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落叶中文 -> 都市小说 -> 带着游戏系统拯救明日方舟

第五十一章 龙、兔子、大懒猫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这里是龙门,炎国对外开放的窗口,全世界最繁荣的城邦之一。
在这座城市,你能找到任何你想要的东西,无论黑白,无论正邪。贫民窟五光十色的霓虹灯下闪烁着的是肆意挥洒生命和时间的快活和欢笑,掩盖住了黑暗中的罪恶与疯狂。遥远的大楼大厦之中你能找到十全十美的设计和品味,只属于人上人的欢乐和欲望。在这座城市,白天你可以身着体面的西服佩戴好除了奢华之外毫无特色的手表与配饰与那些权贵们一起聊天,品尝成箱的龙门币换来的酒精和刺激;当然,晚上你也可以换上一身缀满钉子和裂口的皮衣去贫民窟跟那些小混混们鬼混,去红灯区大把大把的撒钱享受底层民众的恭维和他们眼中的嫉妒。如果想来一点刺激的话,那些黑帮成员会为你提供全套的抢劫犯罪服务,将脱得精光的你扔进下水道去跟老鼠和鲶鱼陪伴。不用担心自己的生命安全,只要钱足够,总会有一家快递公司在凌晨到来之前将你安全体面的送回酒店,让你继续在龙门自由的一天。
这是一个拥有够强的执法队伍却能让你几乎寻找到一切的自由城市,无论多么荒诞。只要将那些东西都掩盖在黑暗中,没人会去找你的麻烦。自由包容开放并不是口头上的说说的而已,即便是现在,龙门依然将这三个词语表达的淋漓尽职。
一把斧头击碎了贫民窟一家店铺的橱柜玻璃,穿着白色制服的人们高声欢呼着冲进了店铺去实行名为“自由”的意志,没有人去阻挡他们,因为那些围观的人正在做着相同的事,大肆破坏着贫民窟的一切。一些普通人被这些“自由”的民众驱赶到了一起,他们颤抖着身体跪在中央,面前是跟那些恶鬼一样刺眼的白色制服。有的人屈服了,换上了那些衣服,加入进了宣泄欲望的队伍之中;有的人跪在地上,腰挺得笔直,眼睛没有看那些家伙一眼。最终,几乎所有的人都换上了白色的皮,成为了这场自由浪潮的一部分,将龙门的口号贯彻到底。而那些拒绝加入的人们,他们的倔强高傲的眼神失去了光彩,却始终盯着天空。
没有人知道整合运动是什么时候打进来的,没有人知道龙门贫民窟究竟有多少人是他们的卧底,没有人知道他们在贫民窟大肆破坏的时候近卫局的干员们在哪。
他们只清楚一件事。
这座城市叫龙门,感染者们将会接管这座城市。
为了真正的自由,包容,开放。
————————谁能告诉我整合是怎么打到上城区的?————————
龙门贫民窟,夜烟的小楼。
作为周围建筑物中最显眼的二层小楼,邢一凰她们很早就受到了整合运动的骚扰。在瓦伦丁离开后没几天陈警官就上门来催促这个近卫局新进干员赶紧到岗干活,结果的得到的却是瓦伦丁早已离开龙门的消息。
“你说瓦伦丁已经离开了龙门?”
听到这个消息的陈看着面前跟平常的自己差不多一样严肃的邢一凰深深地皱起了眉头。
她当然不是在想自己是不是跟邢一凰有什么血缘关系,而是在头疼瓦伦丁的事。
是的,瓦伦丁很强,不仅仅是情报中说明的他在切尔诺伯格黑帮战争中的实力,还有他这几个周在龙门贫民窟的表现。或许看起来并不像传闻中的那么变态,但也足够引起龙门近卫局的重视。因此,魏彦吾并没有给这个家伙一个正常点的报酬,而是选择让他直接成为自己手下的一名公务员。
看起来很美好,近卫局干员工作稳定工资丰厚,还有一栋靠近下城区近卫局总部的房子,交通便利,门口就有公交车直达上城区的近卫局总部,这样就算是瓦伦丁想去上城区工作也没问题。但是只要细细思索,任何人都能想到这个外表风光的工作后面的用意。
监视,控制。
龙门还是对瓦伦丁不放心,所以才会给他一个近卫局干员的工作,让他在龙门的执法部队眼皮子底下生活,免得再出什么幺蛾子。
灯下黑是不存在的,因为“赤”警司内鬼事件陈再一次加强了对下城区干员们的监视,从根本上掐断了近卫局内部腐败的源头。如果瓦伦丁加入进来的话,肯定也要受到一样的对待。至于加入上城区近卫局……
魏彦吾不会容忍自己手边就有罪恶存在。
一切都很美好,只是到最后实行阶段的时候出了岔子。
瓦伦丁放了龙门近卫局的鸽子,一个人跑路了,还把自己的女朋友留在了龙门,陈都没想到会是这种结果。
陈:我感到迷惑。
“他还会回来么?”
