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落叶中文 -> 言情小说 -> 穿书女配生存手札

113.第 113 章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宋显珩亦是眉眼略沉,荡在眼底的笑意也一点点收拢了起来。他搁下筷子,朝着桌上众人致歉似地看了一眼,方才抬步走了出去。

    那守在门口的一应人自然也跟了过去。

    如此,原本还热热闹闹的屋中顿时冷清了下来,那李嫂惊得合不拢嘴,她虽然也约莫知道被她那口子救起来的这两人决不是寻常人,可……可骤然来了这么多寻他们的,各个瞧着出身不凡,嘴里头恭敬喊着公子,就愈发觉得是遇到大贵人了的。

    李嫂这几日都跟他们相处融洽,这时倒是局促了许多,不由自觉搁下了筷子在那端正坐着。她家那汉子亦是如此,一时两人倒反而是将目光全都落在了谢蓁的面上。

    谢蓁起先倒是有些心中难受,可想既然人都已经寻到了这边,自然也就不能避开了,如此倒不能自己看开些。这时发觉面前两人尽是将注意力放在了自己身上,抿嘴一笑道:“怎么不吃了?李嫂,这山猪肉劲道,我用柠汁儿腌过,尝尝是不是更好吃了?”

    可这夫妇二人仍是有些放不开,可想着既然有人寻来了那恐怕他们也要走了,不禁强打起精神热络招呼。

    一顿饭到底结束时有些寂寥,谢蓁实则还想在这多呆一晚上,可抬眼却看见宋显珩站在了门外。

    宋赟那边来的时候就已经是车马必备,谢蓁没开口拖延的借口,同宋显珩辞别了李嫂一家连夜往京城去。

    马车在夜色中疾驰,越是离得京城近一分,谢蓁就越是觉得心中不安,她将头枕在宋显珩的膝盖上,咬着唇不说话。

    宋显珩抚着她柔软的头发,似是斟酌了许久方才出声道:“等事情了结,我们还可以回来看看李嫂他们,在旁边盖座草庐,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蓁蓁你觉得可好?”

    谢蓁“嗯”了一声,其实这些日子分明有机会好入城的,可他却选择了隐性瞒名了下来,背后的原因她也约莫能猜到。今日入了京,一桩一件都要重新面对起来了。谢蓁反握住了他的手,语气稍有停滞:“倘若、倘若皇上……”

    谢蓁的话是欲言又止,宋显珩神色淡淡地抚着顺滑乌丝,眉眼间悠远几分,忽而启口。“我自幼受皇兄爱护——”

    只是后来皇兄被奸妃所惑……宋显珩皱了皱眉,轻轻抿了回薄唇才道:“我会入宫同皇兄解释,不会有事。”

    过去几日的时光再闲适不过,宋显珩如何不想跟谢蓁就此携手避开朝廷纷争,自此相伴在一块。然而,他还记得自己年幼时,皇兄拿着书卷问他功课亦或是给他讲解里头典故时候的模样。宋显珩记忆中的梁元帝,并非是帝王,而是个异常爱护弟弟的兄长。昔日一道笑谈文章、指点江山的日子,宋显珩不敢忘却。

    二人伏在大梁江山的版图上,一个要让天下太平,盛世绵延,一个便愿意化作他手里的利刃,开疆辟土,许下江山永固。

    宋显珩不愿亲眼见皇兄因宠信小人而遭人唾弃,自然也就不肯在这时候撒手离开。

    “等肃清了君侧……”宋显珩低声喃喃,抬起一只手摩挲着谢蓁的左侧脸颊,将她腮边的碎发捋到而后,“等将来,我就和你畅游河山。”

    谢蓁没应声,回京之后的事谁又能知道,只是她如今有些贪恋他指尖的暖意,生出了难以割舍之情。

    过了两日,马车终于入了京城,只是已是掌灯时分。谢蓁从马车上下来,目光中闪着波光的凝向马车当中的人,迟迟迈不开回去的步子。最终还是宋显珩先撂下车帘叫马车飞驰离开了。

    正当谢蓁还愣在原地的时候,门卫眼尖早看出像是大小姐的身形,直待上前确认了才欢天喜地道:“真是大小姐!大小姐回来了!”

