在他手中。

她的神智在这刻变得恍恍惚惚,她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觉得难受,像要无法呼吸了一样,僵在那儿啥也没办法思考。

“你没事吧?”发觉她的恍神,他的心拧饼一丝不忍。

堂欢钰愣楞地望向他隐含关怀的黑眸,一股激烈的情潮骤地涌上四肢百骸,她也终于明白,那异样的感觉是“什么”了。

“我…”

他沉着面容,等着她把话说完。

“我们什么时候去海边走走?我好想踩在沙滩上。”她不动声色地问。

他没有想到她会这么答,一时间无法作出适当的应对。

停了好久,他总算恢复了原有的镇定。

“嗯,饮料喝一喝,我们就走吧。”

“好。”轻捏着吸管,她大口大口吸着那杯“夏威夷椰林”,两边腮帮子都鼓了起来,一次吞进喉咙里,小脸蛋扭曲了下。

“用不着那么急,还是你急着回家?”

“没有!”她赶紧答。

“那就慢慢喝,别噎着了。”

“好…我知道了。”她放慢了速度,两颊微微窘红,在他若有所思的目光中,也放慢了心奔驰的速度。

赤着脚丫子踩在月光映照的细白沙滩上,他领先走在前头,影子拉得好长。她亦步亦趋地踏着他踩过的足迹,却不时回头看着自己的影子,看是不是和他一样,也拉得很长。

靠近海,才发现这片海洋是如此辽阔无边、如此深邃难测,浪涛阵阵冲上岸边,但他们都没有去碰水,很自制地保持着距离,就像她和他一样。

回头看她低着头在踢沙,他的嘴角扬起一抹兴味十足的弧度。“好玩吗?”

“嗯?”她轻轻一笑,又低下头。“嗯。”

他侧过身来面对着大海站定,双手插在裤袋里,目光远眺着遥远天边。

“你会游泳吗?”

“游泳?”她摇头,在五步远的地方停下。“不会,家里的游泳池,我一次都没使用过。”

“为什么?你怕水吗?”

“也不是怕,只是…我不大想穿泳装。”

许是没料到她的答案竟是如此,他忍俊不禁地任嘴角泄漏出笑意,却仍保持平稳的表情。

“泳装也是有绿色的,不是吗?”

“不是颜色问题,而是泳装的布料好少。”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甚至还看到她的眉间微微拢起。

“原来是这样。”

“所以你会游泳?”

“我是会游泳。”他点头。

“那你游给我看。”

李俊轩错愕得面容一僵。“游给你看?”

“嗯。”她并不觉得自己有哪里说得不对。

“现在?这片海?”

“你敢下去游吗?”她睁大瞳仁,似乎等着他展现勇气过人的一面。

“好啊!”很干脆的,他答了这么句,扬起一边眉梢,兴味十足地侧脸看着她惊讶地再把眼眸瞪大又瞪大。

脱下深灰色西装外套,紧接着是领带、衬衫、鞋子、袜子,上身只剩一件白色棉质汗衫,他弯下腰来将裤管卷至小腿,朝海浪冲击上岸的边缘处走近。

堂欢钰紧张地跟进几步,柔美月光下,他那阳刚味十足的颀长身躯更显卓尔不凡,她微张小口,拭目以待着他的“泳技”。

踩上湿润的沙地,脚心透来的冰凉令他微打哆嗉,停下步履,飞朴而来的浪花淹至他的脚踝,他屏气凝神地望着阗暗夜幕下的深海,突然间拔足助跑,像只飞鱼在月光下闪了下,一个跃起便投入卷起千层浪涛的海中。

“啊…”她不禁低呼出声。

他真的跳下去了?

她深受震撼地慌张上前,浑然不知海水涨潮间也侵吞了自己的赤足,忙着在载浮裁沉的海浪中寻找他的身影。

饼了许久,她仍然没有瞧见他从海平面下探出头来,给她一个信心的微笑,也没有展现他可能傲人的泳技,她只看到这片无穷尽的海在她眼前翻腾,扩张了她心底的恐惧。

“…李俊轩?”她颤抖地轻喊。

除了浪潮声,她听不到任何可能的回响。

“李俊轩?你快点回来…李俊轩…”她惊恐地放声大叫,倾尽所有力气地朝那片海洋大吼着。

因为着急,她的脚步又向前走了几步,海水已经与她的大腿同高,她觉得冷,却不是因为海水的温度,而是因为她担心他…她担心他回不来了呀!

