释放了热潮,他拉来轻软羽毛被覆在两人赤裸裸的下身,并俯首绵绵缠绕住她的唇舌,一手不规矩地在她敏感蕾芽边打绕逗弄,带趣地看她红着脸却不敢反抗,一副逆来顺受的楚楚动人样。

他深眸凝望着她过后仍染着绯色红晕的雪白胴体,珍爱地用指尖来回抚摩轻触,感觉指下的肌肤还微微战栗着。然而她不习惯在人前暴露过多的皮肤,忍不住又把被子拉起遮住自己的上身,但没一会儿又被扯下。

懊恼归懊恼,但她喜欢他碰她的那份亲匿感,这是无庸置疑的。

淋漓汗水沾湿了他颊边的黑发,她虽然累极、困极,却在怯怯抬眸时忍不住伸手替他拭汗。那双狂乱而魅惑人的黑眸,正熠熠锁视她,她赧颜地把视线别开,假装一脸的若无其事。

“怎么都不说话?”

她摇摇头,干脆把注意力放在他精壮伟岸的胸膛与肩臂,仔细回想着刚刚弄疼地的“东西”是什么。

“说点什么也好,就是不要沉默。”他猜不透此刻她的脑袋瓜里,装了些什么怪东西。作势敲敲她的脑袋瓜,一副很困惑的样子。

“好像…”她欲言又止,粉色再度跃上她白皙的双颊。

“嗯?把话说完。”

“好像作了场梦。”她轻轻地说。湛亮清眸里像是藏了颗晶镇,眨动中发出璀璨光芒,迷惑了他的注视。

“梦?”他扬起眉,眼神中掠过一抹玩味的笑意。

“嗯!”

“什么样的梦?”

“绿色的梦。”她想也不想地坦率回答。“各种深绿、浅绿、粉绿、墨绿交叠在一块的梦。”

上掀白眼,他很是无奈地凑近她眼前。“就这样?”

“嗯…还有,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现在不管她说了什么,他的心脏应该都够力来应付吧?

“那是…什么‘东西’?”她好不容易勇敢发问,眼珠子往下一瞥,暗示性地探向他被子底下的突出物。

“东西?”这样没头没脑的问题,听在耳里真叫他嘴角抽搐、脸色僵硬,心里又好气又好笑。

“那个是我以前上健康教育看到的生殖器官吗?”

“你觉得呢?”他面色凝肃地沉声反问。唉,既然知道了还问,若不是已经办完事,他恐怕失了劲儿。

“我刚刚…没有看清楚,所以…”

“所以?”

“所以才想问你那到底是什么东西,呃,我的意思是,要怎么称呼它?”

他的头开始痛了,这样杀风景的对话,他实在不晓得怎么去面对它。

“欢儿…我们可不可以不要讨论这个?”

“噢…”也好,她已经倦意十足,再没问出个结果,她也想睡了。

“困了?”

“嗯。”她撒娇似的嘤咛一声,赖进他怀里,找了个舒服的姿势,便沉沉地坠入绿色美梦中。

“真是个笨蛋。”

在她睡去后,他才忍不住迸出这句压抑已久的话。话里的字义是在骂人,但骂她的语气里,却掺进了更多的疼惜与怜爱,像在不舍些什么。

他这样剥夺了她的纯真,好吗?

尤其当他发现她竟连一点点后悔、抗拒、打退堂鼓的意思也没有,心中更加不忍。

不管她是真的不懂还是情愿不懂,回头已是太难,他也不可能放手了。

在她光滑洁白的额上留下轻如柳絮的一吻,手掌恋恋不舍地抚着她每处肌理,最后停在她欢爱后欲滴的红唇上,依着她的唇形轻描漫画。

以世俗的眼光看来,她或许没有惊逃诏地的美,但她细致无瑕的脸庞却十足耐看,尤其当她入睡时,更有一番小女人的风情,不再是平日古怪拘谨的她。

想到相识以来的种种过程,他的心早已因她而左右牵动。

“欢钰,我爱你…”

