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搜狗看书 -> 历史小说 -> 醉卧君榻:恕妃不承欢

第48章 原是媚香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毫无经验的若璃,连亲吻也显得有些笨拙。她干渴的唇瓣在紫琴公子的唇上来回地摩擦,柔软中透着湿热,就像一点火星,以燎原之势点燃紫琴公子心底的欲望。
他下身的反应一下子抵住了她。她坐在他身上,不可能没有感觉,却似乎对此一点都不抗拒,喉咙里发出细碎的低吟,一只手从他的领口伸进去,像猫爪子一样轻轻挠着他结实的胸膛。
紫琴公子心口突的一跳,原本想要松开的手臂,竟是不由自主地收紧她的腰身,将如此媚人的她囚在怀中,任她在他唇上辗转厮磨,小手不安分地乱摸。他的唇有些颤抖,一手捧住她的后脑,向她唇上压了下去,加深了这个吻。她的唇瓣像最鲜嫩的蜜桃,他用牙齿轻轻啃咬,仿佛渴望品尝到甜美的桃汁。
“嗯”若璃似是被他咬得吃痛一声,喉咙里发出模糊不清的声音,因为有些沙哑,加上她身体上温度的发酵,这声音魅惑撩人,让紫琴公子的心跳乱得像无数奔腾的马蹄。
他的手往下一滑,轻而易举地剥下了本就被她自己蹭得松松垮垮的外衣。
若璃感觉到身上袭来些微的凉意,迷迷糊糊的脑子一下子清醒过来一些。睁开眼睛,她看见紫琴公子垂着眼眸用火辣的目光盯着自己,而她正像树袋熊一样衣衫不整地攀在他身上,与他唇齿相缠而且,还是她主动!若璃脑海里顿时轰鸣一声,涨红了脸愣在他怀里。
紫琴公子的神情却倏忽一冷,手臂依旧紧扣她的腰身,也不知怎么发力的,转瞬就从里间儿到了外厅中。
“公子”牡丹红正要说,冷水准备好了,不知道紫琴公子要做什么。
谁知紫琴公子一抬手,就将若璃扔进了冷水桶里,让她浸了个透湿。
牡丹红和杏芳都看得呆愣住。
“啊!”若璃惊叫一声,从水里冒出头来。虽然已接近六月初夏的天气,已经很暖和,但冷不防地跌进水里,还是让若璃全身的器官都猛烈收缩。冷水里就像有无数的针在扎她,让她的脑子突然无比地清醒。这种感觉有些不对劲,她用半带疑问半带抱怨的目光瞪着紫琴公子,想等他给个解释。
紫琴公子面上的表情冷冷的,一点也看不出片刻之前,他的目光还是像两团火一样炽烈燃烧。
“你刚才去哪儿了?”他的声音也是这般冰冷。
若璃眨巴两下眼睛,抖落睫毛上的水珠,还大口地喘着气,却没有从水里出来。她想起来刚才在对面房间的事情,小脸一下子变得红透了。
“闲、闲着无聊,出去走了走。”若璃企图掩饰过去。
“闲得跑到别人床上去了吗?”紫琴公子波澜不惊地反问。
若璃睁大眼睛,脱口说道:“是在床底下好不好?”话一出口,她越发觉得不对劲。这都什么跟什么啊,越描越黑!看那三人皆用一副看怪物一样的表情看她,她只好老老实实地说:“我、我只是不小心进错了房间,差点被人发现,所以只好躲到床底下了。”
“噗!”杏芳闻言,忍不住捂着嘴笑出声来。
若璃的脸更加红了,恨不得把自己埋到水里去再降降温。
“姑娘你”连牡丹红也有些忍俊不禁,但又隐隐担忧。这丫头要真是被发现了,不认识她的,蒙混过去还好,万一要是
“你中了媚香的毒,在水里多呆一会儿。”唯有紫琴公子冷着一张脸,旋即将视线从若璃身上移开了。
冷水浸泡在她身上,让亵衣贴着她凹凸有致的身体,愈加显得火热撩拨。
“什么?”若璃脑子一白,有片刻怔愣。
“媚香?”牡丹红也愣住了。虽然这里是青楼,有些催情之物并不奇怪,但乍然听到,还是有些不明白。
紫琴公子点点头,说:“这并非一般的媚香。如果我没有猜错,当是用成熟罂粟磨制成粉,入药调制,中毒之人会产生幻觉,欲望高涨。这种香制法复杂,成本高,并非一般人能使用。”接着他看着若璃,补充一句说:“好在你吸入得不多,否则不可能支撑到现在才毒发。”
若璃空白的脑海里,不断回想紫琴公子的话。媚香她怎么会中了媚香
“啊?是她!”若璃登时清醒过来,一股深深的怨念直冲头顶。“靠,奸.夫yin.妇!”
她想起了刚才在对面房间的时候,闻到的那股奇异的香味,难怪当时觉得浑身燥热难当她不禁又想到刚才自己缠在紫琴公子身上,一副荡.妇模样,又羞又恼,对罪魁祸首便是恨得咬牙。
好在她当时躲在床底,暖空气比冷空气轻,会往上空浮动,这样蔓延到床底下的媚香就少,她这才逃过一劫。不然,怕真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她一想到方才在自己头顶上响个不停的呻.吟声和木床的咯吱声,就浑身起鸡皮疙瘩,又感到阵阵后怕,赶紧缩回了水里。
“这种地方,本来就不适合姑娘你一个良家女子呆着,下次可要记住,千万不能到外面乱跑了。”牡丹红的这一提醒,不单单是针对今天媚香的事情,也是怕若璃一旦跑出去被人拆穿了身份,恐会累及忘忧斋和她。
若璃又是心虚又是后怕地点点头,一时就忘了那间房里听来的话。本来她还想问问牡丹红,那个叫昕儿的女人为何会这么恨她。但这个问题似乎也没什么难想。牡丹红是忘忧斋的花魁,自然是抢了不少其他姑娘的风头,那个昕儿想必也是其中之一,妒从心起,说出那番话来也不是稀罕事。
“你多泡一会儿再出来。我还有事,先走了。”紫琴公子冷淡地吩咐两句,最后目光与牡丹红稍有接触,意味深长。
正因为刚才的事情,对紫琴公子不敢正视的若璃,听到他说这话,赶紧松了口气,自觉地将身子浸在冷水里,消除刚才那难耐的高温。她一边泡还一边在心头暗骂一通,刚才在紫琴公子面前准是丢死人了,要让那对奸.夫yin.妇落到她手里,有他们好看的!这个时候,她好像全然忘记了,明明是她自己闯入了别人的房间,还做了一次窥屏狂人
就这样泡着泡着,若璃竟然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直到被一阵急促的推搡伴随着叫喊声惊醒。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