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落叶中文 -> 言情小说 -> 穿书女配生存手札

14.挑事精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翌日一早,谢蓁还迷迷糊糊着就被拉起了床,谢大老爷发了话,她屋中的丫鬟也不敢不遵从。

    谢蓁坐在梳妆台前时眼皮子还掀不开,玉瓒问什么都是哼哼唧唧的应对了。

    “小姐——”玉瓒最后没法子,只能加重了语气唤了一声,“前儿您才说院里要是添了人手一定要跟您回禀的,叫您看过再分配去处的。”

    “嗯,嗯?”谢蓁稍微醒了两分神,挑了挑眉梢:“谁送过来的人?”

    玉瓒正给谢蓁绾着头发,口中语气回复了平稳,“是阮姨娘,说是前阵子小姐房里少了个大丫鬟,怕您这缺人,就挑了几个老实可靠的来。”

    谢蓁嘴角浮起一抹笑来,“那让她们都进来,叫我好好瞧瞧。”

    玉瓒打发了小丫头出去唤人,自己则又继续给谢蓁装扮,才拿了一支碧玺石坠流苏簪往谢蓁发髻中插,就被喝住了。

    谢蓁皱着眉:“嗳!不是早说了别往我头上带这套首饰的吗?”

    玉瓒方才正想着事,这才走了神,小姐早些日子还最喜欢这套沈姨娘送的首饰,她怕那不喜欢只是一时之话就没说起来,没想到刚才稀里糊涂之下竟拿了这支。被谢蓁点了一句后,才改拿了旁的。

    谢蓁从菱花镜里打量玉瓒,轻声曼语的问:“你今也是没睡醒吗?”

    玉瓒自知是被小姐瞧出了心底事,退后一步欠身道:“小姐息怒,奴婢……方才那几个丫头当中一个给奴婢塞了一只翡翠镯子。”她随即将袖子中东西掏了出来,翠色并不太通透,质地也不温润。这样的东西,搁在寻常丫头眼中也还是好的,可玉瓒已经是谢蓁这位谢府嫡小姐身边的一等管事大丫鬟,未必会看上眼。“小姐对着镯子可还有印象?”

    方才出去的小丫鬟进来问:“人都在外头了,小姐可要让她们立即进来?”

    谢蓁同玉瓒的话还没说完,立即挥了挥手:“叫她们候着——”说着仍旧将视线转向了玉瓒。玉瓒紧接着道:“这是小姐原先逛庙会的时候跟一个瞎眼算卦的买的,那之后就叫人收起来。奴婢之前瞧见这个也是受了惊,立即去库房看了,原先在那好好的也不见了。”

    谢蓁心道这自己的东西却出现在了一个丫鬟手中,好巧不巧的又回了自己这,可真是件稀罕事了。她抿着嘴笑了一记,和声悦气的对玉瓒道:“去把人都招呼进来,是哪个你也指给我看看。”

    玉瓒恭声应话,亲自去外头带了人进来。

    五个年岁差不多,身量也一般的丫鬟并排站在了一处,朝着谢蓁见了礼之后就收眉敛目了。谢蓁便斜着身一副散漫的看着她们,又一一让抬起头各自介绍了番。

    玉瓒点了其中一个同谢蓁道:“小姐,奴婢看……这倒是个伶俐的。”

    如此一来,谢蓁当即就明白了,只轻轻扫了一记,“那就这个吧,先跟着玉瓒学学规矩,不急着来我屋中伺候。”说了这话也并不放十二分的心去关注,打发了人出去。

    玉瓒将人带了出去再进来,问道:“小姐怎的明知她古怪还将她留下?”

    谢蓁抿嘴一笑,“你先看管着就是。”料理完这些,再用过朝饭,谢蓁就慢慢悠悠的去了学堂。

    除去她,学舍内一应人都端正的坐在了里头,谢蓁想着昨晚的事眼往讲台上一瞥。“……”怎么换了个师傅?

    这个陈孟阳怎么站在上头了?

    谢文清立即上前挽着谢蓁的手臂窃窃说道:“我们也是到了才知道的,以后陈……陈师傅和沈师傅一道给咱们教课。”

    谢蓁立即朝着陈孟阳扯出了个友好的笑,以示昨晚他为围困小风楼跟自己没有半点关系,而且……她也十分可怜他。

    而陈孟阳也好像很吃这套,对着谢蓁回笑了一记,可这翻脸功夫比翻书还快,下一瞬,陈孟阳就板起了面孔,连着语调都刻板冷漠了许多,“谢蓁,你迟到一刻钟,举动毫无半点尊师重道,罚你去外头站一个时辰!”

    “……”谢蓁一时转不过来,猛吸了口气,瞪向陈孟阳!好得很,好得很,这才刚当上师傅就在自己身上动手了!亏得她之前还态度这样友善,全当丢狗了!时值七月,这要是再外头站一个时辰不得活脱脱的掉一层皮?

