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落叶中文 -> 言情小说 -> 穿书女配生存手札

83.第 83 章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陈孟阳未察觉后头有人,望着眼前谢蓁只觉得心中酸胀难言,渐渐的脸上笑意也收敛了下去。他只怪自己没早些表明心迹,没在谢蓁懵懂的时候就抢先跟她表白,也好过现在一个人忍受相思折磨。

    “蓁蓁——”陈孟阳开口唤了她一声。

    谢蓁:“……呃?”

    陈孟阳只当她是在跟自己装傻充愣,他不信她半点都不能觉察自己的心迹。倘若,倘若她不能觉察,那他就再清楚明白的说与她听!

    “蓁蓁,我心……”陈孟阳沉息敛气,郑重开口。

    谢蓁猜都猜得出这人接下来要说什么,可这后头宋显珩竟一声不吭地站着,反而用一种意味深长的眼眸扫视着自己,这就让人尴尬了。

    “陈师傅不是说去挑马吗?”谢蓁虽然不喜欢这人,可也不想被男主找上,尤其在她势弱的情况下,救人救己。

    然而陈孟阳却没能意会,在谢蓁动身时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腕,只怕她这又是借故逃避之举。

    “!”谢蓁噎住,几乎在同时察觉那道目光骤然变得凌厉。

    而这陈孟阳平日里谨慎细致,到了这一刻却一心记挂在谢蓁身上,只觉不想再错过时机,“谢老夫人为你在京中挑选夫婿,你——觉得我如何?”

    谢蓁没能甩脱他的手,便听到他直白说道,“……”饶是那目光越演越烈,她的表情也就越平静,实则顶着一张平静脸内心甩着陈孟阳的小人儿狂甩,为什么就没看到她的眼神暗示,当着宋显珩的面说满京城找夫君的事情——真的好羞耻啊!

    “本王也想知道怎样。”清澈冷冽的声音自身后响起,陈孟阳骤然回身,便看到宋显珩面无表情地挑开了他的手,身姿不偏不倚地阻隔在他和谢蓁之间,一下连谢蓁的人儿都看不到。

    谢蓁同样看着眼前高大身躯,看不清楚那人脸上神色,只看到侧面绷紧的线条,似乎透着郁色。

    “昭王这是何意?”陈孟阳像是才反应过来似的出声,恢复如常。

    “没什么意思,只是陈公子似乎喜欢强人所难,陈府的教养?”宋显珩说话毫不留情面,直视他探究目光回道。

    陈孟阳脸上虚笑凝结,倒是一如传闻中难以相处,眼神一冷,饶有深意地争对,“淑女好逑,自来都是圣人之言,不知道哪处不妥叫王爷这样鄙薄了。”

    目光相接,厮杀热烈。

    宋赟站在自家主子身旁不远觑着这一幕,心中暗忖难怪主子这么快赶来,原来这南郡马场是陈家名下,再看眼前陈家公子一表人才,风度翩翩,又与谢家姻亲,关系自然近了一步,难怪王爷……

    谢蓁被挡在宋显珩身后,看不清楚前头,却也感觉到气氛僵硬,幸得这地方有廊柱遮掩,可万一叫人经过瞧见只怕又得生出是非了。正想开口说点什么,忽然听到陈孟阳轻嗤了一声,又是道:“昭王身边已有美眷,又何必再来撩拨蓁蓁,昭王莫不是忘了之前如何相待,而今蓁蓁已经决定放下,你又别有用心地接近,未免有失光明磊落!”

    谢蓁一哽,那话就噎在了喉咙里,心道宋显珩几时光明磊落过,他在自己面前可从来都承认自己是小人的。

    宋显珩眼眸一沉,“论起别有用心,似乎陈公子更有嫌疑。”二人视线较量,而陈孟阳眼中分明多了些实质的阴鸷。

    他这话是什么意思?谢蓁回味着两人打哑谜似的对话,前者她倒是听得明白,不过经历几遭,倒是不信宋显珩会那么卑鄙,后面那句叫她隐隐觉得不对劲,遂从他身后转出恰好瞥见陈孟阳眸中浓墨,虽是一掩而逝,却不阻碍谢蓁捕捉,眉心陡得一跳,觉得自己似乎错漏了什么。

    陈孟阳的目光猝不及防与谢蓁相对,清楚地瞧见了那抹狐疑,心神骤凛,沉吟道:“昭王这是心属蓁蓁,不容旁人一争高下了?”

    宋显珩不置可否的笑了下,眉眼坦然似并不将他的话放在心中。

    “那不如一战。”陈孟阳的意思明显,要在谢蓁面前争出个高低来,而骑马射箭,对于自幼在马场长大的他来说极占优势。

    宋显珩眯起眼眸,仿佛是沉吟考虑。

    谢蓁拧眉,记得离给他上药尚没过去几天,怎能应战,却听身旁低沉声音道了个好字,遂惊诧侧眸,饶是不置信地瞧向,这人当真是不顾身子了?

