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落叶中文 -> 都市小说 -> 带着游戏系统拯救明日方舟

第二十二章 吔颗源石提神醒脑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火在燃烧。

  一处,两处……像是夜晚的北极星一样耀眼,照亮了这黑暗的空间。远处白色的地平线已经变成了一条赤红的火线,不断跳动着的火蛇就像传说中的九尾狐一样妖娆。这里是瓦伦丁的精神空间,已经被火焰侵蚀了每一处黑暗。深蓝飞龙扇动着巨大的雷电翅膀在天空中飞翔着,巨大的眼睛瞪着下面愈发浓烈的火势,吼声愤怒异常。

  兵刃天使蹲在一具焦黑的尸体旁边,圣光围绕着他们,就像是一个金色的透明鸡蛋壳,将那些火焰和浓雾隔绝在外。那些闪耀着金光的武器被她组成了一张床铺,那具焦黑的尸体就躺在上面,浑身上下只有头上的角还算正常,依旧跟平常那样在光线下闪烁着深邃的蓝。

  “你闲的没事干了吃源石?!那玩意对我们都是毒药你不知道么!”

  裹挟着闪电的声音从天空上传出,回荡在瓦伦丁的精神空间里,气势丝毫不输地上燃烧着的火海。

  被烧得焦黑的尸体哼哼两声,声音细如蚊喃。

  “我哪知道这一次后果这么严重……”

  瓦伦丁的声音很轻,但是作为另一个他,深蓝飞龙听得到他在说什么。

  “下次好好用自己的电流治治脑袋!不然就连阿戈尔的狂信徒都会嫌弃你的智商!”

  深蓝飞龙很想现在就给瓦伦丁来一发雷电属性的灵魂洪流,但是某个奇怪的存在再一次降临到了这个世界,让他把心中的那股怒火给硬生生的压了下去。

  如果不是那个家伙……飞龙绝对不会乖乖地听从瓦伦丁的指挥。

  “所以上次在巴特摩尔我跟你说了那么多你就记住了吃掉的源石相对于普通的源石能在我这里换更多的能力这件事?”

  白发菲林出现在了瓦伦丁身边,语气无奈。他随手一挥,精神空间恢复了原貌,那场燃遍全境的大火就好像从没出现过一般,在他挥手的时候消失得无影无踪。

  手起火灭,干脆无比。

  就连空气中弥漫着的烟雾和令人厌恶的恶臭味也消失的干干净净。

  “啊感觉好多了。”

  已经恢复了原本模样的瓦伦丁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双手在自己身上摸来摸去,似乎在确定自己有没有少什么零件。

  “如果我不来你大概要躺个几天才能恢复。”

  “我有备用计划的,就怕这个。”瓦伦丁笑了笑。“这次任务我带了四支矿石病抑制剂出来,对于这种感染程度加重的情况很有用。”

  “如果我真的没来那姑娘估计会把自己的抑制剂也用在你身上,一共八支。”

  角徵羽抬起右手,掌心向上,一颗至纯源石出现在了他的手掌正中。那颗至纯源石有着琥珀一样干净纯正的暗橙色,核心有些发黑,仔细看的话还能看到它的核心在不断活动着,像是里面有一团极其微小的黑色风暴。

  “源石是天灾的产物,它就是天灾。”

  “我也没想到你这次这么不要命……”角徵羽将至纯源石向上抛起,然后将落下来的它紧紧握在手中。

  “上次你吃了多少?也就几颗的量。这次你直接塞了满满一嘴……要不是你支开了邢一凰,没让她看到你吃源石的样子,不然那姐姐怕不是会在你吃源石的一瞬间一拳到胃让你把昨晚吃的东西都吐出来。”

  “上次我觉就觉得吃了团火,虽然很难受一会就没事了,这次就想着多来一点……谁知道怎么痛苦啊。”

