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落叶中文 -> 言情小说 -> 穿书女配生存手札

109.第 109 章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谢蓁只知是发生了事,可具体什么事还没听清楚,就叫谢忱半拖半架着离开,渐行渐远的听见谢元对旁人吩咐说:“快去将人喊回来——”什么人?她只来得及匆匆看了一眼,就被急色来往的人群给挡住了视线,再不能找到谢元的身影。

    “到底出了什么事?”谢蓁转过脸,神色亦是紧张凝重。

    谢忱神色极是凝重,素来稳重身形明显有几分狼狈,刻意压低了声音,“有野兽侵袭营地。”

    谢蓁几乎是一脸错愕,野兽侵袭营地?!她可不记得书里有这桩!当即美目一凛朝那明黄所在瞧去,果不其然瞧见了一身肃杀的谢老爹正掩护着皇上后撤,只皇上身后竟还跟着万贵妃,此刻妆容失色地躲在梁元帝身后,谢老爹单是保全皇上安危已经吃力,再加上个拖后腿啊啊尖叫的,隔着老远,她都能感觉到谢老爹身上浓郁的煞气。

    “啊!啊、啊!”凄厉的惨叫声下,周遭不断有惊慌四窜的人,各个脸上都是惊慌骇然,“快跑!快跑啊——!”

    谢蓁目光所及,皆是仓皇溃逃的人,她被谢忱牢牢护着,一应细软等都留在帐内,独独带了玉瓒,这会儿瞧见谢家的丫鬟被黑熊利爪刨开,那画面还是血腥得叫人晕眩,然接二连三,偏就下人处成了那野兽等肆行的地方,丫鬟仆从来不及逃散的全部成了亡魂,残肢断臂,血流成河。

    而野兽们狂吼着,仿佛被激怒般,全然的凶性叫人完全难以抵挡。

    谢蓁方留意两眼,就被谢忱掩护着朝外围退去,却扫到令人生疑的一幕,几只野兽竟争抢起一玫红物件来,偏生那物件瞧着还有些眼熟。

    “那——那不是阮姨娘临出门给小姐的香包么!”玉瓒也是瞥见,顿时惊呼出声。见那几头猛兽互相撞着,同样鲜血淋漓也是可怖,抓着谢蓁的袖摆既是保护的姿态,可袖子底下的手却是不停颤抖,也是惧极。

    谢蓁闻言脸上仅余的一点血色倏然褪尽,那引来猛兽好斗争抢的香包,若是原主,定然就佩上了,当日围猎,黑熊子为何会突然扑向原主,引致谢老爹重伤昭然若揭——

    只眼下也顾不得这个,众人仓皇逃命,谢忱不敢丝毫怠慢,转头问:“大小姐,还能跟得上?”

    谢忱脚程极好,谢蓁这会已经是勉强才能跟得上,只得咬着牙坚持,不时留意着谢老爹那边的状况,在看到谢老爹后背突然窜出的吊睛白虎时吓得腿一软地险些摔了。

    所幸,左侧一袭鸦青蟒袍突然横出一刀,生生切掉了那只虎虎生威的利爪,引得白虎一声呼啸,瞳孔沁血地直往年轻王爷脸上招呼。谢元因此卸了危机,二人联手,倒是将梁元帝周旁护得滴水不漏。

    谢蓁一口气回了过来,攥着玉瓒的手方是松了力道,满目疮痍的景象令那双瞳孔覆上一片阴翳。

    成群的野兽,撕扯啃咬,以谢家营地为中心,死伤无数。往年行猎都在临化山一带,武备院早先数月就着手了考察选址,以木栅做围划分猎场,虽则地方绵延几十里,可较真起来里头多少熊、虎、野猪、狼等凶兽皆有确凿数量,如何会忽然来的什么兽潮?

    至于那香包——若说营地的几只也就罢,这般规模,只让人觉得像是大灾难来临前的噩兆。

    “那谢十三又不知去了哪,小姐,这人合着是白拿谢府的银钱!”玉瓒终是忍不住抱怨,尤其是这般凶险境地,置小姐安危于何地!

