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落叶中文 -> 言情小说 -> 穿书女配生存手札

70.第 70 章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蓁蓁——”一道清冷的声音携着一丝难以言喻的黯哑在谢蓁头顶上方响起。

    谢蓁心中正是最焦躁不安的时候,恨不能挖个坑埋了自己,却没想到这人居然还开口唤自己。还有没有眼力劲了!她心中气恼,磨着牙恶狠狠的瞪了宋显珩一眼!又飞快的低下了头藏得更深,当鸵鸟去了。

    正惶然不定,谢蓁躲在大氅里头,可越是不知外头情状越是不安心,目光四处游走,下意识往地下瞧——便看见一双缠枝纹的黑色锦靴,分明是穿在谢元脚上的那双。她一颗心提到了嗓子口,还未等想好下一瞬人就被拽到了一堵宽厚胸膛,声音低沉如寒冰,震得耳膜鼓动。“看来昭王殿下没把本将军的话放在心上,一再欺人,未必有前次的好运气!”

    “爹——”谢蓁听着火药味十足的话生怕挑起什么危险话题,忙是站直了身子,想缓和下气氛。

    “不是说帮爹收拾东西?”谢元凝着她,方才威严未撤,非一般人可以承受。

    这话明显是要支开自己,谢蓁小心肝儿颤了颤,又看了看宋显珩,提溜转了心思将后面的话咕咚咽了,“我这就去!”说完便躲进了玉瓒撑着的伞下,逃也似地进了府里。如今她是自顾不暇,只好先逃为上了。

    待谢蓁走后,谢元一步往前逼近宋显珩,身上暴戾之气骤生,重重按在他肩头,暗中发力。而宋显珩身后宋赟拔剑却被主子推了回去,就听谢元低低威吓道:“我不管你打的什么主意,有什么冲着我来,离我女儿远点,否则,休怪我不客气!”

    话落,利落决然转身,沉着面回府。

    谢宗骐站在不远,看着被宋赟扶住的宋显珩,依稀看见渗出来的殷红,可一想到之前谢蓁为这人伤神的种种加之朝中立场有别,不由沉了沉眸子,最终亦是落下一句你们不适合折身入府。

    “王爷——”宋赟哪见过主子受这份闲气,谢家俩父女手上都没个轻重,偏偏主子又非要自个来,分明是上心了。可那谢家那个态度……宋赟的担忧又不由加深了几分。

    反观宋显珩却像是贪恋手里的余温似的,攥了攥手,似乎是想到在承接谢元怒火质问时被紧紧握住的感觉,眸中划过异样流光,嗬,谁说不适合了。

    正在谢元屋子看丫鬟收拾的谢蓁觉得后背有些凉飕飕的,折着手里的衣裳心思却已经飘远,应该……不会打起来罢?

    谢元一进门看见的就是女儿抱着自己的衣服一副愣神模样,“……咳!”

    “爹!”谢蓁有些意外他这么快回来,又瞧见后面的谢宗骐,心里挂着宋显珩的伤,不禁用眼神逼问,后者憋闷了半晌才抵不住的摇了摇头,她这才放下心中大石,瞥了一眼谢老爹,略是纠结二人的敌对。

    谢元何尝没瞧见兄妹俩的小动作,眸子里掩过无奈,出声让谢宗骐先回去,又让侍候的丫鬟等退下,独独留了谢蓁说话。

    谢蓁把手里的衣服折起放下,心里头直打着鼓。

    “上回你说要放下,可是他又纠缠你?”谢元拧着眉头,屋中因为下雨的缘故光线稍暗,映着脸色暗沉。

    谢蓁闻言亦是想起早先那出,心底暗叹孽缘,然对上谢元审视目光,不由又生出别的心思来,沉吟良久,“爹,女儿还是放不下昭王。”谢蓁说得动情,实则也是真心,情不知所起,已然入骨……放不下。

    谢元没想到会听到女儿如此直白话,原先只以为是单相思,真断了倒也是一桩好事,可如今昭王突然转变态度,不得不令他多想,“京城好儿郎多的是,爹给你物色个更好的。”

    “可若是女儿只认准了那一个呢?”谢蓁也是灵光一现想到的法子,若谢老爹能因为自己放弃与昭王争锋相对,不,应该是缓和二人间的关系,那也是有利的。

    “他不行。”谢元想也未想地回绝。随即对上谢蓁倏然暗下的目光,口气稍微缓和了稍许,“昭王心思过深,不适合你,日后爹会为你挑选一门好亲事。”

    语落,半点不容置喙的余地。

    谢蓁还想再开口,就被谢元摆手打断,“行了,不说这个,莫耽误了出发的时辰。”

    “……哦。”谢蓁只好依言拿过他递过来的公文,一块收拾进行囊里,东西不多,先前丫鬟也收拾得差不多,谢蓁不过是检查了一遍,意外瞥见里头夹了一枚耳坠,仔细一看原来是里头夹着的一只小锦囊松了口子滑出来的缘故。

