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落叶中文 -> 言情小说 -> 穿书女配生存手札

27.谢十三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夜色渐浓,偌大的将军府邸笼在一片安静宁和的氛围中,都已经歇下。偶有微风拂过,吹动树影摇晃,影影绰绰,掩盖了某处角落的低语,叫人甚难发现。

    “小姐,这都等了快一个时辰了,该不会来了。”玉瓒皱着眉看向与她并行蹲着的小姐,没忘记这人的吩咐,刻意压低了声音劝她回去。沈姑娘提到小姐的生辰八字兴许真像她所说的是巧合发现,不定会来这琼苑。

    谢蓁蹲得久了两腿发麻,半起了身子捶腿,心里苦闷得不行,当她愿意放着软床不睡来这儿窝着,可里头内情又不能同她道,只得自个闷着往苑子口探瞧了眼,还是没瞧着沈梨妆的影儿,暗暗嘀咕莫不是自个估错了?

    又不放心地回头瞄了一眼自个身后的暗影处,人影与树影融成一体,极难被察觉。那人是她特意让谢忱找来的江湖人——谢十三,毕竟谢老爹密营挑出来的人多是一板一眼,受训极深,有些事托不得。让谢忱找的原意就是找能信得过的,编在护卫队里给了那人极大自由,但要绝对的忠诚,这是头一回使还有些忐忑。

    玉瓒伸手替她捶着,刚想再劝两句就被主子捂住嘴又蹲了回去。谢蓁蹲下一瞬就瞧见了沈梨妆,再一细看她身后原来还跟了个黑衣人,一袭黑色劲装几乎融于夜色,而那人恰好往这处望了过来。谢蓁心头猛颤了两下,只得硬着头皮学了声猫叫,随后果然瞧见那人移开了视线。暗吁了一口气的同时她就瞧见那人弄晕了苑子里当值的丫鬟,而沈梨妆快速地闪进了那屋子,那人守在门外。

    谢蓁捏了捏手里让谢十三弄来的东西,不免紧张。这苑儿是将军府的禁地,是谢元除去书房待得最多的地方,谢蓁当初了解时来过,对她并不设禁,听说在原主小时候谢元倒是常带她来,一坐便能坐一天的,可小孩子好动,待不住不说还不让碰这碰那的,原主就不爱去,谢蓁凭着后来一份手卷知晓这是谢元照着万贵妃当初设想所布置,可惜,这苑子再等不来它的主人。

    沈梨妆前一阵频繁出入书房直至几日前突然没了动静,谢蓁便猜她是没找着想要的东西,原盼着这人能平平安安离开将军府,愣是没想到她在最后整了个大的,吓得她一颗小心脏普通普通的。幸好她猜对了地方,等着了人,万一……谢蓁不敢往后想,忙给树上的谢十三打了暗号,不过一瞬,一抹墨黑身影从树上翩然跃下,直袭向门口守着的黑衣人。

    “什么人敢擅闯将军府!”谢十三的嗓音低沉,逼到了那人跟前喝道,阻断了那人通风报信的动作。

    黑衣人反应极快,但见他身后无人,便有意识地想引他离开后再来救人,此举亦称了谢蓁那方的心思,在两人缠斗远去,谢蓁忙是捏着小管儿摸了过去,门本就敞了一丝缝隙,在瞧见里头没人后亦入了内。

    屋子里摆设依旧,独独折枝杏花绣杭娟屏风似乎移动了位置,谢蓁屏息挨近便瞧见屏风后头的墙裂了缝隙,试着轻轻推动,推开少许后果然瞧见了沈梨妆的身影,此刻正从博古架前抽出一本册子。

    谢蓁瞅准空档使了管子,对准沈梨妆的方向吹了出去,自己则侧身贴在了墙上,不多时听到里头扑通倒地的声响眯了眼笑。

    玉瓒在旁看得瞠目结舌,暗暗觉得是那个新来的护卫带坏了小姐,随后在自家主子笑眯眯的眼神注视下咽回了话,老实过去把人扶起来沦为同流。

    谢蓁满意瞧着,俯身拾起地上落下的那本册子,仔细一翻却是变了脸色,名册上的名字谢蓁识得几个,那几个俱是谢元安插的眼线棋子,谢蓁未看完便阖上册子放回原处,心想女主有光环所以误打误撞发现,若这册子到了宋显珩手上,不禁捏了一把冷汗,如今被自己搅和真是万幸……