  瓦伦丁回想起刚才的事情仍心有余悸。

  在吃下源石的一瞬间,瓦伦丁的口腔就已经失去了感觉,没有感受到任何的不适,只是觉得这源石有些硬,还有点脆,像是在吃锅巴一样。

  在经过一阵咀嚼之后,瓦伦丁将已经被牙齿碾碎的源石咽进了肚子里,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他才感觉到了那天在巴特摩尔时的感觉,像是吃了一团火,整个胃都疼痛无比,不断地有东西在冲击他的食道,就像是没喝水直接吃了一大堆辣椒一样,除了疼痛只有想吐的感觉。

  再灌下一大瓶水之后,那股呕吐感才缓解了一些。就在他想要去召唤角徵羽的时候,瓦伦丁的意识突然消散,整个人摔倒在地上,被动的进入了精神空间。

  紧接着就被烧了,还差点被愤怒的飞龙给电了,也就兵刃天使对他好。

  不过飞龙的情绪瓦伦丁也是理解的。在进入精神空间里的一瞬间他只觉得在莱茵生命注射钥匙后的感觉又回来了,只不过这一次直接省略了肉体上的痛苦直接进入了折磨精神的环节,让他再一次享受到了那种无与伦比的疼痛,直到角徵羽的到来。

  “那一次我全程都在你身边,这一次你吃源石的时候我根本不在,完全救不到你好么?”

  角徵羽叹口气。

  “下次你再想这么做先提前通知我,我好赶来给你收尸……给你急救。”

  “……那我这次吃的源石能换什么能力?”

  瓦伦丁嘴角一抽,忽略了角徵羽的真心话,直接问交易。

  话音刚落,瓦伦丁的面前就出现了一个界面。熟悉的深蓝色主题,熟悉的界面布局,熟悉的游戏推荐内容,还有……

  那个绿色的标签。

  此刻瓦伦丁只觉得有数百名天使在他的周围咏唱着伊甸园中的天籁,一个胖胖的家伙穿着红色的长袍站在他的面前,那个人的后脑犹如太阳一般耀眼,却散发着轻柔却丝毫不刺眼的金色光芒,照亮了那人脸上的微笑。

  他就静静地站在那里,不言不语,只是微笑。那笑容好像拥有着魔力,让人难以移开视线,不由自主的移动着鼠标,点开那些带着绿色标签的游戏界面,将它们统统购买。你极为流畅的做出了这些动作,即便你的眼睛不在电脑屏幕上。当他消失后,你看着库里多出来的游戏和已经干瘪的钱包,没有一丝一毫的难过和悲伤,有的只是无以言语的喜悦。

  “Jesus……”

  瓦伦丁呆呆地看着面前的Sbeam界面,半晌才反应过来。

  “我知道你有选择困难症,特意根据地球上最具人气的电子游戏零售商的软件界面给你做了一个游戏能力选择界面。”

  角徵羽露出一个标志性的微笑。

  瓦伦丁觉得自己中了一个Debuff,每秒余额—100。

  “每周还有一个‘神秘游戏大奖’,你只需要花费很少的源石就能获得一个很强大的能力,而且持续时间是按天来计算的。”

  角徵羽滑动了一下界面,一个巨大的问号出现在了界面之上,问号的左上角还有一个无法拒绝小绿标。

  “-75%,地球上对男人最具诱惑力的存在之一,与性、枪、纸片人并列。”

  看着瓦伦丁已经冒绿光的眼睛,角徵羽脸上的笑容愈发浓厚。

  “当然,这个‘神秘游戏大奖’里的能力不固定,你可能得到的是你不想要的游戏能力,但是那个能力依旧能帮你摆脱困境。”

  “没有不合适的能力,只有不会用的玩家。”

  “这不就跟see ass go里面的开箱子一样么……”瓦伦丁觉得这个家伙的奸商程度又上了一个档次。

  但是他给出的东西却又让你无法拒绝……你只能一边骂一边掏钱,然后欢天喜地带着得到的游戏开启游乐之旅。

  “不一样,那个开箱子你基本上是血本无归,但是我这个绝对赚。”

  “你会有这么好心?”

