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搜狗看书 -> 言情小说 -> 穿书女配生存手札

51.第 51 章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夜里下了雨,蜿蜒向枕霞阁的青石小路上落了不少细碎红色小花,一人高的芭蕉叶上水珠凝成一颗滚落地上发出啪嗒脆响,溅湿少女碧色重绢荷叶绣履,沾染一点灰蒙。
谢文香蹙眉停下,身后随行的丫鬟立刻俯身替她擦去,可是不知怎的,那块灰迹反而晕染开去。丫鬟瞧着那一片当即急得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吓得连连认错。
“算了,起来罢。”谢文香瞥了一眼,一反常态地没有追究。
丫鬟极是意外地起身,便听身后不远一道轻灵女声道出她心中所想,“四妹妹今个似乎心情很好呐,有什么高兴事儿?”
谢文香听着声音回头,便看到谢文清施施然走过来,咧了嘴角,亦是印证她话似的笑得灿烂,“我天天都这么高兴的。”
谢蓁昨个是被扶回来的,还要了水沐浴,想也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消一想到她被玷污了清白身子,谢文香就高兴得不行。最好还能怀上个孽种,到时候真真是臭了,看她还如何做人的。
谢文香笑得眉眼弯弯,满是算计后的恶毒,在谢文清瞧过来的一刻掩了去,捂着自个乐呵。
谢文清倒不在意她说的,也不追问。
反而是谢文香看着谢文清,想到这人昨个才被放出来,早没了以前的气焰,当真是怕了的,不禁心底嗤笑,嘴上也忍不住讨起便宜,“看来三姐姐这些日子磨了性子了,气质都温润不少,不过也确实,林姨娘已经不在,三姐姐莫要再跟蓁姐姐过不去了,跟从前一样前后跟着蓁姐姐才好日子过得舒坦些。”她之前就看不顺眼谢文清巴结谢蓁那股劲,现如今又有什么好下场,可不得让自己好好讥嘲讥嘲出出以前的恶气。
谢文清按着心底疯长的阴郁,作势几分黯然,然觑着谢文香的眸中匿了几分深意。她昨个才被解了禁,戚妈妈又交代一番,话里话外都是林姨娘咎由自取,让自个莫要生怨,安分过日子。
她嘴上自是应了的,心底怎能肯歇,只是连谢文香都明白不能硬碰的道理她又如何不知,扮着老实罢了。害自个娘亲的,谢蓁算一个,面前这人的娘亲更是一个,心中尤是存疑,装作不经心道,“妹妹说的对,说到底是我娘做错事在先,如今再纠结这个已经没了意义,以往是我不对识人不清,咱们才是理应一气的。”
谢文香瞧着她这软和态度,心中不掩幸灾乐祸,这人没了倚仗这会想到自个来了,难得没有落井下石,毕竟都是被谢蓁坑害过的,结成同盟未尝不可。“姐姐这么想就对了。”
“对了,说起来,我还是好奇沈姨娘那账本是从何来的,连我都没见过。”
谢文香刚从谢文清身上得了说教的快感,一时漏嘴道,“是夹在送洗回来的衣裳里的,许是搞错了。”
谢文清轻轻颔首,心底却是不信,这么重要的东西她娘怎么可能不仔细,倒更像是什么人故意为之。
只是在谢文香面前不能流露过多,随便扯了另的话题,两人说着结伴往枕霞阁去。
“这是什么小甜点,怪好吃的。”谢老夫人倚着祥云暗纹团垫,面前的小炕桌上摆了几样几乎没见过的点心,手里的那块被咬了一口,一手兜着掉下来的酥屑,中间裹杂的馅儿还有一股浓浓的蛋奶香。
谢蓁也拿了一块,点心约莫半指高,中间凹陷带了些许焦香,酥皮的脆和馅儿的嫩滑搭配,让人吃得异常满足。也是她嘴馋,发现府里材料齐当才找大厨给做的,孰料大厨一试就上了瘾,一并做出了好几个新样式的,她就多了口福了。
“颜色浅点的是少糖的,专程给祖母做的,祖母喜欢可以适当吃点儿。”谢蓁顾忌着老人家的身子说道。
谢老夫人点头,最是喜欢这孩子贴心懂事劲儿。一旁沈姨娘本来就喜好甜食,一吃就停不下来,一边还说道:“这宫里来的厨子就是不一样,瞧瞧这花样,都没见过的。”
“当然是没见过,这是蓁蓁跟大厨讲的,连做也是在一旁瞧的,失败了几回才烤制成功的,你再两口就给吃没了。”阮姨娘噙着笑指出道,捏着一块圆胖的酥皮点心,不急着动口。
