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落叶中文 -> 都市小说 -> 带着游戏系统拯救明日方舟

第三章 天真纯洁的狐耳娘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就跟黑与白,阴与阳一样,这世间的一切事物皆有两面性,包括正义与邪恶,战争与和平。
但亚大陆上的人类诸国早在数百年前就结成了联盟,人与人之间的战争也随之变成了历史,世界就此迎来了第一次失衡。
为了继续维持亚大陆的正常发展,瓦伦丁这个管理员就加强了一种为“魔物”的生命,转移了人类内部的矛盾,将可能的混乱掐死在萌芽中。
而这只蹦出来偷袭瓦伦丁的家伙,就属于他当时创造出来的魔物种族,灵魂是由元素和杂质组成的东西,没有理智,人人得而诛之。
这片草地距离森林边缘不算太远,虽有魔物出没但等级都不高,一般的冒险者也能应付。于是瓦伦丁就没想着出手,想给狐耳娘一个“美人救正太”的好机会。
但谁知道,那团黑色不是被戏称为“冒险者RBQ”的低级魔物,而是一只危险的中级魔物。
一个黑影从灌木丛中窜出,速度快得如离弦的箭,却并没有冲向躺在地上的瓦伦丁,而是跳到了半空中,给了对方看清自己的机会。
也就是在这时,瓦伦丁才发现这并不是什么低级的史莱姆,而是一只长着两个脑袋的狼。
中级魔物,双头狼。
双头狼长得跟普通的狼没什么两样,只是有两个脑袋。但它能够在进攻时瞬间分成两头狼冲向猎物,给对方造成双倍压力,速度也比普通的狼要快,因此在“魔物手册”中得到了中级魔物的评级。
就像手册中说的那样,这头魔物在跃到半空后突然就分成了两头狼,一只冲向草地上的瓦伦丁,一只冲向不远处朝这里跑来的狐耳娘。
长了两个脑袋就得吃两份饭,只杀一头猎物可不是双头狼的风格。
庞大的狼自天而降,遮住了太阳撒下来的光,让瓦伦丁的眼睛一时间有些不太适应,只能看到一团漆黑的影子。
虽然那头狼还没将它的爪子摁在他的脸上,但瓦伦丁仍然闻到了一股腥臭气息,令人作呕。
这股难闻的味道几乎是所有魔物共有的特征,也是当初他特意加上去的,就是为了让人类对这种存在产生最大的厌恶。
“小心!”
狐耳娘的声音自不远处传来,紧接着便是一阵刺耳的爆鸣声,夹杂着魔物的呼号。
瓦伦丁对这声音很熟悉,是剑气爆发的声响。
虽然双头狼能力很强速度也很快,但生理耐性就跟普通的狼一样,不然也不会只分在“中级魔物”里面了。
看来那个小狐狸已经解决了眼前的威胁了啊……
根据剑气的声音来判断,实力似乎还挺强?
不错。
狼的爪子距离瓦伦丁仅剩下了十多公分的距离,那股难闻的臭味几乎要实质化了。
但他却仍然躺在草地上,思考着接下来要怎么泡到这只小狐狸,似乎完全没把眼前的危险当回事,只是缓缓抬起双手。
“呜……”
嘭!
黑狼张开的巨口没有吞掉瓦伦丁的脑袋,它的爪子狠狠地撞击在少年的身体上,却如同撞上了一块钢板一般,只划开了对方的衣服。
瓦伦丁的双手紧紧握住狼的下巴和鼻子,尖牙从手指缝隙穿过,没有受到一点伤。
少年就像神话故事中的大力士参孙一样禁锢住了猛兽丑陋的大嘴,紧接着……
用力一掰!
黑狼瞬间就被撕成了两半,仿佛它庞大的身体就跟纸一般脆弱。
深红色的血液如雨般淋在了瓦伦丁的脸上,映在狐耳娘的眼睛里,让她握住打刀的手松了几分,面部表情也从焦急变成了诧异。
这个人类少年……
力气怎么这么大?
还是说他是高山族人,天生神力?
