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叶中文 > 玄幻小说 > 请叫我奥术师 > 第二七一章 人造神(三)

看到小师弟难以抑制的紧张,心灵女巫反倒笑着安慰起他。
“信仰造物即将造成的风波虽然注定不会小,可真正的压力实则都在老师那里,我们两人只需要带着信仰造物前往法师学院,到时候众目睽睽之下,反倒没有人敢于贸然出手。”
布莱恩知道师姐所说乃是正理,神情便不由得放松少许。
实际上之前看似一触即发的紧张局面,在烈焰狂狮主动提出帮助后,就注定不会再为他们带来困扰。
其中最关键的起决定性因素的原因乃是信仰造物的特殊性。
要知道其乃是巫师文明有史以来对信仰领域做出的最大一次突破,别说是几个灵魂系的巫师,就是他们背后的导师亲自前来,单纯想要从气息上追索。也注定会被他们三人玩弄于股掌之间。
尤其是烈焰狂狮拿到的碎片同样也蕴含货真价实的信仰源质。
或许是真的对局面没有多少担心,心灵女巫反倒在路途中趁机指点了布莱恩一些在法师学院中学习生活的注意事项。
这些是高高在上的窥神之眼导师很难给予的帮助。
“法师学院中平常没什么规矩,对一些价值普通的知识保护的也没有如同外界那般严密,尤其是学员之间的交流、讨论,更是法师学院非常鼓励的事情,毕竟,从法师学院中拥有的流派就不难看出,不同流派交融碰撞推陈出新,已经成为了此地的主流,所以你不要有什么犹豫,尽管大胆的去旁听其他导师的授课,像我之所以被称作心灵女巫,除了从窥神之眼导师那里学来的信仰之力运用,还多亏了在灵魂系许多导师那里学到的知识,这才能够走出一条虽然小众,但却完美契合我自身的超凡道路。”
布莱恩起先听得连连点头,心灵女巫师姐所说的许多东西都是那种看似微不足道,实则可以为他在前期节省下大量时间的金玉良言。
唯独听到最后,他眼神却逐渐的怪异起来。
“你这是什么眼神?!”
心灵女巫对于旁人情绪的掌控力是连一般法则巫师都无法比拟的,自然当即便猜到了布莱恩心中所想,于是不免有些娇嗔。
“我去灵魂系导师那里旁听学习是敬佩他们在灵魂领域的成果,又不代表着我能认同他们的一贯作风!”
“这倒也是。”布莱恩也是释然。
毕竟没道理说坏人就不能在超凡领域上取得优秀成果,况且在灵魂系巫师眼中,恐怕他们才是坚持巫师古老传统的卫道者,反倒是布莱恩这些年轻巫师才是叛经离道之人。
布莱恩突然想起了另一件事:
“师姐之前似乎是离开法师学院去完成某个任务?难道说我们这些学员也有强制任务下达吗?”
心灵女巫嗤笑一声:“怎么可能?别说是我们这些精挑万选的学员,就是五大势力,乃至于更次一级的美食者公会、药剂师协会等等组织,都不会有所谓的强制任务下达,大家放着帝国官方优厚的待遇不去加入,为的不就是所谓的自由吗?”
布莱恩不由得讪讪一笑,说到底,他这种出身警务厅探员最终却又加入元素高塔的巫师,虽然并未违反任何规定、法令,可终究还是有几分‘背叛’意味的。
而究其本质,之所以做出如此决定,其中到底有几分认为现在这条道路更加适合自己,又有几分是为了所谓的自由,即使是他自己似乎都有几分说不清。
心灵女巫也意识到自己的嘲讽似乎无意中囊括了自己的小师弟,于是话音一转,继续说道:
“我之前确实是离开法师学院去完成某项任务,只不过这个任务是我在学院中顺手接的,即使没有这个任务,我也是需要前往黑暗山脉深处猎取生物资源的,可惜运气有些不好,竟然无意中招惹到了一头大家伙,以至于最后还要麻烦导师前去解救,真的是丢人至极!”
布莱恩还待再问,可谁知心灵女巫却是突然挥手说道:
“看来这一次我们运气不错,返回了法师学院的过程很顺利……就是不知道烈焰狂狮那里情况如何。”
“烈焰狂狮可是外界的摩尔家族成员?”
