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落叶中文 -> 言情小说 -> 穿书女配生存手札

93.第 93 章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事实证明是谢蓁想多了,谢蓁磨磨蹭蹭地迈入前厅看着来人稍是怔愣,随即脸上展开了笑颜。衣着华贵的妇人亦是噙着笑,眉眼温柔而和顺,只是随即皱起。

    “蓁蓁怎么脸色这么差的,不舒服吗?”

    谢蓁一下想起自己脸上的伪装,登时迎来谢老爹关注的目光,忙是开口,“从南郡马场回来路上颠簸的,无碍。”

    素娘,不,如今已经贵为荣亲王妃的美妇人稍是宽心,笑了笑,转回了一直沉默不言的中年男人身后,悄悄扯了扯那位荣亲王的衣袖示意。

    谢蓁也好奇地注视着这位实力与谢老爹不相上下的人物,然因为当年毅然决然勇退,成为闲散王爷,先前的战功反而成了传说,外人都道为情所困可惜了,可谢蓁却记得昭王之后若非得了他的帮助未必能那么顺遂。

    沉睡的狮子,也不能当作大猫来看。

    荣亲王此时亦是在打量谢蓁,他不止一次听瑾瑜提起谢将军府的谢蓁,瑾瑜或多或少因为他的缘故,养成单纯怯懦的性子,这还是头一次结交到朋友,可却是谢元的女儿……他虽不理朝事,并不代表他真的不清楚近日来朝中风云变化是因何而起。

    “荣亲王稀客到访,不知王爷有何贵干?”谢元先前只瞧着荣亲王身旁的妇人有些眼熟,再看蓁蓁那反应便确认了所想,那位失踪多时的荣亲王妃之前竟在自己府中,心中虽是波澜万分,可面上未显露半分,装作不明地恭敬问道。

    荣亲王的目光扫过谢元,心中暗骂了一句老狐狸,便察觉衣袖又被扯了扯,眉宇冷色稍褪,转向谢蓁道:“谢小姐日前救了王妃,本王不胜感激,王妃与谢小姐甚是投缘,故想收做义女。”

    荣亲王妃亦是含笑颔首附和。随即便有仆从递上庚帖,表明荣亲王所言并非随便说说。

    谢蓁眨了眨眼,明了搭救一说,素娘被接回后荣亲王府便对外宣说王妃是她途中意外所救,多是恭贺声音。而她虽说一开始是打着与荣亲王妃交好的目的去的,可被收作义女还是大大出乎意料……

    谢元也是意外,荣亲王属朝中中立派,余威犹在,先前意志消沉,但也没有人敢小觑。照面不多,可交情算不得好。

    “公是公,私是私,一码归一码,本王不是忘恩负义之人。”荣亲王未看向谢元,可话却是冲着他去的。

    谢元心神一凛,再看荣亲王一副我意已决的模样,脑门上官司突突直冒,嘴角弯起的弧度稍显冷意,憋出话道:“荣亲王太客气了。”

    “不客气。”荣亲王半点没在客气,眼神瞟过谢蓁,意思明显。“谢将军允了,唤声听听。”

    谢元手中紧执的茶盏应声而碎。

    “……”谢蓁太了解自个儿老爹了,那杀意都快凝结成实质了。俩个都是不听别人说话的主儿,交流起来真是……

    谢蓁咽了下口水,赶在老爹彻底炸了之前,悄悄拽住了老爹的衣袖,一双灵动狡黠的乌眸紧紧凝着他,眼中闪动的意味分明,送上门的便宜不占多亏!但见谢老爹仍阴沉着脸,谢蓁故意眼巴巴地瞧向了荣亲王妃,耷拉脑袋,叫人不忍。

    她今儿是打定主意不放过这大好机会了,故意装着模样软化谢老爹,软软唤了一声爹,带了央求意味。

    谢元也估摸出她看向荣亲王妃时那意思了,更是不由沉了面色,这俩人缘分奇妙,而那位王妃待蓁蓁即便是他都能瞧出真心,蓁蓁恐怕真的喜欢她,这孩子自小没娘在身旁……思绪浮沉,半晌谢元侧了半边面孔轻哼了一声,默了声音。

    谢蓁便知是老爹妥协了,心里暗暗窃喜。在自家谢老爹反悔之前,也是不扭捏,赶紧唤了一声干爹。再对上荣亲王妃笑吟吟的目光则多了几分真心实意,欢欣地唤了一声“干娘。”这事必然是眼前妇人促成的,用了庚帖等于是昭告,这般隆重,谢蓁只觉得原来横着走不够,她可能要井字格的走了。

    荣亲王妃原来就喜欢谢蓁,说是眼缘也成,听着那软软呼声,心底更软了两分,她离了瑾瑜这些年孩子被照顾的很好,而在谢府的谢蓁同样失母,境遇却是惹人心怜,这才生出那念头,想将孩子笼在名下有个照顾。

