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唰!唰!”
林风身上那一层血腊般的油脂,很快就在他的手掌心,凝聚成了两颗拳头般大小的脂肪球,这两团脂肪球不仅臭气冲天,而且还散发着妖异的血芒。
本以为林风会将如此恶心的东西扔掉,没想到他却手掌一翻,直接将两颗脂肪球收进了储物戒指。
也就在这一刻,整个房间的恶臭味开始消散,新鲜的空气也终于飘进了众人的鼻子里。
“小子,老夫乃神捕门黑罗刹!此次来这里,并不是要来杀你的,而是替华家的大公子传一句话……”
“华公子是流云宗的内门弟子,你昨天得罪的那位华云海炼丹师,就是他的二叔!他命令你立刻到华府负荆请罪,天亮前不到的话,人头不保!”
黑罗刹强忍住心中的震撼,然后故作镇定的说出了这番话,但是林风却丝毫不给他任何的面子,直接就用冰冷的语气回道:“我的话不会说第三遍!跪下来,否则,死!”
“唰!”
只见一股淡淡的血气从林风的身上冒了出来,虽然他现在只有后天三重境的修为,但是他的身上的气势却一点也不比先天三重境的武者弱!
这一个晚上,林风可不是白修炼的,虽然找不到灵药来提升自己的修为,但是林风却利用纯阳桑树的树根,还有活人的鲜血,重新淬炼了一番自己的身体。
可以说,只要对手不是神玄境的强者,林风仅凭现在的实力,也可以轻松战胜对方!
“让我跪下来?小子,就你这点实力,未免太狂妄了吧!老夫开始杀人的时候,你还没出生呢!若非看在你是出自修真势力门派,就凭你刚刚那句话,老夫已经将你分筋错骨,碎尸万段了……”
“咔嚓!”
“啊!你……你居然敢废了我的手,我要杀了你!”
“咔嚓!”
“啊!你……你……”
黑罗刹的话还没有说完,林风却突然一个闪身来到了他的面前,并且一句废话都没有说,直接就废掉了他的双手。
两只手腕瞬间断去,剧烈的痛楚也让黑罗刹从愤怒中清醒了过来,他现在可是中毒状态,浑身连一丝真气都没有,怎么可能是林风的对手?
“嘭!”
紧接着,黑罗刹又觉得两股疼痛从大腿处传来,惊骇之余,身体顿时失去平衡而倒在了地上。
直到这一刻,黑罗刹才发现,原本支撑他身体的双腿,不知何时已经被林风给扫断了!
狠!
好狠的心!
林风一言不合就动手,整个过程连眉头都不皱一下,此子绝对是一个心狠手辣之辈!
黑罗刹倒在地上完全失去了行动力,而一旁的白衣老者见状,立马就乖乖闭上了自己的嘴巴,甚至还用一种惊恐的眼神看向了林风。
不过,林风并没有为难白衣老者,反而是转过头来对着郭婉儿说道:“婉儿,我在闭关期间,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还有,我招来的那些护卫呢?”
郭婉儿呆呆地望着林风,好半天才弱弱地问道:“ 你……你是公子吗?可是……你的长相怎么变了?”
只见郭婉儿那剪水眸子顿时睁得很大,要不是林风的声音没有发生改变,她还以为眼前这个帅气无比的男人,并不是她心心念念的公子呢!
“长相?哦,原来是我没有使用易容术……”林风自言自语了一声,然后便运转真气再次改变了自己的容貌。
由于在闭关修炼,林风自然没有使用易容术,这会儿郭婉儿突然见到了林风的真面目,自然没能在第一时间认出他来。
“婉儿你看,这样是不是变回来了?”林风重新使用了易容术之后,一张熟悉的脸蛋顿时就映入了郭婉儿的眼帘之中。
“公子,真的是你啊!呜呜……”
郭婉儿终于确定眼前的少年就是林风,于是她再也忍不住内心的恐慌,直接扑进林风的怀里大哭了起来。
这一刻,郭婉儿只觉得林风的怀抱,就是全天下最安全的怀抱了,而且这个怀抱还有带着一股淡淡的暖香,非常让她着迷。
“好了,别哭了,公子在这里,没有人能伤害到你!”林风轻抚着怀中的佳人安慰道。
“公子,我娘……我娘刚刚被这些人抓了,你快去救救她!”郭婉儿抬起了脑袋,眼睛红红地看向了林风。
“放心!本公子马上就去救你娘,谁敢伤害你娘一根毫毛,公子就让谁来偿命!”林风的声音非常柔和,但是语气中那一丝杀气却相当的凌厉。
接下来,郭婉儿将林风闭关的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全部都告诉了他,而林风听完了之后,立马就转头对着那名白衣老者问道:“老家伙,你是谁?”
