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落叶中文 -> 言情小说 -> 穿书女配生存手札

24.昏迷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谢文清惊得嘴巴都合不上,只见满屋子人都被涌向了晕过去的谢蓁,而她自己则恍若坠入了冰窖,醒过神来的时候浑身发凉,簌簌抖着。

    阮姨娘皱着眉头看这母女俩,终于是下了决心:“来人,将抬出去林姨娘关起来先!”

    谢文清不肯,哭着扑过身去抱着晕过去的林姨娘的身子不肯放,婆子们不好下手。阮姨娘不由把语调也加重了两分:“文清,你别叫我为难……”

    这时谢元正抱着昏迷了的谢蓁往外头走,恍若听见这话猝然停下了脚步,背对寒声道:“亏得家里头还请了这么多的师父,你却半点是非都没学来。既然这么放不下林氏,免得你往后也记恨,你就跟她一块去罢。”

    谢文清也陡的瞪大眼,涌了害怕,当即失神一般的瘫坐在地上,可谢元担心谢蓁安危,撂下这话就健步如飞的走了出去。老夫人行动慢,走前也在这母女前头重重的跺着拐杖叹气,跟着就去追前面的谢蓁去了。

    不消半刻,给宫里头当值的太医就来了,诊治之后让众人都不必担心,“大小姐磕了头,又加上暑热争吵才一时晕了过去,应当不时就醒了。”

    话饶是这样,可这左等右等也不见醒。谢元急得满屋子踱步,几个姨娘皆不敢招惹。老夫人挨着床坐,将谢蓁的手合拢在自己双掌之中捂着,伤心得垂了泪,口中时不时的念叨两句蓁蓁。

    而太医也不敢走,就坐在不远处坐镇。

    一屋子的人,满是严肃。

    “宋显珩——”

    忽然,异常寂静的屋中忽然响起了这个名字。谢元转过头去,只见是昏迷着的谢蓁嗫喏着双唇喃了这么一句。他忙冲了过去,可谢蓁仍是双眼紧闭,面上一副痛苦的神情。

    “宋显珩!”又是一声,比先前还更凄然了许多。

    谢元脸上神情变换莫测,转身去看已经来查看的太医,太医摸出脉象起伏不稳,只好如实回了。谢元心急,催着人将熬好的汤药端来。

    谢蓁醒来的时正被谢元用汤勺惯着汤药,猛的睁开眼就对着谢元铁青的寒脸,惊愕之下就岔了气,嘴里头的药也都咳了出去。老夫人推开谢元,猛的抱住了谢蓁,“蓁蓁!你刚才可吓死祖母了。”

    众人默契一致,都没提方才她睡梦中喊昭王名讳的事,所以谢蓁只看围着自己的一圈人面色复杂,却不知原委。

    阮姨娘捏着帕子上前替谢蓁擦拭嘴角,脸上不掩欣喜,“人没事就好,这一遭的可把大家都吓坏了。”

    谢蓁此时脑袋还有些晕沉,对上阮姨娘和蔼笑意亦是扯了嘴角回应,随后便道想歇息,谢老夫人当下扶着她躺下,嘱咐玉瓒好生照看,随后领着众人离开。

    出了门,阮姨娘见谢元犹是不放心的眼神,温柔开口,“蓁蓁这妾身会多照看着,老爷放心。”

    谢元觑向她微是颔首,这人入府时间最久,蓁蓁跟着她的日子也久,有她照料他自是能安心,遂沉吟道。“辛苦你了。”

    阮姨娘噙着得体笑意:“这是妾身应当做的,蓁蓁也是妾身一手带大,瞧着受罪也心疼的。”

    “嗯。”谢元难得委了几分柔情,能做到将蓁蓁视如己出的确是难得,语气中也附了几分亲近,“别太宠着她,会惯坏她的。”

    阮姨娘凝着谢老爷,眼里噙着调笑,像是在说惯坏人的罪魁祸首分明另有其人。

    谢元干咳一声,道是还有事情便离开了,阮姨娘送了人一程后便回到了自个苑子,一边吩咐婆子去厨房炖些安气宁神的汤水,等谢蓁醒了送过去。

    谢文褚自方才一路跟着,此时瞧着母亲脸上的容光,知晓她是因为父亲的话高兴,不禁往深了想去,若是没有谢蓁,没有谢蓁那个娘亲,自己母亲怎会只是个姨娘,自己又怎会是庶出……这般一想,不由紧紧捏着袖子口,眼底的不甘再不掩饰。

    阮姨娘将下人遣退,回头就瞧见女儿这番神色当即沉了脸色,惯是温柔的脸庞浮了怒意:“你还觉着委屈上了?!”

