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落叶中文 -> 言情小说 -> 穿书女配生存手札

56.第 56 章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京城里又一则关于宋显珩的消息火热流传——昭王未雨绸缪,早在收了粮米囤积,那南边几个州府才秋收不利显露灾荒之象就立即有了赈灾粮运了过去,英明之举人人称颂。而谢蓁也终于明白自己的十万两去了哪里,既是预设款,自然不会从朝廷预先支出,难怪这笔钱要从她身上拔毛了。

    想到某人不费一毛就得了好名声,谢蓁捣着面前的桂圆银耳羹,几乎捣成了糊糊。玉瓒在一旁拿了首饰衣裳过来,其中一件正是谢蓁不离身的秘密武器。

    玉瓒执着一头,检查了下机关,还是蛮灵活的,一脸纳闷问道:“小姐这个没坏,昭王欺负你的时候怎么没用上?”

    有个很会插刀的丫鬟是个什么体验……身中数刀的谢蓁默默舀着调羹吃朝饭,总不能说因为……她当时还蛮享受的……思及此,谢蓁的脸几乎埋进碗里。

    幸好玉瓒很快被今个入宫要给主子搭配什么衣裳给转移了注意,毕竟是太子的及冠礼,谢老爷带小姐参加,定不能短了面儿,小姐不爱浓妆艳抹后愈发随性,都可以用暴殄天物来形容,本着自个的小私心,玉瓒把谢蓁是往谪仙的方向使劲倒腾——

    然看着一人高的立地铜镜里,杏白底妆花繁花华裙勾勒出女子玲珑有致的身段,浅色撒花缎面束腰,上面挂着一个百蝶穿花锦缎荷包,腕间水波纹的翡翠镯子镯子衬得肌肤莹莹玉润,整个人姿形秀丽灿如春华。

    玉瓒不禁盯着最显眼一处,看直了眼。本该是皎如秋月,因为主子胸前澎湃,硬是添了诱人风情。

    谢蓁顺着她的视线往下,干咳了两声,玉瓒忙是回过神继续打点,嘴角却是忍不住弯起,主子一胸顶十!

    丝毫不知被冠上荣誉称号的谢蓁任她折腾完,便瞧见谢元等在外头,快了两步到他跟前,“爹爹怎么来了都不叫人进去催女儿一声。”

    谢元看着如花似玉的女儿难得露出笑意,等得心甘情愿,“慢慢来,不着急。”

    事关太子的及冠礼怎么容得慢慢来,看着谢老爹宠女儿得没原则乐呵呵模样,谢蓁也只好娇嗔一笑,挽着他的胳膊出了府。

    太子及冠设在文华殿,仪式等非是谢蓁她们能瞧的,便被安置在西侧东华殿内,与谢元分开。只隐隐听到教坊司作乐,奏的是《喜千春之曲》。直至乐止礼毕,皇太子宋勉出现在东华殿内,谢元和宋显珩随侍左右,独独不见老皇帝踪影。

    谢蓁瞧着不由想起谢十三从谢老爹书房听到的对话,说到皇帝身体已是强弩之末,未必能撑得过明年。太子及冠……再看着太子略显苍白面色,极虚弱的模样,不知是好事还是……

    龙椅空置,皇后与万贵妃分坐两侧,太子入席后,陈皇后便宣了内侍叫开席。谢蓁坐的位置离万贵妃隔了不远,恰好瞥见她睨向太子时眸中的暗光,复又眉目低垂,默默进食。

    若非太子久卧病榻,只怕万贵妃容不得他活那么久罢。一个短命鬼……谢蓁忍不住又看向太子,孰料却与太子身旁的宋显珩对了个正着,过于专注,谢蓁忍不住摸了摸自个嘴角,果然摸到一粒米饭,想也没想的塞了嘴里,随即就发现宋显珩的目光一顿似是错愕,谢蓁心中哼哼,直接无视他。

    “谢姑娘,你用的是我的茶盏。”旁边一道细弱女声响起。

    谢蓁:“……”

    “没事,我没喝过的。”那姑娘被她一瞧,立马局促补充道,少女穿着杏黄色绣缠枝蔷薇湖绸褙子,配了羊脂玉柳叶耳坠,模样生得乖巧动人,让人心生好感。

    而谢蓁刻意坐在她身旁,半天只听她道了这么一句,心中暗忖果真如大哥所说,这位若兰郡主有些内向,大概是由于自小身体虚弱,又是荣亲王府唯一的小姐,因此被家人当眼珠子一般疼爱的缘故。唔,养得很好。