“老夫神捕门白笠,人称白面书生!此次是奉命前来给你传个口信……”
白笠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林风给强行打断了:“白笠,很好!我记住你名字了!这事之后,我会命人将你祖宗十八代的关系网都找出来,我也不直接杀死他们,而是给他们下最痛苦的毒药……”
“……我会让他们全身由内而外的溃烂,偏偏还要在这种痛苦之中活上几个月才能死去,嗯!凡是和你沾亲带故的,都会是这个下场!”
听到林风威胁的话语,白笠的脸色顿时变得惨白,他玩玩没想到,眼前这少年的心肠竟然如此狠毒,杀他祖宗十八代还不行,还要用天底下最痛的方法,将他们折磨得生不如死!
“祸不及家人,一人做事一人当!有种你冲我来啊!”白笠的眼睛瞬间就被气的发红。
“祸不及家人?哈哈!你们为了对付我,怎么将我的手下全都抓了起来?为什么还要绑走婉儿的母亲?既然你们敢做下这些事,就应该承担严重的后果!”林风冷眼看着白笠说道。
面对这种无耻之徒,他横,你就应该比他更横!他恶,你要比他更恶!他拿你的亲朋好友做人质,你就应该拿他祖宗十八代做威胁!
“我……我只是听命于人,你……你应该去找华家……”白笠的心理防线几乎快要崩溃了。
说实话,白笠这一生,从未见过像林风如此杀气滔天的人,他觉得此子就是个魔鬼,一个从地狱里爬出来的魔鬼,他的身上才会携带如此浓烈的杀气。
与此同时,白笠也后悔了,他恐惧了,他就不应该贪图华家许下的好处,然后跑来招惹林风这个魔鬼!
只见白笠突然惊恐的求饶道:“这位公子,一人做事一人当!但是……老夫求你千万别祸及我的家人!”
“杀不杀你家人,就要看你的表现了!”
林风眼睛一眯,然后收回了一些身上的杀气,紧接着就问道:“你们抓的人都关在哪里?还有,除了华家的人要对付我之外,还有没有其它的势力要对付我?将你知道的都出来,胆敢有半句谎话,我就将你家人屠个干干净净!”
“是,是!”白笠连忙点头应道,他这是被林风的杀气给吓破了胆,再加上又中了林风的毒,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接下来,白笠将自己知道的事情全都说了出来,不过他知道的也不多,只知道神捕门收了华家的好处,然后就派出了一队人马来对付林风。
神捕门是燕国朝廷的一个组织,每一位神捕门的人,修为至少都是先天二重境,门中的八大总捕头,修为更是达到先天三重境的修为。
“我娘怎么样了?她刚刚被你们抓到哪里去了?”郭婉儿突然愤怒的问道。
“她……她应该被关在对面街第二条巷子的民宅里,若是不在的话,那就已经被人送往天牢了。”白笠如实回答道。
“对面街?有什么人在看守?”林风问道。
“其余人都去抓捕母夜叉李燕了,那里只有一些普通的城卫士兵在看守。”白笠继续回道。
“公子,求求你救救我娘!”郭婉儿哀求道。
“别急,我这就去救你娘,你就留在房间里等我回来!”
“嗯!”
……
接下来,林风用药物将两名老者弄晕,这两人都是后天二重境的修为,直接杀了的话很可惜,完全可以留下当作血灵来炼药。
正好林风一直都有一个想法,他想炼制出一种类似血兽的毒药,就是那种一传十,十传百,只要被这种毒药感染,立马就会泛滥成灾的传染性毒药!
哼!
谁敢来惹老子,老子就要你们知道什么叫做毒焰滔天,鸡犬不留,人间血狱,尸骸遍野!
“吱嘎!”
稍微吩咐了一番郭婉儿之后,林风直接推开了大门,并且大步走出了郭家大院。
此刻,天色已经微微发亮,再过不久太阳就要从东边升起,可是整条街道上却空荡荡一片,四周的居民和商贩,仿佛全都消失不见了。
气氛虽然有点诡异,不过却正是杀人放火的好日子!
“啪嗒、啪嗒、啪嗒……”
林风目光闪烁,在迈入街道的这一刻,已经察觉到两边的商铺和民宅里,至少有七、八双眼睛在盯着他。
于是,林风习惯性想从身上摸出来一根香烟,但是却发现储物戒指里根本就没有这玩意,最后,他只能摸了摸鼻子,慢悠悠地朝着对面街道走了过去。
静!
巷子里一片安静!
可是林风却能清楚的听见,周围的民宅里面,有不少的老百姓躲在屋里不敢出来,甚至连呼吸声都有一种惶恐不安的感觉。
“啪嗒!”
就在林风走到了巷子里的时候,两边的居民屋顶和墙上,突然出现了七、八位手持弓箭的武者。
“不许动!举起双手,跪下来!否则,我们直接将你射成刺猬!”
听着对方传来的大喝声,林风不禁微微一愣,奶奶个腿的!老子还没有威胁他们,他们反倒先威胁起我来了?
这尼玛是找死的节奏吗?
既然你们找死,那就别怪哥哥我心狠手辣了!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