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落叶中文 -> 言情小说 -> 穿书女配生存手札

94.第 94 章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谢元眉头皱的几乎打成了一个死结,最后神色掩掩,声音暗哑稍许:“这些都是昭王告诉你的?荷包——也是他给的?”

    谢蓁摇头,“荷包是万慎的,之前与他出游见过。”她故意说得含糊,并不想让宋显珩牵涉其中。

    谢元眸底凝聚暗色,半晌拿过了荷包,未置一词地转身走了。

    谢蓁作势在后头唤了一声都没能止住他的脚步,因瞥见谢老爹临走时眼底那一抹迟疑,眸中掩过异色,她并不心急,毕竟自个所说的无异于要颠覆谢老爹认知。只不过一旦这颗怀疑种子播下,来日结果定能叫她欣喜,谢蓁心中饶是笃定。

    这厢谢蓁回到凝香苑不久,就有消息传到了阮姨娘的思静苑,传消息的不是别个,正是身姿丰腴的沈姨娘,一屁股扭身坐在了花梨木雕椅上,端起桌几上的君山银毫,轻轻嗅了嗅,道是好茶。

    要说阮姨娘进府最久,虽说是姨娘的身份,但因为老爷一直未娶妻,俨然也是个当家的做派,吃穿用度上自然比她们几个要好上许多,说不准落了不少好处的。沈姨娘嗤鼻,心底多少是不满,不过这事儿是老爷默许,就算艳羡也没个敢说三到四。

    “你说谢蓁的娘亲是万府的大小姐万眉,你可有证据?”阮姨娘亦是执着茶盏,不过没沈姨娘那么不讲究,轻轻晃动茶梗漂浮,待再沉底方轻啜入口,闲适淡然。

    “这种事儿哪来的证据?!”沈姨娘挑眉,她肯来告诉都是给足面子她了好么!

    阮姨娘轻轻扫了她一眼,却是知晓这人性子,并不相信,故依然持着怀疑态度,不置评论。

    沈姨娘看她摆出那副姿态,搁下茶盏,“好了好了,我是听人说道的,父女俩还在前头争起来过,这消息再千真万确不过!你瞧蓁蓁长相,不是都说像宫里头那位,可那位与万眉是双生姐妹,这还不够?”

    阮姨娘闻言不由高看了她一眼,竟能探听消息探听到老爷身边,难得的本事。

    沈姨娘教她看得浑身不自在,其实也是存了私心来的,她先前还因为一支簪子被老爷掌掴,如今有可能知道簪子的主人,自然压抑不住内心激动,可偏偏那之后就遭了谢老爷冷落,这么久的,哪敢再重提,可知道了又憋得难受,那万眉早早死了,老爷痴痴守着一个死人那么久,叫活着的人怎么甘心。她就故意来了思静苑告知阮姨娘,她们都争不过一个死人,合该一起难受。最好再教这人动点什么心思的,她吃了那么多回亏总归是学精了。

    阮姨娘轻轻唔了一声,撇了下茶盖子,声音清脆,却没了后话。

    沈姨娘等了半天没看到这人除了淡然以外的神色略有些失望,殊不知阮姨娘心中却没表面那般,她是沈家庶女长在京中,见过宫里那位未入宫前的风姿,甚至还知道些沈姨娘不知道的内情,可那些该烂在肚子里决不能往外说的,此刻却突然冒出万眉,倒教她也迷糊了,难道是她猜错了——

    “娘。沈姨娘?”撩了珠帘进来的少女身着流彩暗花云锦裙,眉眼清冷,瞥见椅子上的丰腴妇人掠过意外,规矩唤道。

    沈姨娘瞧着谢文褚跟她娘一个模子印出来似的姿态,略有些倒牙,只觉得娘俩都装得很,忽而想起一事,衔着几分故意道,“今年的冬狩又要开始,蓁蓁是明儿个出发罢,唉,这难得能带家眷,多带一个也无妨嘛。”

    谢文褚低眉敛目,嘴角微弯,“父亲留话,这段时日文褚要帮师傅整理文集。”仿佛宠辱不惊,总是找到了合适自己的事做。

    沈姨娘暗暗撇嘴,这丫头认了个大师,越发趾高气昂了,暗啐了一口不愿留着看她们娘俩堵心,找借口辞了。

    屋子里剩下母女二人,阮姨娘招了招手,谢文褚便乖顺坐在她右手旁,瞥见阮姨娘空了的茶盏仔细添上。

    阮姨娘看着谢文褚如此心底叹了一声,“当真不怨去不了?”但凡去的除了位高权重的,就是世家好儿郎,若有机会一展风头,定能引来青睐,甚至入了皇家的眼……

    谢文褚摇头,抬眸直直与阮姨娘相对,眼底甚是清明,没有丝毫埋怨。即便去了也只是当那人陪衬,何必呢。

    阮姨娘心疼地摸了摸女儿手背,她的女儿明明什么都好,却偏偏输在了身份。就如她输在了一步……“去不了就去不了罢,狩猎也不是什么安全的行当,万一不小心被误伤就不好了。”话中意味深长。

    谢文褚听着阮姨娘那低沉口吻,蓦然抬眸对上,可看着她恬淡面容,眼底不掩关怀,又觉得是自己想多了。

    秋分后,日短夜长,尚不过酉时天色已经近黑,谢蓁从枕霞阁陪祖母用过饭回来都没瞧见谢老爹,想必还是受她说的影响,当年事情如何只怕只有当事几人知,尤其还涉及宫里,否则老爹也不至于瞒得如此严实,能让他疑心万贵妃总归是一个好的开端,免得稀里糊涂做了棋子白白搭上性命。

