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落叶中文 -> 言情小说 -> 穿书女配生存手札

5.失足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谢蓁僵硬地回过头,却差点撞上一个闷头过来的小太监,惊了一跳,气虚不定地抚着自己的胸口。光天化日之下竟然还能被人吓到,谢蓁把这过错都迁就到了才走开没几步远的男主身上。

    触霉头!

    谢蓁准备扭头远离,余光不经意瞥见自己脚边有一团黑色在扭动,定睛一看,整个人都吓得弹了起来,惊叫着逃离了开来。偏这地方是条鹅卵石的小道,就建在荷花池的旁边,谢蓁惊慌失措之下脚步也虚浮不稳,被一块凸出的石头轻轻一绊整个人就往前跌了过去。

    谁知道前面正是男主宋显珩。

    谢蓁没错漏自己扑过去时宋显珩眼底的厌恶,以及那稍是错身的闪避,心道这人是瞧着自己硬生生跌倒下去都不肯扶上一把,暗暗骂了一声,下意识的还是伸出手朝着宋显珩的手那去抓了一把。

    千钧一发之际,那人却反而推了一把,谢蓁猝不及防,身子更加是不稳朝着背后倾倒了过去,将宋显珩脸上的厌恶看得一清二楚,可她这会哪里能顾虑得上这么多,下意识就抓住了这独一根的救命稻草,直接拽着一起跌进了后面的池子中。

    正当七月,可碧池之中的水仍是冰凉激骨,谢蓁入了水被倒灌了几口,又惊措之下呛了气,胸臆间的气全都吐了出来。而胸口又忽然一疼,仿佛是被人重重的踹了一脚。

    男主好毒!想要她死啊!

    谢蓁越发挣扎了起来,抓着宋显珩的手臂死活不肯放开,心一横想着真要是死也要拉他一道淹死才不算亏!

    这般想着谢蓁愈发扒住了宋显珩,大有同归于尽的势头,她不会水,在水里不到片刻便觉得意识混沌起来,耳朵鼻子各处都难受得要死,心道自己该不会真这么短命,转念一想又有男主做垫背也不亏,意识涣散之前,竟还是觉得划算。

    哗啦——划开水面的声响蓦地回荡在空无四周,少女狼狈地被推上了岸,宋显珩不得已把人弄上来,却是累虚脱倒地。跟着他一道的小太监吓得脸色雪白,趴在池子边上声音打着颤在那虚虚弱弱的喊道:“来——来人——快、快来人——”显然已经被这突发的状况吓得三魂去了七魄。

    宋显珩累得几乎脱离,可头脑还清醒着,往四下看了眼发现这四周还好没有半个人来,好在这小太监没坏事,没在这时候招来更多的人。他立即寒着脸吩咐道:“闭嘴!”

    那小太监抹着眼泪刹那停了说话,他这颗脑袋还只在自己脑袋上晃荡着,哪里还敢在这时候不听话,恨不得能立即将自己的嘴巴堵上了。

    宋显珩顾不上看他,今日到底是宫宴,朝中官员家眷都来了,人多眼杂,宋显珩不想这时候被人瞧见了编排什么。从头至尾还没看上岸的谢蓁一眼,只对着那小太监警戒了一声,“今日的事情,别叫本王在第四个人嘴里头再听见!”

    小太监这才止住哭声,又被吓得失神,将哭未哭的凄惨模样。一旁的地上还昏睡着昏迷的谢蓁,浑身湿漉漉的,这王爷再一撒手不管,他一个做奴才的更加不知道接下去应该怎么办了,只好鼓起勇气问道:“那……那这位姑娘可……可怎么办?”

    宋显珩皱着长眉,面上明显带着厌烦,恨不能立即同此人摘清关系,不然这要真被人传了出去不知要纠缠到什么时候。哼,什么姑娘,不过是草包一个。宋显珩斜睨着瞥了一眼,语气寡淡至极,“你送她去万贵妃那,别叫人看见了。”

    这事吩咐起来轻便,可真要做起来实在为难。这要是带着一个活人自然好避开人,可这姑娘如今呛了水昏了过去,凭着他一人想要离开已经是难办了,还要避开耳目,那无异于难上加难了。