但高山族人不从小都是大块头吗……
无数疑问出现在少女的小脑袋里,而这些问题的答案只有眼前这位奇怪的少年才能解答。
瓦伦丁将狼的尸体扔到一边,随手抹了把自己的脸,从草地上爬起来伸了个懒腰,同时对少女扯出一个微笑。
“你好。”
声音听起来有些冷淡,笑容也很敷衍。
“你好……”
狐耳娘艰难地露出一个笑容,收刀回鞘。
简单的问候后,瓦伦丁没有再想着撩妹了,而是蹲下身开始处理狼的尸体。
他将绑在大腿外侧的匕首抽出,用力扎在尸体上,剥皮的动作熟练麻利,似乎经常做这种事。
双头狼的尸体并非只有一具,如果分身的时候击杀它,冒险者将会获得两只尸体。
不过这样的话其身上的魔法素材会降低一个档次。
瓦伦丁不在意这些素材能卖多少钱,他只是在做好一个冒险家该做的事。
扮演角色,融入角色,体会更多的乐趣。
“那个,需要帮忙吗?”
看到正在忙活的瓦伦丁,狐耳少女犹豫了一下,还是选择上前表达出自己的友善。
虽然出发前家里的长辈一直告诉她外面的人类都不安好心,只想着怎么把年轻的狐耳娘骗上bed,但她还是选择了相信世上好人多。
“帮忙?”
瓦伦丁“诧异”地看了眼蹲在身旁的少女,也就是在此时他才看清了对方的模样。
如蚕丝般柔顺美丽的银色长发,头顶的大耳朵毛茸茸的,看起来很暖和。少女的脸型很完美,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都非常漂亮,尤其是那双眼眸,是罕见的异色瞳,一只紫一只红,大大的眼睛里闪烁着明亮的光,看起来像是个孩子一般,天真可爱。
我一晚上能骗她四次。
这是瓦伦丁在看清那张脸后产生的第一个想法。
不过真要骗那也得等到以后,现在还是得做好冒险者的人设。
他抬起下巴朝女孩的身后撅了噘嘴,开口说道:
“那你应该会生火吧?”
少女扭过头,发现不远处的草地上摆放着一处篝火。
“现在快中午了,也该吃饭了。”
他熟练地将狼肉切城小块,从怀里拿出一片芭蕉叶盛起来,走入森林。
数十米外有一条小溪,正好可以拿来清洁狼肉。
“哎,可是这些魔物……”
听到瓦伦丁想要把狼肉当午饭的想法后少女睁大了眼,赶忙出声叫住了他。
“我知道,有毒,不能吃。”
少年转过身来,托住狼肉的手散发出点点圣光。
“只有用圣光魔法将其净化之后才能进食。”
魔物虽有肉身,但其终究是元素和杂质组成的坏家伙,肉质差不说还有毒,基本上吃一口拉肚子吃两口送急救。
但圣光魔法对魔物有克制效果,能清除掉其肉体里的毒物,净化后的魔物自然就能拿来吃了。
这也是为什么创世神教能经久不衰的原因。
见少女没有其他疑问后,瓦伦丁便去清理狼肉了。少女顺利地生好了火,心中的疑问也少了许多。
怪不得他的力气这么大……
原来是修习的神圣魔法吗?
在亚大陆,人类可以学习各种属性的魔法,各种各样的魔法学校也就应运而生。
而学习神圣魔法最好去处不是某某魔法学院,而是创世神教的教堂。
每一位主教都是高级神圣魔法师,他们向信徒们传播知识时从不吝啬,以至于教会最底层的修女都会一手神圣魔法,更不要说教授的学生了。
除此之外,创世神教还倡导“接近自然寻找自我”、“自强自立”。每一位加入教会的牧师和修女都会进行一段时间的苦修,体能训练则从不断绝,甚至各大教区的大主教每年都要进行三个月的“回归自然”试炼,这也就给世人留下了神圣魔法师都是“一身肌肉的好心肠”的标签。
狐耳少女就曾跟部族里创世神教的修女姐姐们进行过一段时间的体能训练,要不是后来被她老妈给拽回家去,不然此刻的狐耳少女就该是狐耳姐贵了。
狼肉的清理工作进行得很顺利,瓦伦丁很快就回来开始做两人的午餐。
大块大块的兽肉在篝火上滋滋作响,一股诱人的香气围绕在两人身旁。
狐耳少女微微歪头,观察着对面认真烤肉的黑发少年,头顶毛茸茸的大耳朵偶尔颤动一下。
从小到大十八年的时间,少女只见到过调皮捣蛋的狐耳少年,这还是她第一次碰见其他种族的同龄异性。
感觉还不错。
没有耳朵也没有尾巴,挺有趣的。
“你在看什么?”