    她本来就是跟人来套交情的,登时转了注意力到小白兔身上,扫过她面前独独空了的那盘,顺势推了自己面前的翠玉豆糕过去,“那这个算作赔礼。”

    林瑾瑜眼睛亮了亮,略是羞涩一笑,对待谢蓁少了两分疏离,毕竟也知道身边坐着的是京城里的风云人物,早就偷偷打量过几回,暗暗觉得传闻不实,明明就很好相处来着。

    谢蓁察觉到她不时投来的视线,投其所好的聊起美食来,将军府里有位宫廷御厨,她吃的点心不少,加上故意勾搭人的,说的林瑾瑜暗暗咽起口水,不多时就被拐了,约定下回去将军府玩。

    两人年龄本就相仿,虽说林瑾瑜十句话回不上一句,但谢蓁能说,氛围不算冷清。寻着空档,谢蓁故作不经意问道,“怎么不见荣王妃……”

    林瑾瑜垂眸,“母亲失踪后父亲未再续弦,我跟父亲来的。”

    “失踪?可传闻不是……”被荣亲王的仇家掳走杀害了,虽然素娘与那画像上女子容貌相似,她也不敢贸然,婉转求证。

    林瑾瑜摇了摇头,只道:“传言当时是被恶意放出扰乱来的。”语气夹了落寞。

    “荣王妃失踪也有……十一年了罢?”谢蓁试探。

    林瑾瑜点头。“父亲辗转得知母亲侥幸逃出,这些年来从未放弃找寻。”

    倒是跟素娘失忆的时间一致。后见林瑾瑜情绪低落,忙是安慰道:“总有一日能找到的。好过我,我都没见过我娘的模样。”

    林瑾瑜闻言一双杏仁眼雾气蒙蒙地看她,显了怜悯。

    被这么一瞧,谢蓁也觉着自个可怜来着,后来一想不对,自个穿越来的,有什么好可怜的,只能说这人的眼睛太有感染力,遂装作收敛地道了一句不提这个了。

    林瑾瑜眨了眨眼,又是眨了眨,低声突然问道:“谢姑娘……心仪昭王吗?”

    “……嗯?”怎么突然这么问?

    “那天我瞧见你们在听风楼……”林瑾瑜支支吾吾开口,脸颊飞起一抹红晕,叫人展开联想。

    谢蓁顿时反应过来那茬,内心崩坏面上却是一本正经,“听风楼是什么地方,我都没听过呢呵呵呵……”

    林瑾瑜瞧了眼她发髻上的簪子,饶是肯定道:“我认得这支簪子,我看京城里没有重样的。”她记性一向很好,出不了错的。

    “……”姑娘,你知道的太多了!

    谢蓁暗暗磨了后牙槽,便听到她又小声道,“而且昭王殿下一直看着你。”

    “嗯——?!”谢蓁猛地抬眸,却被一宫娥挡住了视线,错过了求证的机会。

    “谢姑娘,贵妃娘娘有请。”宫娥是来传话的。

    谢蓁心里一个咯噔,这才发现万贵妃不知什么时候离席了,而太子似乎也因为身体不适的缘故由人扶着离开。

    “谢姑娘?”那宫娥又是唤了一声。

    谢蓁收回目光,应了一声,起身随她离开。

    太子空座旁,宋显珩目光不由自主地追逐谢蓁离开,手指无意识地摩挲着杯沿,下一瞬便察觉有人近身,恰是一名着了青衣太监服饰的公公,附到他耳边一阵低语,后者面色沉凝一瞬,快得让人以为是错觉。

    席上虽然走了万贵妃和太子,但这位昭王还在,前头还赈灾有力,才能卓绝,这会儿自然成了众人吹捧的对象,席间氛围热络依旧。不管是谢元还是宋显珩,都是能做表面功夫的,俩人敬酒你来我往,亦不相让。

    相距不远的凤鸾殿内熏香冉冉,万贵妃恬坐,换了一身茜红齐胸软罗绡纱宫装

    ,外罩红色底刺绣镶边祥云纹蝉翼纱花软缎,云髻上垂落的红瑛流苏沙沙地打着鬓边,斜斜倚着酸枝木雕如意云纹软椅,一手支着脸侧,似是小憩。

    “谢蓁给贵妃娘娘请安,娘娘万福金安。”谢蓁被领进去后向万贵妃福了福身子。

    空气中氤氲着淡淡酒气,万贵妃睁眼的一瞬,嘴角弯起,眸中媚意横生,“蓁蓁来啦,快起罢。”