在听到瓦伦丁跑路的一瞬间陈的脑海里就出现了数十种应对方案,但目前还是需要了解一下相关信息的。
毕竟她可不知道瓦伦丁出城究竟是为了什么,跟整合运动那些家伙有没有关系。
“当然会回来。”
邢一凰给出了一个确定的答复。
“而且,陈警官不用担心瓦伦丁会跟整合运动扯上关系。作为切尔诺伯格的幸存者,他比任何一个龙门人都要恨整合运动。”
这倒是事实,近卫局的情报中也提到了瓦伦丁与整合运动之间的战斗,而且他们还推测瓦伦丁很有可能跟塔露拉交过手,这也是为什么陈这么希望他能够加入下城区近卫局的原因。
“那么邢小姐,你能告诉我瓦伦丁出城的目的是什么吗?”
“呃……”
在这个问题上邢一凰难得的做出了迟疑的反应。
“也许是想观赏春天到来时的荒野风景。”
然后她一脸正经的给出了一个毫不正经的回答。
陈一直垂在身后的尾巴跳了跳,握住赤霄的手微微颤抖。
本来面对如此可笑的回答陈是一点都不会信的,但是一想到那个奇葩的瓦伊凡人,陈突然觉得他莫名其妙出城还真就是为了看风景。
想一想瓦伦丁在龙门贫民窟做过的那些事:拿着消防斧莫名其妙的恐吓暗锁最后两人却成为了朋友;在接到近卫局的任务后安静了好几天突然就跟疯子一样用手铳灭了几十名帮派成员;穿着女装在贫民窟四处转悠美其名曰是打探情报以至于自己的探子流了好几天的鼻血;没有按照名单上的顺序来直接去暗杀了最终大BOSS还跟鼠王搭上了线,背后还有一个神奇的盗圣帮他寻找黑蛟的犯罪证据……
还有那天她来找瓦伦丁时这个混蛋是穿着女装开的门,而且根据当时的情况来看,瓦伦丁绝对不是想像平常一样以女装作为伪装去贫民窟打探情报,而是真的是在自己家里体验女装的快乐。
最后出现在陈脑海里的,是那天在近卫局审问室里瓦伦丁抱着她的大腿一把鼻涕一把泪乞求她把手铳还给自己的糟糕模样。
陈做了个深呼吸,压下自己想要拔出赤霄砍点什么东西的冲动,睁开眼睛看着面前的邢一凰,神情严肃。
“一周之内,我要让瓦伦丁去近卫局报道,上城区下城区都行。如果这一周的时间他还是没出现的话,那就很抱歉邢小姐,我只能请您离开龙门,同时剥夺您和瓦伦丁在龙门的公民权。”
“这不是玩笑。”
陈下达了最后警告,离开了贫民窟。邢一凰看着远去的窈窕背影,关上了门。
那之后的几天邢一凰再次回归了正常生活,每天就是看看书做做运动研究研究菜谱什么的,过的自在快活。龙门给瓦伦丁提供了工作岗位可没有给她一个工作的机会,邢一凰也只好待在家里接替瓦伦丁成为了夜烟的小白鼠。
至于那个他们的新家邢一凰是没去过,也没必要去。他们终究是罗德岛的干员,住的地方也在罗德岛,这个房子除了看之外也没其他用处。或许,在自己的和瓦伦丁的真实身份被揭穿后龙门就会回收那栋房屋的所有权,到时候再搬出来也是个麻烦事,不如就放在那不管。
但是悠闲的时光总是不长久的,在陈打扰了她的生活之后,整合运动又对龙门下手了。那一天早上,邢一凰刚起床就听见了剧烈的爆炸声,不久窗外就到处充斥着喊叫声和怒吼声,空气中也弥漫着一股浓厚的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燃烧的臭味,其中还包裹着淡淡的血腥气息。
作为一名曾经的猎人,邢一凰对鲜血和危险是极为敏感的,而在战场中央,危险的到来总是会超过人的感觉。她伸出手拨开厚厚的窗帘露出一条缝,看到的却是如同切尔诺伯格陷落那天的混乱景象,以及……
一块朝窗口飞来的砖头。
那一天,几乎半个贫民窟都听到了一头黑龙的咆哮,邢一凰再次回到了切尔诺伯格的战场。
————————贫民窟陷落————————
“这是我能找到的所有食物了,水只有几瓶,加上本来就有的食物应该够我们生活两天的了。”
暗锁将背包放在地上,打开了拉链,将她刚刚找到的食物和水放进了冰箱里。龙门贫民窟的沦陷速度超乎想象,那天邢一凰醒来时整个贫民窟就乱成了一团,外面的喊叫声打砸声不绝于耳,里面甚至还夹杂着许多的龙门话,看起来就像整个龙门贫民窟都成了内鬼一样。
在将夜烟和暗锁叫醒之后邢一凰就带着这俩姑娘打开房门准备突围了,一堆白色浪潮中突然出现了几个穿着其他衣服的人自然是极为显眼,邢一凰一行人也遭到了整合运动的猛烈进攻。但是得益于邢一凰三人都不是省油的灯,对面那些整合运动也没有想要跟她们死耗的意思,这支奇怪的队伍很快就到达了龙门城门,但是她们并有如愿以偿逃离这里,因为龙门近卫局封锁了城门。
城门附近的区域并不属于贫民窟,整合运动并没有攻陷这里,所以仍属于近卫局占领的区域。在得到无法离开的答复之后,邢一凰只好再次回到她们的住所,开始了全境封锁的生活。
当然,邢一凰有更好的出路,至于为什么会选择是下下策的回去,就是因为在龙门城门口接到的一个电话。
那是凯尔希打来的,目的就是让邢一凰执行下一阶段的任务。
在未来数天后帮助龙门近卫局清除贫民窟的整合运动,同时在这段时间内搞到整合运动在贫民窟的兵力分布等情报。如果发现有整合运动干部进入龙门,第一时间向罗德岛汇报。作为罗德岛的干员,邢一凰自然是没有拒绝的理由,不过她也是向身边的两位姑娘说明了情况,并且成功的帮助瓦伦丁将她们“绑”进了罗德岛。
“邢小姐,老大有消息没?”