霍地一个哗啦声,眼前蓦然突出了道挟着千万水花的昂藏身形,在她不及回神便揽佺她的腰,微微旋转,以唇封住她即将出口的惊呼声。

透过碱碱的海水,她尝到了熟悉的粗犷男人味,那是他安定人心的吻,是她不曾抗拒的吻。

他的全身都湿透了,但她一点也不介意他搂抱着自己,她在乎他的一切,知道他没事,她更急切地想从这个吻中得到释放。

就在浪来浪往的浪潮里,他狂野而贪婪地吮舔着她的唇瓣,并将舌滑进她的口中缠上她的,感受她热烈的回应。火热的感觉似燎原般灼烧着两人,身上的每一根神经、每一条肌肉更加紧绷。

她的双臂不由自主地攀上他肩头,失了平衡的身子无助地倚着他,任他结实的身躯紧贴着她,也湿了她一身。

他们不断地搂紧再搂紧,直到肺里发出缺氧的抗议,才依依不舍地稍稍放松。

“你吓到我了!”她嗔怒地仰脸瞪视他,他狂乱的发丝正涔涔滴着水,强而有力的手臂环着地,水是凉的,肌肤却是烫的。

她的怒目相向,让他胸间莫名地泛起疼惜之意,挪出一手轻轻拂开她额上散乱的发丝,继而将她的头依附在自己颈间,海风一吹,提醒了他的狼狈与湿濂。

“你会感冒。”她懊恼地再补了这句。

“你也是。”他在微笑,微笑她是在乎自己的,而他…亦然。

“快走了,会冷。”她不想再被动地任他抱着,挣开了他的手臂,她拖着他往岸上走。

“冷的人是你,你都起鸡皮疙瘩了。”话一说完,他拦腰将她密密严严地抱起,吓了她一大跳。

“你…”

“走了。”

“你的外套和鞋子…”

“好吧,你帮我拿。”说毫不费力是夸张了些,他半矮身,好让她可以够着他的外套和鞋子,等她拿稳了,他才抱着她往公路上走。

陷在他柔情万丈的怀里,耽溺着他温暖的体温和气息,她红着脸,将视线别开不敢去看他。

但他不一样,除了偶尔看一下路,他的目光一直都锁在她身上。

白色的洋装湿淋淋地黏附着她瘦小娇躯,虽不是凹凸有致的丰满身材,但也算小有看头。透过薄薄的布料,隐约可见里头穿的是墨绿色的蕾丝内里,接收了这样的讯息后,他顿觉血脉愤张,难忍的騒动再度袭来。

让她安稳地坐上前座后,他随之启动引擎开车上路,摇下两边车窗让海风灌进车身里,驱散沉闷的霉气。

没有询问,没有确认,他驱车将她带到他的住处。

进了房间,他不发一语地取出小冰箱里的雪碧给她,她坐在沙发上,试着从崩乱的情绪里,整理出一点可依循的方向。

在他调酒的同时,她突然又直起身。

“浴室可以借我冲个澡吗?”

“可以,楼上左转第二间,你可以在我衣橱里找件衣服先换上。”李俊轩答道,看她双手交握着那罐雪碧,极缓慢地踏上阶梯,白色洋装下的纤足套在毛绒绒的拖鞋里,均匀细致的小腿光滑洁白,若有似无的又勾起什么。

一仰首,将杯里琥珀色的酒液一仰而尽,想藉此镇定那股燥热之气。

扭开门把进了房,在壁间摸索着按亮了灯,打开黑色大衣橱的其中一扇,整齐有序的衬衫映入眼帘,再打开另一扇则挂放着西装外套…前前后后开了四次,她总算找着浴袍式的睡衣,挑了件白色的,她蹑足走向浴室。

匆匆盥洗完毕,她用大毛巾擦着还在淌水的黑发,借大的卧房里没有太多赘饰的物品,她一眼便瞥见了张搁在床头柜上的照片。

犹豫着,手还是伸过去将相框拿过来细瞧。

照片的年代显然有点久远,上头的一男一女都身着制服,男的虽似笑非笑,但眼眸含情,女的则笑得灿烂,亲蔫地挽着他的臂膀紧靠着。

不用说,这男的当然是李俊轩,至于女的…恐怕她就无从得知她的身分了。

放回了相片,她心神不宁地找着吹风机吹头发,丝毫未觉有人走进来拿了衣服便进浴室冲澡去。

直到有人抢过她手里的吹风机,她才倏地拉回思绪,望向来人。

“你怎么在这里?”

