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搜狗看书 -> 历史小说 -> 醉卧君榻:恕妃不承欢

第50章 借名抓贼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若璃正坐在书案后面捣鼓着那支狼毫。上次她用米羹毁了笔,紫琴公子却没有责怪,反而是轻描淡写地说,闲的时候练练字也比出去乱逛来得好。
当时若璃脸一红,想到媚香的事情,把脸埋进被子里,差点没把自己给憋死,直到紫琴公子离开了,才敢出来透气。
这几天清闲,她就真坐在书案前看书写字,因为古代的生活真是太无聊了!没有任何的电子媒介,没有任何的娱乐场所,青楼、酒馆,等等,处处都是给男人提供消遣的地方。虽然天宓的风气还算开放,但女人的地位也不可能像二十一世纪那样和男人较为平等。
“歧视!赤.裸裸的歧视!凭什么女人就不能出来找乐子?”若璃把书往桌子上一放,又是愁眉苦脸又是愤愤不平地说。
杏芳在旁边捂着嘴笑说:“女人能在外面干什么呀?”
“多了去了!女人能”若璃理直气壮地说了三个字之后,就戛然止住话头在古代,女人能干什么?想了半天,看杏芳一脸打趣的模样,若璃支吾着说:“诶,女人、女人也能去酒馆喝酒啊!那啥,赌馆也能去赌上两把嘛”越说越觉得不靠谱,再说下去,怕是要说出“女人也能嫖.娼”这样的话来了。
想来想去,在古代,女人到底能找什么法子来打发时间呢?
不及细想,外间儿传来了粗暴的敲门声,打断若璃和杏芳的调笑。两人立马换了一副紧张的神色,彼此望了半秒,还不等有个商量,门就被人踹开了。
若璃腾地站起来,下意识地将先前糊弄曲千金的那张面纱抓起来遮住脸,然后就没时间做别的了,闯进房间来的官差在面前站了一排,一副虎视眈眈的模样。
若璃心里“咯噔”一声,顿时吓得不能动弹。难道难道自己的行踪被发现了?是漪涟太聪明,还是若璃瞥了一眼杏芳她被某个人出卖了?但是,这牡丹红和杏芳也不知道她的真实身份,甚至连名字都没问,又何来出卖一说?
“死丫头,你到底要做什么?”门外隐隐传来了略显急切的抱怨声,不一会儿就看见老鸨芳姑和一名妖冶的女人走了进来。
那女人的侧脸,让若璃觉得有点熟悉,慢慢地回想,脑海中终是浮现出了她一直努力想要忘却的**画面那天在对面房间跪在地上卖弄口.活儿的不就是这个女人么!
难道是自己藏在那里的事情被发现,现在人家找上门了?
昕儿打从门儿进来,就用一双狐狸似的眼睛,不怀好意地眯了一眼若璃和杏芳。她挽着芳姑的胳膊,讨好地安抚说:“芳妈妈,你看我可没有骗你,这房间里真藏着人呢!现在我的手镯丢了,刚好又有外人在这里,你说该查不该查?”
“你说什么呢?”杏芳一见昕儿这副谄媚的模样就来气,厉声质问,刚才那番话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芳姑皱着眉头说:“镯子丢了,自然要查,但咱们不能先内部查吗?有哪行营生,被官府这么破门而入,不被外人的唾沫星子给淹死?这让忘忧斋和我芳姑的面子往哪里搁!”话到最后,不能说不严厉。
在这种地盘,能把青楼行当做得这么风生水起的,又是个女人,没有几分手段和魄力是不可能的。而芳姑就是这样一个女人,虽然她平时对姑娘们还算和和气气的,可一旦教训起人来,那也是毫不含糊。
昕儿面上的表情一滞,立马流露出几分委屈神色说:“芳妈妈息怒,是奴家欠考虑了。但那镯子乃是丞相公子所赠,这派人来查,也是他的主意,奴家是拦也拦不住啊!”
芳姑也知道,昕儿在那伊二公子面前甚是得宠,这也是她没有真对昕儿发火的原因。不过,昕儿与牡丹红之间的过节,芳姑自是一清二楚,见昕儿这么直接的将人领进了这房间,对于昕儿的花花肠子,芳姑也不可能没有一点警惕。她倒是不怀疑昕儿说这房间藏人,所以看到若璃并不觉得多奇怪,只是有些疑惑牡丹红为何要这么做。
听了昕儿和芳姑这一段对话,若璃大抵也明白前因后果了。那日藏在床底下,若璃听到这个昕儿对牡丹红有多么嫉妒,今日她假借镯子丢失要来搜查,偏偏第一个就是这房间和自己这个生人,明摆着是冲牡丹红来的,而自己说白了就是躺枪而已。
“你的意思是,我家小姐藏着小偷了?”杏芳不满地瞪着昕儿,如今昕儿想诬赖若璃,实际上就是想诬赖牡丹红而已。连杏芳都能一眼看出,所以若璃不能不觉得这个昕儿实在是做得太不高明了。
这牡丹红是忘忧斋的台柱子,又有王爷撑腰,对芳姑来说,就是一棵握在手里的摇钱树。昕儿趁着这几日,坊间流传王爷转宠快活林的汐月,想打击牡丹红在忘忧斋的地位,本是顺水推舟,但她偏偏把事情想得太简单。正因为这些日子,王爷召见了汐月,芳姑才更需要牡丹红来扳回这一局。所以,昕儿想借此时机打压牡丹红,根本是枉费心机,说不定还自惹一身骚。
“藏没藏,那也要搜了才知道。”昕儿微微一笑,凭着有官府的人在此,以丞相公子做后台,她也敢不把芳姑放在眼里了,不等芳姑发话,就吩咐左右搜查。
“住手!”若璃一把抓住走上前的一名衙役的胳膊,像一只爆发的小兽,震住了那几名官兵,也震住了一脸得意的昕儿。
瞅着眼前这个瘦小的女人,昕儿眸中流转着一丝不屑,但因着若璃刚才爆发出的那一声断喝,昕儿也凝眸注视,想听那丫头能说些什么出来。
“这房间,你们可以搜,不过在搜查之前,得先搜你们的身。”对于这样的小把戏,若璃实在是太清楚不过了。昕儿既然敢明目张胆带人进房间来搜查,自然是有十足的把握,可这些日子,她并未让旁人进过这房间半步,而牡丹红和杏芳又不可能自己陷害自己吧?所以唯一的途径,就是昕儿在搜查的时候,把东西带进房间来!
想跟她蓝若璃玩?那她就陪这自以为聪明的死女人好好玩一把,反正她还记着上次媚香的仇呢!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