    奸佞小人!谢蓁气得胸口欺负,立在原地不肯挪动。

    谢文香却是满脸的笑意,她原气恼谢蓁昨个和陈孟阳走得亲近,还一块出去逛了庙会,可这会看来陈孟阳是厌极了谢蓁。这也就是了,谢蓁除却了这身份,光是凭着这个性哪里会有人喜欢的。“啊呀,姐姐怎么连师傅的话都不听了?爹之前可说了,在书院里头谁都不能耍性子,一定要认真听师傅的话。”

    谢蓁心里大大翻了个白眼,这陈孟阳算什么野路子来的师傅!明明都已经是状元了,还在她家屈就个什么教书师傅?也不知道打的什么主意。谢蓁越想越委屈,沈梨妆是女主她开罪不起,怎么又来了个陈孟阳也来压她一头?

    “咳咳——”忽然有个男声掩着唇低咳了两声,一身官服的谢元出现在了学舍门口。在场谁能想到这时候本该在上朝的谢大将军忽然杀了个回马枪回来了。

    “爹、爹……”饶是谢蓁一贯反应快这时脑子也有些转不过来弯,“您怎么回来了……”

    谢元沉着脸,也看不出个喜怒,对着谢蓁招了招手,“来我书房。”

    谢蓁望着已经转身离开的谢元,可真有些……迈不开腿。可是她现在要是嚷嚷一句走不动,恐怕谢大将军要转过身打断他腿了。早知谢元会出现,她之前就该乖乖去外头受罚,收不定那个时候眼珠子一掉,谢元就免了她做学问。

    真是……悔不当初!

    去了书房,谢蓁扒着门框怯怯的喊了一声,“爹——”又可伶又撒娇的语气。

    谢元勉强着平心静气,“进来。”

    当面顶撞师傅,这在古代算不算大错呀?谢蓁心虚,灰溜溜的走了进去。“爹——”

    谢元气得说不出话来,伸手在桌面上狠狠拍了一下,谢蓁被猛的惊了起来,连着肩膀都缩了缩。谢元今日是特地折返回来瞧瞧的,陈孟阳虽中了状元,可离正式上任赴职位总还有一两个月的光景,这才特意请了来任课。谁知这才头一日,谢蓁就被和新师傅对着来了。他还真是该下狠心,好好管教管教这丫头了。

    “伯父!”门外陈孟阳追了过来进来,“伯父千万别为了这事怪罪蓁妹。”

    谢元双眉紧皱,“这丫头也实在没规矩,怎养成了这样一幅跋扈性子!”他双手握着拳,仿佛又是气愤又是无法。

    陈孟阳道:“伯父消消气,这事原也是侄儿不对。侄儿不该叫蓁妹妹这样热的天去外头罚站,蓁妹妹是姑娘家,自然爱惜容貌,这回是侄儿处置的不妥当。”

    谢蓁才不屑陈孟阳的开脱,想梗着脖子反驳,可一看谢元那阴沉的脸,哪还有半点那心思,随即“嘤嘤嘤嘤”的附和起来。

    “你——”谢元抬着手指向谢蓁,最终无可奈何的叹气。

    直至从谢元书房中出来,谢蓁才长舒了口气,谢老爹竟然能从朝堂上忽然杀个回马枪回来,这桩事叫她清楚的认识到自己是谢老爹的重点看管对象,以后怕是不能任性妄为了。

    可要说今儿的这场惊吓,还得怪陈孟阳,挑事精!谢蓁愤愤。

    可陈孟阳这会就站在谢蓁身边,声音款款有条不紊,甚至带了几分戏谑的笑意,“蓁妹妹,这回我解了你的围,你可得……”

    “谁是你妹妹?!”陈孟阳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谢蓁恶狠狠的打断了,“可得什么?可得好好谢谢你吗?”谢蓁恶笑,跺着脚道:“做梦!”说了这话就气冲冲的扭头走了。

    陈孟阳愣在原地,看着那道离去的背影蓦然失笑。

    谢文香以为谢蓁被逮了正着可得好好教训一顿,紧忙拉了谢霏出来看。可谁知道谢蓁没事人一样的出来,谢文香暗愤她爹偏心,又见陈孟阳对着谢蓁离开的方向笑,更是不痛快。她拉着谢霏走去了陈孟阳面对,皱着两道细长的眉毛道:“师傅,谢蓁犯了错怎么不用受罚,在咱们面前,师傅也要包庇谢蓁吗?”

    谢霏总觉得这样顶撞师傅不好,一个劲的扯着谢文香的袖子,阻止她说更多不敬的话。

    陈孟阳收拢笑意,低着头清了清嗓子,不冷不淡的开口道:“——我自有惩处她的法子,至于是什么法子……你是不是也要问个究竟?”

    这一问反倒将谢文香堵个哑口无言,等人走后,心中腾起愈发大的嫉恨。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