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落叶中文 -> 言情小说 -> 穿书女配生存手札

118.第 118 章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呜呜呜姨娘,不要打我姨娘呜呜……”苑儿里头的屋子里传出拍门板的咚咚声,伴着轩哥儿声嘶力竭地哭喊,看顾的婆子丫鬟俱是一脸焦急,却奈何不得沈姨娘的人手把轩哥儿关在里头,说是怕小主子见了不好,实际还不是怕小主子闹得她们没法陷害董姨娘么。

    说董姨娘偷汉子的,简直就是一盆脏水没处泼了。这两日董姨娘有些咳嗽不适,老爷多来了两趟,就招来了沈姨娘和阮姨娘,这真真是要把人往死里打的节奏,分明是要冤打成招。

    偏董姨娘硬气,不敢叫轩哥儿害怕,忍得唇角都咬破了也不开口叫,也不承认,更是惹怒了沈姨娘,招呼手底下婆子逼供。

    谢蓁一进门就瞧见被婆子制着发髻散乱狼狈至极的董姨娘,两颊红肿,嘴角都沁出了血丝,但凡挣动旁边的婆子就是对着腰肢大腿一顿狠掐,那力道用的,谢蓁都能看到婆子手上的青筋了,倏地沉下了脸。

    “沈姨娘这是问审呢,还是要杀人?”谢蓁话一出,玉瓒玉珍就得了示意往董姨娘那边去想把人救下。

    大冬日里,沈姨娘额头也是一层薄汗,见着谢蓁心底一个咯噔,最终才干巴巴地挤出了一句,神情也是古怪,“蓁蓁你怎么来了?”

    谢蓁勾唇冷笑,“莫不是姨娘觉得这府里我还走动不得了?”眼眸中却是迸射冷意。

    “不,不是。”沈姨娘对上气场凌厉异常的谢蓁一个慌乱下竟有软腿,得亏旁边阮姨娘稍稍扶了一把,才没至于出丑闹了笑话。随即像是找回了些许底气,绷直了身子对谢蓁道,“蓁蓁,这董姨娘白受谢家和老爷那么多好,不值得你这么为她,这桩丑事你还是莫管了。”

    几名粗使婆子没得阮姨娘的吩咐就没将人放开,再怎么说谢蓁一个闺阁小姐,掺和这事儿确是不好,等老爷来了,这董姨娘怕是没有活路了。

    “是你……是你血口喷人,颠颠倒……黑白。”董姨娘满身都是伤还被婆子暗暗使力扣着,却是硬撑着啐了一口。

    “你……”沈姨娘暗中使了眼色,便听董姨娘抽着冷气再说不出话来。玉瓒和玉珍想要从婆子手里救人也被挡住。

    “你个大胆婆子还不让开!”玉瓒先前就紧着瞧过,这才一会儿工夫人就差点没法看了,要是再晚些来,都不知道成什么样了,心中又气又急,推开婆子上前喝道。

    还没近到董姨娘身旁,却被人绊了一记,险些栽倒在地。

    谢蓁眯着眼瞧向圆脸盘婆子,依稀记得这人是沈姨娘的随嫁婆子,周氏,敢对她身边大丫鬟如此,显然是没把她放在眼里,“我的话不管用是罢?”一招呼手,却是直接喝令了谢老爹看顾她的护卫,把董姨娘归到了身后,眉目沉冷地对上沈姨娘。

    “我今儿就偏护着了,你待如何!”

    “蓁蓁,沈姨娘从不对你说句重话,可这事儿确是你不对了,董姨娘所犯之事不能论你的喜好来。你前头把文褚和思琦双双打破头,连累老爷亲自去李家赔罪,还是为了给你兜全名声,你怎能不感念老爷一片苦心,肆意糟蹋呢!”沈姨娘说着忍不住含了泪,也是委屈气急,大义凛然的模样。

    谢蓁听她这般说,目光扫过她身后不远被挡住大半的阮姨娘,她还以为之前自己做的那事情没发现,原来是都知道……她把李思琦打了就打了,以她爹凶名在外,恐怕是上门恐吓去了。可谢文褚是阮姨娘的亲生女儿,当真能这般无动于衷,不怨自己的?

