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落叶中文 -> 言情小说 -> 穿书女配生存手札

63.第 63 章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偌大的宫殿,大理石柱之间的石阶上垂着妖红的纱幔,随着涌入的冷风摇曳晃动,轻薄质地映出虎皮搭着明黄椅子上坐着的那人容貌阴柔,指节不经意地叩着椅子扶手,一下一下,敲在前来复命的人心头,恍若催命符。

    “少主,属下来迟甘愿领罚。”刀疤脸的男子神情僵硬跪地,将掳来少女过程不易咽了回去,毕竟少主从不是听解释的人。

    男子起身,黑色莲纹锦靴踩在颜色纯青的玉砖上,砖面光洁,映出颀长人影,走到了手下面前。

    少女仍旧昏着背对,刀疤脸被男子目光冷冷一扫,立刻推了一把,将人正面朝着少主。

    一张姿容绝艳的脸撞入男子眼中,他眼瞳骤然一缩,嗖然转身几乎是同时出手扼住了刀疤脸的脖子,眉眼之间蕴着浓雾般的阴鸷神色,“这就是我让你抓的人?”

    刀疤脸被那股力道钳制,却是连反抗都不敢,生生涨红一张脸,咳着称是。实则是不知道自己哪里做错了得罪了主子,惶恐不安。这桩事做来本来就为栽赃谢元,没成想谢元本人居然也在妙法寺,这番天时地利正好坐实了,却不明白少主为何是这副神情。

    年轻男子骤然戾气暴涨,毫不留情地扼断了他最后一口生息,松了手,尸体软软倒地,正对着谢蓁。后者听着耳畔模糊对话悠悠转醒,恰好对上一双铜铃大的眼,尤是死不瞑目的样子,登时骇得惊叫一声,手脚并用地往后爬去,惊恐至极。

    不到半刻,谢蓁就将被绑来前后的事儿串到一起,得出了绑错人的结论,颤悠悠地瞥过一眼地上的尸体以及更悄无声息的那群贼匪,突然意识到事情并不简单。而面前背对着的那人就是他们口中的少主,为什么要绑沈梨妆,威胁昭王?

    脑子正飞速运转着,却见原先背对的人有转过的趋势,明显是个大头目来的。瞥见大头目会不会被杀人灭口?谢蓁心中一怯,忙是捂住了眼,“那个绑错人没事,回头重新来就是了,要不……先把我放回去呵呵?”

    话落,大殿里又是一阵静得可怕,谢蓁心里头擂着小鼓,生怕那位一言不合又拧脖子,可也不敢挪开手看,万一瞧见了真面目那必然逃不过灭口了,可这么蒙着听不见响动,心里更没底了。

    良久,一声低沉笑音近在耳畔响起,低哑得很:“我怎知你会不会去告密。”

    谢蓁觉得后颈被温热触感拂过,顿时浑身寒毛炸开,连手都不捂了,猛地对上半蹲在她面前的人,入目是一张银色面具,面具之上一条飞舞腾飞的银龙盘旋,漆黑的眸子凝着她出奇的深邃。

    “……”谢蓁盯着那面具心情饶是复杂。

    “何况,抓都抓了,不妨物尽其用。”那人低低笑说,起身离开。

    用——?谢蓁倏地睁大了眸子,瞪着那人离开的方向,怎么用,有本事说清楚再走啊!

    是夜,将军府内灯火通明,谢元裹着一身寒霜从外头步履匆匆而入,临到游廊,脚步一顿拐去了枕霞阁。

    “老夫人宽心,蓁蓁做了那么多行善积德的好事儿,老天爷定不会让好人遭难的。”谢陈氏站在床畔柔声宽慰,心里也是怪没底的,谢宗骐到这会儿都没回来,只怕情形是不乐观。

    董姨娘端了一碗小米粥走了进来,带着一贯的低声细语,“老夫人您回来就没吃东西,蓁蓁要是知道定会心疼的。”

    谢陈氏附和了一声,直接从她手里舀过了碗,作势要喂过去,给避开了。

    谢老夫人头上贴着祛热的巾帕,靠着床头愣是不语,眼里的着急意思是个人都看得出来。

    谢元踏进来刚好遇见在门口等着的阮姨娘与沈姨娘,也就只看了一眼,没作停顿地拢了袍子入内。

    谢老夫人瞧见忙是坐起,“蓁蓁呢,找着了吗?”