  瓦伦丁微微低头,表情就像在看濒危动物。

  “我说了,你可能得不到你想要的能力,但是绝对会帮你摆脱困境。不过怎么个摆脱法……我就不清楚了,只有你买了之后才知道。”

  “我感觉里面有坑。”

  “这就是个坑。”

  角徵羽点点头,大言不惭地同意了瓦伦丁的评论。

  “但是我相信你会主动跳进这个坑里……除非这个东西对你不再拥有吸引力。”

  角徵羽指了指-75%。

  “好了好了!”瓦伦丁闭上眼,后退了几步,双手使劲挥舞着,似乎眼前的东西让他非常不适。

  “我现在不需要能力,这块源石先给你,等我有需要的时候再找你换能力。”

  “这是自然,我还能把源石还给你不成?”角徵羽手中的源石消失不见。

  “到我手里的钱就没有飞走的理由。”

  “你跟那个胖子还真像……”

  “不,我的钱可不是大风刮来的。”

  无话可说。

  瓦伦丁摊手,想要离开了。

  “等等,先别走。”角徵羽拉住了他的肩膀。

  “干啥?”

  “这个商店里的货物可不止超能力,还有其他的东西,你不想了解一下么?”角徵羽的耳朵动了动,脸上的笑容在瓦伦丁眼里变得愈发危险,像是扭曲的深渊。

  “还有什么?”

  但是瓦伦丁不觉得这个人工智能有什么东西能让他把钱全部掏出来……更重要的是这个家伙现在只收源石,龙门币都不要了。

  他哪来的那么多源石去消费?

  角徵羽没说话,只是抬手一划。瓦伦丁顺着对方的手看过去,在看到界面上的那些字和预览图的时候,他揉了揉眼。

  “认真的?”

  “认真的。”

  现在的商店界面售卖的不是各种各样的能力,而是来自于地球的各种物品。小到生活用品,大到交通工具,应有尽有。

  “不是这些玩意我在泰拉世界都能买到干嘛要来你这买?”

  瓦伦丁觉得这个家伙CPU该清清灰了。

  “是这样没错,不过如果你有机会得到很多源石可以挥霍的话,你就可以来这里买一点故乡的东西,给你寻找一处心里的慰藉。”

  角徵羽点开几个Made in china的界面,然后又关上。

  “而且你知道,在泰拉世界,枪,或者铳,很贵。”

  “因为独特的利用源石技艺击发子弹的设计方式,泰拉世界的动能武器我统一称为铳,地球上的就是枪。”

  他解释了一下枪和铳的区别。

  “但是在我这里……”

  角徵羽点了一下界面上的“武器”按钮。

  “很便宜。”

  看着上面各式各样的武器,瓦伦丁像木头一样愣在那里,浑身上下只有眼球还在运动着,不停地扫视着商店界面上的武器介绍。

  “HK、AI、干预者、格洛克、巴雷特、IWI……”无数耳熟能详的轻兵器厂家在他的眼前划过,一支又一支的枪械出现在商店界面上,瓦伦丁只觉得自己心跳蹦得都快跳出嗓子眼了,那些枪支的图片就像一个又一个的绝色美女,从萝莉到人妻,从钢板到坦克,都挂在上面明码标价,等着他的临幸。

  没人不喜欢枪,更不要说是真铁。

  “你的想法很危险……”

  角徵羽提醒了他一句。

  “没关系,反正这个世界没有FBI,也没有人来读我的心。”瓦伦丁接过兵刃天使递过来的纸,擦了擦流出来的口水。

  “不过这些东西都是要源石的吧?”

  “对。”

  瓦伦丁瞪了角徵羽一眼:“我买个能力都特意跑到切城废墟来吃源石,你觉得我进了龙门之后能获得多少源石?”

