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落叶中文 -> 言情小说 -> 穿书女配生存手札

55.第 55 章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按说谢文香的事稍稍不留神传出去就要丢了谢府脸面,老夫人知晓后就下了严令要是有一丝流言蜚语定叫泄露了的人没好下场。可这话也就禁得住下人,禁不住府里头的主子。

    谢宗骐是到了薄暮时分才从外头回来,听了了大概就去找了自己娘谢陈氏问了究竟。自己母子两人关起门来又有什么是不能说的,谢陈氏便将今日发生的事情从头到尾说了一遍,末了脸上也带着奚落道:“你是没瞧见谢文香当时那模样,啧啧,哪里还是世家出身的小姐,就说是坊间的娼妇也没人不信的。”

    谢陈氏目光一转,扫见自己儿子脸上稍稍露出不悦,再一想,她刚才那话的确有失,忙讪讪笑了一下算是掩饰了过去。可这心中却忍不住暗道的,自己这儿子被谢元待在身边,到真是染上了几分谢元的脾气,全然跟他那爹不一样。如今还未及冠,她心里头到对着他有了几分发憷了。谢陈氏胡思乱想了一阵摆了摆手,坐直了身子对着叹了口气道:“这谢文香才从庵堂被结回府中几日就出了这样的事情,依照我看……也是沈姨娘平日里没教导好,她自己个就是妖妖娆娆的,如今一把大年纪了还只当自己是从南边来的十七八的小姑娘。”谢陈氏也是一时感慨多了,这既然开了话匣子就有些止不住的趋势。

    谢宗骐紧皱着眉头,忽然问道:“蓁蓁呢?”

    “总归是手臂上被谢文香抓了几道,万幸没伤在脸上……”谢陈氏这话还没说完就看见谢宗骐站起了身子往外去,她急忙出声问了起来:“哎——?你这是要去哪里?”

    谢宗骐道:“我去看看蓁蓁。”

    谢陈氏自然晓得他是将谢蓁当嫡亲妹妹一样在疼爱,也不好拦着他不去,反而是喊停了他自己又转身入了屋子取来一小瓷瓶。“喏,这可是娘私藏的好东西,你去看蓁蓁也不好空手而去。”

    谢宗骐这才脸上微微露出了几分温和的暖意,跟谢陈氏告了别往谢蓁那去。

    谢蓁正躺在躺椅上,身前的搁了木架子,上头蹲着只白头鹦鹉。“路见不平一声吼哇,该出手时就出手哇,风风火火闯九州哇……咳咳咳……”因为调子压得太低唱咳嗽了。

    谢宗骐只当她为着之前的事铁定在生气,可却没想到她兴致极好,竟还有这样的闲心逸直致去逗弄鹦鹉,这都什么曲儿,只是看着怪滑稽,嘴角不由挽起了笑意,“你倒是心宽……”

    谢蓁摇头道:“不心宽又能怎么样,与其花心思去烦心较劲那些事,我还不如好好逗逗这畜生。”

    谢宗骐微微一噎,心中暗道到底还是那个说话犀利的谢府带大小姐。“怎么下午孟阳也在这的?我刚才回府的时候他正骑着马出去,面色铁青也不知是怎么了。”

    “噗——”谢蓁忽然笑了一声,眉眼之中竟是灵动俏皮,转着漆黑的大眼问谢宗骐:“大哥不去问陈孟阳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问我我怎么会知道?”

    虽然谢蓁这样否认了,可谢宗骐总觉到陈孟阳能如此动怒归根究底一定是为了她。谢宗骐还想再开口说些什么,忽然发现谢蓁敏目光直然的盯着自己,甚至……还带了几分骄横在其中,软声问了起来:“大哥这回来,不会就是想要为了陈孟阳朝我问罪来了吧?”

    谢蓁的神情再娇软不过,以至于谢宗骐起先没有反应过来后头的意思,义正言辞的回道:“不论什么事,我都是站在蓁蓁这一边的。”再一想,又觉得谢蓁的话大不对劲,他立即想到了这一阵关于自己和陈孟阳那档事的传闻……他这个妹妹最是古灵精怪,方才那岔自己却是让他打过去了。

    到了最后,谢宗骐还是答应了谢蓁等明日就带她出去散心玩。等人走了之后,谢蓁招了玉瓒过来问事。

    “后来那事怎么处理的?”