将被子拉拢至她颈间,他发自内心的缓缓吐出这么句,再也不想挣扎去猜想这句话的意义是什么。

因为此时此刻,他只想对她说出这三个字。

却又害怕她清醒时听到,这全然的矛盾,像个极端横在他们之间,也像是道高耸的墙垣,打不开也推不倒。

除了保持现状,他竟没有勇气去改变些什么。

睡到半夜突然尿急,堂欢钰揉着惺忪眼儿忙着下床,一动作,感觉腰间好像被困住了,这才恍然忆起之前的一切。

“哇哇…”叫了两声猛地将嘴巴捂住,整个人也为之清醒。

不行不行!不能叫!会把他吵醒。

屏着呼息,她慢慢侧过头来望向他半伏卧在床面上的睡脸,英挺有型的面容在睡着时依然是那么俊逸出色,教她一看便怦然心动。

但眼前最要紧的是解决生理问题,她再怎么想仔细打量他,也得先去厕所解放一下,要不在他床上失禁可就难堪了。

小心翼翼地将他的手臂拿开,她忙不迭地抓着睡衣掩住胸前,蹑手蹑脚地爬下床后,边走边将睡衣套上,这才奔进浴室内。

“呼”憋得太久,她忍不住吁出长长一口气。

冲水后,她站定在洗手始前,见到镜子里的自己,不由得有几秒钟的失神。

白里透红、润泽饱满的皮肤,看来水嫩水嫩的,吹弹可破;蓬乱的长发披散肩上,透着股狂野奔放的气息,一点也不像是她,她怔忡着,举手轻轻掀开浴袍,然后小脸烧红。

一个、两个、三个、四个…数不清的吻痕满布在锁骨及胸前…

仓皇间,她赶紧闭合襟口,试着平抚剧烈的心跳,也镇定微微泛疼的下身。

不是梦啊,她真的和他…和他有了非比寻常的亲密关系。

回到擦出火花的肇事地点,她像个偷儿轻缓爬回床铺,唇边在涌起甜蜜窃笑的同时,身体也努力往他怀里挤进。

找着了好位置,她闭上眼准备继续睡。

饼没两秒,却感觉之前搁在腰间的那只手又聪明地溜了回来。

霎时,她瞪大眼。

“咦?”

“我以为你要偷跑。”热唇印上她的耳际,他滚烫的气息缭绕在她颈后,让她原本绯丽的颈畔,忽地又染上一层动人的光彩。

“我、我不会偷跑。”她心慌地忙道。

“那就好。”他的手指穿透她的发,轻轻抚弄着。

“你作噩梦?”

“没有,为什么这么问?”

“不然睡得好好的,你为什么醒了?”

“这还用问吗?”他有些啼笑皆非地逸出笑容。

因为背对着无从觑看他的表情,她只好试探地问:“是我刚刚下床吵醒了你?”

“那当然。”

“对不起…我实在憋不住。”她的声音听来十分懊恼。

“没有人怪你,用不着道歉,何况我原本就比较浅眠,一旦有点风吹草动就会自动醒来。”

“那不是睡得很辛苦?”

“还好,这儿的隔音很好,也只有我一个人住,所以不大容易被吵醒。”

欢钰仔细咀嚼着他这句话的涵义,心里想他是在暗示自己待在这里很多余,还是在提醒她下回要放慢音量?

“在想什么?”他的声音沙哑且感性,像道丝绒般滑过她悸颤的心头。

“我…我在这里会不会打搅到你?”

“当然不会。”李俊轩万万没想到她会有这样的念头,修长的指尖画过她敏感的白玉颈项。“你能留下来,我很高兴。”

“真的?”

“嗯。”

虽然她也很高兴他这么说,但一想到床头柜上的那张亲匿合照,再怎么热烈的一颗心,到这节骨眼也不免稍稍冷却。

“天还没亮,再睡一下吧。”一边说着,一边要解开她身上碍眼的睡袍。

“这…”

“裸睡有助于健康,脱掉吧。”

脸蛋儿持续烧灼,她半推半就地又被剥光,瑟缩在被子与他怀里之间,泛红的身躯隐隐发烫。

“明天礼拜六不用上课吧?”

“嗯,都周休二日了。”

“那就好,你好好睡吧!”

忖度了半晌,她忍不住问:“…你还睡得着吗?”

“等你睡着我就睡着了。”若非自制力高人一等,他实在有股冲动想再次吃了她,反正剥都剥光了。

“好。”她涸旗地回答,眼儿一闭便发挥三秒钟坠入梦乡的特异功能,不一会儿便发出均匀的呼息声,他知道她已经进入了熟睡状态。

会心一笑后,他紧紧搂着地的腰身,竟也不知不觉在几秒钟过后沉沉睡去。

黎明,即将东升。

风吹过干净平坦的道路,离了枝头的枯叶飘落在绿油油的草地上,天气好得可以出去郊游野餐,爬山戏水,但有人却驱车来到这个偏僻的河岸边,停妥后站定在一处花园房宅前,朝对讲机的黑色按钮按下去。

按完后,宋铭渊好整以暇地等着李俊轩前来应门。

三分钟过去,只见李俊轩蹙着双好看的剑眉将门一开,不甚愉快地盯着来人,身上那件白衬衫仅扣了中间两颗钮扣,微乱的刘海挑明他才刚被“吵”醒。

“有事?”