“咦?血脉系的家族传承虽然数量众多,可近些年来都渐渐地低调下来,你在外界竟然还与摩尔家族有过接触?……不错,这一代的烈焰狂狮名叫艾克·摩尔,是一个可以信任的战友。”
果然如此。
布莱恩解释了自己与达斯.摩尔之间的友谊,又是引得心灵女巫一阵感慨,最后她若有所思的说道:
“或许和我一样,你以后在法师学院中也会多出一个名为烈焰狂师的战友……”
布莱恩心中有所猜测,低声喃喃道:
“这么说来,巫师家族的特有称号在法师学院内都是其家族成员代代相传?师姐的意思是说,达斯.摩尔有可能便会成为下一位‘烈焰狂狮’?”
若是如此,布莱恩对此当然会大为欢迎。
从心灵女巫师姐身上便能看出,法师学院中的学员也是需要彼此互相帮助的。
女巫看到他逐渐生出期待的眼神,反而泼了盆凉水:
“不过这一切发生的前提是你那位朋友,达斯.摩尔,拥有足够的天赋,能够成功加入法师学院!”
布莱恩正想说些什么,却突然间闭口不言。
因为法师学院的大门之下,不知何时,赫然站立着一位银发鹰钩鼻老者,正在用那如同鹰隼一样的目光直直的看向两人。
不!
他真正看的还是布莱恩抱在怀中的信仰造物!
除此之外,视线中再无他物!
“憎恶炎魔大人!”
心灵女巫面沉如水,向对方行礼。
老者仿佛这时才注意到他们两个小巫师的存在,恍然间回过神来,笑着说道:
“看来我那几个不成器的学生是被你玩弄于鼓掌之中还不自知,不愧是被称为不逊色窥神之眼的后辈。”
“大人过誉……”
“那既然我来了,东西便拿来吧。”
被称作憎恶炎魔的老巫师理所当然的伸出了干枯的手掌。
仅仅是一个如此微不足道的动作便仿佛山峰压顶,让布莱恩和心灵女巫瞬间承受了巨大的心理压力。
到了这时,对于明显来者不善的银发老者的来历,布莱恩心中如同明镜一般。
这必然便是先前企图掠夺信仰造物的灵魂系巫师的导师。
而且从其憎恶炎魔的称号来看,其人的性格恐怕绝不向此时表现出来的那般和善,必然是狠辣,恐怖之人。
没看见挡在他身前的心灵女巫身体已经开始微微颤抖了吗。
当然,以布莱恩对心灵女巫的了解,知道这恐怕不是什么害怕,反而是巨大压力下跃跃欲试的外在表现。
就在憎恶炎魔法则巫师逐渐不耐烦,而心灵女巫已经做好拼死一战的关键时刻,终于又有法则巫师赶到此处。
或者说,终于又有暗中观察的法则巫师肯站出来。
“憎恶炎魔,你是4000年前便已经在新大陆成名的巫师前辈,亏你也好意思像两个小家伙讨要东西?就不怕说出去被人耻笑吗?”
来者那并不宽阔的后背将布莱恩两人牢牢挡在身后,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安全感。
竟然是有过一面之缘的奇迹法师!
“奇迹法师,你要为窥神之眼出头?”
憎恶炎魔脸色不由得阴沉下来,而彻底失去最后一丝伪装后,他身上的气息陡然变得让人不寒而栗。
明明还是那个人,却仿佛瞬间从一个邻家老头变成了屠戮无数生灵的魔王。
“是又如何?未知系虽然人数稀少,可也不是谁都能欺负到头上的!”
憎恶炎魔心中的怒火不由得更加炽烈。
在他看来,对方这句回答简直就是对他赤裸裸的羞辱。
什么叫‘不是谁都能欺负到头上的’?这岂不是在说他憎恶炎魔只是一个无名之辈?
话说正如对方所说,4000年前他在巫师帝国声名鹊起,被称作绝世天才时,眼前的这些巫师有一个算一个,还都没有出生在这个世界呢!
自视甚高的他,现在却被一个晚辈赤裸裸的无视,这让他如何能忍?
更别说他从来都不是什么好脾气!
随着他心中情绪的剧烈波动,一个虚幻的世界从他身体蔓延而出。
绝望、晦暗、麻木以及永无止境的挣扎。
这便是布莱恩在憎恶炎魔释放出的领域中感受到的所有东西。
直到现在他才能完全肯定,憎恶炎魔真的是一个变态巫师!
