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落叶中文 -> 言情小说 -> 穿书女配生存手札

34.第 34 章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谢十三比玉瓒搬来的救兵来的还快,等赶到瞧见的就是这么一幅景,心中略有翻腾,犹豫片刻还是决定先不近前,抱臂远远的在那看着。

    而贺敏岚听到那名字彻底懵了,谢元,哪个不知道,而面前这人叫谢元爹,那她不就是京中霸王——“你是谢蓁?!”

    谢蓁在谢十三到场后就松开了贺敏岚,点头好整以暇地看着她变脸,最后变成鹌鹑,不禁想原主到底做了什么,怎么名字那么好使?

    贺敏岚扶着几乎扭折了臂膀,可硬生生的压下了怒气,脸色尽黑地带着人走了。谢蓁很是欣赏她这种识时务者为俊杰的气节,折身回到马车旁一把夺了谢十三手里的碟子,没好气问道,“你方才去哪了?谢七呢?”

    “他腿有点软,晚点回来。”

    “……!”谢蓁腹诽,所以你们离开之后是干了什么丧心病狂的事情啊!

    谢十三看着少女仰起的小脸上满是震惊的神色,以及那双圆溜乌眸折射出明显的人渣二字,忍不住敛了敛神色,“想什么……那些人把我们引开,去的是空桥那,阿七恐高。”他察觉不对就赶紧赶了回来。

    谢蓁嗤笑一声,随即就看到了玉瓒搬来的救兵,可那救兵文文弱弱还拖慢了脚步,不是万稹还会是谁。

    “小姐,你没事罢?”玉瓒一边焦急催促万稹快些,一见着主子平安站在马车旁忙是飞奔了过去,抱着察看。

    谢蓁示意自己无碍,目光转向其后跟来的万稹,“有劳万公子跑一趟了。”

    “谢姑娘没事就好,若是出了半点差池,万某可担当不起。”万稹语气带了几分庆幸,温和笑道。

    “有十三他们护送我回府,万公子您忙您的。”谢蓁面上笑着,心说等他来救自己指不定被贺敏岚打残了都有可能。这么一想不排除这人也有这份用心的可能,不禁多瞧了两眼。

    万稹命随从送上这次头魁的奖励,随后道是告辞。谢蓁接了一瞧,只见卷轴上写了几个漆墨大字——《观音猿鹤图》,牧溪法师的名作,果然出手阔气,心思一转正觉得合适给家里头老夫人当贺礼,总算还不虚此行。

    事情已了,谢蓁重新回到马车里打道回府,不多时到了门口,刚下了马车就意外瞧见孙掌柜候在府门口。见着她,那人立即匆匆迎上了前。

    “孙掌柜找我何事?”

    “小姐,小人有急事要禀告。那个……万公子不是个好人!他给了小人五十两银子,让小人……小人咬定小姐是抄了咱们铺子的花样。”说着还把兜里的一包银子拿出来给谢蓁看,作势要给。

    “给了你的就拿着罢。”谢蓁没收,听了孙掌柜的话倒是落实了心底的古怪感。怕是万稹之前也不知道自己就是浮曲阁的老板,不然也不会做这样的事。可这么一来,也误打误撞让自己知道了万稹表面谦谦公子,对自己也客气,可实际却是巴不得自己出丑的奸邪小人。

    孙掌柜感恩戴德,方才一直觉得烫手的银子也终于重新纳入了怀中,连连道谢后离开。

    “小姐,那个万公子怎么这样!”玉瓒气愤不已,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真是伪君子!

    谢蓁也是磨牙霍霍,要说不喜欢直说就是了,玩这些阴招虚招,若是原主只怕就着了道儿了。

    “那个万稹……”谢十三蓦然插话,从口袋里摸出一封信,“我从他房里拿的,你看看,挺有意思的。”

    谢蓁打开,却是一封情意绵绵的情书,最后落款是万稹不奇怪,但最前头的名字却叫谢蓁大大惊着,沈梨妆唉,男主家的女主的唉,对头家的男配最苦情了哟。然谢蓁没幸灾乐祸片刻,就想起自己这个炮灰女配已经那么惨,居然还要被男配踩一脚,登时就不爽了!

    随即与谢十三一番合计,捞上尚有些腿软回来的谢七拐去了十八胡同,万稹回府的必经之路等候。

    待人一出现,谢十三利落套了麻袋,万稹挣扎扭动着叫嚷,“你们是谁,要干什么?”