“没事不该来?哈,我带了披萨,一块吃吧!”亮了亮手里的被萨及可乐,宋铭渊打算直接入内。

“现在几点?”他却冷冷地挡住好友的去路。

“现在?”望了手表答。“早上十点啊。”

“早上十点就有被萨可以买?”

“哈,问得好,这可是我特地请人做的,还热呼呼…”声音骤地打住,宋铭渊错愕地瞥见一个女孩畏首畏尾地站在回旋梯上方,又快速地闪人不见。怔忡中,他迅速撇过头来望着李俊轩,眼珠子睁得圆大。“那是谁?”

只见李俊轩眉间的阴影凝聚得更深,他迟疑地一顿。“你看到了什么?”他没打算让欢钰的事曝光,但看来纸是包不住火的,何况他这位好朋友,也是出了名的狡猾和机灵,一旦和女人有关,就更难瞒住他了。

“女人啊!”宋铭渊的表情十分夸张。“鬼鬼祟祟地跑出来又匆匆忙忙地跑回去,难不成有小偷是白天才犯案的?”不理会好友的阻止,他脚下未停地钻进厅里,仰首张望着二楼栏杆,巡视半天却啥也没瞧见。

“人呢?人怎么不见了?”

“你知不知道你是不速之客?”李俊轩也不发火,淡漠地把自己扔到宽大沙发里,并不担心好友会不会跑上楼去一探究竟。

“嘿!你开窍了是不?让个女人在这儿过夜?”宋铭渊没理会他理性的抗议,迳自兴奋地大声嚷嚷道。“我还以为除了袁亚梨,你这家伙不会再看上别的女人…啊!难不成是你上回说的那个小女孩?不会吧?她不是才几岁而已,你真的朝她下手了?你是因为那天见到亚梨后受到刺激,所以才决定开始吃荤的?”

一连串的问话没有难倒李俊轩,因为他只有四个字想答。“无可奉告。”

“不会真的这么小器吧?好歹透露点讯息让我了解一下情况,不然咱们多年的朋友岂不是当假的?”

“我没有什么好说的。”摊开手,他依然故我。

打算不识趣到底的宋铭渊将披萨及可乐搁到桌上,哼了一声也坐下来。

“好吧!那我们就来大眼瞪小眼吧。”打开披萨盒,他无所谓地拿起一片凤梨火腿,大口塞入嘴里嚼食。

“很好,麻烦你吃完快点走人。”

宋铭渊用力咽下食物,扭开可乐瓶,仰头灌了好几口。

“可以啊,等我瞧见她的庐山真面目我就走。”他语调凉凉地答。

“你今天是来找碴的?”他冷眼睨着宋铭渊。

“本来不是,不过现在是了。”

“宋铭渊…”

“怎么样?要不要叫她一块下来吃?看你的样子,就知道你们两位应该都还没吃过东西吧?”宋铭渊笑得好不暧昧。

“我说过,等你吃完就可以走人。”

“这么说来,你是真的不打算介绍一下了?”吞下最后一口披萨,宋铭渊的笑容僵在嘴边,可怜兮兮地叹起气来。“原来我真的这么不受欢迎。”说的时候却耍帅地拨了拨刘海。

“既然知道了,大门在哪你很清楚。”

“…算你狠,我今天总算看清你的真面目。”宋铭渊老大不高兴地直起腰杆,傲慢地居高临下斜睨好友。“原来你不过也是个重色轻友的家伙罢了。”

耸动肩膀,李俊轩似乎没有反驳的意思。

这刻,宋铭渊是真的看破了。“哼!算了算了!我走就是,你用不着摆个大便脸,算我倒楣认识你。”

“不送了。”尽避对好友有那么多过意不去,但为了保护欢钰,他只好把心一横做了送客的动作,怎知一起身,却看到堂欢钰傻呼呼地站在楼梯上端。他震住,难以置信她竟然自动下楼来。

