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叶中文 > 历史小说 > 摄政大明 > 第1051章.挑唆.

……
……
其实,与赵俊臣、徐盛二人密谈之际,李纯臣看似是态度坦白,但依然是隐瞒了一项关键信息。
那就是——李纯臣所领导的大内行厂,相较于正德年间刘瑾所创办的那个大内行厂,两者只是名号暂且一致罢了,但性质则是截然迥异!
而赵俊臣与徐盛二人,则是受到了思维惯性与错误情报的误导,并没有及时察觉到这一点——至少徐盛是这样。
实际上,大内行厂就算是将来由暗转明、公开行动,也不会归于内廷节制,而是会成为一个直属于德庆皇帝的情报辅佐机构。
与此同时,大内行厂的未来职责,更像是通政司与厂卫的结合体,除了情报收集、监视百官之外,还肩负着为德庆皇帝转呈密疏的任务。
李纯臣最初会受到德庆皇帝的关注,就是因为他在殿试期间所写的那篇《悬剑论》的缘故。
根据《悬剑论》的内容,朝廷应该降低官员们向皇帝呈送密疏的门槛,让所有五品以上朝廷官员皆是拥有密疏呈奏之权,而且密疏呈奏之际也不必经由通政司衙门转呈,而是直接呈交到德庆皇帝的面前。
这般建议一旦落实,无疑是可以削弱臣权、巩固皇权,自然是引发了德庆皇帝的极大兴趣,但也同样引发了百官们的激烈反对。
于是,德庆皇帝为了稳定庙堂局势,并没有直接采纳《悬剑论》的建议,而是等到风头过去之后,让李纯臣暂借大内行厂的名号,成立了一个全新的秘密机构。
然后,德庆皇帝又向李纯臣交代了两项机密任务,其一是暗中调查内廷受到外部势力渗透的事情,其二则是秘密试行《悬剑论》所提议的密疏新政。
其中,德庆皇帝所交代的第二项任务,就是让李纯臣暗中寻找一批忠心可靠的朝廷中下层官员,赐予他们呈交密疏之权,而李纯臣则是负责与这批官员秘密联系、转呈密疏。
这样一来,德庆皇帝就可以绕开百官们的反对与阻挠,率先把密疏新政的大体框架暗中搭建完成,若是小范围试行之后、证明这般方法行之有效,德庆皇帝就可以趁势全面推行,到时候就是木已成舟,百官们就算是想要反对也没有机会了。
明白了德庆皇帝的这般想法之后,李纯臣顿时是兴奋莫名。
作为一个通读史书的聪明人,李纯臣自然是看出了德庆皇帝这般想法所蕴含的重大意义!
自古以来,皇帝们若是想要进一步的压制臣权、提升皇权,像是“以下克上”、“以小制大”这类手段,从来都是不二法门、百试不爽。
所谓的“以下克上”、“以小制大”,就是首先寻找一批忠心可靠的官场小人物,然后把一些重要权力交给这些小人物全权负责。
这样一来,这些小人物就会面临“位卑且权大”的情况,必然会受到庙堂高层的妒恨与打压,他们的权力皆是缘于皇帝,为了自保就只能进一步的依附皇权。
最终,就会形成百官内斗、皇帝坐收渔翁之利的情况。
自秦以来,历朝历代的所有官场制度变化,皆是这种手法的运用体现,譬如秦朝以三公制衡勋贵、汉朝以尚书令制衡三公,隋唐以六部制衡尚书令,明朝则是以内阁与内廷一同制衡六部……
再等到清朝,还会出现以军机处制衡内阁的情况。
李纯臣认为,德庆皇帝让自己所组建的新机构,很显然也会是相同作用,乃是未来用以制衡内阁与内廷的存在,而他本人一旦是妥善完成任务,今后自然是要平步青云、位极人臣!
与此同时,又因为内廷受到渗透、外朝则是受到几位权臣掌控太深的情况,德庆皇帝施展这般制衡手段之际,也并没有太多可靠人选,而李纯臣不仅是《悬剑论》的作者,与朝中各位权臣也是关系疏远,自然就变成了德庆皇帝眼中的最佳人选!
从这方面而言,德庆皇帝之所以是选择秘密重用李纯臣,既是高明的帝王心术、也是无奈的别无选择。
所以,李纯臣也很清楚,他若是要坐稳这个位置,就必须要绝对忠心于德庆皇帝,“忠诚”二字就是他的最大资本!