“这是我的房间,发出这样的疑问很不合理吧。”他淡淡撇唇,身上的浴袍和她身上的一模一样,除了颜色不同。

她也才发现,在她把头发吹得又干又蓬的时候,他已经洗好澡了。

“我帮你把衣服拿去洗了,待会儿烘一烘就可以穿了。”见她发着愣,他再道。“已经十点了,需不需要打个电话回去报备?等衣服干了我便送你回家。”

“没、没关系…”她垂下脸。“我们家不会有人管我。”

“为什么不?”

“因为我独来独往的,有时为了要补夜虫会跑去住花房温室什么的,他们很习惯我没在自个儿房里睡觉。”

吹了半干,他关掉吹风机,暖烘烘的房里瞬间恢复清静,暧昧的氛围一点一点地攫获住两人,他只得想办法转移注意力。

“我去看看衣服洗好没。”

走了两步,他听到她颤抖的嗓音低低唤出。“俊轩…”

顿足,他却没有回头。“嗯?”

“我好冷…”就当她是在撒娇吧!她想要他抱她,给她一个温暖而踏实的怀抱,来安抚她心中的不安。

“冷?”他一直忍着不去注意她穿着浴袍的惑人模样,过大又宽松的尺寸里着她未着寸缕的身体,即使腰际的绑带牢牢系着,他都无法不去想像,当绑带轻轻松开,他会看到怎样的风景。

“抱我…”这是她头一回提出请求,她卑微着,不敢看他的表情,苍白的小脸涌上恼人的潮红,喉头咽下了难耐的悸动。

他照着她的话做了,虽然他不明白,她的眼中怎会染上如此不安的忧色。

“欢儿,你…”

跳起脚尖,她鼓足勇气主动印上他的唇,细细绵绵的亲吻,依样画葫芦的在他唇办上辗转蹂蹭,在听到他略微吃惊的抽气声时,更为大胆地追逐着他滑溜的唇,一来一往间,从笨拙变灵巧,她只觉全身的热度不住地窜升,整个人像着火似的,而某种异样的电流在她身体里有愈演愈烈的趋势。

他的手有意无意地来到她浴袍襟口徘徊,隔着层布料,挑逗似的感受她胸前的娇巧圆润,她急促喘息着,小脸胀得通红,却不想他停下来。

顺从了她的欲望,他悄悄将大掌探入她已然挺立的饱满处,磨蹭着那小小的蕾芽,她无法自已地低吟一声,感觉自己就要被这炙烫的热度给融化。

自制力在此刻垮台,他的唇下移,拉开一侧浴袍,啃弄着她雪嫩无瑕的肩颈,慢慢将她带领到天蓝色的丝质大床边。在他张口含住那颗饱受折磨的蕾芽之时,他让她顺势倒入软绵绵的床面上,乘机又拉下另一边的浴袍,赤裸的娇弱上身曝露在他眼前,只见她惊慌地急忙背身遮掩。

他的瞳眸转深,起身将房内的灯转成晕黄的光线,回到床沿时,她弓着的身子像只小虾米,让他不禁逸出笑意。

她把脸往床里埋,没有勇气回想刚刚那幕情景。

他坐到她身侧,深吸口气,然后模着她细柔的发丝。

“我不会勉强你的。”这是他给她的承诺,也是他恪守的坚持。

听到他这么说,她却更加心慌意乱。

一咬牙,她背着他,颤着手将腰间的绑带解开,松脱的浴袍虽然还是挂在她身上,但他知道,只要他将她轻轻扳过来,他就可以看到完整的她。

然而他却没有动作,他在等着她下一步会有的动作。

她有点焦急,她以为他很聪明,可以知道她的意思,但他一动不动,真教她不知如何是好。

“你…你还在吗?”她的声调略微失准地抖着。

极缓慢的,他的手滑过她的锁骨,在屏息之际撩开了浴袍,露出她大片美背及纤细的腰身,大掌怜惜地抚触着她细致的肌肤,他的唇则来到她颈脖间,舔咬着地小巧的耳垂。

他撩动的指尖、凝着热气的唇舌,折磨得她快喘不过气,尤其当他长有薄茧的掌心扣住地软绵的胸壑开始挤压揉弄,她更是无可抑遏地惊喘出声,然后才发现自己已被剥得干干净净,身上一丝不挂。