    傻子才告诉你是谁!谢蓁从暗处走了出来,嘴角带着邪笑,瞧着被麻袋套得严实的人,示意谢十三他们按住,自己冲上前就是一阵拳打脚踢,揍到心情舒适了就让谢十三接着上。

    谢七略是无语地看着两人,对自己的活计越来越不明了。

    直到差不多,谢蓁摆了摆手示意停了,谢十三捞着人用轻功撤离,于是等万稹挣开麻袋,附近已经没有人了,寒着一张俊脸眼底阴鸷不散,想到方才自己如何质问都没人回应,显然是认准自己打,开始思忖最近与何人结仇。

    谢蓁发泄过后心情愉悦地哼着小曲儿,看了眼人生茫然的谢七,交代道,“派人盯着他。”

    “是。”谢七不明。

    “等他养好伤出来告诉我,接着打。”谢蓁笑眯眯地瞧着他,说出的话却是不符语调的凶残。谢蓁打定主意,出来一次打一次直到万贵妃消了那念头为止。

    “……”

    再次回到将军府,谢蓁睡了个午觉的功夫,凝香苑就迎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蓁姐姐没事罢?”从西山回来的谢文香瞧着比之前更瘦了点,整个人皮包骨似的,衬得眼睛铜铃一般大,乍一瞧还怪渗人的。

    “我……能有什么事?”谢蓁不明地看向她拙劣的关心神色,只觉得她眼底的幸灾乐祸稍微收敛些更好。

    谢文香是今个刚回来的,一回来就听了不少府中八卦,尤其是关于谢蓁的,为了昭王如何如何,总算今个和万家公子出游,希望走出情伤什么的,当下就忍不住过来分享一则让谢蓁痛上加痛的消息。

    她眉梢轻拢,“姐姐,那万公子如何?”

    谢蓁眨了眨眼,因着刚刚睡醒还带了几分朦胧水光,一时还转不过来。“他……?”

    谢文香憋了一口气,故意压低了声音,“他被人打了。”

    谢蓁默然,嗯,就是她揍的,这么快消息就传遍了?

    “姐姐一定不知道罢,那万公子也喜欢咱们的沈师傅,可沈师傅是昭王的红颜知己,万公子几次三番示爱终于惹怒了昭王才招来这么一顿打的。”

    “……”谢蓁的嘴巴张成圆形,剧情发展太快,根本猜不到好么,但是莫名很爽怎么办!

    随即对上谢文香略期待她爆发的眼神,谢蓁绷住了一张面瘫脸,恍若受打击过度似的懵然,最后化作了难以言喻的伤心。

    谢文香几次被谢蓁坑害,瞧着她那模样只觉得终于扳回一城,眼底落了痛快之色。嘴上却还不忘安慰,“姐姐也莫要太伤心了。”

    “不,我心已死,再不以身试情,倒不如在府里过一辈子。”谢蓁为配合回了一句。

    “……嗯?”谢文香有点反应不及,总觉得后面还有什么话没说完。

    “不过……”谢蓁话音一转,甚感安慰般感叹道,“有你们陪着也好。”在这朝代讲究的礼法,其中一项就是家中若姐姐还未出嫁,妹妹亦不能。

    “……!”

    ***

    素娘办事利落,只花了两三日就采买妥当,甚至在城郊已经搭好了篷布。既是为老夫人过寿贺礼,谢蓁自然需亲力亲为才是心诚,便让人备了马车前往,又因着顾虑素娘身子缘故,留了府中诊治休养,有谢十三等出不了差错。

    等要出府的时候见阮姨娘领着谢文褚也跟了出来,道是积福的善事多个人多份力,让把谢文褚捎上,话里话外都透着只帮忙不抢功的意思,硬是把人塞上了马车。

    “……”谢蓁对着温柔贤淑的谢文褚狠不下心将人踹下去,略惆怅。

    谢文褚好像知道她心中所想似的,脸上浮了淡淡笑意,挤了挤眼道,“这是姐姐送给祖母的礼,我一定会保密的。”

    谢蓁亦是笑了笑,“多个人多份心意,祖母会跟高兴。”

    马车飞快驶向城门,不多时便到了郊外,因为这两日难民暴增的问题,守城的士兵也翻了一番,在对策尚未出来前他们要做的就是防止难民涌入城里。

    谢蓁的马车后随了十几辆装载物资的车马,幸亏有谢府的家兵护卫,将一下涌过来的难民隔了开来。

    谢十三与谢七等俱是严阵以待,扶两位小姐下了马车,便听谢蓁扬声保证每个都有,但务必遵守秩序,她能保证在这事解决之前的食物供给。不知道是她的保证起了作用,还是谢十三一掌拍断马车横杠的实力太过慑人,原本嘈杂上涌的人潮渐渐恢复秩序。虽然依旧是闹哄哄的,可都没有再往前凑。

    谢蓁松了一口气之余看着自己的座驾歪了一边,再对上谢十三无辜的眼,一点都不买账道:“扣工钱!”

