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 我的书架

搜狗看书 -> 历史小说 -> 醉卧君榻:恕妃不承欢

第52章 珍贵货物

上一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下一章

这双难得真诚的眼睛里透露出来的迫切讯息,让蓝若璃怔住了。半晌之后,她才有些慌乱地问:“那那你为什么还要跟他一起演那场戏?不是为了在缙南树立威信吗?”
“他有什么理由帮我树立威信?他明知道我绑了他的人,有意对付他,若是再帮我树立威信,缙南上下一条心,对他反而是个威胁。刘凌可不是傻子。”赫连长君说得若璃越来越迷糊。
“那他”
那刘凌为什么还要做亏本买卖?难道是赫连长君用什么事情威胁了他?若璃忽然想到,赫连长君这么有心机的人,要威胁刘凌,也不是完全办不到的事情,而她居然一直只想到了他们是合作!或许,事情并非那么简单,什么名声,不过是赫连长君用来掩人耳目的障眼法罢了!
赫连长君微勾唇角,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提起刘凌的时候,语气变得冰冷许多:“那个家伙,他是不得不跟我合演这一出。”说着,他警惕地看了看四周,见四下无人,便拉起若璃的胳膊,往屋子里走去。
若璃见他如此警惕,猜测他要说的定然是什么要紧事,看来这件事情,果然不是简单的官匪之间的斗争那么简单。先前在九周山上的时候,漪涟也和若璃一样,对赫连长君的行为很不解,不过回来以后,漪涟却没有再表现出什么,若璃想,大概就是因为赫连长君向漪涟解释了真实的缘由。
屋中烛光轻轻地跳动着,屋外的树影投映在窗户纸上,婆娑摇晃。
四周情悄悄的,赫连长君在确认了没有其他人可能偷听之后,才对若璃说:“你可还记得上次你与锦柔在郊外救下的那名男子?”
“你是说韩诺?”若璃想了许久,总算是想起了这个名字。当时的情况,若璃现在想想,都还觉得惊险。如果没有遇到她和锦柔,还不知道韩诺会遭遇什么危险,甚至可能早已一命呜呼了。不过说起来,那日韩诺在医馆与赫连长君秘密会面之后,他俩之间不知说了什么,赫连长君就趁夜把韩诺接到了王府来,找了个别苑安置他,还不让传出去
这个当口,赫连长君突然提起韩诺,而那日追杀韩诺的又正好是九周山的土匪,难道就连那件事,也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
赫连长君点点头:“他对你们说的是,他是关外来的商人,被山匪劫了货物,然后才被追杀,是不是?”
“我当然知道他不是什么普通的商人。否则,你也不会把他接到王府来。不过这和你跟九周山那土匪的交易有什么关系?”若璃不太明白赫连长君的话。
“他的确不是什么普通商人,但那批货物却是真。而且,我们抓到的那个劫匪交代说,那批货物价值不菲,这也是真。我这次上九周山,就是为了拿回这批被劫走的货物。”赫连长君接着说下去。
若璃看见赫连长君眼中闪现出一抹亮光,这分明是一种自得的表情。想了想,若璃忽然记起来在九周山上,赫连长君从山寨里出来的时候驾着一辆车,那车上就是满载的货物。后来这辆车驾回王府之后就不见了踪影,现在联系到赫连长君的话,若璃似乎恍然大悟。
“你从山寨里驾出来的那辆车,就是你说的货物?”顿了顿,若璃又觉得疑问。“不过,这批货物跟你有什么关系,为什么你要冒着这么大的风险,去把它们拿回来呢?”
“笨丫头。”赫连长君弹了一下若璃的额头,“不是都跟你说了,韩诺不是个普通人,他运送的货物,又怎么会是普通的东西呢?只不过,你应该想破脑袋也没办法猜到真实情况而已。”
“嘁,有那么厉害?”若璃一脸不屑。其实韩诺到底是什么人,那批货物又有什么重要,对若璃来说,知不知道都没有什么干系。从一开始,她关心这件事就只是因为赫连长君牵涉其中而已。现在确定了赫连长君并不是表面上那样,为了自己的名利作出官匪勾结这样的事情来,她就松了一口气。
“单单是他那车货物,也不是普通的东西了,里面许多珍贵药材,在天宓国内根本就没有出产。”赫连长君耸了耸肩,似乎若璃越是不屑,他就越是有斗志,或许这也是男人的征服欲作祟,赫连长君就是个轻易不服输的人,不管是大事还是小事。若璃刚才不屑的语气,让赫连长君心里好像被猫爪子挠了一把似的,不说下去,他就觉得不舒服,好像肯定他的答案能让若璃大吃一惊,否则他会更不舒服。
“珍贵药材?你说韩诺是关外来的商人,而这些国家出产珍贵药材的地方,也就是蓝菀国最为出名了。难道说,这个韩诺,是从蓝菀国来的?”若璃若有所思地问了一句。
这句话让赫连长君听出了些门道,他露出颇为玩味的神情,看着若璃,问道:“那又怎样?你想到了什么?”
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赫连长君毫不怀疑,若璃是一个聪慧的女子,虽然有时候胆小又莽撞,不过她脑子转得很快,很多事情都有自己的见解。比如迎亲队伍被追杀的事情,还有王府和皇室的关系,等等,她都是一点就透。刚才听到若璃这么一说,赫连长君觉得她可能又有了什么想法。
若璃想了想,也不能肯定自己的想法,不过赫连长君既然这么问了,她不想输给他,谁让她也是个争强好胜的人呢?于是她就硬着头皮说:“近年来天宓和胡突之间边疆战乱不断,而最为三足鼎立的最后一个强国蓝菀国,却态度暧昧,保持中立观望态度。胡突国是马上强国,又自视甚高,看不起周边国家,天宓却不一样。
若璃说到这里,赫连长君的表情已经有些改变,从之前的轻视和不相信,慢慢变得深沉许多,认真听着若璃说下去。
既然赫连长君没有打断,若璃的胆子也大了许多,没有这么多顾虑,继续说道:“当今皇上颇有城府,知道凭借一国之力,要对付胡突并不容易,恐怕私下早已和蓝菀国联系。对于蓝菀国来说,天宓夹在它和胡突国之间,‘唇亡齿寒’的道理不用多说,如果天宓有难,日后难保不会危急蓝菀国。所以,对这两个国家来说,结盟都无疑是一个极好的选择。你说这个韩诺从蓝菀国来,又带了一车极为珍贵的货物,值得你冒这么大的风险去夺回,所以我猜,这韩诺的身份,是不是跟天宓国和蓝菀国之间的盟约有某种联系?”
赫连长君闻言,一脸诧异地看着若璃,那眼神,让若璃也愣了愣。难道她猜错了?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

我是会员,将本章节放入书签

复制本书地址,推荐给好友好书?我要投推荐票