谢陈氏一枚点心入了肚子,大加赞赏之余瞥了老夫人一眼,抖了机灵道,“蓁蓁从书中瞧来的罢?你宗骐哥哥说让他帮忙找了不少书回来看,瞧瞧,真是不一样了。”
谢蓁呵呵笑了两声,算是附和了她说的把这茬圆过去。
“啥看?我们蓁蓁当然好看。好看。”谢老夫人笑眯眯地发话。这么漂亮伶俐的全京城都找不出第二个,自豪脸。
“”众人默然一瞬,皆是知道老夫人耳背又听岔了,也没敢反驳指正的,随后又都笑呵呵地附和了去。
刚好进门的谢文香听见暗暗撇了下嘴,呵,装得像模像样,跟个没事人一样,真当没个人知道她的那些丑事么。她转了转心思,十分想把事情捅出来,叫谢蓁再不能那样笑着,可到底还没糊涂到那份上,忍下冲动慢慢计划。
一边走着,不经意对了谢蓁目光,后者眸中轻蔑不掩,直把谢文香看得暗火丛生,只有靠臆想中谢蓁凄惨画面才压下了火气,反而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相对。
谢蓁睨着她,将她神情分毫不错地收入眼中,更加肯定。
谢文香的那一抹讥笑在到老夫人跟前时收起,乖巧地给老夫人、谢陈氏等请了安。谢文清随后一道,目光与谢蓁对上时一顿,掩去眼底晦涩唤了一声:“蓁姐姐。”
谢蓁应声,故意对其掩饰的敌意视而不见,照是往常那样叫了人在自个身边的空位置坐,转而问起了谢文清:“听说三妹妹抄了不少佛经,果然比以往心静了不少。”
谢文清笑笑,眉眼沉静许多。
正说着,就见谢蓁的丫鬟玉珍从外头走了进来,同谢蓁通报道是陈公子来了。
“孟阳?”谢陈氏诧异发声,谢文香闻言心神一动,亦是瞧向谢蓁。
“有些书画上的问题请教,就把人请了府里头了。”谢蓁笑言。
谢文香胸口却像是被猛地揪成一团,就谢蓁那性子还请教书画,分明是醉翁之意不在酒的,联想到昨个发生的,谢蓁已是残花败柳,保不准打的是让陈孟阳娶她的主意!
一动这个念头,谢文香心头便火烧火燎似的,陈孟阳对谢蓁的心思她是知道,万一成了
谢蓁像是没察觉到谢文香投在自己身上的强烈视线,施施然起身同众人告退,道是不让陈孟阳久等。
待迈出门槛不久,谢文香便再坐不住,扭了两下身子,在沈姨娘不满的注视下亦是起身借口告退。
谢文清看两人一前一后离开,两道身形叠加竟像是相伴而去一样更是气得牙痒。谢文香对陈孟阳的心思路人皆知,可谢蓁喜欢的不是昭王么,怎么又在勾引陈孟阳堂堂嫡出大小姐又怎么样,还不是水性杨花!
“府里的姑娘们都到了年纪,尤其蓁蓁,月份大的,过了年就满十六,这亲事可得赶紧订。” 走了两位小姐,老夫人这该热闹的还是要热闹,谢陈氏又一次提起,眼神溜过安静的谢文褚,越过了谢文清,同老夫人道。
谢老夫人吃完了点心,轻轻啜着茶,听到这话捧住了茶碗,神色变得郑重,似乎是认真思考,众人也不由屏息听她发话。
须臾之后,“蓁蓁是咱们家独一个的嫡女,模样出众性子也和软,如今又得了县主身份。要找个配得上的也怪难的,先瞧着罢。”
“”阮姨娘等受了老夫人会心一击,难接话茬,显了一瞬寂静。
一直安静坐着的谢文褚并不意外,祖母惯是疼谢蓁,只要谢蓁在府里头一天就没有她们姐妹什么事儿的。终身大事,谢文褚与谢蓁差了约莫半年,有谢府这座大靠山在,总不至于嫁了差的,可心中仍有一丝隐秘希冀,希冀未来的夫婿能是心意相通之人,故此谢蓁不急,她也不急。
离开枕霞阁的谢文香径直去了凝香苑,果然瞧见陈孟阳,而谢蓁大概是进屋子里头拿画了并没跟他站在一块。趁着机会,谢文香赶忙道了来意,亦是要他帮忙看画,撂下这话不给任何拒绝机会她就又直直跑了。
陈孟阳微微拧眉,并不喜欢这位谢府的四小姐,几次见面印象并不佳。
房门口,谢蓁恰好瞧见这幕,附在玉瓒耳边悄声吩咐了几句后让人离开,自个抱了一幅画卷走了出来。
陈孟阳瞧见谢蓁的一刹,眉梢舒展,随即视线落在她怀里抱着的东西上,神情一顿,不禁面上闪过几缕失望:“你找我来真是看画的?”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