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落叶中文 -> 言情小说 -> 穿书女配生存手札

65.第 65 章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大殿之中骤然想起了几道拍掌声,经过激荡的回音更是显得空灵怪异。

    从纱帐之后转出了一个带着面具的黑衣男子,一双指骨分明的手在玄黑长袍的映衬下显得渗人的白。仍觉不尽兴似得,那人在出来后又轻轻抚掌,面具下沙哑的声音带着怪异的笑道:“好一出英雄救美,原来一向自持冷静的昭王殿下也有冲冠一怒为红颜的时候。嗯……孤身涉险,好极、好极!”

    宋显珩稍稍拧眉,冷声质问:“躲在地宫藏头藏脸,你到底是什么人!”

    面具男子并不应他这话,负手而立来回踱了两步,像是将底下死伤的手下扫了一眼,“不知昭王一人还能支撑多久——”他一举起手,数道黑影在帷帐后忽隐忽现,然而他却没有再进一步的动作,仿佛只是显露一番罢了。

    宋显珩何尝不是摸不准此人的心思,可如今唯知道一件事,那就是——擒贼先擒王。他自是知道自己体力有限,真要有源源不断的人补上来他不能无休止的招架下去。

    “连我这地宫形势都还没摸清楚,昭王就敢只身前来,不畏生死,这其中……真真是耐人询味得很。”因罩着面具,也没人能看清黑衣男子说这话的时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神情,不过他沙哑低沉的话音中却一直带着戏谑玩味的笑意。男子转过身,一挥衣袍附着气势坐在了殿中石座上,两侧分列的侍女正好映衬。

    宋显珩皱眉,薄唇紧抿着。

    面具男子却仍然道:“怎么……昭王殿下还真想要叫人以为是孤身救美来的?”继而那声音中渐渐融入了鄙薄和质疑:“世人都知昭王和谢将军一向不睦,如今却为了谢大小姐只身犯险,不知道昭王……对其是真用心,还是怀了旁的目的。”

    谢蓁听着这话怎么那么奇怪,凝神思付了片刻才深觉这面具男子用心险恶。难怪他要喂了自己哑药冒险带自己在这大殿了,原来是故意要在自己面前说这番话。可……也不知怎么,她心中隐约也有些祈盼,竟也希望亲耳听见宋显珩回答了这话。

    事实证明,谢蓁想多了。殿中宋显珩只是显然十分冷漠的回了一句:“与你何干。”

    面具男子默了片刻,再开口的时候语气比起之后也淡了许多,只是仔细去听仍然带着怪异的笑容。“那真是可惜了,昭王不肯在我面说,那恐怕只能下去对着阎王说了!”最后话音陡然拔高,带了凌然之气,他手掌重重拍打在了扶手上,那些隐没在幔帐之后的黑衣人纷纷现身,提着泛着寒光的剑直往殿中宋显珩那边去。

    而宋显珩也早已经开了杀戒,此时手中握着的那一把剑的剑身全是鲜红血迹,正顺着剑尖一颗颗的往地上滴着,面对七八人齐数往上,他只是眉头一皱,继而一个旋身挽起剑花护住周身,将刺来的剑纷纷挑挡开去。然而一波好挡,接连下去只会叫他露出破绽,宋显珩再明白不过缠斗不是长久之计,何况不知这地宫还有多少人,为今只能寻求突破去擒住殿上坐着的那人。

    谢蓁在看得提心吊胆,有几回都要惊叫出声,她身子稍稍动弹,抵着她的那把匕首更是刺入两分,如今已经刺破了肌肤,鲜血透过衣裳映了出来。可谢蓁浑然不觉,似乎已经将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宋显珩那边。

    渐渐的,宋显珩也露了疲态,虽然已经斩杀了三人在剑下,可仍有五人与之缠斗。他侧身一闪,手持着软剑如飞叶一样轻巧划过,又划开了一人的脖颈。也是同时,他胳膊被人结结实实的刺了一剑。