也正是因为这般考虑,李纯臣一向是以忠臣自居,就算是不久前遇到准储君、七皇子朱和坚的亲自招揽,也是婉言拒绝、毫不动心!
但这一天,与赵俊臣、徐盛二人见面密谈之后,李纯臣看似是把內厂秘密泄露的事情给顺利遮掩了过去,还顺便收获了两位强力盟友,但唯有李纯臣心中清楚,他究竟付出了多大的代价!
这个代价就是——他对德庆皇帝的绝对忠诚!
李纯臣能走到今天这一步,就是凭借着德庆皇帝的信任。
他将来若是还想要更进一步,也依然要依靠德庆皇帝的信任。
但德庆皇帝皇帝乃是一位心性多疑的皇帝,更还拥有极为敏锐的政治嗅觉。
所以,对于德庆皇帝而言,忠诚若是不绝对,那就是绝对不忠诚!
李纯臣一旦是失去了绝对忠诚,哪怕是拥有再多、再强的盟友,他的未来仕途前程,也只是无根浮萍罢了。
所以,当李纯臣离开赵府之后,他的表情看似平静,但眼神中则是充满了忧虑与不安。
“陛下当初所交代的两项任务,其一是调查内廷受到渗透的事情,其二是小范围秘密推行密疏新政……其中,第一项任务目前还没有任何头绪,但第二项任务操作之际并不困难……所以,我必须要迅速推进此事了!
唯有尽快做出实绩,我才能向陛下证明自己的忠心……若是今后东窗事发,我也才能有机会换取陛下的谅解……
甚至于,等到我将来做出实绩、圣眷稳固之后,还可以直接向陛下坦白一切,把所有责任皆是推到赵俊臣与徐盛二人的身上……”
暗思之际,李纯臣的表情变幻不定。
他依然想要做一个忠臣,但经过今天的事情,李纯臣却已是不敢确定,德庆皇帝是否还愿意相信他的忠诚。
但李纯臣向来是不缺赌性,依然要放手一搏。
而就在李纯臣暗暗做出决定之际,只顾着专注思索、没有留意看路,却是猛然间撞到了一个高大身影之上。
李纯臣险些摔倒,连忙抬头一看,却见到赵俊臣的心腹侍卫赵大力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受到李纯臣的相撞,赵大力则是动也未动,只是面无表情的拱手道:“李先生,我家阁臣邀请您再次前往赵府,还有事情相谈,但刚才有旁人在场,有些事情并不方便多说!”
听到这般说法,李纯臣微微一愣,但也并未多问,只是默默跟在赵大力的身后,再次向着赵府方向返回。
与此同时,李纯臣心中则是暗暗想道:“赵俊臣为何要刻意让我去而复返?说是刚才有旁人在场,有些事情不方便多说……所谓‘旁人’,应该是指徐盛……但赵俊臣究竟有什么事情,要刻意瞒着徐盛,只想与我相谈?”
*
与此同时,徐盛已是提前一步再次返回赵府,见到赵俊臣之后,也询问了相同问题:“赵阁臣,为何要刻意让咱家去而复返?说是刚才有旁人在场,有些事情不方便直说,可是指李纯臣?却不知究竟是什么事情,必须要瞒着李纯臣、与咱家单独交谈?”
赵俊臣笑着点了点头,道:“倒也不是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只是想要与徐督达成一项约定,以防万一罢了!”
“以防万一?约定?”
赵俊臣再次点头,道:“徐督,你仔细回想一下,咱们二人刚才与李纯臣的谈话,按照李纯臣的说法,他原本是要向陛下坦白一切的,但之所以是选择向陛下隐瞒真相,全是因为咱们二人的建议与劝说!
嘿嘿,这样一来,今后一旦是东窗事发、被陛下察觉到了事实,咱们三人就皆是欺君之罪,而李纯臣则是可以把所有责任皆是推到咱们二人的身上。”
听到赵俊臣的这般说法,徐盛立刻是面色一变,咬牙道:“好嘛,咱家刚才只顾着与新建的內厂拉近关系,一时间竟是没想到还有这一遭!
这个李纯臣,看似是个文质彬彬的读书人,没想到心计这般歹毒,三言两语之间就摘清了自己的责任,要让咱家与赵阁臣当冤大头!