    玉瓒早就为她留心着这事,趁着刚才就已经将事情打探得一五一十了,“这事阮姨娘没敢做主,那沈姨娘见老爷已经是这么个意思了更加指望去求老夫人,最后还是老夫人拿的主意。”

    谢蓁倒不意外是闹去了老夫人那边,忙问了玉瓒后来怎么样了。

    玉瓒也没故意卖关子,一五一十的回到:“小姐不知道,文香小姐人已经跟痴傻了一样,老夫人心疼,到底没将人送去外头庵堂,就遣去了咱们府上一处小庵里头。

    谢蓁心中微微一笑,老夫人是不是善心她不清楚,可谢文香做出了这档子事,真要送出去了反而不妙。届时这位谢府四小姐真要疯起来在外头将这事宣扬开来,丢脸的还是谢府。与其让她在外头提心吊胆,远不如搁在自己身边看不见的地方好。谢蓁沉吟着道:“阮姨娘后来又说什么了没有?”

    玉瓒知道这府中就阮姨娘平时最管事,立即回道:“阮姨娘也为了这事吓得的不轻,奴婢听人说她这一回去就过问起了文褚小姐的功课,后来又将伺候文褚小姐身边的丫鬟婆子一应都叫到自己屋中训了话。”她不急不缓的说着这些话,末了又意味深长的说到:“小姐放心,这事总归是过去了。”

    谢蓁低头喝着茶,一只手稍稍得力,叫她手臂上的伤口被动牵扯得有些疼。谢文香要对付自己是真的,就是刚才想要杀了自己也是真的。若不是她先用心险恶的对付自己,谢蓁哪里会反击,怪也就怪她心思不正反而害了自己,落到这个下场。

    等到第二日,谢蓁用完朝饭歇了会就跟着谢宗骐出门去了。谢蓁昨日被陈孟阳冲得心中不快,眼下将这不痛快尽数加在了谢宗骐的身上,想着要为将郁结的不快都折成吃的用的让他花银子叫自己痛快了。

    一圈下来,玉瓒的手上已经抱了不少东西,而谢蓁兴致没有丝毫减退,抬眼看了前头那家古色古香的铺子心思一动当心就走了进去。谢宗骐跟在后头只能宠溺的笑,今儿他注定了是谢蓁的钱袋子了,不让她尽兴恐怕是没得回府了。然他跟着进了店铺,才忍不住奇道:“蓁蓁,这是书局——”

    谢蓁刚进来手中刚拾起一本书,一听这话骤然板起了脸,回过头对着谢宗骐道:“怎么这地方我来不得?”

    分明这话说得又娇又横,可谢宗骐却觉得甚是可爱,随即败下阵来:“好好好,只要是蓁蓁喜欢,今日大哥一应都买回府!”

    谢蓁鼓着腮气哼哼了两声,故意道:“放心,我会给大哥留下老婆本儿——”她转过身对着身边的玉瓒道:“上头你给我的那几册话本故事倒是有趣得很,快帮我看看后头出新的了没?”

    吩咐了玉瓒去找,谢蓁自己也漫不经心扫着店中旁的书,要说这书局宽敞的,足有四五家店面连在了一处。再京中这样大的铺子足以开一家客栈酒楼,可偏偏这样一家甚大的书局中而里头的人却不是很多。

    谢蓁做那生意全靠蒋姨娘这个商道老手在其中打算,可饶是她这样一个外行人总也能看出这书经营得并不好。长此以往怕是亏损占绝大的可能。

    正这般想着,就见一名少女自二楼缓步而下,与厅里的谢蓁对视正着。后者余光瞥见离谢蓁不远站着的高大男子,眸子蓦然瞠圆,随即忙是垂首抱着手里画卷快了步子想离开似的。

    却不料越急越出错,脚步匆忙间绊了一下,堪堪撞向谢蓁,下一瞬就叫人揽住,手中的画卷啪嗒落地,人就落入一厚实胸膛里,谢宗骐低沉的嗓音响起:“小心。”怕她撞着谢蓁的伤处。

    少女脸颊漫开绯红,细弱蚊声地道了声歉,急忙捧住丫鬟拾起来的画卷,看都不敢再看谢宗骐一眼,轻轻咬了唇角匿了一丝心虚离开。

    谢宗骐扶正了方才被撞歪的书籍,这才发现谢蓁好像没了反应,“蓁蓁?”

    谢蓁回神,蓦地抓住他的衣袖急忙问道,“大哥认得那姑娘?”

    谢宗骐不由眺向门口,少女被扶上马车,正往这边回望,然一对上视线,人倏地钻了里头,只余下帘子微微晃动。“……”好像每次都是这样,他有那么可怕么?

    “唔,荣亲王府的若兰郡主,怎么?”

    谢蓁喃喃念着荣亲王府,方才瞥过那画像一眼,上头画的……竟有些眼熟。她凝神细想了会忽然打了个激灵,画像上的女子身着盛装,笑容恬静端庄,那样貌……像极了素娘!

    素娘!?谢蓁呆愣了片刻,揪着自己胸口的衣襟想借此平静砰砰急跳的心。难道……素娘的身份和荣亲王府有关?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