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落叶中文 -> 言情小说 -> 穿书女配生存手札

50.第 50 章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茶炉上的小铜炉水烧开后扑哧扑哧的响,空气里弥漫着的茶香混着一股香甜气息,热气袅袅,旖旎氤氲而开。

    宋显珩幽深的眸子里泛着一缕诡异猩红,动作饶是粗暴将谢蓁囚于身下,一只大手隔着衣衫揉弄着胸前,但似乎受了阻隔般目光顺势向下,便瞧见了犹抱琵琶半遮面的一双白兔,里头的小件布料单薄,花纹却是绣得精致,颜色相衬,更显得袒露的肌肤细腻白洁。

    谢蓁几乎在那目光注视下羞死过去,可身体却诚实地想要贴合上那具强健身躯,这般反应更教她明白是着了道儿了。身上腰带早早被除,鎏金的小球儿滚在脚边,香气早不复先前淡雅,反而是一种浓烈的甜香。

    ——该是这东西的缘故。

    谢蓁趁着清明分析过后,弯身便把那球扔出窗子外,身子转瞬落入一双大掌之中,眨眼的功夫,伴着罩罩被暴力去除带起的清凉,谢蓁脑海里名为理智的弦嘎嘣一下断了。那人俯身含住白兔,发出啵的一声浅啜声,使得谢蓁脑子里轰的一声炸开,一张俏脸涨得通红,想也未想抄起桌上的方木盘奋力朝宋显珩后脑勺猛拍下。

    咚的一声嘹亮回响,伴着震颤,宋显珩在那一刹理智回笼,便看清楚了谢蓁衣衫凌乱的羞愤模样,分不清心底到底是惋惜还是庆幸地昏了过去。

    几乎是同时门被猛地撞开,谢蓁忙是拢住衣裳,一双眼儿挣得通红,不愿自己这副模样落了外人眼中,然撞开门头个进来的却是谢十三,一件漆黑外袍罩到自个身上。

    颀长身影地挡在了她身前,周身寒意逼人。

    “王爷!”宋显珩的手下等也随后进了来急忙去查看昭王情况,看主子昏迷转向谢蓁的目光颇是不善。“你到底对王爷做了什么!”

    “……”谢蓁亦是瞟向了被侍卫扶起的宋显珩,心头涌上万般复杂情绪,到最后化成一丝苦笑,那药是冲自己来的,宋显珩还是受连累的那个,理都说不过,可偏生又憋屈死人。

    毕竟方才险些沦陷的,还有自己……思及此,谢蓁脸色一白,揪着衣裳的手用力到青筋暴起,在身体难受的情况下几乎难以站稳。

    谢十三从身上取了瓷瓶,倒出一颗摊在手心递向了谢蓁。后者意会忙是服下,清凉游走,身上的燥热渐渐减退。

    宋赟瞧见,再看谢蓁的情形推测出两分,心底暗暗震惊王爷会失控这一事实的同时出声,“不知解药可否给在下一份。”

    谢十三把玩着瓷瓶,神色不羁,“你说给就给,万一毒死了算谁的?”

    “大胆!”宋赟身后立即有人喝道。“将军府好大的心思,竟敢毒害王爷!”

    谢蓁在谢十三身后悉悉索索穿好了衣裳,瞟了一眼那叫嚣的,哑着声音道,“给他。”

    谢十三依从,将解药摆在了桌上,便要带谢蓁离开。宋赟舀过给主子服下,身后那几名手下进来时都没来得及瞧清楚屋子里情形,愈发不饶,拦在门口要追究王爷受伤之责。

    谢蓁耳鸣轰轰,神色并不见好,地上的茶盘上隐约见血,可见那一记有多用力,当下只觉得解气,现下却有些后怕起来。

    “就凭你们还想拦住我。”谢十三嘴角勾起嘲讽的弧度,抱起谢蓁几乎直冲那人命门而去,在那人慌张抵挡之际越人而出,潇洒离开。

    “侍卫长!”那人着了道只觉得受到戏弄,高呼了一声,想要带人去追。

    “算了!若他刚才出手,你就是一具尸体了。”宋赟从谢十三消失处收回了目光,闪过精光,声音冷淡道,“还不扶王爷回府。”

    ***

    听风楼外,玉瓒先前被人阻了外头,不知道怎么个情况,如今看谢十三抱着小姐出来立即迎上去,焦急问道。“小姐这是怎么了?”

