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落叶中文 -> 言情小说 -> 穿书女配生存手札

44.第 44 章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这日终于到了十月廿三,是谢府老太君的寿辰之日,京城四品往上的官员和家眷几乎多被请了个遍,络绎不绝的车轿几乎要将谢府外的巷子给堵了。时不时还有太监宫娥捧着宫中贵人赐下的赏赐过去。一时间,长安巷的谢府成了最招人艳羡眼红的地儿,能拿着帖子进府几乎成了这时下值得荣宠的事儿。

    谢蓁带着那日赏花宴拿到头筹奖励去给老夫人请安,去到那的时候阮姨娘和沈姨娘带着各自的女儿,还有董姨娘和她的儿子轩哥儿都已经在那了。谢蓁是在床上稍稍赖了会床,瞧见满屋子的人心中悻悻然,也知道今儿的日子自己不应当晚来的。她正想着要如何才能说些好听的哄老夫人欢心,却不料老夫人根本不在意她最末一个来,相反还更加可怜她,一把搂在了怀中又是贴心问了许多话。

    谢老夫人如何能不多疼疼谢蓁些,不仅因着她是嫡亲孙女,也是唯一一个自幼就没有生母在身边的,这些个姨娘平常瞧着倒是嘴里心上的提着谢蓁,可今日老夫人瞧着她们各个是携着自己个儿的儿女来,没一个想着要去带谢蓁的,反而将她这个宝贝疙瘩孤零零的一个扔在了后头。

    谢老夫人意思再明确不过,她就是要让所有人都知道,在这谢府中光是讨好自己没用,谁真正对她这个宝贝孙女好还是顶重要的事。

    谢蓁云里雾里,原先还当自己来晚了要惹老夫人不高兴,可这老夫人却对自己疼爱得很,一幅恨不得训斥在场众人的样子。她也不想为了这么点小事就惹了众人的不快,叫玉瓒将抱着的锦盒拿了上来,在众人面前张开了那副XXXXX图。而她自己又规规矩矩的走回了下头,给谢老夫人认真行了大礼,声音清越道:“蓁蓁祝祖母福如东海寿比南山,往后身子康康健健,长命百岁下去。”

    谢老夫人忙叫她起来,看着谢蓁越发觉得自己这个心肝宝贝长大了懂事了,越发得自己的喜欢了,脸上掩不住喜色。她转头一看又瞧见了玉瓒手中展开举着的那一幅观音猿鹤图,图上中轴白衣观音趺坐于深山崖谷间,面相丰腴,神态静穆,细细一闻,竟然还有若有似无的檀香气味。

    她自己是信佛礼佛的,只一眼就看出了这东西是出自佛门,加之上头檀香若有似无,倒不像是上头用的材料,而像是经年累月熏染上去的,闻着就令人觉得心怡。一问之下才知道这原来是牧溪法师的手笔,听说还是谢蓁赏花宴拔头筹得来的东西,谢老夫人哪有不高兴,一时当中众人的面,完全停不下对谢蓁的夸赞。

    谢陈氏之前听说过这桩事,还以为是谢蓁特地出去给老夫人赢的这幅画,所以也一直没敢声张,到这时候终于得了开口的机会,见势就插起了话:“可不就是这么说,蓁蓁厉害着呢,我听说那日在赏花宴上可有不少自诩画手大家的,可到头来还不都给咱们蓁蓁给打败了。”

    满屋子的人都在围着谢蓁夸赞,此时站在阮姨娘身边的谢文褚默默垂首,神色黯然了不少。之前谢蓁一门心思在吃喝玩乐上头,说白了就是草包来的,而她才是府里头读书最用功的那个,在父亲那也时常因为功课做得好而被夸赞,可现如今……

    谢文褚才刚起了两分嫉妒,她垂在下头的手就被人轻轻拽了一下。谢文褚转过头,看到原来是她娘阮姨娘带着威胁的目光瞪着了她一眼,眼神中还带了几分威慑,好像又怕她再心思歪斜做了之前那事一样。谢文褚皱了皱眉,对着老夫人道:“老祖宗,孙女想要去瞧瞧外头李家思娘来了没有。”

    这时候来得早都已经陆续进府了,老夫人这自然会络绎不断的有人进来拜寿,也自有一堆老姐妹要趁着这时候一道叙旧的。“你们几个姊妹一块出去吧。”末了老夫人还特意嘱咐了谢蓁一句,“你也别净是顾着玩,出去跟着你婶娘学学如何接洽客人去。”

