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叶中文 > 都市小说 > 离婚后的我开始转运了 > 第311章 一报还一报

“当初你两次热情的请我吃饭,我还以为你追我呢。好在后来我听说你在追莎莎,知道是误会,就没再跟你联系。不然,我还真怕莎莎误会。”
刘颖这话多少有些诛心,几乎明着说他当时脚踩两只船,两头一起追。
曹俊何许人也,当然也听得出刘颖这话里的意思,心中很是恼火,恼怒刘颖这么不给他面子,在蒋莎莎面前下眼药。
表面上他却是丝毫没有生气的样子,反而笑眯眯的,语气也是很平静地说:“刘颖,我当年虽然追过你,但可是好几次被你狠狠打脸过的。当年你早就伤透了我的心,何况这么多年过去了,你在国外结婚生子现在又离异回国,早已时过境迁,我怎么可能会追你?你这次回国后也是先主动联系的我,可不是我主动联系你。我是想着当年的同学情,才请你吃的饭。没想到会让你误会,那真是我的过错了。”
曹俊这反击也不可谓不犀利,直接点名了她结过婚生过孩子离过婚,他不可能再看得上她,还说了是她当初先联系的他。
这番话说出来很伤人,但大半也都是事实,这让刘颖一时难以反驳,气得脸都有些发红了。
旁边还站着陈锋呢,这话让陈锋听了去,心里面肯定对她就有看法了。
她当初确实是先联系的曹俊,但当时她还没跟陈锋重逢呢,更加不知道曹俊在追蒋莎莎,怎么能怪她?
再说曹俊这家伙当时确实是对她有想法,身为结过婚生过孩子的女人,对这方面还是很敏感的。她可没冤枉他。
但这时候跟他越是分辨这个越是纠缠不清,肯定越发让陈锋对她不满。
她恨恨地盯着曹俊,恨不得直接上前给他一巴掌,但她却不能这么做,不能将事情闹大。
“曹俊,既然你对我没什么想法就再好不过。我现在已经跟陈锋在一起了,你和他的关系大家都知道,为了避免他误会,以后我们就不要再联系了,你也不要老是给我发骚扰信息。我现在就把你拉黑了。”
刘颖也不是好欺负的,何况她说的也是事实,虽然曹俊已经有两三个月没联系过她了,但在两三个月前,他也确实常发消息给她,试图约她出去。
这方面曹俊没法否认,因为否认也没用,刘颖只要打开微信记录给大家看一看就知道了,到时候他反而自取其辱。
刘颖说着就拿出手机,然后直接将曹俊的微信和手机都给拉黑了。
曹俊一个大男人当然不好因此说她什么,但毫无疑问他这一波在蒋莎莎面前失分不少。只能心中暗自叫苦。
曹俊在三年前知道蒋莎莎通过国考进了省高院之后,就开始了对她的追求,但现在三年过去了,两人还只能停留在同学和朋友阶段,让他很受挫。
要不是蒋莎莎的各方面条件实在优秀,人也长得漂亮,再加上他这三年不断付出的沉没成本很大,他早就放弃了。
但很多事情很多人就是如此,你越是做不到得不到的,越是念念不忘。
这时,他们周围已经有好几个同学围观,也听到了两人刚才的一番谈话,脸上都不由露出八卦的看戏神情。
大家都是大学四年的同学,对当年陈锋、曹俊、刘颖三人的“三角恋”可是知道得很清楚,现在再加上蒋莎莎,变成了“四角恋”,这就更加让人感觉有趣,八卦心更是不由熊熊燃烧。
现在刘颖直接拉黑曹俊的联系方式,曹俊一脸的尴尬,无疑让大家都觉得很过瘾。
“陈锋,你可不要听别人乱说。我离婚回国之后,在遇到你之前一直都是单身。”
见到陈锋这边有些严肃的脸,刘颖心中还是有点惴惴不安,忍不住过来,还是跟他解释了一句。
陈锋刚才听曹俊说当初刘颖主动联系上他,心中肯定有些不舒服,再想到之前刘颖也是主动联系的自己,心中更是有些别扭。
当初,他以为自己是“大仇得报”,占尽了她便宜,刘颖是被动的一方,是猎物,是被捕获的一方,而陈锋则是猎人。
但现在看来,谁是猎物谁是猎人,还真不一定。
陈锋是占了她便宜,想睡就睡,但相对应的陈锋也给了她足够的回报,上千万的别墅让她住着,每月还有3万块钱的零花,另外还给安排了在锋芒影视的工作,也算得上让她过上了衣食无忧甚至是丰衣足食的小资生活。
陈锋暂时没有理会她这话,只是笑着看向蒋莎莎说:“你现在是法律工作者了,今天既然遇上,我有些事情想请教你一下,不知方不方便?”