  “你一会醒了可以再吃一口,不过在那之前你要面对邢一凰的怒火,以及整合运动无处不在的巡逻队。”

  “……”

  一想到刚才的那股痛苦瓦伦丁就发憷,他使劲摇了摇头,表示自己绝不会吃第三口源石。

  “你以前还说过以后绝对不喝醉呐,结果呢?”

  角徵羽捏了捏瓦伦丁通红的脸颊,左手拿出一把手枪递给他。

  “这是?”瓦伦丁看了眼面前的菲林,从他的手中接过手枪。

  这把手枪瓦伦丁认识,HK家的女儿,名字是USP Match比赛手枪,大概有25cm长,算是比较大的手枪了。整把枪棱角分明,不算圆润,很符合瓦伦丁的审美。这把USP的套筒跟其他版本的USP不同,整体呈银白色。瓦伦丁掂了掂,比想象中要重一些,应该是套筒被换成了不锈钢的缘故。这把比赛手枪的前方加装了延长枪管和枪口制退器,枪口还有Match的花体英文装饰,也是跟普通USP差距最大地方。

  在接过这把枪的同时,瓦伦丁脑海里突然多出来一段记忆。记忆中一个成年男性正拿着这把手枪讲解射击的要领和维护的注意事项,后面还有他射击手枪和拆装手枪的过程。

  “一把地球的手枪,附赠使用说明书,直接刻到你脑子里的那种。”

  角徵羽拍了拍还在发呆的瓦伦丁。

  “就当是软件升级给用户的见面礼。一会等你回到现实世界里你就能看到身上多了个腋下枪套,还有个背包,包里是一百发.45ACP手枪弹。”

  “男人的第一把枪就该是HK公司的女儿。或许比较娇气,不像格洛克家的女儿那么耐用,但是绝对能满足拥有者的虚荣心和审美,实力也够强,毕竟是比赛手枪。”

  “好好待她。”

  听着角徵羽跟卖女儿似的话语,瓦伦丁看着手里的手枪,把兵刃天使叫了过来。

  “在武器环里给这把枪挤个位置出来。”瓦伦丁把枪递给面前的圣光拉斐尔,同时把枪套和背包也放在了她的手上。

  “还有这些东西……你别那么看我,我知道一堆冷兵器里出来一把枪一个包看起来很碍眼,但是我总不能带着武器进龙门吧?我现在又不是罗德岛的干员,就是一个乌萨斯难民而已。”

  最后瓦伦丁花了几分钟时间才说服这个爱美的姑娘把手枪放进她背后的武器环里,只不过是在环最下方的位置,背包也是,因为这样从正面来看根本看不出违和感。至于把枪放在圣光拉斐尔身上,瓦伦丁想都没想。

  除非他什么时候能从角徵羽那买齐了一套军品和武器再说。让穿着白色长袍的兵刃天使带着一把手枪,比把手枪放在背后的武器环上看起来还要违和。

  “现在你该醒了。在醒来之前,想想怎么跟邢一凰解释吧。”

  角徵羽一脸幸灾乐祸,身影如同瓦伦丁的意识一样渐渐消散。很快,整个精神空间里只剩下在天空中翱翔的飞龙和在商店界面前看着武器发呆的兵刃天使。

  “要买武器吗姑娘?”

  角徵羽突然又冒了出来。

  圣光拉斐尔摇摇头。她知道这个奇怪的菲林在说什么,但是她没有源石。

  “你可以让那瓦伦丁给你买,你不觉得现在一堆冷兵器里面冒出来一把手枪很不舒服吗?”

  圣光拉斐尔点点头。

  “而且如果你拥有了足够多的枪械,你完全可以把这些枪械堆起来组成一个翅膀,跟冷兵器组成一对,多帅气啊是不是?”

  “我知道你没有源石,而且只是一个灵魂。不过嘛……”角徵羽诡异一笑。

  “你的本体可以获得源石不是么?”

