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落叶中文 -> 言情小说 -> 穿书女配生存手札

115.第 115 章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谢蓁跟谢元闹脾气,连带着整个谢府都要掀了天一样。老夫人下午就紧着去看了一趟谢蓁,可等瞧见就被抱着央求,那模样叫她看得直心疼也拗不住,当即就去找了谢元,叫他通融些,好歹不能真逼死了自己亲生女儿。

    这一来二去,谢元也是烦了,索性去了京郊的驻训营呆着不回了。只是他人虽然走了,可看顾在凝香院外的护卫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得了谢元命令就认了死理,就算是老夫人出面也不能遣散了这群人。

    瞧着谢蓁茶饭不思,老夫人担心得不行不说,阮姨娘也是坐不住。她在府中一贯是贤良大度的好名声,又是爱护谢蓁这个嫡女比自己亲生女儿还要用心的,更不能怠慢了这事。

    一日几趟的去陪着谢蓁不说,还叫谢文褚也一道去。她自是知道自己这女儿一贯跟谢蓁处不热络,可陈府马场那回也算是姐妹一道联手了。阮姨娘指望那次只是个开端,更要谢文褚往后跟谢蓁多走动走动,眼下正好就有契机。

    “文褚——”阮姨娘从谢蓁那回来,才刚走到谢文褚屋外就唤了起来。

    小丫头站在门口打起了毡帘,“方才李家小姐来了,正跟小姐一道在呢。”

    阮姨娘步子倒有些滞了,犹豫了一下还是打消了要进去的念头。可谢文褚是耳朵尖的,听见自己姨娘的声音就起身过去了,“姨娘不是去瞧蓁姐姐了吗?”

    阮姨娘点了点头,“才从那回来,想着你前日不是说有几张开胃的方子……”她话还未说完声音就隐了下去,朝着从屋中出来站到谢文褚身后的少女浅笑了一笑。

    那少女穿了一身绯红,在冬日里异常显眼,她跟谢文褚交好,如今谢文褚又是陈主簿的弟子,身份水涨船高,虽说看不上阮姨娘身份,不会露了鄙夷,稍是点头招呼却也摆了态度。

    阮姨娘知晓这个是李家的二小姐,最是爱端架子,未计较一个小辈如此,仍是笑盈盈道:“我那还有些顾渚紫笋,正好去拿了给你们泡了喝。”

    李思琦抿嘴笑了道:“今日可不能再喝了,还要去看蓁姐姐呢,看看时辰也差不多了。”

    阮姨娘有些意外,她是个再心细不过的人,如何瞧不出这李府的小姐只跟自己女儿关系好,素来没见过她跟谢蓁也有交情的。

    “文褚,你刚刚不是也说要一道去看蓁姐姐的吗?”李思琦推了推身边的谢文褚。可谢文褚那模样却不是多想过去,带了几分怪责的回瞪了她一眼,最终只得道:“蓁姐姐休息了吗?倘若歇息了,那便不去了。”

    阮姨娘平日如何哄都不见她松口,这会岂能被她糊弄过去,立即了道:“这时辰上下不落的歇息什么,你们只管过去,正好陪蓁蓁说话解乏。”

    李思琦眼咕噜转了一道,当即拄了下谢文褚,拉着人一道往凝香院去了。

    谢文褚走在前头,心中有些生气,怨怒这李思琦猛不丁的就将自己也糊弄了进来。这位李家小姐对谢蓁可素来没有什么好心思的,这忽然说要去看谢蓁哪会有什么好事。

    这当口她是不愿意去招惹谢蓁的,这时忍不住回过头来对着李思琦告诫了一声,“你过去了可别闹事,这凝香苑的外头可有侍卫守着呢。”

    李思琦骄傲的扬了扬下巴,“你放心,我又不是同她去打架的。何况她跟她打架又有什么意思了,传出去了反而是我的不好。”她见谢文褚满是不信任的眼神,只好连连保证,“好了好了,我绝对不会对她做什么的。”

    说着,她声音也压低了凑到谢文褚身边低声道:“她如今这下样子,我只消去起瞧一瞧,便什么气儿都解了。好了好了,我就是想看看平日趾高气昂的谢大小姐如今是个什么模样而已,瞧你担心成什么了。”

    李思琦虽是这样说了,可谢文褚心中仍然是有些不安,紧蹙着眉头发现已经走到凝香苑外头。真要折了回去李思琦不定要去京中姐妹群中如何散布这桩事,她也只能咬牙继续了。

    谢文褚在门外的时候特地停了下去,同守门打帘的小丫鬟道明了来意。她原想着谢蓁平日就不大爱搭理李思琦,凭着她骄纵的性子不见也不是不可能。若说谢蓁这会自己不肯见李思琦,倒是省去了她不少麻烦。

    偏偏叫谢文褚没想到的是居然是谢蓁身边的大丫鬟玉瓒亲自过来迎的人,眉眼低垂地恭请,“两位小姐请。”

    谢文褚愣了一下,随即从门帘隐约张望到地上碎裂的瓷器,有些明了一贯不爱搭理的人为什么突然理了,恐怕是想得些关于昭王的消息罢。

    受了礼遇进来的李思琦大概也想明白了这点,大抵从谢蓁不好摆弄后所受的憋闷像是都找到了发泄口,昂着脖子,像只高傲孔雀,将瞧热闹的心思全然摆在了脸上。

    谢文褚好歹顾念,“如今外头形势不好,父亲也是为姐姐好,姐姐若是觉得苦闷,我那儿有些有意思的书,过会儿让丫鬟送来给姐姐解闷。”

    谢蓁睨着她,挑了挑眉,嗤讽之意明显,“哦?你难道不是来看我落魄的?”