    “有点眉目,那些人错抓,若知道她身份定不会让她吃苦的。”谢元回道。

    谢老夫人闻言点了点头,“那你还杵这儿作甚,我这儿用不着你管,还不出去快点把我的宝贝孙女带回来。”

    谢元也是挂心才回来瞧瞧,至于有眉目的说词也是哄老夫人宽心的,听着老夫人语气恢复顺着意思退出去。直到这会都没收到绑匪的要求,谢元的心慌未表现在脸上,可背过身时脸色已然黑沉出水。

    董姨娘一直留心着谢元的神色,一并跟了出去,直到走出外头,才低着声音问道,“老爷,蓁蓁她——”

    “蓁蓁到底让哪个抓走的,怎么还会抓错人呢,我这心都吊了一天了,老爷……”沈姨娘扭着丰腴的身子挤开董姨娘站到谢元身旁,手捏着帕子捂胸口,一副担心模样。

    谢蓁被劫这么大的事儿外头虽然有谢元压着,可府里没有不知晓的,再加上老夫人这一昏,谢文褚和谢文清也都在跟前侍候,没敢在这时候置身事外,俩人看着沈姨娘做作姿态,都有些受不了地蹙了蹙眉。

    谢元此刻压根没有心思,拂开了她搭上来的那只手,“你们侍候好老夫人就行。”

    沈姨娘讪讪收回,眼底黯然一片。

    正这当口,谢忱寻了过来,冲几位姨娘颔首过后,径直禀道,“从妙法寺带回来的那人救回来了,大夫说最快明个能醒来,将军要如何处置?”

    谢文清听着一怔,随即被巨大惊恐攫住,救回来……哪个?

    “送去囚室,我明个亲审。”谢元近乎咬牙切齿道,未再逗留带着谢忱离开。

    谢元一走,沈姨娘没了留着的必要,看谢陈氏出来,听到她说老夫人好不容易歇下,正好称了心意扭回了自个苑子。这一折腾就是半宿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她方才被谢元冷待心中正不是滋味,走着不知是想到了什么突然又快了步子,瞧背影怪是急着回去似的。

    谢陈氏最看不上那人,吃吃睡睡难怪肥成那个样,随即瞥过余下的两个,没什么好说也走了。

    阮姨娘心细,转眼瞧见谢文清脸色苍白,“文清,哪儿不舒服吗?”

    谢文清被一问,忙是回神,也怕留在这多做多错叫人看出端倪差漏,忙是寻了个借口作势捧住了肚子,“我肚子突然有点疼,不碍的,我先回去了。”说罢,匆匆走了。

    “这孩子怎么古古怪怪的?”阮姨娘凝着谢文清的背影,蹙着眉头道。

    谢文褚悠悠收回目光,仿佛并不经过心,转而道:“姨娘今个也累一天了,回去休息罢。”至于谢文清……听到谢忱那消息只怕今晚都睡不着觉了罢。而最惹人讨厌的那个再不出现,这才是叫人愉快的大事,谢文香是个蠢的,谢文清也逃不过那命,手不刃血就能解决了谢蓁,叫她心情怎能不好。

    一直惯作隐形人的董姨娘默默站在稍远两步的地方瞧着,不单是谢文清古怪,谢文褚最后那记笑容也是渗人。要说蓁蓁被绑走的关头,她怎么还能笑得出来呢!心思一定,便留在了枕霞阁伺候,一是为了谢元的吩咐,二也是知道消息最快能传到这,等着谢元来将这事说道说道。

    秋夜愈发浓重,相隔数里外的城郊树林,灯火穿梭,亮如白昼。一身云墨锦衣的宋显珩几乎融入夜色,周身寒意渗人。寻到这片树林是傍晚,眼下已经过去几个时辰依旧一无所获,宋显珩的耐心逐渐告罄,如同被夜色吞没的周遭,心下一片沉雾。

    谢蓁——宋显珩心中念着这名字不觉紧咬了牙,竟是从未有过的恐慌,恐慌她就这样消失在自己看不见的地方。

    一名猎户打扮的中年男子战战兢兢地走在前面,不时回头看一眼能冻着人的昭王,腿抖得不行。

    跟在其后还有十数名侍从,宋赟拧眉,“这处荒郊,不像是有人出没的样子。”尤其是方才走来的道儿,跟之前走过的似乎一样,夜深后这片林子也充斥着诡异气息,风声夹杂着古怪响动,让人不得不提起十二分精神防备。

    猎户闻言就差跪在这些官差大爷面前了,不住地说道,“小民真在这个地方见过那个脸上有刀疤的人,给小民十个胆儿,也不敢糊弄昭王殿下啊。”

    宋显珩亦是发现异常,那株树上还留着他先前刻下的记号,显然是兜兜转转又回了原地,而他们是一直往前走的,树林昏鸦呱呱,透露着一丝不寻常的气息。

    宋赟举着火把走近一步,想劝人回去,方是一动,就瞧见宋显珩的身影蓦地消失,几乎是在眨眼之间,目睹了这一幕的几人皆是一怔,那猎户更是直接吓得往后跌了两步,爬起来喊着有鬼跑掉了。

    “王爷——”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