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落叶中文 -> 言情小说 -> 穿书女配生存手札

1.穿越

书首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仲夏,蝉鸣声声,天闷热得似乎马上就会有一场倾盆大雨,坐落在黎城北角的将军府在这火辣辣的日光里显得更加沉闷和威严。

    尤其到了午时后,府邸里连下人走动的身影都甚少,不愿遭了这毒辣日头。将军府一隅,凝香苑在一片花丛掩映中显了幽静,花香萦绕,随着偶尔吹起的轻风透过支起的窗子飘进屋内。

    纱幔半挽半垂着,用玉钩子松垮垮勾着。

    石榴红金丝云锦薄被盖了身上,像只虾米似的蜷缩睡着,青丝如瀑,遮了大半面孔,单单一只胳膊袖子撩得老高露了外头,骨肉匀称,手指修长白皙,指端涂了艳红丹蔻,添了几分妖冶。

    床榻边上摆着的铁盆子里头的冰块化得差不多,余了小小一块静静漂浮,大抵是热了,女子低吟一声,翻身露了正脸,肌肤在明亮光线下白皙莹润,长长的睫毛轻颤,黑色的眼眸缓缓张开带了惺忪睡意,撑着身体从床上坐起来,一手捂着嘴打了个哈欠,另一手下意识地摸向床头却空无一物,表情一顿,慢慢地好像有些清醒了……

    这个时代……没有手机和空调……

    这真是个很悲伤的夏天!恢复清明的谢蓁坐着有点想哭,无意识地低头,看到的并非是小肚腩,而是从未体会过如此澎湃的两坨肉,好像……似乎……是穿越后唯一值得安慰的事情。这般想着,谢蓁觉着新奇地抓了抓,有点担心地心引力肿么破?

    “小姐?!”正好推门进来的大丫鬟玉翘直直对上这猥琐一幕,端着黑漆木盘呆滞。

    谢蓁心底一千头草泥马狂奔而过,亏得穿越前就是个爱装字母的,此时面上半点不显,一派淡然地起身坐在了梳妆台前,招了玉翘过来梳头,企图揭过自个像个变态的那事。

    花梨木三屉连橱的梳妆柜,柜上镶嵌着蛋形半人高的菱花镜,台上随意散摆着胭脂油膏及簪子珠钗。比之小姐们的闺房少了些书香雅致,反而多了金光闪闪的俗气之物,可在谢蓁眼里无异于堆满了人民币,在这点上她和原主达成了一致,只差没对着流口水。

    玉翘回神,将一碗加了碎冰的西瓜块搁了谢蓁面前,拿了象牙嵌白玉梳替小姐梳头,心底暗暗嘀咕小姐打那天从外头回来中暑后就有些不大正常了,美色惑人,都是那位昭王回京惹的祸。

    谢蓁故作没看到玉翘古怪神色,绷着平静神色,舀了一块剔了子儿的西瓜尝,西瓜事先在井里冰镇过,冰窖里取的冰块照着她之前的吩咐弄碎,入口冰凉,消暑解渴。

    待头发梳成,玉翘取了台上面膏要替她抹妆,谢蓁眼一闭,心道终究还是来了,认命地搁了碗,由着人扑粉抹膏,将自个捣腾成石榴姐,那血盆大口让谢蓁连铜镜都不敢多看一眼,无法认同原主的审美,也亏得原主底子好,即便是这么糟蹋,皮肤竟还能那么好,谢蓁摸了摸台子上的胭脂油膏,可能是纯天然无添加的缘故?

    被化成这模样谢蓁并非没有反抗过,只是反抗的结果太凶残,大夫也就罢了,灌了一肚子清热解毒的汤药,可云游的道长是什么鬼,阮姨娘关心则乱,那一碗飘着香灰的符水她可喝不下去,只得顺着旁人期望模仿起原主来,在蛇精病的道路上撒腿狂奔。

    想她好不容易高考结束,窝在家里吹着空调吃了睡睡了吃,在某网站追一篇金榜爽文,为了本命天天撒花投雷爱你么么哒,却架不住作者越写越崩的趋势,在作者终于写死了恶毒脑残女配,却断更两个月后,谢蓁挠心挠肺啊,奋斗在一堆负分评中叭叭叭,管三喊你回来更新辣,作者你挖坑不填是被穿越大神劈了嘛……

    然后……然后她一觉睡醒就发现自个穿了,穿到了正追的那篇爽文中,文中炮灰女配千千万,好死不死穿成位高权重只手遮天的谢家千金,就那种一出场就有留言问什么时候弄死的那个,最后不负众望一路作死弄残女主后被男主削成人棍什么的呵呵呵,哦对了,她还在那章投了深水鱼雷,现在想想特么都是坑啊!

    人生为何要这么艰难!停不下脑补的谢蓁连西瓜都不碰了,浑身手脚冰凉,只想还不如痛痛快快先死了算了。

    “小姐,那昭王爷俊么?”玉翘按耐不住好奇,试探了问道。

    “阎王俊不俊……”

    “啊?”

