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落叶中文 -> 言情小说 -> 上了你的瘾

第九章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正午时分,屋外烈阳正张牙舞爪地释放着热腾腾的火焰,而明亮宽敞的厅内,却出奇的低温与森冷。

与丈夫陈汉毅交换尴尬的一眼,李曼恬甚为无奈地望向眼前那张扑克脸,深深地吸了口气,再深深地吁出口长气。

看来他们来得不是时候,似乎正好妇到了台风尾。

“有事吗?”绷着张冰冻过的脸,李俊轩极为不耐地看着老姐和姐夫,对于他们选在这时候登门“送死”的行径感到十分遗憾。

“呃…是有点事想跟你商量。”端正坐姿,李曼恬小心翼翼地斟酌用词。“就是关于明天你要和堂爱钰见面吃饭的事。”

“爸叫你来当说客的?”他的表情再降温五度。

“不不不,不是爸叫我来的啦!”紧张得摇头兼摆手,李曼恬真怕她这个弟弟会冲动地把他们俩轰出去。

“我说过我不去。”咬着牙,李俊轩的两道浓眉销得死紧。

“呀!别误会,我没有要当老爸说客的意思。”她连忙再道。

“是啊!”陈汉毅见情况不对赶紧帮腔,他十分清楚他这个小舅子的个性很难缠。“我们俩会来找你,跟岳父大人一点关系也没有。”

“那你们到底来这儿做什么?”他的声音依然酷寒冷冽。

“我开门见山问你一句吧!你是不是不想娶堂爱钰?”为免弟弟抓狂,李曼恬快刀斩乱麻地劈头问道。

李俊轩狠狠地丢来一记白眼,显示她这个问题问得有多愚蠢。

为了堂爱钰,他莫名其妙就和堂欢钰一拍两散,现在老头子又硬逼着他非和堂爱钰见面吃饭不可,他简直气得快疯掉。

“好!别误会我的意思,我没有要撮合你们,相反的,我是想请你帮个忙,一个对你很有利的忙。”见他神色益发阴郁又不吭声,李曼恬壮起胆子堆起了不自然的笑,继续道:“其实这件事说来话长,不过总而言之,就是汉毅最要好的朋友和爱钰彼此心属,既然你不想接受这婚事,那你可不可以做个顺水人情,让事情有个圆满的结束?”

听完这一串话,李俊轩在愣了几秒后,脸部紧绷的线条总算放松些,并将视线移至陈汉毅身上。

“什么意思?”

“咳咳,是这样的,”清清喉咙,陈汉毅有些不好意思地答。“我有个换帖的好哥儿们,好死不死和堂爱钰擦出了火花,本来我觉得事情很棘手,因为岳父大人一直在撮合你和她,但后来我听恬恬说了才知道,你对这桩婚事并没有太大的意愿,所以我想你若是愿意成全他们,事情或许会好办一点,他们俩也就不必那么痛苦挣扎了。”为了他那位死忠兼换帖的朋友,他陈汉毅可说是仁至义尽了。

李俊轩忖度了好一会儿,对于事情峰回路转的局面感到微微错愕。

这算是一种巧合与机缘吧?他涸旗地恢复从容神色。

“那我应该怎么做?”

“你愿意帮忙?”李曼恬高兴地瞪大眼。

“我是在帮我自己。”他淡漠地答。

“那太好了!快告诉我弟该怎么做吧!”李曼恬开心不已地摇着丈夫忙道。

“好,就是这样…”事不宜迟,陈汉毅开始解释事情的起始原由,而李俊轩愈听愈是觉得不可思议,双眉间的纠结几乎消失。

这应该就叫危机就是转机?

或许,他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

不管心里多痛苦,日子还是得过,不是吗?

因为抱持着这样的信念,堂欢钰一如往常的上课、下课,一有空就去山上捕虫子、抓青蛙、扑蝴蝶,跟以往那个古怪的她没什么两样。

反正她面无表情惯了,就算再冷漠一点也不会有人关心,即使今天她突然哪里不对劲,也不会有人看出来。

当然,这些是她个人的看法,关心她的人可都瞧出了端倪,知道她现在正值严重低潮期,例如她母亲和她那位哈日魔女妹堂莲钰。

至于堂爱钰,咬咬,许是因为沉浸在甜蜜爱河里,对于妹妹的哀怨与忧伤,她根本看不出来。

“哇…欢钰,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一冲进她房里,堂爱钰兴奋地抓住妹妹的肩膀直摇晃。

“嗯?”她没啥反应地掀起一眉瞥向堂爱钰。

“解决了,事情解决了!”蹦蹦跳跳的晃动中,堂爱钰灿笑如花的脸蛋红通通的,显然无比兴奋。“呵呵呵,我好高兴哦…没想到事情会变得这么顺利,这急转直下的发展,连我自己都吓一大跳说,啊,我真是太高兴了啦…”