确实!为了以防万一,咱们必须要暗中提防一二!赵阁臣,你所说的约定是什么?”
赵俊臣解释道:“本阁想要与徐督约定,若是今后东窗事发、被陛下发现了咱们的隐瞒,咱们二人必须要一口咬定,就说咱们从来都向李纯臣提议过隐瞒之事,乃是李纯臣信誓旦旦的表示,说他会亲自向陛下坦白一切,又因为这件事情关系到陛下的秘密计划,咱们二人出于避嫌考虑,也就一直都不敢多问……
但最终,李纯臣则是欺下瞒上,不仅是欺骗了咱们,也欺瞒了陛下,所以陛下才会受到隐瞒,一切全是李纯臣的责任!……如何?”
对于这般趋利避害的手段,徐盛自然是欣然接受,稍稍思索之后就点头答应道:“自当如此,咱们替李纯臣遮掩了纰漏,今后一旦是东窗事发,自然是要让李纯臣承担所有责任,一切就按照赵阁臣的说法来办!”
约定了此事之后,徐盛大加称赞了赵俊臣的谨慎多智之后,眼看到时间已是不早,依然是不敢多留,就再次的匆匆离开了。
而徐盛离开之后不久,赵大力也领着李纯臣再次返回到赵府之中。
见到赵俊臣之后,李纯臣依然是保持着泰然自若的模样,拱手问道:“赵阁臣,却不知您再次召见学生有何事?究竟是什么事情,必须要瞒着徐督?”
赵俊臣也依然是保持着温和笑容,道:“特意把你叫回来再次相见,主要是为了两件事情……首先,是你的家族生意目前所遇到的困境,我刚才已经派人向南直隶方向传去口信,让他们不可继续刁难李家,相信你的家族生意很快就会恢复正常。”
李纯臣听到此言,连忙向赵俊臣致谢,他刚才只顾着考虑自身前程,一时间竟是忘记了自己的家族基业。
与此同时,李纯臣依然是心中好奇,如果只是为了这种事情,赵俊臣又为何要刻意避开徐盛?
就在李纯臣暗暗思索之际,赵俊臣则是继续说道:“至于第二件事情,则是与你目前的心中困惑有关系……你不是很奇怪,徐盛为何会察觉到內厂存在的秘密吗?”
李纯臣目光连闪,问道:“难不成赵阁臣您知道此事真相?”
赵俊臣摇了摇头,道:“我并不知道真相,但我这里有一项情报可以告诉你,至于这项情报是否有用,则是要你自己考虑!
这项情报就是……在徐盛命令西厂调查內厂之前,曾与七皇子殿下有过接触……而就在同一天,也就是七皇子朱和坚去见徐盛之前,还曾前往通政司衙门,借着关心太子殿下近况消息的名义,特意与你交谈了很长一段时间!”
说到这里,赵俊臣的笑容意味深长,道:“那次见面,七皇子殿下与你究竟谈了一些什么事情,本阁并不清楚,而你必然是清楚的……但若是本阁没有猜错的话,七皇子殿下当时曾是想要招揽你,却遭到了你的拒绝,对不对?”
听到赵俊臣的这一番话,李纯臣的表情再次是变幻不定,隐约间还透着一丝惊喜之意。
一时间,许多线索与疑点在李纯臣的心中已是串联了起来。
与此同时,李纯臣虽然没有完全相信赵俊臣的情报,但也为自己寻到了一个绝佳借口,可以在将来向德庆皇帝合理解释他今天的隐瞒行为!
于是,李纯臣当即是向着赵俊臣深深躬身一礼,竟是语气诚挚的说道:“多谢赵阁臣的指点!”
说完,李纯臣见赵俊臣没有别的交代,也同样是匆匆告辞离开了。
看着李纯臣的离去背影,赵俊臣满意的轻轻点头。
经过他的这般挑唆之后,已经不必担心徐盛与李纯臣二人相互勾结联手,也可以唆使李纯臣与朱和坚二人继续狗咬狗!
做完这一切之后,赵俊臣已是实现了所有目的,也就打算休息了。
然而,还不等赵俊臣离开座位,却又收到消息,称是章德承与温采宁两位神医从周府回来了。
事情一件接一件,但赵俊臣并没有任何抱怨,而是立刻召见了章、温两位神医。
……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