    谢文褚极少见到母亲发火,此刻被一喝,有些懵然地瞧着,然瞧清楚了后心底那股子酸涩愈是发酵,眼底聚了蒙蒙雾气。

    “方才那事要不是陈管事正好在我这,我提早察觉,只怕你现下就跟着那林姨娘一样被老爷赶出去了,还能好生站在这!”

    “娘……”谢文褚嗫喏唤了一声,亦是后怕。当时御生堂送东西来时她以为谢蓁不会发现,便偷偷做了手脚,没想到后来竟发生那么多事……

    “娘承认这些年确是因为蓁蓁的缘故有些疏忽你,可娘一直觉得你懂事乖巧,能让我省心,为此还很欣慰,可……可你怎么也做这种糊涂事,娘平日教导你们姐妹相亲,你都当了耳旁风了,还因着你牵连别个姨娘,你……你真是……太让娘失望了!”阮姨娘气急,她对文褚的期望有多高对于她犯错这事就有多气,可到底还是没忍心把孩子推出去,而后头沈姨娘拿了林姨娘的把柄出来也是出乎她的意料,事情发展到这地步……她心底也是又惊又怕,愈发生气。

    “娘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娘您别动气。”谢文褚看着母亲气得发抖的模样很是愧疚,极是诚恳地连连认错。

    阮姨娘凝着她良久,想这些年自己里里外外待人处事皆是求个公正公允,却最终为了保护自己这个女儿,无辜牵累了旁人……最终携了些许无奈叹了声气,出言郑重警告道。“若再有下次,我定亲自把你送去你爹那。”

    ……

    再说谢蓁因着这一晕,倒真是得了几日的清闲,老夫人哪里肯她再受累,直接免了她上学。林姨娘被如何处置了她没去细打听,总之人已经不在府里了,而谢文清则被下令关在屋中两月。

    谢蓁总觉得这事还有古怪,若不是当日自己忽然晕了过去还想劝着谢老爹往深了查一查。账本的事林姨娘像是默认了似得,可对脂膏那事……她还是心存疑虑,便吩咐玉瓒找人留意阮姨娘那房的动静,不论什么风吹草动的只管来报。

    借着养伤,谢蓁赖在床上几日,谢元终于看不下去了,太医再三保证当日昏迷看着骇人,可半点都没伤了身体底子,怎么人还一日日的萎在屋中不肯下床?谢元问过陈孟阳才知道,原来他这女儿在躲学堂里的考试。

    这哪使得?!

    谢元有时候铁面无私,饶是谢蓁死缠都转圜不了他的心意,当即亲自提了人去学堂。

    真正到了考试那日,谢蓁顶着一对熊猫眼走路飘忽地进了竹语堂,谢文褚怕她脚下绊着还挪了挪椅子,等她坐下后问纳闷问,“姐姐昨晚用功至很晚?”

    谢蓁抬手掩唇打了个哈欠,敛眸匿了些许暗光。沈姨娘说她是瞧见林姨娘鬼祟私底下查了才得到的账本,后者借陈管事职务之便两人勾搭一起,至于那罐下了药的脂膏就更好解释——林姨娘想让谢蓁去不了宫宴,谢文清便能补了空档。可沈姨娘得到那账本的时机太过巧合,若说林姨娘有这动机,沈姨娘和阮姨娘也未必是清白,只私下让人留意了两人。

    别说阮姨娘,就是眼前这人也有可能。

    谢蓁眯瞪着眼显得毫无心机,含糊说道:“是杏林记的画本好看,一时入迷,就熬着夜看完了,困死我。”

    “……”谢文褚无语的同时心中确是不无意外,还以为这人转性……

    没过多久,沈梨妆领着贴身丫鬟施施然走进来,经过谢蓁时目光对上那一双熊猫眼,稍是停留,大抵是因着谢蓁隔三差五就送些吃的用的过去,受了照顾,两人有了些交情,此时宽慰道。“只是寻常的考试,谢姑娘无需这般紧张。”

    “唔。”谢蓁厚脸皮地应声。刷女主的好感也是很重要的。

    一旁听到她与谢文褚对话的都觉某人无耻。

    等到卷子到了手里,谢蓁唰的变了变脸,凶狠地盯着卷子,想她这几天通宵奋斗,以为那人会刁难真真是恨不得把书都塞了脑袋里,结果——竟是这么简单!

    一声轻微的调侃之笑自谢蓁旁的响起,谢蓁抬首便看到了陈孟阳倚在门边,似乎是被她的表情所愉悦,整个人都洋溢着一股欠揍的气息。

    谢蓁忍住灭师的冲动,奋笔疾书,很快答完了卷子,正想去找某人算账却发现人又不见了踪影,交了卷子后的谢蓁杀气腾腾地出去,却被告知那人出府去了,随即拐了个弯去了谢老夫人那。

    只是刚近了枕霞阁门前就听着里头似乎提到了自个名字,谢蓁的脚步顿了顿。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