“…不懂。”她淡淡地丢了两字当结论,收回目光继续地制作标本的动作,堂爱钰脸上那幸福美满的表情,已经莫名地刺痛了她的心。

“唉呀,我跟你说,我的事情解决了,阿爸再也不会强迫我跟那个李俊轩在一块了。”身子是停下来了,但堂爱钰却两手交握,眼儿朝上,露出“好加在”的表肩。

“李俊轩”这三字像是带有点穴功效,直接切中堂欢钰的穴门,她一动不动,手悬在半空中定住。

“为什么?”僵硬中,她努力挤出这三个字。

“因为李俊轩也不想娶我啊,呵呵,真是皆大欢快!”没发现妹妹异常苍白的模样,堂爱钰开始乐不可支地阐述起她和那位真命天子的种种奋斗过程,讲到激动处还把口水喷到堂欢钰的手臂上,但两人都浑然未觉。

极缓慢地,堂欢钰慢慢垮下双肩,也慢慢地放松僵硬身躯。

飞快转动的思绪里,涌进了太多纷乱的讯息,她想要一一分析、一一解读,但现下心情五味杂陈,她一时也没办法仔细思量。

唯一能确定的是,她不必再担心爱钰的事了,因为,爱钰不会嫁给他,他也不会娶她,所以…所以她应该回过头去找他?

不!不!不!她忍不住大力摇头。

问题不光是在爱钰身上啊!她十分清楚这一点。

想着想着,心口的抽痛不禁又周而复始地运转,她无助地黯下漆黑的瞳眸,任堂爱钰滔滔不绝的声音将她的思潮结完全淹没。

即使上有绿意盎然的大榕树遮荫、旁有茂盛草丛陪衬,李俊轩仍一眼就发现了置身其中、且同样一身绿的堂欢钰。

无庸置疑的是她,因为他知道不会有人跟她一样,会把这么难看的暗绿色穿在身上,还搭配着绿包包和绿鞋子,还有张惨白无血色的容颜。

他走上去,在她面前站定。

而她埋在课本里的脸,因为阳光忽被阻断而纳闷地抬起疑问的眼,接着震住。

迅速地恢复镇定,她又低下头,继续啃她的书籍。

“不想理我吗?”他的声音低沉好听,音调不卑不亢。

她不是不想理他,而是…而是她的心跳得好快,快得她几乎无法呼吸;因为无法顺利呼吸,她就无法安抚自己过度奔驰的心跳,也无法泰然自若地抬起脸来面对他。

她的忽视让他的深眸染上不悦的灰色调,他笔直蹲下身,不容她抗拒地硬托起她的下颇,迫她正视着自己。

“你想假装不认识我吗?”

堂欢钰难堪地蹙起眉,他的碰触让她不由得战栗,并连忙别开脸。“我不想跟你说话。”

“你难道不知道事情解决了?”她的反应令他有些懊恼,他还以为他亲自跑来学校找她,她会高兴得不知所措。

“我知道你在说爱钰,我也知道她跟你没有婚约了。”

李俊轩的心再凉了一截。“既然这样,你还在等什么?!”身形霍地立起,居高临下地瞪视她。

这句她真的听不懂。“等?我没有在等什么…”嗫嚅地小了音量,她只觉他的五官变得狰狞而愤怒,令她有些心惊。

“这难道不是你要的?”他咬牙,额上的青筋凸了起来。

“…我?”合上书本,堂欢钰勉强自己站直身体,按捺着仓皇的情绪。“我只是终止游戏,我没有想要任何东西。”

她的回答令他怒火中烧,冷冽眸底闪出狂怒的魅光。“你真认为我们之间不过就只是场游戏而已?”

她却觉得他的回答再矛盾不过。“当初是你提议的,规则也是你订的,为什么还要我认为?这应该是你决定的啊!”她的心里难受极了,为什么他指责自己的语气,仿佛做错事的人是她。

深吸口气,李俊轩极力克制着破口大骂的冲动,他明白她脑袋瓜的结构跟一般人大不相同,所以他不能生气、不能生气,因为就算气死了,她可能还是不懂他在发什么火。

“但提出终止的人是你。”

“是你说我可以提的。”

“我说你可以提你就提了?”妈的!想骂脏话。他快要无法顾及形象了。“你难道不希望我们继续下去?你对我难道没有一点点的感觉?”