    出了暗室,谢蓁研究了下墙壁上镶着的机关口,做工确是精妙,像密码锁似的,谢蓁推了几个格子,对应自己的生辰便听吱呀一声石门闭合,恢复原状。

    “小姐……”玉瓒唤了一声,瞥了眼自个架着的昏迷女子不知作何处置。

    “送沈姑娘回自己苑子,放——”话还未落,谢蓁却听见外头响起谢老爹的声音,似乎隔了些距离。

    “小姐!”玉瓒压低嗓子焦灼地又唤一声,急得不知怎么办才好。

    谢蓁也是心脏一紧,揪住了沈梨妆的衣服,恨不得立刻把人弄没了,下一瞬却听到谢十三的声音,当即缓过一口气来,难怪谢老爹会停下来问话,大抵知道谢十三在拖延。谢蓁扫了一圈屋子,反应极快地推了身旁那扇窗子,见是后院,二话不说让玉瓒踩着凳子把人弄出去,心脏不可自制的扑通狂跳,待听倒到脚步声近到门口时反而诡异地平稳了下来,眼尖瞄见椅子上的脚印,一屁股坐下,正对着门口摆好了姿态,动作一气呵成。

    “……蓁蓁?”谢元推门而入见到坐着的人脸上神色一顿,转过味来,明白谢十三为何在外头了。

    “爹?”谢蓁转过头亦是意外,余光瞥见一片墨黑衣角划过,心思大定,转而花了全副心力应对谢老爹,“爹爹也睡不着么?”

    谢元方从外头应酬回来,身上携了淡淡酒气,晓得女儿不喜,寻了个不远的位置坐下,看着谢蓁的目光陷入怔忡,张了张口,像是要唤什么人似的,却是猛地醒过神咽了回去,抬手掩着干咳了一声,“怎的想起来这儿?”

    谢蓁略有准备,一双漆黑鹿眼凝着谢元,“爹,我娘长什么样儿?”随后却不等他答的,自顾往下说道:“这里是按着娘喜好的布置,可是我却从没见过她,连一幅画儿都没有,反而小时候因着调皮受爹爹责骂。”眉梢微蹙,似是陷入回忆。

    谢元瞧着那相似眉眼,不禁神色悠远。

    “她若活着,为何要抛下我们,还是已经……”谢蓁神色凄凄,实则存心试探问道。

    谢元果真脸色一变,喝断了她的话,“莫要胡说,你娘……是有苦衷。”大抵是酒意上脑,谢元外泄了稍许情绪,对于谢蓁推断的说法十分在意。

    谢蓁却是趁势到了他身旁,一把挽住他的胳膊,“什么苦衷能让她对您,对亲生女儿不闻不问十五载,她分明是不想要我们!”谢蓁作是气话一边打量着谢元神色,挑着他的底线,准备见好就收。

    谢元听着女儿指控般的话难得没了话,沉吟半晌,才道:“蓁蓁,你娘……会回来的,迟早一日我们一家会团聚的。”

    谢蓁叫那语气中的坚韧执着所惊,却不敢流于面上,心中隐隐有了不好猜测,但看谢元脸色不佳,显然是不打算继续,便没纠缠下去讨嫌。

    谢元看着女儿难得安静听话的模样,连日来的疲惫显了脸上,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她脑袋,低沉着声音轻喟:“相信爹,这一日要不了多久——”

    “……”爹,你别吓我!谢蓁一哽,半晌依向了谢老爹虽是撒娇却语调郑重,“我只要爹爹就好,不用这般忙碌劳累,平平安安的。”

    “蓁蓁长大了。”谢元撤去了周身严肃气息,经了岁月沉淀的眸子满是明晃晃的笑意,只当她是晓得心疼爹,并未将那话放了心上。

    谢蓁怔怔瞧着,只觉得愈发相像,更是不愿看着这人落了书里的结局,暗暗攥紧拳头下了决心。

    谢元眯着笑眼打量女儿,十五芳华,如花儿般,他捧在手心那么多年,不忍她受点委屈的,却为别的男人掉眼泪,思及此,不禁黯下了眸子,眼底聚起不明情绪。

    谢蓁感受到他爹身上气息陡变,似乎是不大高兴,便也老实地待着。

    “蓁蓁……心仪那昭王?”谢元拧着眉头,当面问这话时也有些犹豫。

    “……”谢蓁瞠圆了眸子,不置信地看他,什么时候的事,她怎么不知道!

    谢元眼底的复杂因着谢蓁这表情驱散许多,忍不住又伸手摸了一把,道:“你那日晕着的时候可不止一遍唤了他的名字。”

    谢蓁暗暗抽了下嘴角,心道这会说不喜欢怕也不信的,何况外头传的更是夸张,垂眸思量片刻,便有了法子,作了落寞姿态,“爹,女儿知道感情的事情勉强不得。”

    谢元一听便知女儿果真是情根深种,偏对方是昭王,他不能绑了硬凑,脸色一时落了难看。

    “昭王……时日久了也就忘了,在那之前女儿不想考虑终身大事。”言下之意便是借着情伤为她的婚事再拖一拖。

    谢元拧眉,最终在谢蓁湿漉漉的眼眸注视下点了头,谢蓁压下心底振奋,依旧苦情,像是提到了伤心事请了离开,谢元果然未拦,也未再问别的,命随从去厨房做些宁神的汤水送去。

    谢蓁一离琼苑,直到足够远的距离才陡的垮了身子,落了放松神情,却不知在她离开后谢元倏然沉下去的面色,以及眼底一闪而逝的杀意。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