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落叶中文 -> 言情小说 -> 穿书女配生存手札

126.第 126 章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夜近深沉,一抹弯月叫乌云遮挡残影,暗色笼罩几乎伸手不见五指。城南一隅谢将军府中却是灯火通明,宛若白日,白幡灵堂,一片肃穆。

    谢文褚一身素缟跪在灵堂正中,正对着阮姨娘的牌位。经历过最初的伤心,如今满心余下的都是恨意,恨父亲恨谢蓁,也恨棺木里躺着的人,只差一步,为什么不肯为了她忍忍,难道除了父亲,就没有别个值得留恋。

    可现实就是给了她狠狠一耳光。

    有风灌入,灵堂白烛摇摇欲灭,照着谢文褚的脸庞明明灭灭,此刻嘴角却是牵起一抹诡异弧度。

    不,还有个怜她的,谢文褚思及那日遇着的人,心中大感安定熨帖。谢府既然无可眷恋,那就毁了罢,要不了几日,待那东西被发现便是谢氏一族的死期,谢文褚心中极是怨毒的想着。而她将会用另个身份重获新生,站上从不敢想的高度!

    突然而至的脚步声扰了灵堂清静,这时候该是不会有人来。谢文褚回眸在瞥见进入灵堂那人时骤然缩了瞳孔,当即起身喝道,“给我把人拦下,莫脏了我姨娘最后轮回!”

    谢蓁尚未踏入便听到这么一句,嘴角勾起一抹嗤嘲,虽是带笑,可笑意却不达眼底,反而声音寒彻,“谢文褚,枉谢家养育你十五载,没想到竟养出个吃里扒外的恶毒东西!”

    在灵堂里守着的丫鬟婆子本来就没个敢拦谢蓁,后者念着死者为大未作张扬,身后仅跟着寥寥几人。她此时走到谢文褚跟前,原本身形高挑差不离,却生生在气势上压了谢文褚一截,更遑论她身后跟着的戚妈妈和谢忱,分别是老夫人和老爷最倚重的人,瞧得底下人只觉得出了什么大事儿。

    阮姨娘的死是说陈年旧疾复发突然去的,可任谁想到府中方过完年就一连两桩白事,一个失足溺毙,一个旧疾复发而亡,怎么都能联想出点别的什么来,只不过没人敢在这时候嚼舌根罢。

    “谢蓁你果然就容不下我,除了我姨娘之后这就迫不及待要对我动手了!”谢文褚哭得久了声音饶是沙哑暗沉,如同纸页刮过难听,先是给谢蓁按下了恶名。

    谢蓁睨着她的目光里透着睥睨一切的冷淡嗤讽,“谢文褚少往你自个脸上贴金,也莫要装委屈,你那些个肮脏心思,谢文香谢文清才是最大受害的!你若能安安生生我便留你到出嫁,可谁知竟让你生了这样狠毒的胆子!”

    “你——你莫要血口喷人,她们明明都是被你害的!”谢文褚对于谢蓁突然来问罪心底莫名有些不安,可嘴上却是凌厉反击,乍一时竟闹了灵堂清静。

    谢蓁本就不愿在这地方同她闹,奈何事关重大牵连整个谢府真是一刻都不能忍,偏生这人审不清胡搅蛮缠顿时被耗尽了耐心。她冷哼一声,玉瓒当即奉上一只朱漆木盒。

    谢文褚死死凝着那只盒子,“怎么……”心中惊恐犹疑不定。

    “怎么你精心准备的罪证会出现在我手里?”谢蓁沉沉睨着她,真当是没想到她能狠绝到这份上,若这东西一出谢府满门问斩一个都跑不了,她难道将自己生死都置之度外,要拉着大家一块死?

    谢文褚脸色变了又变,终是肯定是谢蓁拿了她屋子里的,不禁一咬牙,扑身过去抢夺。

    谢蓁早有防备,一个闪身,身后谢忱一同,一个格挡竟是将谢文褚推得倒了数步,一下磕在了正熊熊烧着的火盆上,嗤啦一声,伴着痛苦惊叫,谢文褚额头已经被烫红一片血肉模糊。

    “啊——”谢文褚要起身却又不小心手碰着了火盆边缘,又是给烫了一记,手背上冒了水泡。

    饶是如此,也只有贴身侍候她的丫鬟过去扶,刚一扶起就听谢蓁慢慢悠悠启口,“这算不算是你坑害谢文清的报应?”

    谢文褚双目迸出怨毒精光,直射谢蓁,倒是半点不顾了,“你休要用这莫须有的罪名毒害我!”

    “莫须有?”谢蓁神色倏然一沉,连语气都凌厉几分,“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当自己有多高明,想拉着谢府陪葬?你就是死千百次都不足惜!”

    谢蓁将手中那木盒连同里面物件一起投掷进烧着冥纸的火盆中。那锁扣本来就是虚掩,扔进去的当口叩开缝隙,火舌卷入,霎时只见到乌丝卷起,最终化作灰烬。

    谢文褚被谢忱扣着,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计划成了泡影,奈何竟没一个人能瞧清楚木盒里是什么东西,独独知情的恐怕就谢忱和神色凝重的戚妈妈,他们知道了,那就等于父亲和祖母知道——

    她尚来不及布局就被这人捅破,几乎是前后脚的事情。谢文褚一下便清楚是谢蓁在自个身旁布了眼线,还是亲近的,登时一下将扶着她的丫鬟推开,看谁都可疑了起来。“谢蓁,你休要空口白话冤枉我!”