    谢蓁被抱上马车,只道了回去二字,便窝进了车厢里头休憩。玉瓒便知问不出答案了,在一旁担忧看着。

    等回了凝香苑,谢十三和谢七等离开自领惩罚。玉瓒听小姐吩咐烧水沐浴,当下僵在原地,噙了一双泪眼看,“小姐……奴婢,奴婢该死,没保护好您!”

    “……”谢蓁被抱了个满怀,听着那话一头黑线,拍了拍自家小忠仆的脑袋,“没你想的事儿。”等水放好,便除了衣裳进了桶里。

    玉瓒跟着侍候,一眼就瞧见了小姐脖子那处显眼的红印子,惊得手里的瓢都差点没抓稳,光天化日,昭王也太……!忍不住一抹眼泪,“小姐,奴婢这就去告诉老爷!就算是王爷也不能这么白白欺负人的!”

    “站住!”谢蓁忙得喝住,告诉谢老爹岂不是要嫁,到时宋显珩以为是自己设计,指不定怎么想弄死自己。“不许告诉老爷,这事儿给我憋肚子里烂了都不许抖搂一字,否则我一定把你赶出去!”

    玉瓒憋着一汪眼泪,不明白小姐为何不让她说,小姐喜欢昭王,若老爷知道这事定能成全了小姐的心意。可在谢蓁认真威吓的目光下,还是点了点头,默默捡起巾帕替她擦拭起身子来。

    待沐浴过后,谢蓁总算缓了过来,可腿依旧发软,一闭眼似乎都是铺天盖地的灼热气息围困,心神一晃,几乎在那双如墨渊的瞳孔中溺毙。心跳又一次不受控制的鼓噪,谢蓁按着胸口,仿佛这样能使它安分下来般,却是徒劳。

    “小姐,这个是你掉的罢?”玉瓒拾了一样物件递到谢蓁跟前,熟悉香气萦绕,教谢蓁陡的变了脸色。

    “你从哪得来的!”她不是扔了么!

    “是马房的车夫在马车后挂捡到送过来的。”玉瓒老实答道,不知小姐神色为何那般,下意识地拿那东西离远了些。

    “把这东西拿给谢十三,看里头到底添了什么东西。”谢蓁恢复心神交代,眸色瞬间沉凝。敢这么害自己,定要那人付出更惨烈代价!

    玉珍适时奉上安神汤和点心,“白日里四小姐来找过,不过听说小姐不在,没说什么事儿就离开了。”

    谢蓁倏地攥紧了调羹,几乎不用想的就肯定了那设计陷害自己的,谢文香——“玉瓒。”忙是出声唤住了人。

    “找谢十三要比你手里那东西猛烈十倍的药。”谢蓁眸色沉沉地吩咐,心中暴怒疯长。

    夜深,寂寥如墨泼洒,谢蓁捂着被子辗转反侧,殊不知数里外的城南昭王府,亦是有人不成眠。

    昭王府书房,烛火通明,长长的书案上放着精致的茶盏,男子依然是一身素黑的锦袍,下摆用金线纹出栩栩如生的蟒,巨头长颚,张牙舞爪,祥云的图案掺织,更显得气势恢宏。

    书案上堆着一摞折子,宋显珩手里那本已经良久未翻过页去,神色恍惚,不知是想到了什么眉微微蹙起,黑色的眼眸阴沉而深冷。

    饶是一再静心,只消一阖眼,浮现的总是那人睫毛轻颤,一双乌眸被雾气晕染,快被欺负哭了的脸,细腻柔滑的触感依稀停留指尖,轻轻一颤,仿若贪恋。雨稀稀疏疏落下,打在庭前芭蕉,砰砰声音惊醒了走神的人。

