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落叶中文 -> 言情小说 -> 穿书女配生存手札

39.第 39 章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陇州匪患肆虐在虎啸营出动后近乎悉数被灭,余下一股小势力垂死挣扎,谢元亲自出马追击想问出些有用线索,孰料恰是这么一队落魄草寇突然扭身一变成了铁甲人,漆黑重甲,尾部喷气灵活而动,铁碗扣滑出的风刃轻易取人首级,虎啸营受了重创,与谢元经此一役均是不知所踪。

    谢十三能得到的消息仅是如此,谢蓁将那些记载着陇州消息的信纸堆了一起反复查看,已知那些流匪并不一般,极有可能是羌族的探子,也有可能是有心人故意策划,引谢元上钩。而私心里,谢蓁并不希望是宋显珩所为,可心中却是惶惑,毕竟施粥那日宋显珩的出现太过巧合,而后又是带着自己离开,造成失踪之像传到谢元那里,成为要挟筹码也未尝不可能。

    一连两日,心急等着谢元消息的谢蓁病情反复,旁人看得着急,玉瓒和素娘都劝她多休息,她确是也休息着,只一颗心记挂着,在看到谢老爹平安回来之前恐怕都安不了心。

    府里的气氛低迷,阮姨娘和谢陈氏倒是在枕霞阁稳着老夫人,抱了乐观想法。可谢蓁见了谢宗骐几回,知道局势是真不见好,谢家一家独大的日子太久,盘根错节,都是以谢元马首是瞻,但也不乏有拖后腿的寄生,暗中觊觎的人趁着机会落井下石,便是从那些人下手,一连爆出几桩贪污的案子,且件件证据确凿,指向谢氏一系。

    以往有谢元坐镇,那些人自然不敢如此叫嚣。不过是趁着京中流言谢元被羌族俘获做了人质,甚至不乏有谢元做了叛徒的传闻流出,否则为何虎啸营和谢元一并失踪,连个人都未见。将军府一时处在风口浪尖,举步维艰。

    “小姐,今个中午要去老夫人那陪着用膳么?”临近午时,玉瓒询了谢蓁道。

    谢蓁颔首,每到饭点的例行公事,谢老爹出事,老人家难免想东想西,有她在还好些,故此这几日即便没什么胃口也都陪着用点。

    主仆俩刚走到枕霞阁就听见谢陈氏一阵惊呼的,谢蓁以为老夫人出事快了两步进门,瞧见的却是谢陈氏神色紧张地扶着谢晋手腕,“……”

    “这、这、这是哪个夭寿的可你打的,还有没有王法了!”谢陈氏掰着人仔细查看,一边愤愤道。

    谢老夫人也是揪着胸口看着二儿子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话让谢陈氏抢了先,堵着一口气面色差极。

    “二叔这是怎么了?”谢蓁看着他脸上明显被打的痕迹,亦是蹙眉问道。

    谢晋刚才就说了磕的,只是谢陈氏一点都不给面儿的戳穿,非是咋呼,他脸色亦是难看,含糊说是小伤磕着不碍事。

    谢老夫人拄着龙头拐杖在地上重重一敲,“你真当我老婆子年纪大了老眼昏花好糊弄了不是,我谢家的子孙被人欺负上头了还得忍着不成!”说罢,身子因为用力过猛晃了晃。

    “母亲,您别动气。”谢晋被喝,却是紧张谢老夫人,忙是扶住,最后在老夫人的逼视下才道出了实情。谢晋是被谢老夫人和谢元宠着长大的,虽说纨绔,可到底还没到失了分寸的地步,所以谢元也纵容着他在自个圈子里折腾,无非就是些吃喝玩乐,闹不到哪去。

    然今个偏偏就为了吃饭的事儿闹得打了起来,谢晋因为谢元失踪的事情心情不好,也没出去瞎混,还是听谢宗骐提了有人要动谢家后才起了心思招呼了一众人吃饭。他本也是想为了谢府出力,想借此打听打听哪个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敢那么做,孰知刚到就发现被人占了地方,那几个王家的小兔崽子傲慢不说,居然还出言不逊,于是乎一言不合就打起来。

    谢蓁看着谢晋尤是义愤填膺的模样,微微敛了眸子,如祖母说的,这是被人欺上头了,“二叔说王家的,是鼎正公王家?”