  圣光拉斐尔一怔,摇摇头表示她听不懂角徵羽在说什么。

  “萨科塔人是泰拉世界最神奇的物种,他们自称能够跟神沟通,在精神世界里与魔鬼战斗……”角徵羽围绕着圣光拉斐尔慢悠悠地踱着步,讲述着萨卡塔人的隐秘。

  “甚至能够交换、赐予灵魂,其中,以四个人的灵魂最为特殊。”

  “米迦勒、加百列、乌列尔……还有你,拉斐尔。”

  角徵羽停在了她的面前。

  “虽然听起来很不科学,但是当这些东西跟灵魂牵扯起来的时候,科不科学就没有讨论的必要了。”

  “魔法也是一种科学。”

  “我明白这一点。”圣光拉斐尔说话了,语气淡然。

  “所以你可以在以后出任务的时候帮助瓦伦丁多拿一些源石来嘛,你帮了他,也是帮了我,也是帮了你自己。”

  “你不想有一对用各种武器摆出来的羽翼吗?左边冷兵器右边热兵器,想想就很帅啊!”

  角徵羽双手握拳,语气激动。

  “呃……”拉斐尔似乎没想到这个跟神一般的存在这么的爱财,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萨科塔人在血缘上应该是跟‘人类’最近的亚人种了吧。对了这里的‘人类’不是说此刻泰拉世界的人类。”

  看着有些不解的拉斐尔,角徵羽又重复了一遍“人类”这个词语,同时双手举起放在大脑两侧,做出一个双引号的手势。

  “作为继承了‘拉斐尔’之名的你,应该更容易理解我说的‘人类’是什么存在。”

  “所以?”

  “所以你们继承了‘人类’刻在骨子里的暴力。论战争,泰拉世界其他国家还真的不够看。”

  “所以??”拉斐尔又重复了一遍。

  “所以你不想拥有这些武器么!来自另一个世界的GUN!手枪冲锋枪突击步枪狙击步枪射手步枪轻机枪重机枪应有尽有,绝对超乎你的想象!”

  “我甚至能给你一些理念超前的未完成枪械!”

  “不过你还不满足我还能搞到装甲车坦克导弹战斗机洲际导弹!”

  “你难道不想要吗?不想吗?不想吗?!”

  看着面前进入了狂热推销模式的角徵羽,拉斐尔觉得她该更新一下自己脑子里老旧的对神级存在的认识了。

  比如面前这个完全可以被称为神的家伙,能够变出来任何东西、制造灵魂肉体的‘神’……

  他唯一的兴趣好像就是钱?

  难以置信。

  “恩……”拉斐尔摩挲着下巴似乎在思考着什么,她头顶上的光环一闪一闪的,像是在不停切换照明倍数的手电筒。

  “我确实很想要,但是我觉得要买下这些武器,得花不少源石吧?”

  她指了指界面上的一把武器。

  那是一把雷明顿公司的突击步枪,ACR,标价一颗粗制源石。

  “才一颗,很便宜不是么?”

  确实是很便宜,当然是相对于泰拉世界的铳来说的。如果拉斐尔知道那把枪在地球上的价格的话,绝对会骂角徵羽是个奸商。

  “罗德岛有规定,我们在出任务时不能将未处理过的源石带回基地。”

  就这一条,堵死了她帮助瓦伦丁收集源石的路。如果他们一起出任务的话,瓦伦丁自己就能收集源石,也用不到她。

  “哦,当然,如果你愿意直接把这些武器卖给我的话,我会很愿意收集那些亮晶晶的小玩意的。”

  拉斐尔又提出了一个方案。

  “那些东西我只能交给瓦伦丁,不能给其他任何人。”角徵羽摇摇头。

  “我在这个世界的代理人就他一个。”

  “好吧。”拉斐尔耸耸肩。

  “再见。”

  “再见。”