瓦伦丁注意到了少女的目光,微微皱了下眉头。
“啊!那个……”
突如其来的问询让少女慌了神,少年皱起的眉头更是让她感觉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赶忙垂下耳朵低头道歉。
“我只是很好奇你的模样……对不起!”
部族常年封闭,与世隔绝,造就了狐耳少女天真纯洁的性格,也让瓦伦丁感觉自己碰到了一块宝贝。
原来是个傻白甜啊……
幸好遇到的是自己,这要是碰到其他人……
瓦伦丁很清楚现在的人类什么样。这位狐耳少女自然不会被骗到连底裤都丢了,只不过当一段时间的工具人是肯定的。
创世神教的教义深入人心,善良和谐是现在亚大陆上每个人都具有的品质。
只是有的人多一点,有的人少一点罢了。
“很好奇我的模样?”
少年眉头舒展开来,给少女递过去已经烤好的兽肉。
“我也很好奇你的模样。”
“你为什么会有兽耳和尾巴?”
毛茸茸的,抱在怀里一定很舒服。
“那个,我其实……”
少女接过瓦伦丁递来的兽肉。两人手指碰到一起,女孩的脸上微微泛红。
……
你有点太过纯情了吧姑娘?
这样我都不想对你下手了啊!
“我其实不是人类。”
“看出来了。”
对付纯情少女最好的办法就是做一个直男,因为当渣男会让自己的良心过不去。
“你是兽人?”
“啊……?”
这四个字瞬间将少女心中的羞涩打消得干干净净。
兽人……
我这么柔弱可爱一少女,这么可能会是那种“如同野兽一般的人类”呢?
“我的种族是兽化人啦!”
女孩仿佛是生气了,声音也大了一些,但在瓦伦丁的耳朵里听起来依然如棉花糖般温柔可人。
兽化人虽然跟兽人仅有一字之差,但两者的外形可谓是天差地别。
兽人就是“如同野兽一般的人类”,体格强壮外表粗犷,高山族人是兽人的典型代表;
而兽化人就是拥有动物特征的人类,通俗点来说就是兽耳娘和兽耳男。
而且兽化人能在某些特殊条件下变化成动物原型的模样,但兽人可不会变身。
“啊,抱歉。”
瓦伦丁的声音没有感情波动,听起来毫无诚意。
“我在教会时学习的东西都快忘干净了,‘兽人’和‘兽化人’这两个名词实在是很容易混淆。”
他咬了口烤好的兽肉,声音模糊。
“还有烤好的肉最好快点吃,凉了就不好吃了。”
“教会……”
这个词勾起了少女的回忆。她小口小口地咬着兽肉,跟瓦伦丁交谈。
“你是在创世神教学习的神圣魔法吗?”
虽然创世神教是学习神圣魔法最好的地方,但魔法学校里也是有这门课程的,学生还不少。
毕竟进入教会学习神圣魔法就必须接受苦修和体能训练,许多吃不了苦的人就放弃了这个机会,哪怕教会的学费比学校的低很多。
“嗯。”
对此瓦伦丁只简单回复了一个字,看起来不想在这个问题上讲太深。
两人间的气氛变得有些尴尬,草地上只剩下了篝火的噼啪声。微风吹拂过少年的黑发,那副俊美但有些困倦的脸印在少女的眼眸中,让她的心掀起一丝波澜。
终于,在少女的尾巴第八次卷起来的时候,她看向瓦伦丁,小心翼翼地开口:
“你……是名冒险者吗?”
这次少女从部族里出来就是为了历练。她的目标也很明确,就是加入冒险者工会成为一名冒险者,接取各种各样的委托前往世界各地解决麻烦获得报酬。
这是最好的历练方式,既能锻炼实力,也饿不到自己。
而这位少年既然会出现在法伊赛特森林里,很大概率就是一名冒险者。
毕竟普通人可没有那一手剥皮斩肉的绝活。
“对。”
瓦伦丁点点头,随手用袖子擦了下嘴巴。
冒险者的工作环境非常恶劣,让他们在野外保持用餐礼仪是根本不可能的事。
“哎,那你应该知道最近的冒险者工会在哪里吧?”
听到肯定的回复后少女有些兴奋,尾巴不停地晃悠着。
“知道,不过……”
瓦伦丁扑灭篝火,神色冷淡。
“我迷路了,出不去。”
“哎?”
这话宛如一根针一般扎在了少女心中浮起来的希望上,撒着气就窜没影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