    她这是打定了主意不认,反正东西已经烧成灰烬,看过又如何,就是看着从自己房中搜出来的,她也咬定不知,谢蓁栽赃!

    谢蓁险些被气笑,蓦地出手扼住她的咽喉,凶狠异常,猛地一下将人拉近了火盆。谢文褚毫无招架反手的能力,火苗哧溜卷了一下,她垂下的一缕发丝尖儿被烧着,发出一股难闻焦味,“谢文褚除了这词儿有没有新意,我没那个耐心,倘若你不说,遭殃的就是你的头发而是你的脸了!”

    话落,又将人扯近了一寸,灼热扑面,竟生生逼出的一脑门的汗,连谢蓁自个靠近也觉着热,遑论被推抵着的谢文褚。

    后者一副你怎么敢的惊怒模样,偏生谢蓁就是敢。谢文褚此举当真是触到了她的底线!

    书里谢府满门抄斩缘由是什么不清,原主正是因此落了宋显珩手里削成人棍,还要眼睁睁目睹谢家覆灭,疼宠自己的父亲祖母人头落地,若是没有穿越以来这些日子她并未有那么深的羁绊,如今却是连想都不敢想,这些活生生的亲人会因为谢文褚而遭厄运。

    “到底是哪个指使你这么做的?你深夜出去见了谁?可是那人教你这么做!”谢蓁心里其实隐隐有猜想,光看谢文褚方才龙袍被烧都显得镇定异常模样,其中定然还有其他她不知道的猫腻,思及此,谢蓁手上不由加紧了力道,竟是克制不住满心的戾气。

    “蓁蓁——”谢元低沉的声音蓦然在灵堂外响起,携着外头风雨寒意。

    “父亲!”谢文褚挣扎着惊惶唤道。“父亲——咳救我,姐姐,姐姐是要杀了我!”

    谢蓁扼着她的力道依旧不松,大有即使谢元开口也不会轻易饶过的意味。

    谢元方从宫里回来,尚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此刻听到谢文褚叫嚷,眉眼微沉,再看大女儿一副不屑辩解模样,在谢文褚求救的目光中站在了谢蓁身旁将她的手拉了回来。

    “有事好好说。”

    谢蓁捏紧了收回的手,嘴角抿成一条直线,似有不悦。

    而谢文褚捂着脖子一阵难受干咳,思及父亲若是晚来一步,自己还不知会落何境地,那滚烫热度仿佛还停留脸颊烧灼,而额头上更是生疼一片,堪堪是在谢蓁手里吃了大苦头。而父亲来了就不同了,她看向谢蓁那不痛快神情,心底却是痛快至极,又是可怜唤了一声父亲。

    谢元却是摆了摆手,谢忱意会颔首,随即将守在灵堂里的人都清了出去,一时间仅余下父女几人与黑压沉肃的铁骑兵。

    “父亲——”谢文褚甚是不明地瞧着。

    谢元仿若未闻地伸手去摸谢蓁的脑袋却叫她躲闪过,眼底流露一丝无奈笑意,清楚女儿的别扭,“府里人心惶动,若是传出对你名声不好,何况——你不该沾这些。”

    那语调幽幽沉沉,听得谢文褚如坠冰窖,“父亲——!”

    “谢忱有的是刑讯的法子让他问就是。”谢元从未见过女儿如此模样,就像护食的小兽张牙舞爪,却在对视时瞧见了眼底那一抹脆弱,当即就心疼了,若是猜得没错,恐怕是他这二女儿做了什么好事。

    谢蓁直愣愣地站着,没想到谢老爹竟是这个意思,也是这副呆滞模样叫谢老爹摸了正着,那大掌宽厚温暖,一下叫她咧开了嘴,“爹,她在府里藏了龙袍,叫女儿烧了。”

    谢元瞳孔骤缩,蓦然移向同样震惊呆滞的谢文褚,火光映衬中那瞳孔里的黑色恍若要溢出来般,忽而古怪一笑,“因为你母亲因我而死?”

    谢文褚仓皇摇头,止不住落下眼泪来。“父亲,我没……”

    谢元扬手就是一记嘹亮耳光,“知女莫若父,你如何想的当真以为我不清楚。谢忱,此事交由你负责,定将那幕后之人审出。”

    谢文褚捂着火辣辣的半边脸,那惊恐之中已然染上怨色,谢蓁瞧见挑了挑眉,却是知道她再蹦跶不起来了,遂由着谢老爹牵着一道离开。

    “啊——”撕心裂肺的凄厉叫声回荡,仿佛一腔无法发泄的愤懑怨恨,短暂之后却是陷入了异常诡异的静默。

    灵堂白烛摇曳,少女冷汗淋漓地跪在地上,嘴上被塞了布条堵着,双手被木夹抽紧,喊叫无声仰着头生生扭曲了面庞。

    “谢二小姐可想说了,想说便点下头让属下知晓。”谢忱声音沉稳问道,有人已经递上了拔指甲的钳子,拿在手里意味明显。

    谢文褚狠狠瞪着,既是怨毒又是恐惧,耳畔忽然有温柔声音回荡,有娘亲的,还有自己爱慕那人的,交杂一起,生生咬住下唇,仿若痛觉不在。只消熬过去,熬过去那人定会来救自己的,届时整个将军府未必还能存在!这些践踏她的人都该去死!

    谢忱瞥过一眼,眉眼依旧沉色,如同没有情感的刑讯工具。钳子落下,葱白指尖霎时鲜血淋漓。“啊——!”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