    谢蓁被带着一退再退,谢忱能力毋庸置疑,尚能保住两人平安,既要防着野兽侵袭,还要防着惊慌中的人推搡,不多时额上就沁出细密汗珠,身上惯是一丝不苟的劲装褴褛破开,甚是狼狈。

    逆风中,风霜夹杂,一抹乌蒙灰色仿佛融于天地,银质面具勾勒繁复花纹,映衬那薄唇一抹淡色偏于阴冷,睨着这一幕,紧紧绷成一线。而后站着的下属切实感到了自少主身上散出的寒气,尚来不及开口脖颈被桎梏收紧,不过一息,已然成了一具尸体被风雪掩埋。

    “蠢货!”男子瞧着围场中惊慌失色的少女,划过万般复杂,垂于身侧的手攥紧,青筋暴突,却也不过一瞬复又松开,瞧向被人护着的那一抹明黄眼底归于一片冷意。

    还记得那是承化十二年,先皇病重,宣王归京,驻兵城外只身入宫朝见。

    他母亲亲自煮了一碗面,盼到的却是父王拥兵叛乱被绞杀的消息。自此宣王府被扣上谋逆大罪,上下三百多口无一幸免。

    胜者为王,败者为寇。这一回,怕是要改写了。男子唇角勾起,冷意卓然。

    “不好,前头那缺口也出现了野兽,只怕要合拢成圈了!”慌乱之中,不知有谁喊了一句,还活着的霎时乱作一团,往常那些王公贵族,世家权贵哪还有半分形象可言,只怕逃晚了一步丧命。

    既是包围,只怕就逃不掉了。

    谢蓁当机立断指着谢忱往谢老爹那去,兴许凝成一股,专攻一个突破口还有转机。与谢蓁想法相同的不少,其中荣亲王与几位年轻男子将其王妃与宋瑾瑜牢牢护着同样往皇帝那边去。武将并入,先前那窘境化解不少。

    直到挨到谢老爹身旁,就一下被纳入了保护圈,所幸至少还顾忌着皇上,没将谢蓁摆在了最安全位置,却也差不离。宋显珩的意图与谢元一致,而后者难得不顾成见地与他默契相守,经了一路,倒是磨合不少,二人本来就是沙场上磨砺出来的人儿,浑身煞气难挡,携手荣亲王将那圈子护得紧紧杀出重围。

    不断有野兽嘶吼着倒下,更多的是惨死兽爪下的宫人等。

    梁元帝冠冕歪斜,伸手扶了扶,脸色可见青白一片,显也是被眼前此状所震。

    这厢浴血奋战,连谢蓁脸上都不可避免地溅了血,分不清是人的,还是野兽的,只觉得腥气扑鼻,倒没一个矫情哭的,荣亲王妃甚至接了一名死去侍从的长剑,悍然作战。

    谢蓁瞧着饶是羡慕,无论是谢老爹也好,宋显珩也好,随着时间挪长,与兽潮作战的皆是负伤,各个脸色都不见好看,甚至已有承受不住的崩了心神沦为野兽食物。

    这一幕大大刺激了活着的人,“凡击杀成功者赏银万两。”谢元扬起的声音洪亮有力直击人心,叫原本神色颓然的众人士气大振了起来。

    重金之下必有勇夫,原有几个心神动摇的,也在周旁人的感染下拼死厮杀起来。活下来,有命有钱,没什么比信念更能让人倍增力气。

    谢蓁亦是察觉到守军的吃力,谢元携铁骑营冲锋在前,将后面防守交给了宋显珩与荣亲王,而后追来的野兽皆是迅猛可怖的猛虎一类,叫人不敢有一点分神。谢蓁跟宋瑾瑜挤在一块,后者虽是怕得瑟瑟发抖,眼里蓄着泪愣是没掉,“蓁姐姐……”颤音却是泄露许多。

    “莫怕,我们一定能平安回去。”谢蓁目光死死凝着前面殊死搏斗的谢老爹与宋显珩,两个都是她心里最重要的人,险象环生中,她也是这般跟自己说才不至于乱了手脚。“有皇上在,一定会无事的。”

    而听到这话的梁元帝侧了视线凝去,自然认得他亲封的县主,见她小小年纪都如此镇定,扶正了冠冕露了天子威严,“朕乃真命天子,天命所归,小小孽畜纠集岂能乱朕军心!”言语之下倒是对谢蓁的赞赏。

    万贵妃没想到这时候谢蓁这时候竟还能想着溜须拍马实在奸猾,再看前头谢元与宋显珩那配合,若说俩人私下无交情更叫人不信。思及谢元待自己态度,生生咬碎了一口银牙,若非此刻时机不适,她倒是第一个想先推了谢蓁出去喂了这些凶兽!

    谢蓁像是有所察觉地退了一步,本能地挨近了宋显珩几分。后者飞快地回转身给了她一记安抚眼神,黑亮的眼眸在缥缈银辉中坚定异常,荡开深情。又像是迎合她那话般,清朗的声音蕴着昂扬之气,亦是决然。“誓死捍卫!”