“俊轩,我…”她想说点什么,但他的唇又覆了上来,绷紧的身躯随即也被他同样赤裸的身体压上。

她陡地瞪大眼,似乎是惊骇着那莫名顶着她的异物。

湿滑的吻来势汹汹,她被他吻得天昏地暗,分不清天南海北。

“嘘,放轻松。”柔柔的气息喷拂在她耳畔上,他在她锁骨处留下一个又一个的淡粉色吻痕,最后吞噬了那惹人怜爱的小蕾芽。

“唔…”她不由自主地逸出呻吟,下腹涌起奇异的热流,令她燥热难耐,手心碰到他温热结实的胸膛,不禁也害臊地摸索着。

她的碰触小心翼翼,却让他压抑的欲火一发不可收拾,几乎想就此要了她。

“喜欢吗?”

她羞涩地抿了抿干燥的唇,轻轻点头。“嗯。”他的身体和女人不一样,每个地方摸起来都硬硬的。

尽避他的眼里燃烧着熊熊火焰,但手下动作却极其温柔,一见她雾气蒙眬的水眸悄悄觑向他下身,不禁眯眼笑了。

“很好奇吗?”

“啊?”被抓包的窘迫声时让她的脸红上加红,她支支吾吾地不敢看他。“我…我…”

他的嘴角隐隐勾开一弧邪气的笑痕,只为了掩饰身下不断煎熬他的渴望。

“你会慢慢了解的,嗯?”

“…嗯…”她不想表现得很无知,但在他面前,她确实啥也不懂。

他火热的手掌顺着她美好的曲线来到她毫无防备的腿间,当她察觉了他的意图才想慌乱闭紧,已是不及。

“你…你…”

她破碎不成语地惊呼着,最后一点神智却因他突如其来的擅闯禁地而狠狠抽离,她的声音再没法由喉咙里发出,只能藉着虚软气音宣泄出来。

他的长指暧昧地在她三角地带处打转,似有意、似无意地洒下难灭的火星,折磨她的同时,他也深受折磨,喉头紧缩,却在凝视她纯真娇颜时感到全然的幸福,他甚至不知道,他为什么用了“幸福”两个字。

因为他的探入,她不安地扭动着身躯,想逃避着什么,却反而称了他的意,那源源而来的热流,令她有着莫名的恐慌。

她好想问问他这是不是正常的,但怎么也问不出口。

随着他的指尖愈来愈狡犹与邪恶,她再也没办法忽视心底的渴望,只想他快些解除她的痛苦。

“轩…”

“我知道,我知道你要什么。”他急促地喘息道。

也在下一刻,他用膝彻底分开她的双腿,试探性的将他的欲望埋入她的身体,那层阻碍却横亘在前,他只能一鼓作气穿透它,也看到她的小脸在此刻痛苦地扭在一块,咬着牙却没有叫出声,像在忍受着巨大的痛楚。

他的心里掠过强烈的感动,身下动作登时放缓,他知道她在忍耐,他更知道她的忍耐是为了不想打断他。

“欢儿…”

他爱怜地亲吻她的额首、她的鼻翼、她的唇办,希望能减轻她的痛楚,并在知道她的身子已能适应他的存在后,又加快了奔驰的律动。

当疼痛的感觉不再,尾随而来的欢愉令她不自觉地攀紧他的肩头,昏眩的神智像被狠狠抛上云端,飘忽间没有一点真实感。

唯一真实的,是她心底的声音。

她听到自己说爱他,一次又一次,反覆不停地说着爱他爱他爱他,却始终没有说出口。

她知道一旦说出口,她就会变成软弱的一方。

而她,从来就扮演不好软弱的角色。

但在他面前,她愿意只是个任他捧在手心里怜惜的女孩,就只是这样而已…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