“我有!”她脱口而出。

答得太快,堂欢钰僵在那儿,有些无所适从。

李俊轩马上不说话了,锐利目光流泻出一丝温和,稍稍舒缓了眸子里的戾气。

他庆幸她没有回答出“没有”两字,要不他真不知道自己还会作出怎样激烈的举动。

“我…我知道不可以喜欢你,但是、但是我还是喜欢你。”不管了,还是照实说了吧!她再也受不了自己软弱无助的样子。

“就像你一开始说的,叫我不要认真、叫我不可以爱上你,因为你不会负责,这些我都知道,所以…所以就是这样了。”她黯然地垂下眼睫。“反正,我原本也没抱什么期望,你用不着担心我会怎么样。”

“欢钰,我…”急于解释这些日子来自己的心情转折,耳畔却传来阵阵上课钟响,打乱了一切的步调。

“对不起,我要去上课了。”她也不听他接下来想说的话,头儿一低,很是忧悒地抱书转身。

对她而言,结束了就是结束了,虽然她都承认了自己是喜欢他的,但那又如何?他根本不当自己是回事吧!

“听我把话说完!”他不由分说地拉住她的手腕,她没有过度挣扎,雪白脸上却掠过一丝愠色。

“你会耽误到我的上课时间。”蹙拢眉心,她表情严肃、嗓音婉转地打断他。

“在没有把话说清楚前,我不会放你走。”

“你…”他的霸道让她乱了方寸,心头的不安也跟着加深。“你到底要说什么?”他停驻在自己手腕上的接触与热度,已经严重干扰了她坚定的意志,身体里的温度也不由得升高。

“我爱你。”没有时间再转弯抹角,他毫不犹豫地铿然宣告。“我爱上你了,你听到了吗?”目光炯亮而谨慎,仿佛怕她不相信似的。

“啊…”她震住了。

“不管我以前说了什么愚蠢可笑的话,忘了它好吗?”

忘?怎么能忘呢?他说过的每句话,她都深刻记着,怎么可能忘呢?

见她愣着不发一语,他着实慌了。

“欢钰,你不会是不信吧?”

“你刚刚说…你爱我?”她混乱脑子里仍停留着这三个字…爱她?他说他爱她?天哪,他真的说他爱她吗?

趁她呆滞之际,他进一步的圈住她腰身让她靠近自己,俊逸的脸庞在凝望她的同时更显魅力十足,她呆呆的反覆思考他的话,却愈是看他愈是心慌意乱。

“我原本也以为我能全身而退,但是我错了,经过这些日子我才发现,你就是我要的人,而我要的也只有你一个,你听懂了吗?”

这样赤裸裸而毫不掩饰的真情流露,直捣她心灵最深处,她想扑进他怀里宣泄这几天来的委屈与心酸,却怎么也压不下身段跨出这一步。

“可是那天…你什么都没说,我以为…以为你不在乎我。”她脑子里还清晰记着那一幕。

“不在乎我就不会来了,何况我们中间若是卡了一个堂爱钰,我相信你也会受不了,”他稍稍停顿,灼热目光熊熊燃烧着。“而且现在事情解决了,你也没有理由再离开我了,不是吗?”

“我…”

“嗯?”

其实地想说的是,她真正介意的是那张照片里的女孩啊!但在他专注而热切的眼神下,这样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

“…我该去上课了。”垂下眼睫,她又恢复了郁郁寡欢的面容,很轻、却很倔强地板开他的双臂,转身走人。

“欢钰?”望着她突然坚定离去的背影,他颇受打击地震在原地。

他不懂她,发现自己根本不了解她。

她说她喜欢他,而他也说了他爱她,她居然还是一点也没高兴的样子,还…还什么话也没说就要回去上课。

不爽的怒火再度升高,他愤郁满怀地握紧拳头,蹙眉望着她渐行渐远的身影。

他们之间,到底还有什么阻碍?

匆匆忙忙地进了教室,堂欢钰挑了后方最隐蔽的座位坐下,幸好赶得及在老学究要求的上课十分钟内点了名,然而她仓皇又惨澹的蜡白面色,却引来不少人的侧目与暗语。

这个一向面无表情的堂欢钰,曾几何时竟也会露出这么憔悴又悲伤的神情?不可思议之余,唯一能想到的便是…她的感情生活肯定出了问题。

结束浑浑噩噩的一堂课,堂欢钰神思恍惚地走在熙来攘往的学园里,不知何以又来到之前那棵大树底下,不断回想着他说过的话、他的表情、他抱着自己的深情与霸道。

她是不是错了?

为了一张照片上的不明女子而拒绝他的感情,值得吗?!

她呆呆的,任傍晚的霞彩映照着她流泪的脸,不知不觉就站了半个钟头,直到身侧多了个人,将她摇回现实世界。

“欸!”

堂欢钰无意识地移过目光,扬起凝泪的长睫怔望着来人。

江靖香瞪着她好一会儿,半晌后掏出了包面纸,故作冷漠地塞到她手里。

“难看死了,把眼泪擦一擦啦!”

眼泪?她…她流眼泪了吗?

“还流?你晓不晓得这么哭很难看?”见她无动于衷,江靖香没好气地捏出一堆面纸,粗鲁地替她抹背满脸泪水,嘴里仍不断碎碎念着。“看啦!鼻涕也流出来了,真是恶心死了,你也帮帮忙,别再流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