    苑儿里,玉瓒和玉珍合力将行囊收拾好,御寒的衣物,打扮花俏的首饰,零零碎碎竟撞了整整两个箱子。谢蓁看着玉瓒阖上箱子,玉瓒便察觉她心底想的似的,“这已经是从简了,路上就要三四天的,加上在那边待的,恐怕要半月余,东西不能少带。”

    谢蓁点头随了去,带上玉瓒,这些都不用愁的。

    因着明儿一早就要出发,谢蓁让玉瓒别忙活后也早早歇下,只是躺在锦缎软床上久久不能入眠,要说是为了明日出游兴奋有之,可又掺杂了个别的什么,怪是心惊肉跳。

    文里谢元就是在猎场出事……

    翻转半晌,谢蓁起身,瞥了一眼外头明月当空,守夜的是玉珍此刻打着盹并未察觉。谢蓁轻手轻脚绕过,裹着斗篷走到了庭院中,月桂已经凋零,树叶青葱,月色下隐隐绰绰,只觉空气凉薄,带来清爽之意。

    四下无人,寂得让人心静。

    谢蓁坐在了月桂树下,抬头仰望,竟不知不觉已经过去快半年了,这半年来发生的现下想来仿若一场梦,而玉珍打着的小小呼声又在提醒,她以为的过往才是梦,叫人辨不清了。

    谢老夫人的好,谢老爹的宠,董姨娘,荣亲王妃……这些人的面孔走马观花,都已融入生活点点滴滴,而原先以为绝不会有交集的人却成为难以割舍的,谢蓁的心头砰砰跳着,带着一种隐秘的欢欣。

    树叶婆娑,谢蓁托着下巴笑得痴痴,转瞬又因为突然而起的心悸,又忧心起这次的冬狩之行,睡不着恐怕也是因为对前途的惶惑罢。

    突然,结绳勾住的一壶酒出现在眼前,谢蓁视线上移就看到谢十三狭长眉眼微微眯起,勾着那壶酒在她面前轻轻晃了晃,“喝不喝?”

    “喝。”谢蓁看着行踪飘忽不定的谢十三,好像遭了什么事儿一样,竟察觉那情绪里有些低落意味,遂打开了盖子,也不扭捏。桂花清香扑鼻而来。

    谢十三自己舀着另一壶酒倚着月桂树,在谢蓁转过身相对之际掩去了眸底的暗色,眼眸直勾勾凝视,“酒二两银钱,陪酒喝的人贵点,二百两。”

    “……二百五十可好?”谢蓁噎住片刻呐呐道。

    “也行。”谢十三眯着眼笑得眉眼生情,惯是瘙痒人心的调笑,“多五十两,**也划算。”

    “……”谢蓁彻底没理会这个掉钱眼里的,停顿半晌,转而提起了日前在南郡山庄那出。

    谢十三没什么好隐瞒的,当日那婆子送来的汤水被他瞧出问题调了包,又想看看他们要使什么花招,故此瞒着陪着做了场戏,待明白意图后直接截了要被扔出去埋了的丫鬟丢在了陈孟阳床上,至于后来到底发生过什么……他没来得及看就有事离开,说来可惜。

    谢蓁明白了来龙去脉,肯定了陈夫人作死,倒是陈孟阳,说不上来什么感受,大抵是惋惜……

    谢十三看她转过了脑袋,只瞧见那黑黝的发旋,黑丝如瀑垂在身后,只用一根白玉发带轻轻挽着,不肖想都能浮现出她此刻的神情,大抵是撇着嘴的,乌眸弯弯,仿佛不经意地就刻入心底。

    谢蓁心里憋着的事情很多,尤其是临近狩猎,而手里的桂花酒香甜,不自觉地抿着一口口。而后是习惯的无声,殊不知只消一转头就能看到谢十三眼神里透出太多她一眼就能看懂的东西。

    明月使周遭星辰暗淡,而少女所在,令明月都失色。风拂动,青丝飘摇,谢十三舀着手中酒壶一饮而尽,酒液淌过嘴角带起苦涩味道,伸手去触那瘦削肩膀,那人却目光清凌地转过头相对,手止在半空,气氛仿若一瞬凝滞。

    “十三?……”谢蓁面颊绯红,努力辨着眼前的人,又蹙了蹙眉心,转开眼。此番也是想要问问她那日陈孟阳的事,只是连她自己也没想到酒量这样浅,几杯下肚还未谈及正事,人已经醉了。

    谢十三瞥了眼桌上倒着的酒壶,已然空置,在察觉谢蓁那动作时眼眸彻底暗了下来,半晌,捏在一侧的拳头紧了又松,目光沉沉地凝着少女。几番酝酿,那字正要出口少女却是突然软下了身子,跌在他及时伸出的手撞入怀中。

    温香软玉,触动心底紧绷的弦,谢十三借着力道将人拥紧在怀,眸底晦涩一片。

    半晌,在那白皙柔嫩耳垂旁落了轻声低唤——蓁蓁。平日里旁人能随意唤她这名,可他却……不能逾越。

    谢十三眉眼微垂,乌云笼住月光,银辉匿了踪迹,男子低沉沙哑的声音响起,偏生连唯一听见的也醉酒未闻。

    “蓁蓁,别怪我。”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