    谢蓁收拾心情回转过身,瞧着府门上高悬的几个烫金大字——将军府,自己失踪不多日,不知府中老夫人、她爹等诸人现在如何了。她才往里头走了数步,得到消息的阮姨娘就当先疾步而来。

    阮姨娘平素待谢蓁比自己女儿更用心,这回过来还未来得及开口眼泪就滚落了下来,颤着声音道:“蓁蓁,你平安回来了。”她从来没这样失态过,见谢蓁上下完好,这才稍稍放心,忙抽出了帕子去擦拭。

    “老爷还在外头找你,已经吩咐了人去通知,恐怕马上就能回府。老夫人这连日连宿的睡不安生,夜里头发梦惊醒也是喊着蓁蓁你的名儿,这会要是知道你回来了,指不定要高兴成什么样。”

    “祖母现在上房吗?我也无一刻不是在想祖母。”谢蓁虽然虽然问着,可已经朝着老夫人上房去了。

    还未走到院门口,就听见有人道:“你们都别拦着我,让我亲自去见我那心肝宝儿。”

    其余便是此起彼伏的劝解声,各个都是喊着“老夫人”的。

    谢蓁瞧见那场面,鼻子就有些发酸,眼眶也跟着红了起来,停在那喊了一声:“祖母——”

    那满头银发的老人蓦然松开了跟身边人的拉拉扯扯,“蓁蓁——”她张开手,一步步的往谢蓁那方向去,语气也是苍凉凄恻。

    “祖母!”谢蓁快步上前扑入她怀中,感受那大掌轻轻拍着带着颤抖,忍不住鼻头一酸,经了生死后情感愈发纤薄脆弱,只一个安抚就叫自己落了眼泪。

    那谢老夫人则更是哭得伤心,她将谢蓁自幼就如心肝宝贝一样的疼爱,这十数日下落不明哪还得了,几乎就要跟着去了。此时见了她平安回来,这才勉勉强强回拢了一口气。

    谢蓁受那情绪感染,亦是为着自己先前的想法愧疚,宋显珩在京都还有未了的事情,而她何尝不是还要没完成的事。就说谢府这一大家子,她都有许多割舍不下的人和情。

    阮姨娘在旁边好生劝了许久,才终于将这祖孙两人哄回了屋子里头。

    “快快快,再多添两盆炭来,怎么我宝贝孙女的手这样凉?”老夫人怎么看都觉得谢蓁消瘦了不少,虽是自己捂着她的手,可却怎么都觉得捂不暖和,随即叫人多准备了炭。

    那谢文褚之前一直在老夫人这,她也没个能出力献殷勤的地方,得了这吩咐就跟了人出去亲自打点。不一会,董姨娘跟轩哥也匆匆赶到,后者几乎是横冲进谢蓁怀里的,前者见着她平安无事也不由偷偷抹泪,连声道回来了就好。

    “怎么蓁蓁回府这么长时间,还有人不露面的?”隔了一阵,老夫人忽然道了一声。

    谢蓁不明的缘由,倒是阮姨娘神情有些为难,可碍着老夫人的目光,不得不开口道:“怕是沈姨娘那有什么耽搁了。”

    谢蓁这才反应过来,原来老夫人怨怼的是沈姨娘。只听见老夫人不消怒气,将手重重的拍在了桌面上,“平日里倒是个醉滑的,现如今还未让她给蓁蓁如何祈福呢。这人总算是千盼万盼的平安回来了,怎么她倒是失踪了?”

    董姨娘自是为人谨慎胆小不必说,迎着那怨气就是阮姨娘现在也不好再开口。可恰巧这个时候,沈姨娘慌慌张张的从外头进来,一只手还扶着自己髻间的步摇,像是怕自己走快了会将其摇得坠落下去一般。

    “现在都过去多长时间了,还用得你来惺惺作态!”老夫人指着骂道。

    那沈姨娘刚进来脸上还带着笑容,这被老夫人劈头盖脸的一顿骂,那笑意便凝结在了脸上,收起也不是,不收起也不是,反而是到谢姨娘脸上的神情古怪得很。

    谢蓁乖巧柔顺的将自己头枕在老夫人的肩头,语气娇憨的开口道:“蓁蓁已经回来了,老夫人再别动气了。”说着话小心顺着老夫人的胸口,似乎是在捋着的她气头一样。

    老夫人这才看在谢蓁的面上稍稍减了两分气,从沈姨娘身上收回了目光。她如今看这沈氏愈发是不入眼了,总觉得她之前是安分了一阵,现在又作妖起来了,要不然何至于现在珠啊钗啊的满头带,脂粉味儿也重。

    阮姨娘虽然是静静的立在一旁,可将老夫人的神色看了一清二楚。有些事,她更是心中有数,故而也下意识深深的往沈姨娘那看了一眼。

    沈姨娘方才被点了明骂,在这档口心思也比旁人更敏锐几分,就是阮姨娘偷瞄了她一眼,她都知道而一清二楚。一开始她心中也担心,可在仔细一想,自己也不过就是家中可有可无的人,不过是现在戳在她们眼前才挨了骂,不然哪能……沈姨娘随即心思一敛,低沉着头去了。

    谢蓁虽然依偎着老夫人,何尝不是将众人这时候的面容瞧了个一清二楚。心中不由暗暗稀奇了起来,怎么在她离开的这段时日,府中还发生过旁的什么事?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