    “……”谢蓁一颗心扑通跳个不停,连呼吸都屏了起来。

    面具男子的目光似是不经意瞥过了一下,而后朗声说道:“我倒是要看看昭王殿下还能坚持几时,倘若这会反悔了,大可从这殿中平安退出去。”

    宋显珩冷然笑起,忽然一个转身掠地飞身从紧余四人稠密的刀光剑影中脱身,手腕一转软剑游蛇似得直刺面具男子的眉心。

    那速度惊人的快,似乎只是在一眨眼的功夫,可面具男子又岂是泛泛之辈,立即从那石座上避开,叫宋显珩的软剑落了空。

    谢蓁心中好不失望。

    可正当这时候,宋显珩却丝毫没停下动作,而是骤然转了势头,软剑轻巧的取了一名侍女的性命。

    谢蓁暗道不妙!他不会是杀面具男子不成,转而是要杀这群侍女泄愤吧!怎么办!谢蓁口不能言,这电光火石间双腿已经有些发软了。她看着软剑直刺而来,她又被人挟持着避也不能避,心中只盘旋着几个字——好冤。

    她要是这么死了,真的好冤。

    然而下一刻倒下的却不是谢蓁,而她却是被抱入了一个滚烫的怀中。谢蓁讶然,抬着眼一转不转的凝视着近在眼前的宋显珩,脑子一时有些迟钝得转不过来。

    她——没被误杀,而是……就这么被宋显珩救入了怀中!

    谢蓁胸口起伏,显然还没能接受这短短一瞬的剧变。她仰着头,只见宋显珩面目肃然,薄唇紧抿,浑身上下都透着杀伐戾气。

    他竟然……认出了自己?!

    谢蓁一时五味陈杂,竟也全然忘了自己还身处险境,只觉心中被又酸又涨的滋味包围了起来,之前的惶惶不安都消失殆尽,只剩下安心。

    若非带着面具,男子面容下的愠怒早教人看了一清二楚,言语清冷道:“昭王好眼力,这样竟还能一眼认出谢大小姐。”

    宋显珩这时才露了一个稍显轻松的笑来,“原本也是没想到,只不过……你方才那话问的古怪,叫人生疑。”既然这人问了那话,就从旁佐证了谢蓁一定也在殿中。唯一能让宋显珩怀疑的就是那两排侍女了。之前宋显珩就留意了殿中情况,侍女是后来才进来的。明知此方有杀戮却还要叫一排侍女在此立着,实在可疑。何况……宋显珩心思一敛,问:“你究竟是什么人?!”

    面具男子不应声,只是古怪的笑着。忽然,从后头来了一人近在他耳旁低语了几句,隔了片刻,面具男子才道:“我是什么人不紧要,紧要的是昭王日后可要好好守住人了,我可不是回回都能这么好的兴致能留着人等你来救的。”

    宋显珩若是只身一人这时候必然不会让此人轻易离开,然而此时他怀中带着谢蓁,只怕这一上前再不能分神护她周全。可心中却也有几分奇怪,这面具人到了这时候分明再拖延之下已是能将他们二人尽数抓住,却为何……宋显珩忽然冒出一个念头,带着谢蓁连忙朝着面具人离开的地方追了过去,只见才刚转入密道,就瞧见一具被扎成刺猬的黑衣尸体,密道箭从密集,嵌进墙壁,而尸体脚踩着的地方赫然凸起,应该是误踩机关致死。

    谢蓁看到尸体脸上覆着的面具,“……”从没见过反派死在自己机关下这么清新脱俗的。

    宋显珩深吸了一口气,果然不出他所料。

    谢蓁骇然,尤觉不可思议:“死了?”

    宋显珩朝着深深的密道看了一眼,哪里还有半个人影,“他不过是个替身。”

    “替身……?”谢蓁神色复杂,“怎么会是替身?”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面具人是替身?她实在想不明白,为何又弄了个替身出来糊弄他们。

    宋显珩缄默不语,心中越发觉得此事疑点重重。他揽在谢蓁腰上的力道稍稍重了两分,沉声道:“我们先出去再说。”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