蒋莎莎微微一笑,很干脆地说:“这有什么不方便的,你说。”
“那好,麻烦你跟我去那边单独谈谈。”
陈锋也不客气,带着蒋莎莎去了一边墙角的沙发上坐下,这时这边没人,大家见到他们两个要单独谈事情,也不会没眼色的跟过来旁听。
包括刘颖也一样,她犹豫了几次后,最终还是没有过去。
“说吧,有什么事要咨询的。我会根据自己的所学和在法院工作的经验给你提供建议。”
两人坐下后,蒋莎莎主动开口,显得很热心。这让陈锋对她的观感又好上了几分。
“是这样的,我现在有一个同居的女人,她呢,算是我包养的,现在我的公司里担任副总。我若是意外去世了,你说她有没有继承权?主要是现在我和她一起住的那套别墅,是我跟她在一起的时候买的,这算不算我们的共同财产?”
听到陈锋咨询的是这样一个问题,蒋莎莎愣了好几秒钟后才反应过来,先是深深看了陈锋一眼后,才问道:“这个女人不是刘颖?”
陈锋很诚实地摇头:“不是。”
蒋莎莎深吸了一口气,神色略带严肃地问:“你买别墅的时候,她有没有出钱?还有,你现在的公司是她有没有参与创建和持股?另外,你有没有遗嘱?”
“她没有出钱,公司是我个人创建的,我百分百持股。遗嘱之前倒是留了,我父母是我遗产的唯一继承人。这个遗嘱管不管用?”
“遗嘱当然管用。而且是最管用的。如果有遗嘱,就会按遗嘱内容分配遗产。如果没有遗嘱,按法定继承,由第一顺序继承人:父母、配偶、子女共同继承。至于你说的这个同居女人,既然只是包养关系,你们的关系只能算是非法同居,那她基本上就不存在继承权的问题。她对你的财产没有任何继承权。”
这个答案在陈锋的预料之中,事实上他找她单独谈话,主要也不是为了咨询法律问题,而是想要故意刺激曹俊。
谁让他一直看曹俊这家伙不爽呢,何况刚才曹俊还当面让刘颖出糗,现在大家都知道刘颖已经跟了他,曹俊让刘颖难堪就是让他难堪。
陈锋当然不能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适当的反击一下是很有必要的。
他现在越是跟蒋莎莎聊得起劲,曹俊肯定心中越是窝火。这点毋庸置疑。
“听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陈锋露出一个微笑说,“有个懂法律的朋友还是很不错的,以后我们要保持联系啊。”
蒋莎莎不动声色地说:“我有时候忙起来很忙,你若是联系我,不一定第一时间就能联系上。”
陈锋笑道:“这个没关系。其实我也一样,有时候我为了避免打扰,直接就把手机关机或者调成静音。尤其是下午的时候。”
蒋莎莎这才微微点头,转而问道:“你现在应该没有正式的女朋友吧?”
“嗯,还没有。”陈锋坦然点头,然后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干嘛要问我这个问题?”
“只是好奇,你现在这边跟刘颖好上了,那边还有一个同居的女人,这就已经两个了,你还有没有其他的?”