要知道领域与法则巫师一体两面,不仅代表了法则感悟,同样也能映射巫师的性情!
比如说同样都是火元素巫师,有些人的领域便是陨星天降,天崩地裂,有些人却是火山凝而不喷,蓄势待发,这在巫师帝国的共识中,一向被认定为是由性格所造成的影响。
而他曾经还看到过一个更加有趣的解释。
那个观点提出,领域在最初成形时确实会受到巫师本人性格的影响,而在之后的漫长时光中,这种趋势反而会调转过来,反倒是领域会在无形中不断的影响巫师性格。
对方为此还举了些比较极端,却又极具说服力的例子。
总之,不论怎么说,领域都能在一定程度上表达巫师的心境,这是毋庸置疑的常识。
从憎恶炎魔释放出的领域便能够看出,对方内心的负面情绪浓郁到何种可怕的地步。
奇迹法师面色不由得凝重起来,虽然他从心底里看不起对方的行事作风,可依旧要承认,作为一个度过漫长时光的古老巫师,憎恶炎魔的实力绝对不容小觑。
一座巨大的山丘突然从天边疾驰而来,稳稳的落在奇迹法师的身后,正是奇物。
两位导师在法师学院门口公然对峙,从刚开始便吸引到了众多目光。
一传十,十传百,到了此时不知道有多少学员明里暗里围观在周围,其中就连导师都有不少。
而这其中,有一个群体格外特殊,周围的巫师全部都躲得远远的,显然对他们敬而远之。
正是灵魂系巫师所在。
其中站在最前方的,便是之前几个企图趁机掠夺的巫师,他们此时正在低声交流。
“都是烈焰狂狮这个混蛋!让我们白白跑了一趟不说,还要劳烦导师亲自出手!”
“就是,这一次如果不是担心导师的任务,我真想狠狠地教训他一顿,让他这头雄狮变成死狮子!”
“都少说几句吧,这一次任务我们算是办砸了,现在就都祈祷导师能够成功将目标抢夺过来,不然的话,你我都逃脱不了接下来的惩罚!”
说到这里,一群连人类形态都能够放弃的亡灵竟然齐齐打了一个寒战,可见憎恶炎魔巫师在他们心中的形象。
浑身缠满布条的木乃伊干笑着为同伴打气:
“奇迹法师所制造的奇物是巫师帝国所有法则巫师梦寐以求的道具不假,其在帝国帝位超然,受人尊敬也不假,可若是论战斗力,却从未听说过其有任何出色战绩,此时导师寿命无多,顾不上奇物的珍贵,出手必然毫不留情,那奇迹法师凭什么在导师手中保住那神奇的创造物?”
虽然他条理清晰,句句在理,可不知为何语气中却是透露着一丝心虚。
不提灵魂系巫师在一旁的胆战心惊。
憎恶炎魔巫师终于按耐不住心中躁动的情绪,率先出手。
不愧是战斗经验极其丰富的古老巫师,出手便是绝杀。
在领域的掩护隐蔽之下,一个骤然出现的黑洞突然产生了根本无法反抗的巨大吸力。
尤其是这吸力并不针对物质,唯独作用于灵魂,更是让处在攻击范围下来奇迹法师,心灵女巫和布莱恩一阵手忙脚乱。
奇迹法师还好,毕竟是威名远播的法则巫师,背后还有奇物依靠。
可心灵女巫和布莱恩情况就凄惨多了,几乎瞬间,两人的灵魂已然动摇。
这种动摇看似并不涉及生死,实则不然。
要知道作为血肉类生命,血肉躯体与灵魂缺一不可,并且双方还存在着某种更高等级的联系。
一旦这种联系出现变动,别说是灵魂离体而出,就是轻微的动摇,也足以使得伤者灵魂与血肉载体再也无法融洽,只会不断相互磨损,不出几年便会彻底耗尽最后一丝生命能量,凄惨死去。
围观的巫师除了灵魂系一时振奋,余者皆是脸色沉重兼有不忿。
这并不奇怪,作为理论上都有可能成为受害者的潜在人群,他们情绪上当然和未知系一样感同身受,恨不得有人狠狠教训作风野蛮,掠夺成性的灵魂系巫师。
所以此时看到憎恶炎魔巫师大占上风,情绪自然不高。
毕竟今天倒霉的是未知系,谁知道明天倒霉的会不会是自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