宋铭渊正奇怪他怎么没跟上来,一扭头,顺着目光瞧见了“佳人”,登时愣住不动,思路清晰的脑筋却快速运转着。

“嗨!”露出招牌的迷人微笑,他朝着那个表情看似镇定、其实眼神闪烁着尴尬光芒的丫头举手招呼。

堂欢钰飞快地看了李俊轩一眼,四肢僵硬地慢慢走下阶梯,并晃过他身前。

“我该回去了。”她低低地说。

“等等。”顾不得宋铭渊还在,李俊轩软化了脸上的硬线条,急忙拉住她的手臂。“我送你回去。”

“不…不用了。”

“就是啊!这儿这么偏僻,你可拦不到计程车,更甭说有公车经过了。”为了提升自己身利用价值,宋铭渊忙不迭地抢白。“要不我送你吧!我的车就在外头。”嘻皮笑脸的模样让李俊轩很想狠狠赏他一拳。

堂欢钰心里七上八下的,一点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只是被动地望向李俊轩,抿住的唇瓣显得苍白。

三个人僵持了一会儿,宋铭渊大概也感觉出自己太过多余和机车,拍了额头决定成全他们。

“唉唉,好吧!我看我还是先走一步好了。”

“可是,我是真的要回家了。”堂欢钰垂下头。

“那现在是什么情形?”歪着嘴,宋铭渊简直无所适从。

“你留在这里。”半晌,李俊轩终于开了尊口。

“啊?”

“我送她回去,你留在这里把你的被萨和可乐解决掉!”做出决定后,李俊轩带着欢钰迅速离开现场。

待他们走后,宋铭渊只觉一阵冷风迎面扑来,激起他一身的鸡皮疙瘩。

“唔,好冷。”

摸摸鼻子,返回原位继续他的披萨大餐,脑中却不断回想着那个小女孩。

啧,什么鬼日子!

俊轩要不是疯了就是饥不择食,才会挑上个乳臭未干的丫头。

“我惹你不高兴了,对不对?”

一坐上驾驶座,李俊轩便听到堂欢钰忐忑难安的问话,他愕然地将视线移至她蒙了层黯光的脸上,定格两秒后,勾动唇角并伸手摸摸她的头,像在安抚她的不安,也像在抚平自己心头被挑起的起伏波动。

“我为什么要不高兴?”

“因为我跑下楼。”她轻咬下唇。“还故意让你朋友知道我的存在。”

“你是故意的?”

“…嗯!”她勇敢承认,却没有勇气看他。

“所以…你是故意破坏游戏规则?”

“对。”把心一横,她抬头迎视他炯炯有神的眼眸,却在对上他目光时回想到昨夜的点点滴滴,一张粉脸不禁涌上绯色,身体里的情热分子微微鼓噪着,连忙又别开视线,有些心虚地扭绞十指。

哪知他却洒脱一笑,动作俐落地启动引擎开车上路,俊逸面容泰然自若,没有丝毫责怪她的意思。

“你为什么不说话?”她不解地发出疑问。

“你觉得我应该要说什么好?”

“你都不知道了,我又怎么会知道。”

李俊轩淡淡地耸肩。“虽然你破坏了游戏规则,但我不会怪你,毕竟我朋友来得不是时候。”况且,我早就不当我们之间只是一场游戏而已。

她没有马上接腔,心理乱糟糟地无从收拾情绪,犹豫好一会儿才又辗转道:“如果你不生气,我想要给你一个东西。”

“什么东西?”

挣扎了半天,堂欢钰怯怯地把摆在口袋里的爱情符取出,因为放了太久,小小的符都被压得扁扁的,符面淡淡的粉红色泽则被磨得更加泛白。

把符放进他无所事事的右手里,只见他快速地瞄了眼,错愕地愣了下,接着便专注回开车这档事上,还放慢了车速。

“这是什么?一个符?”

“你要答应我,一定要带在身上,好不好?”

“这不会是你特地替我求来的平安符吧?”

“这是…对,这是平安符。”话到嘴边又没有勇气了,她沮丧地想。

“怎么突然会想求个平安符给我?”

“因为希望你平安,所以无论怎么样,你都要带着,可以吗?”

