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搜狗看书 -> 历史小说 -> 醉卧君榻:恕妃不承欢

第14章 狂奔逃命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若璃已经来不及想自己是有多无辜,莫名其妙就卷入了一场亡命奔逃之中,她只知道这一刻她必须拼尽此生最大的力气去迈开步子,往树林的边缘跑。只要从旁出了树林,跑上官道,谅这群黑衣人也不敢在光天化日之下行凶!
但那群黑衣人也不是吃素的。一个文质彬彬的贵公子,拖了个身娇体弱的女流之辈,对于一群训练有素的杀手来说,根本就是到手的鸭子,岂容他们就这么飞了?虽然这林子里树林茂密,不适合施展轻功,但仍是没跑出几步,黑衣人就再次涌了上来将二人团团围住。
若璃惊恐万分地看着他们手中举着的大刀,那缠绕刀柄的红色布条就像鲜血染红的一般,刺痛她的视觉神经。她觉得自己已经快看不清楚了,眼前的一切,这个世界,天旋地转,似要转瞬崩塌。她摇了摇头,努力让自己保持清醒,却只能感觉到奔跑之后一身热汗被冷风吹过时的透骨凉意。
这条小命,难道今天就要交代在这儿了么?真是才出虎坑,又进狼窝,若璃甚至有一点后悔,是不是不该跑出那个叫摘星阁的院子。至少,那个神秘兮兮的黑袍女人,对她还挺温柔的,还派了人不知算是保护还是监视地守在她门口都怪自己自作聪明!
若璃在此思绪纷飞之时,公子哥已经和黑衣人拼命打斗起来。此刻的确已是以命相搏!公子哥倒也不算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粉面书生,持着先前从黑衣人手中夺过来的染血大刀,与四名黑衣人缠斗,虽显吃力,还不至于立马就趴下。
若璃想着,在这种情况下,自己是不是应该趁机开溜?反正这场争斗,本来就跟自己没什么关系,她留下来也帮不上什么忙,反而会成为拖累。她为自己的良心找着借口,却听得那陷入重重杀机之中的公子哥大吼了一声。
“还不快跑?”
他甚至没有时间仔细看她一眼,只是拼力向她吼了这么一嗓子。四面围攻让他劣势明显,但也牵制住了四名黑衣人的力量,容那无辜之人逃命。
若璃呆呆地看着他,那淡蓝色的袍子已经染了刺目鲜血,像绣了几朵不和谐的花在布料上。一路扬起的风沙,夹杂满地枯叶,在打斗中狂舞,好像是出殡时满天乱飞的黄铜纸。她忽然想起了什么。早晨在摘星阁门口,看见的那个与女倌讲话的男人,就是眼前这位公子哥。而当时,女倌称他为“二殿下”!
和先前识别出的黑衣人联系起来,若璃大概就明白了什么。
乖乖,这是同室操戈,相煎何太急啊!
伴着惊恐,她的眼中同时涌起一抹哀戚之色。这样打下去,这公子哥迟早是死。她并非铁石心肠之人,眼看一条性命可能就会在自己眼前逝去,她却什么都做不了!可是,从一开始,自己就是这个时代的局外人,根本就不可能也不应该改变什么,不是么?
她咬了咬牙,按下所谓良心。现下终究不是妇人之仁的时候,能逃出一人,也比两个人都死在这里好!自己撞见了这场暗杀,如果再多做停留,那些黑衣人也定要杀人灭口的!她狠下心肠,对公子哥大喊了一声:“你自己保重!”然后就转身向之前一直奔袭的方向跑去。
她心里还存着一点侥幸,若是她跑出了树林,向守城的官兵求救,会不会赶得及?却不见,听见她回话的公子哥,竟是对着她的背影微微愣神。
就在这个当口,黑衣人趁势攻来,另又分出一人去追赶逃跑的蓝若璃。
公子哥咬了咬牙,抬手硬挡住黑衣人的攻势,两柄钢刀碰撞之下,他只觉手臂阵阵发麻,一点力都提不起来了。可是眼见那黑衣人追向无辜之人,他又硬挺着扑过去挡在前面。
黑衣人看到这自己送上门来的肉,自没有手下留情的道理,一刀就劈了下去。擦得极为干净的钢刀,被树缝间漏下来的仲春暖阳照得白花花一片,就好像一群白羽白翅的鸟儿,受了惊,呼啦啦地飞起一片
蓝若璃听着入耳不绝的呼呼风声,知道自己的脚步正冲着奥运冠军的速度去。人在面临威胁,尤其是死亡威胁的时候,往往能爆发出连自己都觉得震惊的力量。她不知道自己到底跑了多久,跑出了多远,胸口已经因为极点的到来而感觉到窒息,刺痛感阵阵侵袭。
她却一点都不敢停下,哪怕大脑已经用缺氧来抗议她的超负荷运动,她麻木地狂奔,寂静的树林,只闻得她狂乱的脚步和心跳声。
当她看到前面一行人迎面疾步走来的时候,她甚至以为这是自己的错觉,可是那群人已经先发现了她,朝她赶了过来。
若璃已经顾不得去分辨什么敌友,或只是路人,就冲进了他们中间,却是一个趔趄,险些摔倒在地。
还好领头的一个中年男人眼疾手快,一把扶住了若璃,疑惑问道:“姑娘,发生何事?为何跑得如此匆忙?”
“救、救命”若璃抓着中年男人的胳膊,张了张口,嗓子里挤出来的几个字艰涩到连她自己都快听不清。
那中年男人浓眉一扬,沉声道:“姑娘别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慢慢说。”
若璃拼命摇头摆手,着急地说:“不能慢,再、再慢就来不及了”她说着,伸手指向了自己刚才跑来的方向。
作为一个盗墓者,为了避免在大型古墓中迷失,姑姑对训练方向感这一点很认真,其实也不只是为了盗墓。越来越繁华的现代都市,如果当一个路痴,的确会很不方便。所以方才虽是逃命奔袭,若璃指起路来却是毫不含糊。
那中年男人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见若璃如此狼狈模样,大概也能猜到几分,留了几人照顾若璃,又立马招呼了人马前去查看。
他们刚刚一走,若璃就眼前一黑,整个人毫无意识地栽倒在了地上。她唯有最后一个念头,盘旋在脑海。
那个人,会没事么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