    谢晋点头,随后觉得在小辈面前有些丢面儿,责怪地看了一眼谢陈氏,后者拿着剥了壳儿的鸡蛋在他脸上滚着,见状把鸡蛋径直塞了他手里不管了。

    “……”谢晋自个拿着揉脸,转头对谢蓁道,“别这么看,今个二叔是着了人家道儿,回头就给寻回来,饶不了那帮孙子的。”

    谢蓁不知该作何反应,虚笑着应了,随即就看二叔被祖母抽了拐棍,让他这阵子也安分点,别出去惹事,要出去也得多带些人,说到底还是怕被人给欺负了。

    陪祖母用过午膳,谢蓁从谢二叔的话里得了灵感,询了谢十三后知道京中有一处专门收集消息的地儿就让带着去了,想着动用江湖人的路子说不定能有收获。

    谢十三把人约在了云开酒楼,马车驶到酒楼门前,谢蓁由玉瓒扶着下了马车,很快寻去二楼,过道途中与人擦肩,并未来得及看到那人在她入门后恍然的神色以及匆匆离开的脚步。

    谢蓁等的那人是准时到的,一身儒雅青衫看着倒更像个读书人,坐下后开门见山直接谈起了价钱。他们收集情报的,有自己独特的方式,只要雇主出的起银子,什么都好说。

    “只要能打听到谢元的下落,银子不是问题。”谢蓁心中起了希望,遂道。

    那人点头,收了定金,道是七日内若打探不到谢元的下落后续银钱一文不收。

    谢蓁稍是有了寄托,几日来一直悬着的心稍稍回落,抿了口茶眺着窗子外人来人往的长安街,想的是她二叔被打的事情,也不知二叔会怎么还击,只是怕两方这时候再起冲突不利,但这笔账却不能不算。

    正思忖着,雅间的门却被打开了,一名身形娇小眉眼跋扈的少女出现在谢蓁面前,噙着得意笑意寒暄,“听说谢大小姐在这用饭,我特意过来打声招呼,上回的事真是过意不去。”

    谢蓁觑着贺敏岚,感觉到了来者不善,索性并未作打理。

    贺敏岚却觉得是她示弱的表现,也是,要是谢元的罪名落实,谢家可就完了,哪还能让面前这人嚣张跋扈?之前怎么说来着——她爹是谢元!呵,以后若再说一句,她就能扇回去一巴掌,想想就痛快的。

    “没想到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谢小姐还有闲心思在这儿吃饭,心可真够大的。”贺敏岚见不得那人故作清高模样,故意踩着她的痛脚道。

    “吵——”谢蓁倒是发话了,只是拧了下眉头冲谢十三挤了一个极为金贵的字。

    谢十三身形一动,眨眼就到了贺敏岚跟前,后者吓了一跳。眼看跟着来的随从挡在了她身前,却被谢十三很快撂倒,贺敏岚这才有些慌了什么。“你要干什么,光天化日一个小小侍卫还敢对本小姐动手不成!”

    谢十三虚抠了下耳朵,像是受不了那聒噪般,略是嫌弃地提着她的衣领子往外头一丢砰地关上了门。回头对谢蓁道:“京里骄纵跋扈得不那么让人讨厌的,好像就小姐一个了。”

    饶是满腹心事的谢蓁闻言也忍不住抽了下嘴角,“就算你这么说,我也不会给你涨工钱的。”

    “哦。”谢十三当即闭了嘴,语气淡漠了许多。

    “……”谢蓁默。

    被扔到外面的贺敏岚简直被这对主仆气炸了,被丫鬟扶起后,感受到路人围观看好戏的目光一张俏脸黑红黑红。她让随从把二楼的人都清了出去,自己则径直让人踹了门,冲着谢蓁喊道:“谢蓁,你给我等着,你那好日子已经过到头了,你爹通敌叛国,到时候跟着一块被问斩罢!”

    谢蓁脸色一变,站起身子一步步走到她跟前,脸色阴沉出水。“谁给你的胆子编排这种莫须有的。”

    贺敏岚在那道凌厉视线下不禁缩了缩脖子,随后察觉被压制了士气不甘地回视,“哼,昭王已经递了折子上去,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谢元多行不义必自毙,活该!”

    话落的刹那,谢蓁陡的动手掐住了那柔嫩脖子,眼神宛若要吃人,“贺敏岚,你一定忘了我疯起来连我自己都害怕罢。”

    一旁贺敏岚的随从想要救主子都被谢十三等牵制,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家小姐像小鸡崽一样被人捏在手里,心都不禁提到嗓子眼,生怕真叫那位给拧了小细脖子,焦灼劝阻。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