“好吧。”唇边扬着颇富兴味的微笑,他点头,俯身将符放进了车身右前方的置物箱里,并顺势将掌心覆在她不停绞动的两手上。

“我们之间的事,不会因为堂爱钰回来就起变化。”他声音徐缓而低柔地说道。“这一点,你一定要牢牢记得。”

他还记得她心里的疑虑!她吃惊着,也让她原本左右摇摆的心稍稍安稳下来。不过平静不到两分钟,脑海里的思潮却又开始汹涌翻腾。

“可是…你就要和爱钰见面了,她…”

“她怎么样?”他拧眉,眉眼下的表情却隐含着某种趣味。“美丽动人?!还是国色天香?你在担心我会不会被她勾了魂?”

“…就算是这样,我也不会说什么的。”她闷闷地垂下脸。他搁在自己手上的大掌忽地用力握紧,她低呼了声。

“你不在乎?”

“我…我在乎啊,因为爱钰是我姐姐。”

“那我呢?”他开始真正的不高兴了。

“你…你是我假的男朋友。”弱着音调,她无力地答。

“假的男朋友?”他蹙眉。

“难道不是吗?我们只是在玩角色扮演的游戏,这一切都不是真的,你根本不是我真正的男朋友。”她并不是因为觉得委屈才说出这些控诉般的话,她只是安抚不了内心里不断泛出的酸楚与不安。

“那么谁才是?”

“没有人是,所以我也不算是你的女朋友。”咬着牙,她轻轻地摇头道。

“堂欢钰,你在跟我闹别扭吗?”沉下脸,他的语气变得冷硬严肃。他还以为经过了昨晚,他们之间的一切都已经明朗化了,跟自己订下的烂游戏再也扯不上关系,怎么也没想到,她竟然…

“我没有。”她睁大眼,眸里的光彩却像被乌云遮断了,黯淡得没有半点活力。“我只是无所适从。”

“没有什么好无所适从的,我们维持现状,就是这样。”

“这样不好。”

“哪里不好?不然要怎么做才算好?”

“已经要成定局了,我…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她苦恼地抽出一手掩住脸。“而且…我真的…”话再也说不完整。

“你…”他面带愠色地蹙眉。不知道该怎么办的人应该是他吧!何况他都已经再三强调了,为什么她就是听不懂?

“你不要再勉强自己了!”压抑许久,她终于说出这句话。

“勉强?”他的瞳眸中闪出一丝冷然。

“对,我知道要你跟我这样的女孩子在一起很委屈你,而且你肯陪我度过这些日子,我已经很感激了。”

“我真的愈来愈搞不懂你,明明我们前一秒还好好的,你却偏要说这些话来气我,到底是为什么?”

“因为我不想再跟你玩游戏了!”说出来了,她终于说出来了,但她的心也好痛好痛,痛得几乎没办法呼吸口

看到他骤然失温冰寒的面容,她不觉打了个冷哆嗉,惊惧地望着他紧急煞车一路冲至山壁边,车未停稳,凶恶目光已凌厉扫向她。

“你说什么?”

她不想让他看到自己软弱的一面,于是乎挺直背脊,倔强地把焦距留在正前方,一字一字地答。“你明明听到我说的话。”

李俊轩的冰冷视线定定锁住她,黑眸的深处,凝着炙热的怒火。

“我真没有想到,你会在这个时候对我说出这样的话。”森冷的语气透着严重的不悦,并勉强抑遏着胸口的疼痛。

她再吸了口气。“是你说过,我随时可以提出终止的要求。”

“原来你早就厌倦了?”

“我没有厌倦,我只是…只是觉得心里很不舒服。”

“不舒服?我还以为过了昨晚,我们的关系除了更进一步,还应该…”后面要说的话却被突然涌上的愤怒给止住,他甩甩头,想挥去心头那强烈的不甘心与不舍得。

对于昨夜那昙花一现的幸福感,他现下只觉可笑极了。

深吸口气,他不断克制着一波波袭来的怒涛与愤慨,两手紧握狠狠揍了方向盘数拳,半晌后又蹦着脸驱车上路。

对于她提出终止的要求,竟也没再反驳。

他…真的就此死心了吗?

原本还带着一丝丝企求的心,因为他的漠然,也让她慢慢地冷寂下来。

不意外他的无情,但她却有种流泪的冲动。

流泪?

不,她不流眼泪的,她才不会为这种事流眼泪。

她麻木着情绪,逼自己什么都不去想,仅是望着车窗外的那片绿林,努力想着明天礼拜天要去哪里抓昆虫。

她相信只要一直这么想,她就不会为了这样的事难过。

毕竟为了游戏玩完了而哭,那是会被人笑的。

对,会被笑,而她不要被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