    “这只镯子就当是信物,往后不管受了什么委屈,或是闲来无事,都尽管来找我。我当你亲生女儿一般疼爱,断不会让人欺辱你。”荣亲王妃从手上褪下镂空莲纹羊脂白玉镯套在了谢蓁的腕间,一双眼睛里满满的纵容与溺爱。

    玉镯犹带着她的体温,触及肌肤,带起暖意,“嗯。”谢蓁拨弄着那镯子,嘴角弯起,眼神清亮,匿了一丝感激。

    “行罢,你从马场回来该是累了,好好歇着。”最后荣亲王妃看着谢蓁着实不好的面色提出告辞。

    而谢蓁也察觉到谢老爹与荣亲王那一块特别低的气压,点了点头,将人送至门口就由谢管家代劳。早上风雪过,雪溶化后的台阶有些湿滑,高大男子始终小心护着,谢蓁瞧着他们走远,心底终究是为素娘高兴的。

    正瞧着,便兜头罩了一件鸦黑鹤氅,一圈水貂毛柔软蹭着脸颊,谢蓁才发现来得匆忙竟将斗篷忘在了枕霞阁,浑身兜罩着暖意,笑着迎向鹤氅主人,“爹跟荣亲王有过节?”

    谢元从门口处收回视线,正对上谢蓁好奇的目光,“并未。”只是看不爽——

    谢蓁看她爹又单方面终止了话题,皱了皱鼻子,就听她爹调转话题朝准了自己,“昭王送你回来的?”

    “——啊?”谢蓁措手不及,脸色挂了呆滞神情。明明宋显珩说都封住他们一干人嘴了,怎么还有偷偷告状的。

    谢元挑眉,昨儿个皇上突然昏厥急召昭王,所幸虚惊一场,可昭王却连夜离开,他与荣亲王一道回来,在门口就听谢管家禀报送蓁蓁回来的恰是昭王,一直按耐着火气,直待人都走后才问出口,此时更是眉心深蹙,语调也不由沉了几分:“我不是说了让你不要再跟他往来!”

    谢蓁头一回被谢老爹这般凶喝,当即眼前泛起蒙蒙雾气,这事说来她还委屈,当即张嘴哽着声音倔强回道,“要不是他,女儿还不定回得来呢!”

    旁边谢管家早早得了谢元眼神示意,将周旁的仆从清了出去,余下父女俩对站着。

    “什么回不来?”谢元其实一瞧见谢蓁哭就有些受不住,可碍于事情轻重,忍着询问。

    谢蓁当着谢元的面没什么隐瞒,便将告诉祖母的又说了一遍,也将祖母对谢陈氏的惩处告知,说到最后又不由气鼓鼓道:“这事说回来还得怪爹。”

    谢元听完脸色愈发沉怒,陈孟阳也是他看好的后生,没想到竟……捏着拳头咯咯作响,要在面前非要揍一顿替蓁蓁出了这口气不成。

    “要不是爹非得急着打发女儿,婶娘未必会动那个心思!再这样下去,女儿就真成了京中笑柄!”

    “哪个敢笑!”谢元犹带怒火声音阴测。“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我就不信京城里找不出个比那人好的!陈家——不提也罢!”

    谢蓁对谢老爹那简单粗暴的处事方法不敢苟同,也知他不会那么快放下成见,而究根到底还是立场不同的问题,若没有万贵妃搅局俩人兴许根本不会为敌。思及此,谢蓁忽的记起身上携带的一样物件,心思几转,拿了出来。

    宝蓝色的锦缎上画眉鸟展翅,鲜活灵动,恰是个绣工精致的荷包。谢元一惊,却也立时认出并非他私藏的那个,只是同样有些年头,与他那只一样旧了。

    “这是……?”

    “万家当年出过一对双胞胎姐妹,其中一个先天不足生来孱弱,才刚满月就叫忽然上门来的一个云游道姑给带着出家去了,只说要先在俗家除了命寄养在道观中方可保上一命。”谢蓁幽幽开口。

    谢元皱眉,这事他也略有耳闻。

    “当年寄养在外的叫万眉,因着万老夫人实在想念偷偷接回府中住过一阵,这荷包就是她绣的,因为名字中带眉,又偏好画眉这种鸟儿,所绣之物便都带上了印记。”谢蓁看着谢元倏然拧起的眉心,眼中划过惑色,心中掠过一抹得逞,任万贵妃事无巨细的算计总有算漏的时候,她穿越而来是个变数,估摸怎么都想不到万慎念旧所携荷包会落到她手上。

    谢蓁心思一掩,抬眸定定看向谢元,染上稍许激动颤音问道:“女儿只想问,我娘,可是已故的万家大小姐万眉?”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