    正当这时,谢蓁咳嗽了两声,从嘴里头吐出了两口积水,幽幽然的睁开了眼,神志还没彻底清醒过来,却隐隐听到万贵妃三字。

    然下一瞬就看到宋显珩黑如锅底的面孔,似乎快控制不住体内的鸿蒙煞气。

    宋显珩看着面前少女盯着自己下身处,几乎忍不住将人再扔回池子的冲动,他怎么会不认得此人,谢大小姐天下“闻名”,他就算是真没跟她说上过两句话,却总也是知道这人的。更何况,坊间早有人传闻,谢大小姐爱慕……宋显珩微微拧眉,一股嫌恶涌上心头。加之他心中认定了谢蓁这会忽然冒失撞过来就是想引起自己的注意,想要和自己牵扯上关系,才被她靠近袖子就当即反推了一把,却没想到居然被她拉下了水。

    他从小在宫中长大,自然知道这池子虽然小,可却是极深,不然池水也不会这样彻骨发寒。宋显珩常听人说起这位谢大小姐,可从来不知道她是疯魔入魇的!不然哪有什么正常人跌进了池子不往上浮,反而一味抓着自己往下沉的!

    宋显珩浑身**地站在那,似乎犹能感觉到那人蹭着自己时的感觉,那张浓烈艳俗的脸这会儿倒是干净的很,浓烈的颜色下是一张几乎白如脂玉的脸,姿容绝艳叫人难以挪开眼,分明已经到了夏日,却好像有股春风扑面而来,叫人觉得天地万物在这张脸的衬托下黯淡失色了不少,饶是宋显珩这样的人,除却乍见之下的震撼,心中也起了几分波澜。

    可短短一瞬的惊艳,在猛地想到那些东西全留了自个身上后就荡然无存了。

    小太监倒是一喜,“醒了醒了!”

    宋显珩不再耽搁,唯恐迟了还要再生出旁的事端来,疾步离开,眨眼的功夫就没有了人影。

    而那小太监却还跪在谢蓁跟前,有种劫后重生的庆幸,对待这才刚醒来的谢蓁又更多了小心殷勤,唯恐还要被人事牵连。“小姐……?”

    谢蓁迟缓的转过脸朝着他看了两眼,脸上神情的显得有些呆滞,可内心却是五味陈杂,再想到宋显珩离开时的表情,回想起自己方才失神凝望的那处……窘得把头一埋,心想宋显珩一定把自己当了变态罢。随即便听到小太监低声询问了起来:“小姐要不要去换身衣裳?前头宫宴就要开始了呢!”

    谢蓁打了个激灵,当即坐了起来,犹记得宋显珩方才提到万贵妃。此刻那小太监领着自己去的方向也正是椒房殿,不由沉凝了面色。衣裳湿漉漉的黏腻在身上实在不好过,而这地方离万贵妃的椒房殿不远,过去也实在是最方便的考量,何况这原主在这宫中受万贵妃喜欢的事也早就人尽皆知了,这时候再费脑子去别处那就是折腾。

    可……这万一要是万贵妃追问自己如何落水要怎么回答?

    失足?

    大白天好好的竟能失足,这说辞不是太扯就是说的人智障!

    谢蓁心中摇头排除,再想着的时候就被人万贵妃身边的大宫女婉秋撞了个迎面。婉秋立即搁下手中的事亲自带了谢蓁去沐浴换了衣裳,过后才带着重新到了万贵妃的跟前。

    此时那小皇子宋瑞也早不在了,万贵妃正站在那叫宫娥伺候穿戴精致奢华的宫装,略微颦着眉头问:“怎么才从本宫这出去没多久就落水了?”

    谢蓁早料到她会这样问,也准备妥了说辞,露出委屈神情答道:“也不知怎么脚边上就出现了蛇……”这倒是真事,不过将宋显珩的那一段掐了。

    “蛇?”万贵妃挑了眉头笑了一记,可脸上却是说不出的厉色,对着婉秋道:“晚些叫花草司的崔尚宫来一趟。”

    万贵妃是后宫争斗的老手,又仔细问了一句:“怎么好端端的有蛇了?”

    这话却是提醒了谢蓁,怎么忽然有蛇了?想来想去那个时候唯一可疑的就是那个险些和自己撞到一处的太监。当时那太监一味低着头……谢蓁好像扫见他的手当时正扶着臂弯间食盒的盖子,那盖子……没盖严实!

    果然不是冷不丁冒出来的蛇,那太监实在可疑!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