“这算是我个人隐私,我不想回答。”陈锋一脸正经的样子。
蒋莎莎微微撇嘴说:“那看来你还有其他女人了。你们男人都这样的吗?一有了钱就不断去找女人,就像只发情的公狗。”
“喂喂,你这样比喻有些侮辱我的人格了。”陈锋表示不满,然后为自己辩解道,“也不能说我们男人有钱就变坏,这世间本来就物欲横流,男人变有钱而且像我这样还单身的,面对的诱惑就太多了,多找几个女人也属正常。
何况我这样还算好的,至少都是你情我愿,也没勾引有夫之妇,更加没有票宿未成年少女。你做法律工作的,应该比我更知道现在的社会情况。”
蒋莎莎不由沉默了。
陈锋见此干咳了一声后,岔开话题说:“莎莎,不是我故意说曹俊的坏话。但我还是要跟你说一下,也是给你提个醒:曹俊这人真不是良配。他的鬼点子很多,即便你现在貌似完全看不上他,但他若是对你耍心眼,我还真怕你会上当。”
蒋莎莎白他一眼:“你觉得我是那种无知女人吗?”
曹俊追了她三年了,期间当然也是对她耍过不少心眼,但因为蒋莎莎的职业关系,一些比较过激或者不入流的手段曹俊倒也不敢用,但即便如此也是花样百出的,结果只能是让蒋莎莎对他观感越来越差。
“当然不是。但就像那句话说的,只有千日做贼哪有千日防贼的?曹俊现在就是个贼,他想要追你,肯定是绞尽脑汁想尽办法,我不知道他私底下有没有对你做一些过分的算计,但我相信他若是迟迟追不到你,肯定会铤而走险,更加不择手段。
他就是个典型的口蜜腹剑之人,而且阴险狡诈,有心算无心之下,你一个女人我还真怕你会着了他的道。所以,我觉得以后他若是单独约你出去,你还是小心为妙。别的不说,若是他给你在喝的饮料里下点药,然后生米煮成熟饭,事后痛哭流涕求原谅,再使劲地讨好你,赌咒发誓对你好,一生一世照顾你之类的,你会不会心软?若你不心软,他拿果照威胁你,你说你会不会就范?”
“他敢?”蒋莎莎一脸的愠怒之色,心中明显已经有些不安。
陈锋一脸严肃地点头说:“我觉得他敢。简单一点讲他就是典型的阴险小人,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这种人古今中外还是很多的。虽说这种人往往都没好下场,但不妨碍这种人几千年来层出不穷,被他们害的人也是一茬又一茬。而且他们往往都能取得成功,得意猖狂一段时间。
不要觉得我危言耸听,他应该追你有段时间了吧?而现在他应该也意识到按照正常途径追到你的可能性很低,那么你觉得他会主动放弃吗?肯定不可能的。
所以,他为了得到你,你觉得他会怎么做?肯定是通过一些不正常的手段来达成目的。”
蒋莎莎听了陈锋这话,神色不由有些凝重起来。
之前她倒不觉得曹俊会做对她不利的事情,毕竟他追了她三年,虽然跟她玩了不少心思,但毕竟都在法律许可范围内,从没对她做出过分的事情。
因此,蒋莎莎下意识的已经认定了曹俊对她无害。但现在听陈锋这么一分析,就有些让她背后发凉的感觉。
通过这几年的观察和接触,她当然也早就看出曹俊不是良善之辈,她也稍稍找人打听了曹俊在他们公司的风评,那是相当地不好,人送外号笑面虎,能是个好的?
曹俊一直在她面前扮绅士,再加上她对自己职业的自信,让她想当然地认为曹俊不会对她不利。现在听了陈锋这番话,却是未必了。曹俊本来就不是个好人。
蒋莎莎心中顿时就对曹俊提高了好几倍的戒心。
而这正是陈锋想要的结果,就是要让曹俊难受,让他抱得美人归的计划泡汤。
曹俊不知道陈锋在跟蒋莎莎具体谈什么,但见他们近距离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话,心中那股子郁闷就别提了。
于是,他眼不见心不烦,拉着班里几个比较要好的男同学开始猛喝酒。
等到陈锋和蒋莎莎这边终于结束交谈,重新回到酒桌这边坐下的时候,曹俊和几个男的明显都有些喝醉了。
其中两个相互搀扶着过去里面的卫生间吐得一塌糊涂,臭气熏天,以至于其他人没法再去上了,只能跑外面去。
曹俊刚才一连喝了五六罐百威,膀胱涨得难受,就跟袁铧一起勾肩搭背的去外面找厕所放水。
两人进到男厕,拉开裤链并排而立。
“俊哥,陈锋这家伙嚣张得很,要不我们待会儿一起收拾他。”
袁铧一边放水一边建议。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