在收拾好冰箱里的食物后,暗锁关上冰箱门,走到邢一凰的身旁加入了加固窗户的工作。作为一名小贼,暗锁还是很关心这个给了她一份正经工作的上司。那身衣服她至今都还好好的保存在衣柜里,除了第一天之外她一次都没穿过。
不过那双丝袜瓦伦丁倒是穿过几次。
“没有。”
邢一凰将一块木板钉在窗户上,回答就跟她锤钉子的动作一样简洁有力。
“嘛……他会不会遇到危险了啊。”
暗锁扶住木板,头顶的耳朵晃了晃。
“不会。”
危险?那个家伙就算遇到危险也死不了,皮糙肉厚的很,命就跟D32钢一样硬。
“总感觉邢小姐对老大很不关心的样子啊……”
暗锁小声嘟囔了一句,递给邢一凰几根钉子。这些木板对于整合运动术士的进攻实际上没有什么用处,但还是能挡下石头砖块什么的,聊胜于无。现在这片贫民窟已经比早上要安静了许多,那些整合运动士兵已经在一些重要位置搭建起了简陋的据点,大部分继续朝着上城区前进,几乎没有什么人将目光放在贫民窟里了。整体上来看现在的贫民窟就像是被封锁后的塔科夫市,除了一些拾荒者流浪者之外没其他人了,相较于其他地方这里还算安全。
毕竟要想尽快摧毁龙门就得去占领上城区,而上城区又岂能是那么好打下来的?整合运动必须集中兵力,贫民窟里除了一些必要的士兵之外基本上没有人员活动了。
至于那些神出鬼没的整合运动干部,他们可没空管一栋装潢有些特殊的建筑物。
“保护好自己就是对他最大的关心。”
邢一凰没有停下手中的工作,接过暗锁递来的钉子将它砸进了墙中。
“保护好自己就是对他最大的关心……”
暗锁复述了一遍,挠了挠耳朵表示不解。
“对热恋中的两人来说,对方就是自己心中最重要的存在,也是最在乎的存在。在这种心境下,自己受一点苦倒是没什么,如果对方不小心收了伤,自己心里怕是跟刀划一样疼啊喵~”
化为猫型趴在冰箱上面打盹的夜烟睁开了眼睛,金色的瞳孔盯着身边漂浮着一堆小问号的暗锁,抬起自己的尾巴狠狠地伸了个懒腰。
在早上回来后她就变成了猫去补觉了,没有表现出一点的慌张,就连摸鱼都是这么的光明正大。
但是暗锁并不想让她就这么懒下去。
就在夜烟解释完的一瞬间,一个黑色的钩子出现在了她的视野中,那正是暗锁用来跑路绑人的工具。但是对于一只猫而言,暗锁这只小兔子的动作确实是太慢了些,夜烟只是轻轻一跃就躲过了暗锁的进攻,整个人啊不整只猫轻飘飘的就落到了冰箱前的桌子上,起跳的动作优雅的像是维多利亚的纯血贵族猫一样。
不过夜烟确实是来自维多利亚,她也曾跟暗锁说过自己祖上是名声显赫的贵族,至于话里有多少水分就不清楚了,只有夜烟自己一个人知道。
“别偷懒啊喂!赶紧过来帮忙!”
暗锁没有停下手头的动作,拉回钩子在手里甩动着,瞄准夜烟又扔了出去。
“我是夜行动物你又不是不知道!白天根本没力气干活喵!”
夜烟又是一个跳跃躲开了钩子,声音理直气壮。
“你这不跳的挺有力气的么!”
“还不是你逼得喵!”
邢一凰看着面前在厨房里上窜下跳的兔子和猫,面无表情的拿起工具走向下一个窗口。
她早就已经习惯了,从一开始的瓦伦丁,到后来的瓦伦丁和拉斐尔,再到现在的夜烟和暗锁。
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我只是觉得他们吵闹.jpg
每个人都是活宝,除了她自己。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