    须臾,凉风吹入,撩动低垂的纱幔,一室烛火摇晃,明明灭灭间男子修长十指掩面,似是溢出一声纠结喟叹。女子最后羞愤蕴着水光的眸子挥散不去。

    他对□□淡薄,却非不通,只是不愿花在无关紧要的人身上罢。可当时明明已经察觉不妥,为何还会……好像只要一沾上谢蓁,一切都乱套了。宋显珩不觉冷着面上皱眉,还能感受到后脑勺伤处的阵疼。他目光幽暗地坐直了身子,面上神色掠过一丝异样,暗暗咬牙暗道——手真黑。

    目光一移,落在了黄昏时送来的匣子上,满当当的银票,却是只字未留。宋显珩几乎能猜到那人咬牙切齿的模样,不知为何,心思竟是微动。

    “珩哥,还不休息么?”一道轻柔女声突兀响起,宋显珩绷直了身子,尽数心思敛起,一派温和无澜。

    一碗枸杞参汤搁在了书案上,“伤在脑袋上不是闹着玩的,大夫都说了要好好休养,这些折子明个再看罢。”沈梨妆说罢就伸手从他手里夺了折子归到一处,又挪了挪。

    宋显珩手里被塞了羹勺,面露无奈,“这世上再没比你更爱操心的了。”

    沈梨妆一噎,脸颊染上红晕,气鼓鼓地看向了人,“还不是让你给磨出来的,问你你也不肯说怎么伤的。”随即眼眸一转,促狭心起,“堂堂王爷让人给打了,还不许往外说的,莫不是什么风月事罢?”

    “……”宋显珩舀汤的手一顿,径自扯开了话题,“看来是时候该给你找个婆家,京城里头的世家公子你见过不少,可有中意的?”

    沈梨妆惯是机灵,怎么会瞧不出有古怪,忙是追问,“哪家的姑娘,是被姑娘打的,还是被那姑娘的追求者打的?”言辞之间颇有种不在场好遗憾的口吻。

    “万稹还守在南烟斋?”宋显珩不理会。

    沈梨妆摇头,终究还是被宋显珩转移了注意,“南烟斋我不常去,倒是每日有书信留下。”

    “不用理会。”宋显珩拧眉道。万家的人,即便再是不同,也莫要动了感情的好。

    沈梨妆瞧着他凝重神色,忽而轻笑道,“珩哥还记不记得小时候我不小心划伤了脸,你说以后要嫁不出就……?”

    宋显珩忽而抬头睨着她,少女脸庞白皙如玉,丝毫不见痕迹,可他心中越是微有异样:“戏言罢了。”

    “我何尝不是戏言。”沈梨妆皱了皱鼻子,丝毫不为此话动容的模样,转瞬又忍不住好奇纠缠:“到底是哪家的姑娘?”

    宋显珩淡漠地瞥了她一眼,“别乱猜,反而坏了人家名声。”言下之意便是不愿多说,可等他转念一想竟不知道自己怎么也担心起谢蓁的名声来了。她还有名声可言?

    沈梨妆哪里肯歇,偏偏后者安静用完了参汤便要离开,她只好作罢,末了忍不住嘟囔道:“哼,珩哥已经在偏袒那姑娘了。”

    宋显珩微翘了嘴角。

    沈梨妆待人走后,怏怏离开,这些年与宋显珩相依惯了,从未见他对什么人动心,可今日这番态度分明有鬼,一想想日后会有女子入府与宋显珩举案齐眉,沈梨妆心底浮起一抹怅然。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