    此时正处深夜,苍穹顶上乌云密布,可往原处起伏的山丘望过去,仍然能看见黑影绰绰,加之不断传来沉闷的吼叫,更是让人胆战心惊。

    “快了,只消往前淌过冗河,那些野兽就追不上来了!”谢元的声音遥遥传来,令众人都振奋了精神。

    谢蓁亦是打起了精神,搀扶住有些力气不敌的宋瑾瑜,正往前移动倏然瞥见一抹熟悉的窈窕身影,但看旁边的几人却是谢老爹的护卫,离营地不远,正与凶兽搏杀。被护着的女子一脸惨白,几乎难以站稳。

    沈梨妆!谢蓁瞧着那人心都猛跳了一记。

    几乎是同时,宋显珩也瞧见了,瞳孔骤是一缩,宋赟惯是保护沈梨妆的,此时想也未想地冲过去救人。

    万贵妃拧眉眺了一眼,若没有宋赟动作,还以为是哪个落魄贵女,但劳动宋显珩身旁得力干将的不作他想。下一瞬,那李公公一眼就认出了人来,一声低呼,便对上了自家主子饶有深意的眼神暗示,微一点头,当即尖着嗓子叫了起来,“沈……沈家的,那是沈家余孽,老奴见过的人绝不会有错,前儿行刺的刺客供出来沈青山之女还活着,她——她这是要行刺!”

    沈梨妆这般暴露在众人眼中,她浑身瑟瑟发抖,几次险些丧生,反而是谢元的人拼着保了命,正心绪复杂就撞上了这些人。她一眼就望向了最是显眼的宋显珩,而其身后恰是被他护得滴水不漏的谢蓁,一时竟生生咬破舌尖不察,铁锈味弥漫,带起万分苦涩。

    “那侍卫是昭王的人!”有人率先开口附和应声。

    “沈家余孽,那不是和先前行刺的是一拨!”

    “我怎么觉着在昭王帐子那瞧见过,该不是……”

    此时正是保命避祸的危急关头,众人闻言议论便也忘了估计君臣礼仪,愤然之下各个声音都是顶响的。一道太监拔尖的嗓音再次响起,“行刺不成,再用兽潮,这是要让所有王公大臣都死在这,好毒的心思!难不成是要反了天了!”那嗓音刺在旁人耳里生生变了味道。尤是最后一句,更是直接往宋显珩头上扣了。

    谢蓁霎时凝向万贵妃,清楚瞧见她眼中的得意之色,怎么都想不到人可以恶毒到这份上,万不说宋显珩几乎舍命般的保护。变故突生,后方陷入凝滞,倒让前方的不明无措,待再反应过来失了先机,原先被折杀狠了的凶兽皆是狂扑而来。

    “昭王,这女子……当真是在你府中?”梁元帝觑向,眸中已是森然冷意。

    “是。”宋显珩眉宇紧皱,握着软剑的手爆出青筋。

    “你——好大的胆子!”梁元帝暴喝而起,如同被触到了逆鳞,勃然大怒。可奈何境地如此,竟不能奈何了他。旁边人为他气势震慑,各个惶然不安,这档口却无一人敢劝梁元帝先息怒转移。

    骤生的变节让一群人停了下来,而一直追逐而来的兽群步步紧逼将众人围困在了其中,每只都是血口獠牙、狂躁不安。有些心智软弱些的熬不住,就狠了心先往冗河里跳了,即使河中水流冰冷异常,但只消熬得过一时便能保住命。如此有人开了头,便接连有人往下跳。

    谢元劝道:“皇上,此事不宜……”

    梁元帝焉能不知,目光有所松动,才甩了袖子要挪步——

    “嗖”的一声银光闪过。原来是宋显珩倏地神色一变,掷出了手中软剑,不偏不倚竟是直直往梁元帝命门而去。

    众人都叫这一□□惊着,清清楚楚瞧见了昭王朝皇上出手,皆是震惊万分。

    独独谢蓁瞧见了梁元帝身后那只山,獠牙流涎,直扑梁元帝而去。一声小心卡在喉咙,在宋显珩挑开山反手将梁元帝拍下冗河的刹那,瞳孔映入自后方受伤狂冲而来的野猪,她来不及细想就毅然决然地挡在宋显珩身后——噗嗤一下,钝物没入**的响声短促响起。

    “蓁蓁——”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