    “要你命的俊个鬼啊!”

    话虽如此,谢蓁稍是回忆作者笔下,一身玄色窄袖蟒袍,袖口处镶绣金线祥云,腰间朱红白玉腰带,上挂白玉玲珑腰佩,气质优雅,气度逼人。眉目修长,透着清冷孤傲,漆黑的瞳如琉璃点墨,蕴着无限风华。这是谢蓁在城门口见着昭王的描写,一见钟情,不死不休的深情开端,应当是俊极。

    “……”玉翘默,暗忖等会儿还是去请示下阮姨娘,把那道长再找回来罢。

    谢蓁瞥见,落了镜子里的滑稽妆容里匿了一丝深意,抄起台子上装呈胭脂的一只瓷罐子掷了玉翘身上,说变脸就变脸,“昭王俊不俊也是你能打听的!”

    她好歹是浸淫宅斗小说多年的资深读者,怎能瞧不出猫腻,之前她洗了妆容,在屋子里抽风,若没有人通风报信,阮姨娘怎会来得那么及时。

    玉翘扑通一下跪了地上,连连讨饶,“小姐息怒,奴婢知错!”

    然而谢蓁这副模样,没惹得半点生疑,落在别人眼中她还是那个喜怒无常,随性妄为的谢氏嫡女。

    要说谢蓁也确是有那个任性的资本,谢氏一族是京中名门望族,百年根基极深,到了她爹谢元这就更是鼎盛至极,光是门客就有四五百人。谢元乃是权倾朝野的镇国将军,功勋赫赫,风头无人能掩,颇受器重。而这一年,缠绵病榻的皇帝更是索性将京畿一带的兵马全都交予他一并统领,等于将皇城的咽喉命脉都亲自交给了谢元掌控。

    而谢元一生说来也稀奇,年近四十却未娶正妻,妾侍却不少。谢蓁是当年他府外抱回来的小婴儿,道是他的骨肉,疼宠得很,连换尿布都是自个经手。从没人怀疑不是亲生的,可也对谢蓁生母好奇得很,然而都被谢元一句死了打发。就算有人质疑谢蓁生母的出身,都影响不了谢蓁在府中的地位。将军爹没原则的宠,姨娘们别有心思的捧,最终导致了原主的悲剧。

    但现下,昭王刚回京,不作不死,她绝对绝对不要被削成人棍!!首先,要远离男女主。想法刚落,目光不偏不倚恰好落了梳妆台前被原主精心搁置的红色请帖,倏地垮了脸。

    为昭王接风的宫宴,邀了京中贵女们参加,为的是给大龄剩男昭王挑媳妇,对谢蓁来说跟去送死没什么分别,却被万贵妃点了名,不得不出席,谢蓁觉得四肢接缝处都在隐隐作痛……

    珠帘相撞的声音蓦然响起,来的是老夫人苑里的戚妈妈,手里端着一些瓶瓶罐罐和样式新颖的首饰,一进来就瞧见跪着的玉翘,瞟过一眼,“做什么惹了姑娘生气了,姑娘度量大,还不赶紧磕头认错,也请小姐卖老奴个面子,饶了她罢。”

    谢蓁听了,才反应过来刚才一出神没顾上玉翘,人额头都磕红了,轻咳了一声让人起来,“玉翘跟着我的年头不少,当是清楚有些话说得有些说不得,莫要仗着时日久了,忘了规矩。”

    “是,奴婢谨记!”玉翘红着眼眶连忙应声。

    戚妈妈倒也没说什么,直奔来的目的,把东西一块儿搁了梳妆台上,“这是云栖阁新送来的,姑娘明个要去宫里,挑几件罢。”

    谢蓁按耐住内心没见过世面的小贫农,装着一副大尾巴狼样,不动声色地挑挑拣拣,照着原主的喜好拿了几样,其中一件她是看中了那装呈的玉罐子,便旋开了瞧,里头是玉脂膏,混着茉莉花恬淡的香气,便听戚妈妈道是御生堂新出的面膏,有美白润肤的功效。

    “为何这边浅了一点?”谢蓁却是拿着指了膏面边缘问道。

    戚妈妈一看,心底暗惊谢大小姐何时如此敏锐,不敢大意地回道。“许是装呈的时候没装匀罢?”

    谢蓁颔首,谢过之后便收下了,随后让玉翘送戚妈妈出去,自个则坐回了梳妆台前摆弄起她喜爱的那只罐子来,没装匀?若是以前那个谢蓁还能糊弄过去,可作为强迫症患者她分明瞧出是有人动过的痕迹。

    联系宫宴时原主顶着一脸红疙瘩出糗,怕就是这罐膏子的缘故罢?

    谢蓁嘴角轻挑,笑得玩味,已是点燃了宅斗之魂。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