  ————————泰拉世界只有两个吃源石的奇葩————————

  如果不是亲眼看到,邢一凰绝对不会相信这个世界会有人吃源石,还是纯天然没有加工过的那种。

  瓦伦丁躺在地上,面如死灰,嘴角还沾有暗橙色的源石碎屑。邢一凰跪在他的身旁,紧咬嘴唇,握住矿石病抑制剂的手满是汗水。

  今早罗德岛的资深干员离开岛后,瓦伦丁就拉着她前往行动部去领行动补给了,在路上将实情的来龙去脉说了一遍。昨晚在安顿好乌萨斯三熊后,他没有立刻回到公寓,而是给凯尔希打了个电话,表示自己想要加入这场龙门的任务。具体怎么说的邢一凰不清楚,但是最后凯尔希同意了瓦伦丁的请求,并且给了他一份清单,让他去领取行动补给。

  为了这次行动,瓦伦丁还特意剪掉了自己有些长的头发,整体看起来更像是一名男性了。

  在领取了行动补给后,瓦伦丁就带着她离开了罗德岛基地,步行前往龙门。在这次任务中他们要装扮成切城的难民,混入龙门城内,在龙门的贫民窟去搜集跟整合运动有关的情报。

  鱼龙混杂的贫民窟,里面总会流传着各种各样的情报,至于真和假,就要看他们的判断了。

  在快要到达龙门的时候,瓦伦丁却突然转了个弯来到这块从切城主体分离的城区内——每个移动城市都有数个小的源石核心,为了就是在极端情况下可以分解成数块小的城区,提高生存率。

  很遗憾,这座城市已经被天灾砸成了废墟,如果不是它的源石核心还算靠谱,它也会跟切城主体一样在停留在天灾的乌云下,而不会跑这么远。

  虽然瓦伦丁并没有告知邢一凰为何要来到这里,不过作为他的追随者,邢一凰对瓦伦丁一直都是抱有最大的信任。

  然后就在她出去确定周围是否安全后回来这个家伙就生吞源石了。

  还用手机留下了一则很简短消息:

  五分钟,抑制剂。

  邢一凰只觉得耳边不断的嗡嗡响,大脑一阵震颤,站都站不稳。在心态平复之后,她就拿出了矿石病抑制剂放在手边,看着时间准备注射。

  八支全部拿出来了。

  算算时间,现在已经过去了三分钟,距离瓦伦丁所留下的五分钟还有一段时间。邢一凰已经将注射器对准了瓦伦丁的脖子。

  她在思考要不要注射。

  对于瓦伦丁的命令,邢一凰一直是坚决执行,一分一秒丝毫不差。但是当命令关乎到瓦伦丁的生命时,邢一凰还是慌了。

  她做了个深呼吸,平复了一下自己又躁动起来的内心。瓦伦丁的袖口已经被打湿了,上面全是邢一凰留下的汗水。

  邢一凰将注射器的针头对准了瓦伦丁脖子上的动脉,动作缓慢。

  她不想让瓦伦丁死在这里。

  就在邢一凰准备把针头扎进去的时候,瓦伦丁醒了。

  紧接着他就看到了咬着嘴唇一脸痛苦的邢一凰以及即将要扎到自己脖子的注射器。

  ……

  十分钟后。

  瓦伦丁坐在邢一凰的身边,脸上还有个巴掌印。邢一凰一脸冷漠的收拾好东西,站起身。

  “该走了。”

  “哦哦。”瓦伦丁应和着,站起来跟在她的身后。此时的邢一凰就是一头母暴龙,瓦伦丁完全不敢有任何的意见。他看了身后那块源石丛一眼,快步跟上邢一凰的脚步。

  其实他想再来一口的……

  毕竟角徵羽在这,不会像第一口那样痛苦。

  ————————作死小能手————————

  三分钟后。

  一个灰色的身影出现在了瓦伦丁刚刚停留过的地方。她摘下了兜帽,露出灰白色的头发和一对小小的三角耳朵。

  在对周围的环境进行简单的侦查后,她拿出了手机,直接摁下了接听键。

  “这里是清道夫。”

  一阵沙沙声过后,手机里传来一个冰冷的声音。

  “凯尔希。”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