    “蓁蓁。”阮姨娘被她目光盯上,便走到了前头。不知为何,总觉得狩猎那遭回来谢蓁整个人都宛若变了,都说遭逢变故心性有所不同,可她这是更肆无忌惮了,偏生她确有所恐,自然多留意了。“思琦行事冲动冒犯,有老爷压着,蓁蓁万莫担心她会传出去污你名声。你与董姨娘在老爷心中孰重孰轻是了然的,定然会先过问你的,你扮作思琦出去万一遇着什么事可教老爷怎么办,必然是心急的。”

    这话说得高明了,她霸道把人打了,还扮作别人出去在谢老爹面前恐怕是罪加一等了,言下之意恐怕是劝自己好生回去等着挨罚,再扯上董姨娘,还挑拨了一回,若是董姨娘心性不稳蒙受冤屈遭得此番,误了跟谢老爹辩解时机,岂不回头要对她生恨。

    “一码归一码,我的事儿晚些自会跟爹交代,眼下咱们还是来说说这桩。”谢蓁叫人搬来了椅子让董姨娘坐下,怕有不清楚的,索性让青芜苑的丫鬟端了热水毛巾来收拾。

    沈姨娘在旁看得两眼勾直,暗暗攥紧了手心里的帕子,实则怨极了谢蓁这个搅事精,明明都已经快成了,就算董姨娘不承认,这罪名就算被打死在这也怨不得谁的,可偏偏叫谢蓁横插了一杠——这人早不回来晚不回来,生生叫沈姨娘咬碎一口银牙却也只敢往肚里吞。

    “董姨娘偷汉子?确有其事,沈姨娘在青芜苑拣着这条手绢还包着男人写的情诗,都不知董姨娘平日这般浪荡!”阮姨娘直接拿了证据出来,称是情事,说是淫诗也不为过了,让人不忍看。

    “蓁蓁,你袒护她至老爷的颜面于何地。”沈姨娘面上掩过一丝古怪,并不看向那帕子,反而紧紧凝着董姨娘的方向像是要吃人似的。

    “倒真不是父亲笔迹。”谢蓁拿过看了一眼,悄悄按住了急于说话解释的董姨娘,作势安抚。她打进来就发现了,沈姨娘今个抹的香膏气味较往常不同,祖母总说她是小狗鼻子,这回倒是真派了用场。

    这味儿她在浮曲阁闻过,当时想要推新东西,买了几家的胭脂来比较。可巧的是她在府里也见过,就是谢明安那日遗落的那盒胭脂,总不至于这么巧合——指着董姨娘说偷人了罢?

    “我是去归还帕子的。”董姨娘气息淳弱地低声同谢蓁解释。帕子倒是稀松平常,又没属上名儿,一时还真认不出是谁的。

    谢蓁嘴角弯起一抹冷峭,更是偏向心中那一想法,真正偷人的怕另有其人,“那奸夫是哪个,倒要好好查查了,能接触的拢共就是府里的,这笔迹就是最好的罪证,能识字会写的也不多,给我好好查!”

    “蓁蓁,这事还是在这苑子里结了好,传出去有失老爷颜面。”阮姨娘惊呼了声,她事先就屏退了无赶紧要的,只留下心腹等,为的就是谢老爷考虑。

    “姨娘,这道理我省得。”谢蓁瞟过一眼,招来玉瓒耳语几声,而后玉瓒就在众人不明目光中露着痛快笑意匆匆走了。

    沈姨娘心下愈发没底,却还不敢露了虚的,只得强打着精神,实则心底早就后悔得要死,她是先下手反打一杷,可没想过要把自己搭进去。

    阮姨娘静观,余光扫过沈姨娘,见她鼻头脂粉都化开,不禁沉了眼眸,直觉不对。

    还没待反应过来什么不对,玉瓒就带着铁骑营的抓着人过来了。铁骑营是在谢老爹管辖之下,能入将军府的更是不一般,对待那所谓奸夫一点都不手软,直接踢了膝盖让人跪在了谢蓁面前。

    一仰头,好嘛,还真是想的那人。

    “谢明安你好大的胆子!私通姨娘,**后宅,还不老实交代了!”

    谢明安一张温吞莫名的脸在抬起时瞧见苑儿里景象就煞白了,“小人,小人不知哪儿得罪,小姐开恩。”

    谢蓁也懒得废话,直接抖开手绢,将那许是摸过上百回都皱了的纸条摊开在他眼前,“这字儿你总认得罢。”

    谢明安陡的一垮险些跌坐在了地上,难怪方才大小姐的丫鬟来道是府里要立规矩誊抄,招了几个会写字的,他还没写上一会儿就被带到了这。

    “小人……小人……”谢明安平常就嘴笨内向,简直是被谢蓁这记吓破了胆儿,半天都憋不出一个字来。

    沈姨娘在旁陡的喝道,“你跟董姨娘偷情,当真是好大胆子!”

    谢明安划过一抹怔忪,又像是恍然,可悉数种种不寻常的神色全在垂头的瞬间敛了去。私通后宅是死罪,不,他是一时岔了路,绝不想就这么送了性命,那一瞬迸发的求生**,蓦地生出一计,再抬头时神情却变成了惶惑自责。

    “小姐冤枉,这诗是小人爱慕小姐所写,冒犯小姐罪该万死!”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