    谢蓁屏着呼吸起身,微微绷直了身子,一是在万贵妃面前不敢掉以轻心,二是眼前这人气场实在强大。

    “良辰美景,酒不醉人人自自醉呐。”万贵妃是对着一室明晃晃的烛火说的,夜明珠投影光泽,给人渡上一层柔软光泽。她眯着眼笑吟吟地看着谢蓁,女子容貌出众,该是像极了她的,却偏偏……

    谢蓁在一瞬察觉到寒意,疑心是殿内吹进来的风所致,只是更大的注意力是放在了万贵妃打量的目光中,略是压迫,规矩站着,垂首静候吩咐。

    万贵妃鸽血红镂刻桐花寒玉护甲轻轻搭在椅子扶手,轻轻一笑,眸中寒意一瞬撤去,轻启娇唇:“原还想让稹儿带着你去玩的,没想到蓁蓁深藏不露,竟能拿得魁首,是本宫小瞧了。”

    谢蓁听她提起万稹,心道仍是这道坎儿过不去,扮出原主该有的姿态,高兴姿态中叫人一眼看穿蕴着的得意,“贵妃娘娘褒奖了。”

    “那蓁蓁觉得万稹如何?”万贵妃看着她单纯好糊弄的样子笑意不减,紧着问道。

    “万公子惊才绝艳,温文尔雅,对我颇有照顾,十分体贴,只是……”谢蓁索性主动出击,欲言又止。

    “只是什么?”

    “只是……万公子已经有了心上人,是……是昭王府的宋姑娘,我的师傅。”谢蓁如实答道。

    万贵妃亦是有所耳闻,笑意一顿,复道:“那不过是坊间不实传闻罢了,稹儿方才还在本宫跟前夸你,否则本宫是如何知道夺魁之事的。”

    “……”呵呵,你大你有理。谢蓁在心底翻了个白眼,这话鬼信。

    “稹儿是本宫看着长大的,性子单纯,而你也是,你们俩若能结成秦晋之好,是本宫与你父亲都乐意见的好事儿。”万贵妃徐徐说道,眉眼温柔,仿佛能戳了人心里的软儿。

    谢蓁心道她难缠,却也不是没主意,噙着骄傲神色,照着原主脾气与万贵妃拧了起来,“我原先也是不信的,可亲眼瞧见过一回,万公子受伤也是因为宋姑娘……”说着顿了顿,复又鼓足勇气道,“蓁蓁没什么生平大愿,只想要一个心里只装着我的人,就像父亲那般疼爱我的,而非万公子昭王之流。”

    大抵是那句关于父亲的戳中万贵妃的软肋,殿内一瞬陷入沉默,谢蓁的尾音悠扬回荡,不掩决心。

    万贵妃揉了揉眉心,一名宫娥恰好上前,手里舀着件儿东西,出声询问,“娘娘您看这只耳坠子是不是娘娘掉落的,一直被床脚压着,都没发现。”

    宫娥手心里的赫然是一枚碧玉水滴翡翠耳坠,水滴上隐隐有了裂纹。万贵妃瞥了一眼眉心稍蹙,婉秋却只是知内情的,这东西看样子是……那人的。可她当即上前,嘴里头却还是道:“这样贵重的东西不是娘娘的还能是哪个的,还不去收起来。”

    那名宫娥嗫喏,拿着东西退了下去。

    谢蓁在旁看着,自然没错漏万贵妃那一瞬僵硬的面孔,似乎对那只耳坠避若蛇蝎,不过一只耳环,为何万贵妃会是这副神情……

    随后万贵妃真像是喝酒喝多乏了似的,道是休息,谢蓁识趣告退。

    待走出凤鸾殿,便有一名宫娥提着宫灯在前头引路。谢蓁犹在想着万贵妃的事儿等到抬眸时发现似乎走的不是原来的路,而那宫娥快了两步一下不见了踪影。

    “……”

    谢蓁犹疑起来,四下一看,偌大的宫殿半个人影都没有,正待她察觉不妙要转身离开的时候……

    火光轰然而起,以燎原之势侵袭面前的华丽宫殿,月光与火光交映着折射在谢蓁的瞳孔中,仿佛一池晚霞,巨大热浪扑面而来。

    “不好了,走水了,来人啊,东宫走水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