    碧玉水滴翡翠耳坠,玉色通透,宛若有碧波缓缓流动。

    谢蓁看着却是异常眼熟来着,舀起这枚耳坠仔细回想,灵光闪现,与椒房殿那只对了起来,以及当时万贵妃那古怪神色。

    “这难道是娘留给爹的信物?”谢蓁掩着心绪,怕问得太清楚谢元不肯说,故意拐着弯儿问道。

    谢元取了行囊里留下的锦囊,点了点头,“这副耳坠是你娘最喜欢的一对,后来遗失了一只,我便留下了这只。”

    若是喜欢的东西失而复得绝不会是那样的神情,谢蓁的目光不经意瞥过谢元手上的锦囊,海棠花灼灼,蓝色眉纹的画眉鸟站在树梢梳理羽毛,惟妙惟肖。

    谢蓁心思一动,“这只锦囊真好看,也是娘亲的?”

    谢元顺着她的目光凝向,似是想到什么,嘴角勾起笑意,低低应了一声。

    谢蓁得了肯定答案,心中却是掀起巨浪,单单就为那锦囊上的画眉鸟,只因她在万慎身上也瞧见过……种种联系起来,难道她那娘真是万家人?难道真是与那万贵妃脱不开关系?。

    饶是心绪波动,谢蓁也不敢表露过多,还没等谢蓁缓过劲来,那只锦囊就被谢元收了起来,随着谢忱进来禀报马车准备妥当,便一块走了出去。

    谢元要外出公干,府里的一干姨娘等眼巴巴地跟出来相送,谢文褚和谢文清也在其列,外头下着雨,谢元自然把女儿护得紧,这一幕落了众人眼里,艳羡有之,嫉妒亦是不乏。

    “听说荆州那儿早早下了雪,老爷多带些衣裳过去。”阮姨娘撑着伞声音婉柔道。

    谢元点了点头,将伞塞到了谢蓁手上,仿佛在意的也只有一个,“行了,不用送,外头冷,快回去。”

    “爹路上也要小心。”谢蓁乖巧应答,却还是站在原地。

    谢元摸了摸她脑袋,女儿越发乖巧顺心,怎么都不能便宜了那混蛋,想到方才目睹的一幕,谢元的眼神透露一丝凶狠,又是很快掠去。

    “老爷早些回来。”隔着不远,阮姨娘身侧的沈姨娘软软出声,倒是破天荒地没挤去跟前,大抵是因为谢蓁在的缘故,已经讨了几回没趣,难得学了乖。然目光凝向谢元的方向却是含情脉脉。

    谢文褚与谢文清一道跟谢元道别,俩人同时话落,就见一名仆从从府里匆匆赶了出来,“老爷,老爷,那个人,那个人醒了。”

    在场的一下没转过弯,都不清楚他说的哪个。还是谢文褚反应最快,“是那个害蓁姐姐的醒了?!”先前只听说人救回来了,可关得严实,什么情况的一概不知,只是看谢元为了谢蓁被绑的事情忙,就想着定是还没功夫审,府里自然也就没什么动静,如今听仆从禀报的,倒是印证了那想法。

    “老爷,这种贼子死不足惜,不过要万一背后真有什么人捣鬼也说不准,不然蓁蓁哪会那么容易就被人给抓了,请老爷明察啊!”沈姨娘立马在旁不嫌事儿大地扇风,言语措辞里不乏怀疑其他几人的意图。

    这话一出,阮姨娘不由多看了她一眼,这人向来都是说风是雨的性子,敢这么提怕是真知道些什么,又看向站在身侧不远的两个小的,瞧不出异常,可心底总是莫名惶惶的。

    谢元亦是凝重面色,觑着那仆从沉吟半晌,落了决断,“那人好好看着,等我回来再审。”

    谢文清一直有些心不在焉,也没插话。

    “文清妹妹!”

    直至被人高声唤了一记,谢文清才猛的回神,目光一转发觉在场众人竟然都盯着自己看。刚才唤她的谢文褚正凑在她跟前,关切的问了起来:“文清妹妹在想什么?”

    谢文清勉强笑了笑,解释着道:“只是想起那日蓁姐姐的事被吓到了,文褚姐姐,你想不想那人早些说出真相?”

    “……”谢文褚心中陡然对此人起了厌恶,心道她这话实在问得心机得很,怎么问得就好像自己不希望查出凶手一样?“怎么不想,蓁姐姐险些……我自然是希望抓住幕后指使之人的!”

    谢蓁亦是点头,转念揪着帕子也是愁苦着脸道:“我何尝不想尽快审问此人,不过这种大事真怕自己办砸了,也只好等爹回来查问了。”

    “蓁蓁放心,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对你有歹念的人!”谢元亦是心疼,发了狠话。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