    这一记倒是得了李思琦噗嗤一声应和的,目光在谢蓁周遭扫了扫,却是瞧出让自个满意的,那面色憔悴分明是色厉中干的模样,恐怕也仰仗着自己露点什么消息,偏还拉不下姿态——李思琦看得兴起,听说谢蓁狩猎那遭也伤得重,难怪一直坐在木轮椅上,看着倒像是个废人,不,以后都废了那才好呢!

    要说谢蓁每日被拘在院子中没地方去,心中苦闷自不必说,最紧要的还是得不到外面宋显珩的半点消息。谢元将治军的雷霆手段都用在了她身上,说一不二没有回转的余地。她正愁闷不着如何是好的时候,李思琦居然就送上门来了。真是——极好的人选。

    木轮椅还是葛老头的那把,谢蓁这几日躁动难安时便坐在上面静心想法子。此时被误会也不解释,依然坐着那木轮椅,叫玉瓒将自己推到了桌旁。

    “看茶。”谢蓁吩咐玉瓒,手搭在膝盖上,宽大袖子遮掩,摩挲着底下的物件,眸底幽光涌动,“莫失了规矩。”

    李思琦进来时候还能忍住,可这下刚坐了下来就掩不住笑意了。她平日最看不顺眼谢蓁,这下亲眼瞧见了她的不好,哪里还不痛快。规矩,天知道这位主儿从来就不是讲规矩的人,她将这看成了谢蓁示弱的开端,怎不惬意。“真该让大伙都瞧瞧……”

    “思琦!”谢文褚明显就察觉了这话口气不对,忙私底下拉了拉李思琦的袖子,叫她住嘴的别惹事。

    可那李思琦素来不是个能安分的人,要不然今日也不会为了专程看谢蓁的丑而进谢府了。不过是瞧在谢文褚的面上才稍稍打住了心思,忍了下来。

    “李思琦你要说就坦荡说了,别我面前遮遮掩掩的!”谢蓁饶有深意地凝着人,语气气急,身姿却是更端。

    “哼,可是你叫我说的!”李思琦被那一激,也是火冒三丈,神情愈发轻蔑了起来,“如今京城街头巷尾都知道你谢蓁被昭王利用,人心中只有那沈梨妆,你倒贴的样子也够难看的了。还未出嫁呢那叫人瞧见那样搂搂抱抱在一处,也不知害臊的!”

    “我就纳闷,凭你这种资质,何至于叫昭王能瞧上你!哈哈——原来是一场笑话,他看中的是谢将军女儿,如今谢将军府也要因为你避嫌,处处受制,唯恐一不小心就有了牵连,要我是谢将军早就把这么不要脸的女儿给打死了!省得丢人现眼!”

    “一个上赶着贴给别人玩弄的下贱货!”李思琦越说越是起劲,往日里对谢蓁的嫉妒成了心底里最恶毒的言语,此时纷纷化成了利箭呼啸着冲向了谢蓁。

    谢文褚在旁愕然,也是没想到谢蓁只轻描淡写一句就将李思琦点着,虽说眼下落魄,但依着父亲宠爱未必会冷落多久,等事情一过,只怕反而成了她寻事的由头,遂拉了人一把,“思琦,你胡说什么?!”

    李思琦却是一把挡开了她伸过来的手,眉眼中透出几分厌恶,“难道我说得不对?你心里不是这样想的?”

    谢文褚被甩开的手暗暗攥住,即便被点破心思,面上却还是一副诧异她如何能这么说的模样,“李思琦,你疯了罢。”心下则是冷眼旁观的,这俩人都是一样让人生厌的性子,一样把自己当做陪衬,剽窃文章丝毫不问。目光低低扫过,暗忖着俩人掐起来惹父亲动怒,那才好看呢。

    “我疯什么!”李思琦满脸的痛快,眉眼之间更是透着一股得意,她转过眼再去看谢蓁,发觉谢蓁长睫低垂,似乎被这些话震得羞愧到无地自容了一般。谢蓁啊谢蓁,任你往日多嚣张跋扈,如今你名声可却臭了。纵是有个厉害的爹又如何?她就不心京中有头有脸的谁还敢要你!

    “没疯么?”谢蓁忽然沉吟了一声。这声音异常的冷静,凝神去听还能分辨出其中透着讥笑。

    李思琦一愣,不知为何自己心中打了个颤。

    谢蓁缓缓抬起头,脸上哪还有半点凄然哀色,反而是带着狠劲,在她尚来不及反应之时抡起手里物件重重袭向她脑后。

    李思琦尚是一脸呆滞,就看谢蓁稳稳当当站了她面前,眼前一发昏下意识往后面温热源头抹去,便看到一手鲜血,两眼一黑,彻底晕了过去。

    另一边玉瓒攥着板砖同样不着痕迹地从谢文褚身后将人拍晕,瞧着人倒下去慌得立即丢了手中之物。所以她家主子让她提早从花坛边扒拉两块板砖就等着人上门么!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