    “……”

    七八口大锅同时架起,把整只羊剁成大块和剥了皮的整个土豆一起丢进锅里,浓郁的香气随着蒸汽飘散开来。里头还掺了几味补气中药,可见谢蓁用心。

    除了食物,那几车的帐篷棉被等能让难民暂时安置,谢蓁舀着粥分发,这一执勺就是半日,重复动作到胳膊都提不起来。

    玉瓒几次都想让她歇歇,想帮她的一块揽了,被谢蓁拒了,一张脂粉未施的小脸被热气熏得绯红,汗珠晶莹,却不见半点不耐。

    人潮遮挡的一处,锦衣公子凝着谢蓁的方向眯起了细长眉眼,说不出的风流肆意,跟在其后的青衣随侍因为骤然停下而轻声询问了一声王爷。

    宋显珩今个是来查看难民情况的,却没想到会碰到谢蓁,还是那么……不一样的谢蓁。目光所向,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儿提着一块不算干净的帕子跑向她,踮着脚尖,费力地举着小爪子,谢蓁瞧见便蹲了身子与她齐平。最后,在小女孩儿母亲的惊呼下,谢蓁的额头被抹了一道,可反而留下一条黑印子。

    “小彤你怎么拿脏帕子给小姐擦!”妇人急忙上前攥住女儿,看着谢蓁极是局促不安。

    谢蓁反而摆手道是没事,又让玉瓒从马车里取了备着的点心,让小女孩拿着和别的小孩儿分着吃。

    宋显珩立在远处,少女脸上的笑容不掩真心,仿佛周遭景色都褪了颜色,唯独她如此鲜明,若没有让宋赟求证,许会以为这又是一场做戏。可那掌柜说的是真,而谢蓁的身份也不可能是画师,顺着往下查竟查到许多,不单是浮曲阁,城南的钱庄,城东和长安街上的当铺还有零零碎碎的,竟是不少生钱的行当,很缺钱……却又散钱……这人到底打的什么主意?

    玉瓒刚收拾完架子,就瞧见自家主子印堂乌黑的,忙是拿了帕子替她擦拭,一边道:“幸亏素娘多备了些,最后一点刚好够。”

    “嗯,不够的回城可以再备些,你去瞧瞧十三他们搭好了帐篷没有。”谢蓁颔首,发话喊了另一名丫鬟去看。方才谢十三围着她无所事事地转了半天,后被她打发去帮谢七,这会远远看着初具模样,大锅里煮了绿豆汤,解解乏。

    “小姐,那……那人是不是……”玉瓒忽然指着一处惊诧出声。

    谢蓁顺着转身瞧去,亦是怔在当下,看着走过来的宋显珩下意识地护住了面前的——锅,昭示主权。

    宋显珩瞧见她那意味明显的动作,唇角微小幅度地抽了抽。

    坐在不远处几个难民衣衫褴褛,可若细看眼中却是闪烁精光,忽而几人互相对视一眼,捞着手里的碗起身往谢蓁的方向走去。

    玉瓒正要伸手去接他们手里的碗,不料来人突然扔了碗发难,幸得宋赟手快将人拉了回来,与之缠斗上,场面一下陷入混乱。真正的难民不停后退,想要避让到安全的地方,随之围绕谢蓁不远空了地儿出来,刀光剑影来往不绝。

    埋伏在难民堆里的杀手数量不少,谢十三等几乎同时赶到加入战局,然那些人似乎只奔谢蓁而去并不恋战,且身法刁钻,有备而来,一时交缠难分。

    谢蓁不知何时被宋显珩捞在怀里,脑子还有些发蒙,“他们……冲我来还是冲你来的?”

    形势混乱,对方又是招招直取命门的杀招。宋显珩下意识的一步上前,将谢蓁护在身后,抽出软剑同样应付起直袭而来的刺客,这会听到问话不由分神问,“这问题重要么!”

    谢蓁被一瞪摸了摸鼻子,心想重要的,要是冲你来的我就把你推出去——然在宋显珩似乎察觉的深意眼眸中又默默深了爪子抓住了玉腰带,争取不给某人拖后腿。

    然就是这么一分神的功夫,一抹银光晃眼,谢蓁猛地攥住宋显珩的腰带,心提到了嗓子眼,“小心!”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