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落叶中文 -> 科幻小说 -> 戏精的诞生

826“张狂已死!”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只要扛过了这一次,大家就能吃香的喝辣的!”
董怀明面色苍白犹如金纸,看不到半点血色,却仍旧没有停下:“每斩杀一个敌人,就是立下一份战功,杀的越多,此战过后,必能封妻荫子!”
“每一名勇敢杀敌的,都有享受不尽的荣华富贵!”
话音落下,旁边就有人开始大喊着重复他所说的话。
无非是杀敌立功就能得到荣华富贵、升官发财那一套。
这些鼓舞士气的话有些粗糙,简单直白,却对这个时代的士兵们很有用。
占据了半个玺州的起义军,本来已经吃喝不愁,许多人都已经丧失了奋进的动力——能吃饱穿暖,不会被饿死冻死,还为什么要上战场拼命呢?识字率极低的年代中,大部分百姓都是文盲,绝不会有什么“士为知己者死”的思想觉悟。
除非上面愿意加钱,拿大把大把的封赏刺激士兵们拼命。
魔子喊出来的那些口号,非常有鼓动性和感染力,可人们的固有认知约束着大家。
大家都是泥腿子出身,凭什么自己在这里拼命,让其他人享受自己的劳动成果啊?
真当大家都是圣人了?
张狂思想境界高。
他推翻剑派、世家门阀的统治,是为了给其他贫苦百姓当家做主。
可下面的人没有这种觉悟。
大家反抗暴政和剥削,拿命去拼,是想要成为新的剑派、世家门阀,成为新的剥削阶级——更准确的说法,是想成为人上人。
董怀明早早就看出了一些端倪,对于战略大局也有着自己的想法,可惜他只是一名普通的军师,受到张狂重用,却并不是起义军的【谋主】。
因为……
玺州土著也是人才辈出,许多投入到张狂麾下的俊彦们,都文武双全,其中甚至不乏掌握了超凡力量的存在。
智力计谋这种东西,除非处在敌我双方,否则的话,很难做出直接的对比,也无法看出高下。
超凡力量,却是明明白白的一个“门槛”。
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全或无,不存在“半步超凡”的中间值。
所以吴敌只是依靠勇猛剽悍成名的【无畏将】,而非【神将】。
董怀明的几次出谋划策,都获得了不俗的效果,甚至还“打通了”和燃州之间的联系,混沌星域本土的文士谋臣们,却也不是尸位素餐之辈。
虽然因为觉醒之前在地球上的记忆,董怀明阅历更多,积累的知识也更多,对混沌星域的本质有所了解,在大局观上一骑绝尘,但本土谋士们,却在战术领域有着各自独到的见解和本事。
做到现在这种程度,已经是董怀明和吴敌的能力极限了。
混沌星域之中,每一天都有【执行者】死去,他们身上没有名为“真实幸运”的光环,在这战乱年代厮混,就相当于和死亡共舞,随时随地都可能因为各种稀奇古怪的理由死去。
被毒死,病死,甚至因为从战马上跌落,都可能导致死亡的降临。
被刀剑砍杀,被长枪刺死,被火铳爆头……
这些其实是他们最正常,最能够接受的死亡方式了。
从进入到混沌星域的那一刻开始,董怀明、吴敌和98725就都已经做好了思想准备。
对于死亡,他们并不畏惧,却不愿怀疑毫无价值地死去。
锵!锵!锵!锵!……
这是刀剑交接的声响。
砰!砰!……
这是火铳推送弹药的声音。
硝烟的气息和血腥味道弥漫在县城之中,令人作呕。
耳畔的嗡鸣声让董怀明产生了一种莫名的隔阂感,就仿佛自己与现实世界隔了一层。
远处,吴敌和98725浑身浴血,几乎看不清楚原本的相貌,却仍旧在拼命与敌军厮杀着。
作为领袖的张狂并未坐镇中军,同样在城中征战厮杀,手中长刀钝了、宝剑断了,就随手丢掉,再从敌人手中夺取新的兵刃。
在诸多超凡者之中,张狂已经算是天赋最为卓绝的那一批了,可即便如此,他仍旧没能成为真正意义上的万人敌。
在世界法则的压制下,他被刀砍剑刺,同样会流血、会受伤,甚至会因此而死。
张狂身上那些旧的伤口已经结痂,却并未真正痊愈,身上却在不断浮现出新的伤口。
董怀明讷讷地在心中感叹:“敌人的反应速度,比想象中的要更快十倍,这些敌军的数量和质量,都太多太多了。”
“简直是狮子搏兔亦用全力的典范啊……”
“我们……恐怕是熬不过这次了。”
思忖之间,两名乱兵闯入阁楼之中,面色狰狞地挥舞着兵刃,向着董怀明冲去。
“宰了他!”
“这书生穿的都是好衣服,估计是头肥羊!”
董怀明瞪眼双眼,从腰侧摸出两把早早装填完毕的火铳,也不瞄准,直接抬起手,对着两名乱兵扣动扳机。
“就算是死,我也不会死在你们这群垃圾手里!”
砰!
两声枪响同时响起,几乎化作同一声。
鲜血弥散开来,血腥气息变得愈发浓郁了。
两名乱兵并未立刻死去,只是惨叫着、哀嚎着倒入血泊之中,剧烈的痛楚将他们彻底击垮,在地面上来回翻滚、用力挣扎,嘴里不断吐出血沫,双腿拼命蹬踏地面,就如同垂死的野马一般。
董怀明对这种战果没有任何意外。
他这一对火铳,只能说是质量合格的制式火铳,用以防身尚可,用来杀敌却是少了那么点威力,和宋楚的那杆连超凡者都能杀伤的【狩象】比较切来,差了许多。
不过,以他的身体素质,也就只能勉强使用这种级别的火铳了,换做是【狩象】的话,敌人还没打死,自己就要被震的手腕脱臼。
董怀明不假思索地弯下腰,从地面上捡起一柄坑坑洼洼的短剑,唰唰两剑割出,直接将两名还在挣扎的乱兵抹了脖子。
看上去像是寻常文弱书生的他,双手却早已沾满鲜血,消灭敌人几乎如同本能一般,不需要进行任何额外的思考。
“我可以死。”
董怀明眼眸之中掠过一抹厉色,猛地推开门扉:“一定要让魔子活下来!”
可是,刚刚推开房门的他,耳畔却响起了刺耳的咆哮声。
“张狂已死!”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