    大抵是她眼中的不赞同太过明显,拿宋显珩没辙后直直投向陈孟阳,后者却是直接避过去了马场着人布置,两人都似乎是主意已定。

    “……”谢蓁气闷,掰扯了来的目的,“留着身手等冬狩的时候岂不是更好……”

    宋显珩凝向她,下一瞬把手放在了她脑袋上揉了揉,温声道:“等我赢了就回来教你。”

    说罢,也入了场内。

    谢蓁的目光追了过去,不掩担忧。那人一向冷静自持,今日这桩根本不必理会,她原本就要拒绝的,偏生宋显珩出现叫她不愿如了那人的意拖了半刻,早知会变成这样,还不如早早解决了。

    “亏了姑娘的药,王爷身上的伤没有大碍。这场比试,王爷不会输。”宋赟在旁边沉稳出声。

    谢蓁当他宽慰,只恼宋显珩没沉住气中了陈孟阳的激将,然细思原因,却又有些耳根子热。马场内,仆从很快抬上了箭靶,布置完了场地,两人比试在即。

    陈孟阳新科状元的身份炙手可热,更别说离他不远的宋显珩了,俩人往那一站,就引来不少目光,再看马场中的阵仗,纷纷围聚过来议论着两人,比试为的哪桩,可都不妨碍看热闹的心态,巴巴等着。

    马场里最不缺的就是马,宋显珩提出以骑射决胜负,陈孟阳当然没什么意见,虽说难度增加,于他根本无异,为显公平,他便弃了自己惯用坐骑,与宋显珩另挑了一匹,两匹马儿被牵出,皆是鬓毛油亮,千里良驹。

    “昭王请。”陈孟阳沉着冷静,可眼中锋芒也是丝毫不掩。

    宋显珩不紧不慢地试拉了弓箭,漫不经心道,“陈公子先试一把。”

    陈孟阳也不推辞,跨上马背,骑马拉弓,利箭嗖地一下飞出,直直戳中红心,昭显实力。亦是回身拱手,“承让。”

    宋显珩仿佛有些生疏地拉回了弓身,眉梢清冷,亦是利落上马,“开始罢。”

    陈孟阳意外挑眉,难道那人方才那番动作并不是打算试弓箭?便瞧见那人策马奔起,白袍被风吹得烈烈,还未来得及看清,一支红色羽箭就从飞驰的马上蹭地钉在另一个箭靶的中心,嗡地颤动。

    “好!”马场里有人禁不住鼓掌,大抵是瞧出比试精彩,不多时竟围上来不少人。

    陈孟阳被宋显珩显露的那一手惊到,随即便敛了心神,心知今日是遇到了对手,再不敢轻敌,利落上箭,再一次拉满了弓,又是一次箭心。

    反而是宋显珩在后来一次失利,引来惋惜。

    之后两人一前一后,从一支到三支,互不相让,几乎平局。连是场外的谢蓁都看得屏住了呼吸,紧张地注视着,为这激烈比试而心神激荡。单陈孟阳一个就令少女们心驰神往,更别说原本就顶着光环的宋显珩,追随的热烈目光里不乏男子。

    谢蓁因着担忧而的目光追随,远远看着宋显珩玉冠未束起的乌丝被风扬起,衣袂翻腾,拉弓射箭一气呵成,眉宇间的沉然自持,单单一眼就夺人心魄。而她的目光不经意与那人相撞,仿佛要将人卷入其中溺毙。围观众人发觉昭王停了动作勒马朝着某处停留目光也随之看向,瞧见的是一名明艳动人的少女。有人认出是谢蓁,又听传闻与昭王纠葛,爱而无望,怎么眼下瞧着压根不像呢?

    陈孟阳在宋显珩紧逼的攻势下,骤增压力,持弓的手因为几发连射微有不稳,随即紧紧攥住,在看到他又一次拉弓之时,不愿示弱的同时拉开了弓,六支羽箭同时射出,噗嗤两声,红色羽箭竟是劈开了青色羽箭的箭身牢牢钉在靶子上。

    宋显珩拉着缰绳,神色淡淡,“承让。”他的骑射是皇祖父教的,只不过离开京城太久,一直未能显露过罢了。

    胜负已分。

    陈孟阳几乎难以接受这结果,他向来是要强之人,苦练技艺被这人轻而易举打败更是心中激愤不平,不觉口中生出锈铁味道,沉窒片刻,睁着一双猩红眼道:“即便我输了,我也不会让出蓁蓁。”

    “你不必让。”宋显珩眼睫微抬,看了他一眼,“蓁蓁自有她的抉择。在此之前,你该担心她若知道……”

    两人马匹挨得极近,这话也只有二人听得到,陈孟阳却陡得伸手抓向宋显珩,后者仰身闪躲,这一番下来倒是让身下两匹马受惊不小,嘶鸣着撞在了一处。宋显珩方才避让开又迅速握紧了缰绳,这才稳住了受惊的马儿。

    “宋显珩——”谢蓁喊出这一声时已经惊恐地奔向场中二人所在,明显已经能看出宋显珩的衣裳渗出了血迹,应当是方才牵扯到了旧伤处。这眨眼功夫,暗色的衣裳就已经被濡湿了一大片,谢蓁甚至能闻见浓郁的散步在空气中的血腥味。她是亲眼瞧见过他身上那些狰狞可怖的伤口,更何况是为救她而伤的,谢蓁心头积攒怨气,看向陈孟阳咬牙道,“我竟没想到你是这么输不起的人。”

    陈孟阳:“……”

    宋显珩卸去大半力道倚在谢蓁身上,眼角微挑扫了对面人一眼。

    谢蓁将人扶回了山庄里,后被指着扶进了宋显珩的屋子,因记挂伤势,并未察觉他竟也住下来,“摔哪儿了,我去找大夫。”她说罢,就着急着出去。

    宋显珩拉住了人,“让宋赟去。”

    高大身影领命,临退出屋子,顺道请玉瓒帮忙打个水,玉瓒随即看向主子,见她点头便也跟了出去。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