    谢陈氏听了这话自然提了提精神,对老夫人笑着保证一定好好教谢蓁。

    出了上房没多久,谢文褚便稍稍缓了步子,跟谢陈氏和谢蓁道:“二夫人,大姐,我……我想去瞧瞧文清。”谢文褚原本就生得纤瘦,身上带着一股子墨香书卷味儿,这样稍稍一颦眉就更加多了两分羸弱,显得双目真挚又诚恳。“我怕府里头这样热闹,只她一个人在院子中,她想多了会难受。”

    谢陈氏也为所谓她去不去,只消自己看住了老夫人的金疙瘩谢蓁就好了,随即允准了。

    再说那谢文香也跟在后头一块出来的,她从来都跟谢蓁走不到一处,经过上次那回之后就对谢蓁又多了些害怕和忌惮。眼见着谢文褚走远了,在后头磨磨蹭蹭的谢文香也亟不可待的喊了一句:“二夫人,我也要跟二姐一块去。”她一边提着裙子等谢陈氏同意,一边频频看向还没走远的谢文褚,唯恐自己过会追不上。

    谢陈氏失笑,“去去去,快去追文褚去。”眼见这两人都走远了,谢陈氏才对着身边的谢蓁笑了道:“你可是老夫人交代了跟二婶一道去前头迎接宾客的,可不能半路跑了。”她跟谢蓁说话的语气和方才两个庶出又不同,仿佛带了许多亲近子里头,她们才是能正经称呼的婶侄。

    谢蓁最头疼,京中这么多人这次谢府宴请了估摸有百十桌的人,这就是每个说上一句话都不知要花费多杀口舌。然而既然谢陈氏出了这话,谢蓁也不好刚开头就退缩,对着她甜甜的笑了起来,“蓁蓁不能辜负了祖母和二婶的一番心思。”

    谢陈氏听后深觉满意,忍不住又对谢蓁道了一句,“你多认识些人对你将来总归是好的,那两个即便是嫁人也未必用得上这些,所以这才心思不在这上头。蓁蓁,好好学着些。”

    谢府门第高,也自有自己的一番规矩,大门口摆着桌子扣着红绸布,有老管家在那清点寿礼,合算之后再送去二道门唱和一遍。即便是那些持着帖子入了大门的也未必各个都能去二道门,许多都被丫鬟们带着去府中各个设局的地方喝茶去了。

    谢陈氏就只带着谢蓁在二道门的垂花门的应酬,能来这边的自然都是贵中之贵的人物了。谢府风光得宜,谢陈氏自然也跟着风光得意,听着那些个好话心里头再痛快不过,是不是真心又有谁去计较,面上能教人奉承就是好的。

    过了一阵,谢蓁累得乏力,恨不能找一处地方歇歇脚喝口茶,可那谢陈氏却仿佛乐在其中,带着她四处游走穿梭,这会跟尚书夫人玩笑,过会跟首府夫人打趣,好不快活。

    “谢小姐——”谢蓁听见后头有人喊自己,心中厌烦可面上却还要挤出一丝笑来,再一回味,怎么这声音竟然有些耳熟?

    万稹正站在谢蓁身后,见到谢蓁转过身,又是笑了一记,“一别数日,谢小姐别来无恙?”他一身蓝白色的直裰,腰间是藏青的腰带,打扮得清雅温和,手中还握着一把并未打开的折扇,更增加了几分风流。

    谢蓁瞧他脸上看不出半点伤痕,竟好似全好了一样,忍不住也脱口道了一句:“万公子也别来无恙。”

    这语调的转承起伏太过古怪,教人听了这话便觉得古怪得很。万稹不经意的皱了两下眉头,“……谢大小姐是否知道什么?”

    谢蓁忙摇头否认,一脸无辜又懵然的反问:“难道我应该知道什么”

    万稹哑然一笑,赔笑了道:“哪里的话,在下也是随口一问。”只是说完这话仍然有些尴尬,万稹只好岔开了话题道:“我方才瞧见贺敏岚在这……”

    谢蓁闻言没有半点意外,亦是点了点头,“我知道她要来。”见万稹面上惊讶,她也总不好将自己心中的小九九告诉给他听,扯了个冠冕堂皇的理由道:“那事不过是个误会,我哪里会计较这些?”

    万稹含笑点头,眉眼稍一敛,心中已经是在想着旁的去了。谢蓁如何他也不多大在意,只是……也不知今日她会不会来。这档口万稹几乎想脱口问一句,可到底还是忍住了没开口,转念道她既然能贺敏岚都请,总不能不请自己的师父吧。

    谢蓁也不知这人是不是在神游,分明依旧寒暄了一通连个话都没得说了,为何还杵在自己前头不走的。

    忽然二道门的仆役扬声喊了一句:“昭王殿下到——”

    谢蓁心中翻腾起巨浪,为——什——么——他——会——来?!随即便忆起祖母的意思,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